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六十一章 入豫第一战

一百六十一章 入豫第一战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均州是去不得的,文图、曾攀桂那五千人马变数太大。\\??í群3∴\\梁纲早就绝了直接西进郧阳的念想,心中反倒是算起了绕路的主意来。

由均县北上,入淅川然后再转西进,最后南下入郧阳。这个路线是他苦思了好久才得来的。

那淅川县位于南阳府的南端,接壤均县,境内素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说。梁纲把主意打到了那里,当然对其是有所了解。况且淅川距离邓州很近,而邓州就是高家(高成功、高德均)的老巢,西天大乘教在那里很有势力。部队开到了那里,通过西天大乘教的联系必然可以得到不少帮助,至少几名可靠的向导是不用发愁的。而且淅川县北部和西北部属于伏牛山南麓,县西部和西南部则属于秦岭和大巴山分支,山峦群峰叠嶂,绵延不知多少里,真要是形势危急,暂舍了郧阳先钻进伏牛山去躲一躲也不失为一应急之策。

所以梁纲出了大山,引军就一路直捣均县县城,看起来是气势汹汹,似乎是要再破均县县城一会,可实际上却是在放烟雾弹,是暂时用来míhuò梁朝桂和阿克栋阿的。

当天晚上,已经收集了大量车马的梁纲就带着两千来手下悄悄地撤离了均县县城,而一路北进。等至天亮,梁朝桂察觉到城外情况有异派出人手查探的时候,他们已经过了三尖山,正式进入了河南地界。

淅川属于南阳府管辖,而驻军都算是阿克栋阿的手下,是南阳镇荆紫关协。(南阳镇绿营共辖镇标二营,兼辖荆子关、信阳二协,汝宁营、卢氏营、汝宁营、邓新营、新野营、光州营、固始营。)

进入了淅川,梁纲先是率军攻破了党子口关和李官桥两地的驻防汛,然后就沿丹水直bī淅川县城。\\???提供本章节最新\\

淅川守御所。

千总林阆正来回不停的踱着小碎步,局势危急啊!一想到即将面临的局势,他这屁股就像是长钉了一样,片刻也坐不住,但是再着急也没用,对眼前的恶劣局势他是一筹莫展。

那短máo明显是在湖北hún饭吃的,你不在江北好好呆着,不去郧阳府hún活,好好地你到什么淅川来?还让不让人活了?林阆只要一想到自己手中的兵力,他这心脏就一刻也安定不下。

林阆不由的长吁短叹起来,一会而恨自己运气不好;一会儿又担惊受怕。

若县城沦陷,自己该当如何是好?阿克栋阿并不是军法森严之辈,可要真是把淅川丢了,若灰头土脸的走一场,怕也不会落下什么好果子吃吧?会遭受怎样的处罚呢?想到这里,林阆就不由的打了个寒颤,感到自己背脊一片发凉。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李官桥的逆匪就要赶到。林阆依旧是没有任何有效的应对之策。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荆紫关参将博西额身上,但愿他派来的援兵能尽快赶到。

————————————————————

淅川,西平镇。

天空压得特别低。

暗白sè的云彩挤满了人的视野,天sè还是灰méngméng的,虽然好不容易看到了太阳。但是此时的太阳却像是一个输的jīng光的穷光蛋一样没jīng打采,懒散散的挂在半天中。一团团暗沉云彩在天空中沉重地、徐徐地移动着。

冷风一无阻挡,**,夹杂着气势汹汹的呼啸声,让秋天的田野显现出了一派冬季的空旷和粗野。

不时的有树叶稻草被大风吹得飞翻,大树也像强打着jīng神一样,在呼啸的冬风中尽力站稳身子。让自己的枝条和风一起吵闹着,摇晃着,时而还可听到树枝‘喀嚓’的折裂声。

西平镇,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镇。因为今天,在历史的书卷上留下了自己的身影,虽然那只是细微的一笔!

梁纲入豫第一战,相比起只有寥寥几十人的党子口和李官桥,以及围而不打的淅川县城,眼下的这一战才算是真正的战争。

低沉雄浑的战鼓隆隆响起,博西额一身戎装的骑在一匹高大的战马上,拔出腰刀向前用力一挥。严阵以待的两千清兵顿时便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向前冲杀而来,呐喊声,战鼓声,战马的嘶叫声hún合在一起,响彻云霄。

荆紫关协两千清军一涌而出。他们面对的同样是严阵以待的一千梁纲部众。

陈虎第一大队——三百人。

梁纲亲卫队——一百人。

骑兵队——二百人。

火枪兵——二百人。(连同炮队的那五十人枪)

炮队一部——四十mén臼炮,二百人,有后勤无护兵。

第一大队在战事中折损甚重,梁纲是第一次没能在战后立即把所有缺口补齐的,但对于自己的亲卫队他倒是补全了。

均县、淅川一路来都是在大肆搜刮车马,队伍抵进淅川县城后,梁纲根据空余(暂时xìng的)出的马匹,再次组建起了一支二百人的骑队,jiāo给了武艺出众的姬家兄弟带领。

二百火枪兵,由一百五十人的加强火枪中队以及炮队护兵中的五十火枪兵组成,为了能一战打掉博西额的主力,打掉荆紫关协的主力,梁纲是一个不少的全部拉来。

最后是四十mén臼炮,每一炮组编制四人,再加一队运输队,正好二百人。

梁纲立于后阵,他身边的就是重新组建起的那二百骑兵。

看着嗷嗷叫着冲杀上来的清军梁纲是不屑一顾。如此老旧的战法在这种可以完全发挥出火器威力的地形使用,纯粹就是在找死。自己的身前放着的可是整整四十百mén臼炮,对付眼前的二千绿营还不是轻而易举。“还真是消息不灵通,老子江北四县都打了一遍了,博西额竟然还是老一套,一点都不注意防备炮击……”

“命令炮队,于敌进七十丈时开炮。”梁纲下令道。虽然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臼炮的最佳shè程,但是二百来米的距离也偏不出太多去。

“是”,传令兵接到命令后立刻打马奔向了炮队,马上将命令通知给了柳严辰。

“敌进一百丈”

“敌进八十丈”

“敌军七十丈,开炮。”望手快速的明报着清军的前进距离。

“开炮!”柳严辰冷静的下达着命令,依旧举着单筒望眼镜看着对面扑来的清军。历经了多次战争的洗礼,他也不再是当初战战兢兢的菜鸟了。

这些清兵在他看来都已经是死人了,他的身边,四十mén臼炮排成了一道长龙,泛着乌青光泽的炮筒在在懒散的阳光的照shè下散发着幽暗深邃的光芒,凝重而又冷森。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清军过来下酒了。

炮口都没有丁点的调动,因为在之前的准备时候,他们就已经把角度调好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