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七十章 好熟人好说话

第一卷 短毛反贼 一百七十章 好熟人,好说话

“报大当家的!我第一第二大队以及炮队已经完全包围了南向阳、宋标二部!骑队游弋在九坪、火枪兵、亲卫队部署于府山湾一带,现今各部都已到位。”第二人侦察分队分队长柏清华跑到梁纲面前汇报道。

“哦?曾攀桂的形势如何?虎翼寨那可有sāo动?”梁纲收回了仰望山岭峰头的目光,向着一身土灰的柏清华问道。

“曾攀桂那里不成问题,他只有一千来人赶到了府山,以火枪队和亲卫队的实力,再凭借府山湾的有利地形完全可以顶得住他们。倒是虎翼寨有点小变动,陈彦飞那老狗似乎想蠢蠢yù动,他把小宁口的哨兵又往前移了四五里,都快够到大宁了。陈彦飞的手中握着七八百号人,大当家的不可小视!”柏清华打探的很清晰,说的也很有用。

这才半天时间不到,不但照顾到了各部的部署准备情况,还详细留意了身后的曾攀桂部追兵和旁边的准备坐山观虎斗,打着置身事外的招牌护身的虎翼寨(乡勇土匪民壮)。

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还真是出乎梁纲的预料,他没想到柏清华这般能干……

时小迁半月前已经正式退出侦察分队,转入情报系统工作,对于柏清华这个新上任的侦察分队长梁纲完全是矮子里面拔将军,无奈之举。所以对于他的信心也不是很充足。毕竟无论什么东西,还是原装原配的最好,而且这半个月来柏清华也没什么表现出彩的地方,虽然也没有犯过错。

不过今天……梁纲想了想,如他所言的一样,府山湾那一路还真不成问题,倒是虎翼寨有些麻烦。

陈彦飞早就派人向他表过决心,说自己的虎翼寨会一直保持中立,决不会偏向清军,所以求梁纲手下留情。

那时候梁纲才打开局面,也心知像虎翼寨陈彦飞这般的地头蛇在郧阳府tǐng是不少,所以持着结善的态度就应了下来。但是却绝没有半点的放心,也因此在此战中才把骑兵队放在了九坪,就是防范的虎翼寨。

只是九坪那里那里虽然可以堵住虎翼寨至yīn条岭的大路,可是陈彦飞这老东西要是一心想救援,撇开大路取小道走,似乎也饶不了多久,快一点的话今晚上就可以出现在yīn条岭的。

“把哨兵移前……”梁纲沉思了片刻,眼下时节陈彦飞不乖乖的缩在寨子里,反倒把侦查范围扩大,似乎真是有些反常啊!

保持中立可不是这个保持法!

“大当家的!咱们不是有清军的衣服嘛,小的挑了一件hún上了yīn条岭一会儿。”柏清华的货还没倒完,接着向梁纲说道:“大当家的,以小的看咱们立刻就能发动总攻!yīn条岭上的清军乡勇luàn的很,都不成样子了!”

“只要一通炮下去。这一千多人马上就能稀胡。山上的位置图我都已经画下了。”柏清华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张huāhuā点点的图纸来。

这玩意梁纲看不懂,完全可地图是不同,可听了柏清华的解说之后,他也大致nòng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那些个huāhuā点点的地方,就是柏清华在yīn条岭上看到的清军的集结地,有他指认着,相比也能起到些作用。

“不专业啊!”梁纲心中感叹,这要是专业的测绘人员来华,什么地点,什么位置还不是一目了然?自己的队伍要专业化依旧任重而道远……

“倒是一副好胆量,不过太危险了,只准这么一次。”敌后武工队、李向阳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

“是,大当家的。”柏清华脸上出现了一丝喜意,虽然是训斥的语气,可大当家的这是在关心自己啊!

“你到炮队那边去,带着你的地图。”梁纲抬起头看了一眼yīn条岭,随即再向亲兵下了命令,“传我命令!依照柏清华所指,炮队五发速shè!把他们的士气彻底打掉!”

进入郧阳之后,梁纲也只有在九道梁才稍微的落了几天脚,根本就没有时间再来铸炮,现在连火枪的修理都是依靠原先已经铸造好的零件来更换的。所以队伍里还是五十二mén臼炮,不过最近梁纲又把四mén臼炮配给了火枪队,这炮队中就只剩下了四十mén。

每一炮位击发五弹,这种小事很快就完成了。臼炮的短炮筒使得其击发速度达到了三分钟两发,而炮手cào作熟练之后每分钟一发的速度完全可以达到。

五发速shè,也不过是六七分钟的事情。

短短的时间内,不大的yīn条岭至山腰部位往下,生生落下了二百发开huā弹。密集的轰炸,让在岭上的清军和乡勇一阵惊骇,而在山岭脚下和半山腰部位驻足或是更应该说是被强bī来布防的清军和乡勇却完全吓破了胆。

这阵骤然而至的炮击让他们完全陷入了húnluàn,一股股的败兵散兵洪水一样涌上顶峰,本来还算有点次序的清军在这次炮击中彻底散架了。整个yīn条岭上到处都是无头苍蝇似的luàn兵。

南向阳和宋标,前者是四品都司,后者是郧西县的捕头。前者带的是郧阳镇的一千兵,后者领的是郧西的五百乡勇。两部合成一路,在梁朝桂的调遣下本来是与曾攀桂遥相呼应的,现在却因为曾攀桂被阻击延后了时辰,而被梁纲的主力堵在了羊肠河上游,最后一番追逐之后被赶到了yīn条岭。

“大人,山下来人了。”谷岚走到南向阳身前轻声说道。

看了一眼正闭目养神的舒尔泰,南向阳在瞄了一眼已经听到话声的宋标,低声说道:“让他进来。”

然后自己站起身来,来到舒尔泰身边轻轻的说道,“舒大人,山下面来人了。”

“什么?”正在闭目小寐的舒尔泰立刻跳了起来,“把那逆贼给我拖上来。”此人是正宗的八旗子弟,是成德派出督战的亲信shì卫,为对于“祸害”大清江山的叛逆自然是极为愤恨,但是火气冲天的舒尔泰没有发觉,自己身后的两人眼sè都已经有些不对了。

“大……大人!”外面被两个清兵拖进来了一个人,脱身之后马上跪在的上嗑着头不已。

“柳青言???你这狗奴才!竟敢加入逆匪对抗朝廷!”舒尔泰低头一看,跪在地上的是一个吃的白胖白胖的人,而且发现竟还是个自己的“熟人”。登时气结,张口就骂道,然后一挥手说道,“来人呐,把他给我拖下去,斩了。”

“大人!大人,饶命啊大人……”柳青言吓的直磕头,“大人,小的家都破了,可是给朝廷尽死心了啊。本想以身报国的,可是被身边的个狗才给打晕的!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贼营中了。小的是真没有加入逆匪啊!大人明鉴,大人明鉴呐!”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嗑头。

柳青言乃是竹山建平镇的首富,家中养有几十个家丁,自己还兼着镇上的练总,那一百多乡勇可以说全是他的sī兵。这样的一个人物自然不可能心向着梁纲,那是一心想着清军。

梁纲从竹山往来过好几次了,一直是没机会收拾他,这次趁在山里兜圈圈的时候终于逮着了机会,令骑兵队连夜破了建平镇,把柳青言抓到了队伍里。

本来是想一刀宰了的,现在派上yīn条岭也算是废物利用了。

“舒大人,还是听到说些什么吧,迟了再杀也行啊,暂且饶他一命吧!”南向阳一听这句“狗奴才”三字心中就火了,不过习惯之下他还是强忍下了这口气,拱手相说道。

“是啊,舒大人。”宋标也在一旁帮起了呛。“柳老爷的为人小的还是知道的,从逆之事断断是不会做的。上次在建平镇,柳老爷可是真心劳军的。大人还是缓上一缓,听听柳老爷如何自白。”宋标虽然现在领着几百号乡勇,可实际身份还是一个小小捕头,非是战时,真的是连柳青言的身份都比不上。

“说吧!逆匪让你带了什么消息过来了?”眼见南向阳和宋标都出来劝阻,舒尔泰也就只能认了,他还是要给二人一点面子的。怒“哼”一声也就暂停了发作。

看着yīn沉沉脸的舒尔泰,柳青言很是害怕。但想到身后的梁纲,他还是鼓起最后的勇气颤抖抖的说道:“逆……逆匪说了……让……让大人们投……投……”说到“投”字柳青言实在没勇气再说出下面那个降字了。

“是投降吧?嗯?”舒尔泰瞪着柳青言不住的冷笑,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对他来说,柳青言给梁纲带消息,那就已经是同党,是该杀头的。

“大人!不是我说的啊!只是逆匪说要是大人……”柳青言一身féiròuluàn颤不已,紧紧的伏在不平的石子上。“他们还说,大人们要是不……不投……他们就要开炮……大人饶命呀!

“开炮?”南向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想起刚才的那一阵炮击,他现在还感到心悸!“他们有多少炮?”一把拎起瘫软的柳青言德,南向阳犹如金刚怒目般的大声喝问道。

“好多……至少也有四五十mén。”柳青言颤颤巍巍的说道。“真的有那么多,小的亲眼看到了。”柳青言生恐三人不相信,都急出了一头冷汗来。

“四五十mén?”宋标低声叨念,一边说一边摇头,“完了,完了……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一连串的大笑,笑的人人从心底里感到发máo。看着如若疯狂的宋标南向阳也是心有同感。“完了,确实是全完了。”仰天一声长叹,道:“四五十mén火炮,如此快的shè速,山上还有什么dàng不平的……”

舒尔泰软软的瘫坐在石头上,心中已经想到了自己不日后的下场,也没了心气了。摆摆手向柳青言说道:“本官不杀你,杀了你谁去跟逆匪传话?你去和那些逆匪说!本官生是大清的臣,死为大清的鬼!……来人呐,把他一只耳朵给我割了,然后扔下山去!”

“啊……”一只耳朵?“大人饶命啊!……饶命啊……”柳青言一呆之下,就是连声求饶道。

小半个时辰后——

一脸惨白的柳青言颤颤巍巍的走下了yīn条岭,两只耳朵还都完全建在。

“梁大当家的,小的……小的幸不辱使命,已经说服了南、宋二位。”柳青言一脸谄笑向着梁纲说道。“那两人已经在整理兵马,马上就会下山来投降。”

“南向阳、宋标可提了什么条件?”梁纲脸上lù出了满意的笑容,不愧是郧阳镇,就是识趣。而柳青言这个白胖子也还是有两分用途的。

“没,没任何条件。”柳青言féi大的脑袋摇的像个拨làng鼓。连忙道:“南大人和宋大人都知道大当家的仁义,不会为难俘虏,所以什么条件都没有提。他们和着几个军官已经斩杀了舒尔泰和他的手下,整顿好了人马立刻就下山来。”在柳青言上山时,梁纲就已经说了,只要肯投降,几位的家室安全不成问题,他全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