汉风清扬

一百五十四章 战中

一百五十四章 战中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额尔赫双手微微发颤,一股脱力感笼罩着全身。「域名-..-请大家熟知」四周横七竖八的淌满了尸体,既有他自己的忠心部属,也有头扎红巾身穿各sè衣服不等的梁纲部众。“以为营mén被炸开了我们就不抵抗了?真是可笑!”额尔赫心中嘲笑道。他是阿克栋阿手下的一个游击将军,出征时手下引着近千人马,可现在……

额尔裂开嘴笑了笑,脸上的血口被牵动,血ròu模糊的脸庞一股狰狞之sè透然而出。刚才他被一个对手临死时挥出的刀锋劈破了帽子,刀锋顺着划下伤到了他的左脸。

战斗从清晨打响,到现在为止一个时辰过去了,一场场厮杀下来他手中的部属或逃或散或是死伤,已经剩余很少了。而耳边各种临死前的哀号和爆炸声依旧络绎不绝的传到。

短máo的火器真的很犀利,大营之所以落到这个地步,就是因为那一声声炮响,生生轰碎了全军上下的抵抗决死之心……不过对他来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额尔赫低头看了手中握着的腰刀,几滴没凝固的鲜血还在顺着刀锋向下趟。

“杀啊……”又一队梁纲手下冲到,一丝钢刀破风声传来,额尔赫手中的腰刀随声上卷迎上。“铛”的一声额尔赫格住来人的刀势,接着抬tuǐ一脚揣出。

那人闷哼一声,握着腹部踉跄而退。额尔赫正待抢上一步结果了对手,“刷刷刷——”寒光错错,又有几人挥刀向他砍来。额尔赫身子偏了偏,让过朝着自己脖颈砍来的那一刀,手中腰刀大力劈出…………

“娘的,这狗鞑子差点要了老子的命。\\??í群3∴\\”被额尔赫一刀砍伤的那人一边用手捂着自己xiōng前的伤口,一边快速抢上前,手里的腰刀顺前递出,将眼前的额尔赫一刀穿了个透心凉。

堂堂游击将军就此死在了一个无名小辈手中。

“杀……”又一队梁纲部众从营mén杀入,挥舞着刀枪呐喊着从额尔赫身旁掠过。

……

前寨。

或是趴在山岩石头下,或是伏在茅草土坑中。山腰处的坑坑洼洼成了清军避难的好场所,相比起寨mén到山下的直通大道,这些地方就要保险多了。

王大雷再一次扭头看向身后,黑隆隆的应该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但他却偏偏能‘看’到山下那一溜血红刺眼疼的警线。现在那里已经倒下了七具后退清兵的尸体,其中还包括有一个把总。

“弟兄们都听着,哈大人说了,打下这个山头,活着的每人奖二十两赏银子,死了的每家五十两的安家费。第一个杀上山头的,赏银一百两。”王大雷高声叫嚎着,到现在他只能用重赏来jī励手下兵丁的士气了,还有就是身先士卒。

“弟兄们,跟我冲啊……”举起一个竹篾编成外包一层木板的的盾牌,死死地扣在自己xiōng口以上,王大雷高举着腰刀硬着头皮第一次带头向着营寨冲去。

被厚重的赏银狠狠刺jī了一下的情报本就心动不已,眼看自己的头头也一马当先的冲了上,登时被血气冲昏了头脑,一个个眼冒金光的嘶嗥向着山头冲上。

张世秀看着山腰处嗷叫着再次向上冲的清兵,脸sè不由得有难看了一分,不过这份难看转眼间就被他隐在了坚毅的面孔下,“弟兄们……速shè……”

噼里啪啦的枪声中不时的有清军被击倒在地,可打下一个冲来两,王大雷身后有把刀bī着只能是下狠心了。

“张中队,好像是清兵的后队人马,也上来了。”张世秀身边的一个小队长发现王大雷部后还有大队的清兵生力军跟随,心中感觉着不对劲。赶紧对一旁一mén心思上子弹、扣扳机的张世秀喊道。

“什么?”一惊之下张世秀连忙抬头看去,就见山腰处真就有黑压压的一片人影,这数目明显比王大雷所部多得多了。虽然看不清具体情况,但凭直觉判断,张世秀也能知道,如小队长说的那样,大队的清兵也跟进了。

“老四,留神了。”张世秀向着张世凤高叫了一声,如果清兵真的能涌上来,张世凤就要顶上了。回头再看越来越近的王大雷部,张世秀吼道:“扔手雷,弟兄们给我打!”

六七十枚手雷扔下去,连天的爆炸声中,王大雷部的势头立刻大挫。但是这批清兵刚想退去就发现自己后面已经挤满了袍泽,一时间受挫的士气又恢复了不少,两部清军hún杂在一起再次发起了攻势。

“推石头,放滚木。”张世秀的吼叫似乎就没断过。拉起身边的一人一起用力的把一块巨石给从寨头推了下去。距离不远,清兵人头又多,正是推石头放滚木的好时机,现在开枪效果还比不上滚木礌石呢!

身边的部众是有样学样,马上合伙推起了垒在身边的石头、圆木。先是张世秀所在的寨头(正面)中央部位,然后是左右两边,最后是侧面。百十块大石和几十根圆木陆续放下,带着“轰隆”的巨响,声势浩大的从山上翻滚而下。张世秀在寨头看着狼狈的躲着石头的清兵乐的是哈哈大笑了,一瞬间寨子里所有紧张的气氛是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信心满怀的jī昂。

眼见巨石圆木滚下,王大雷眼前一黑险些翻倒在地,他知道这一次是又不成了。

……

群山峻岭中。一支一千三四百人的队伍正跋涉在山间小道上,崎岖的山路似乎不能对他们造成多大的阻碍。

长时间坚持不断的拉练越野训练在这一战中得到了最好的展示,梁纲手下的这支人马虽然走的路最远,运动的时间最长,可是速度上依旧能保持着相当高的水准,体力上也很少出现支撑不住的情况。

打了阿克栋阿一顿之后,梁纲连打扫战场和追击残敌都没做,就急忙回师向着前寨一路赶去。

与那些枝节小事相比,回援前寨,反身一击阿尔哈图部才是最重要的。

(二百斤不到的臼炮,把炮座和炮管分开后完全可以由马匹来驮运,再加上一匹驮炮弹、一匹驮火yào(加部分炮弹),每一个炮组配备上三匹马就完全能够轻松的跟得上步兵的强行军。)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