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七十三章 训练

一百七十三章 训练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从跳出江北开始,这些日子来,每当有一个暂时可以安身的地方时,梁纲总要做一件首要的事情——那就是整编部队!这次在九道梁自然也不例外。*\\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可以说此番大规模的招收新兵,就是为的给即将到来的全军大整编补充人手。

这不同于以往的整编,那些仅是补充分配兵力,而此次却是要更改编制。二大队制保持了这么长时间,梁纲终是要开始着手准备成立第三大队了。现实条件也允许了,不但人员充足,而且军官也俱全了,这时再不扩编还要等到何时?

他是打算以南向阳为第三大队大队长,麻子为大队副大队长(兼第一中队中队长),张世秀、张世凤二人为第二第三中队长。

独立中队取消,但预备队还需要继续保持,由在yīn条岭跟着南向阳、宋标(另有安排)一起投降的一个乡勇团总——程绍元为队长,原清军把总南向阳的老部下冯景山为副队。编制人数依旧不定,看具体情况而论。

骑兵队也要进行扩充,新扩编一个加强中队,下辖五个分队,但不设中队长,平日归姬家兄弟调度。虽然在郧阳,骑兵大展身手的机会很少,可是总该要为以后考虑不是。练出一个jīng锐骑兵来,可比一个火枪兵费时费力多了!

梁纲的亲卫队扩充至二百人(可充做执法队和战时督战队),侦察分队更名为侦察队,人员编制一百人,但是柏清华能不能找的全还说不定。

王子元手下也需要补充相当数量的人手,因为库房被梁纲给改成了辎重营。红巾军长时间流窜作战,叫库房未变有些名不符其实,索xìng就换成了辎重营的名号。

预计总人手,不会少于一百人。\\??í群3∴\\

炮队也需要扩编,趁着这个机会,枪炮火yào三组都需要加足了马力运转。到来年时候,柳严辰至少需要再铸出五十mén臼炮来。(换掉损耗过重和已经坏掉了的的旧炮,再适当的添置一些。以及给西天大乘教准备的年礼)

而王栋、王来元父子则需要尽量多的铸造枪管和配应的零件。至于火枪兵梁纲倒是不打算再进行扩充了,山岭之间,二百人足够用了。但是补给队却需要大补一番,人数至少要扩充到百人以上。

————————————————

新兵受难的同时,老兵也没有好受,刻苦的训练同样在等待着他们。红巾军中并不是出了新兵营就不在训练了,有的时候老兵的训练比之新兵还要艰难和刻苦。

“部队里,上峰的话就是铁律!(不叛luàn的情况下)下级必须无条件服从!”王五回想着梁纲常说的一句话,嘴角浮显起一丝笑,这句话是分外对他的胃口。他就是享受极了那种指挥调度,一令即出。莫敢不从的成就感。

收起微笑,王五抬头向前面的训练场看了一眼,然后突然叫道:“全体都有,向后——转!”

手下的人毫无准备,但是他们长时间跟着王五这种人hún饭吃,完全服从命令的潜意识本能已经完全渗入了他们的身体里,顿也不顿,齐刷刷的集体后转,面向着一片皑皑白雪覆盖的场地。

王五不带一点暖意的眼神冰冷地掠过列队整齐的七十八个手下,厉声道:“向前,跑步前进!”

第一大队第三中队的显存人员迈着整齐的的脚步,直tǐngtǐng地冲着被白雪覆盖的演练场跑去。初来乍到的他们并不知道在这层皑皑白雪之下覆盖的是遍布陷阱的坑洼。

“啊”,一声惊叫响起,第一列靠右的一个兵已经中招了,陷在了一个齐腰深的地dòng里。还没等他爬出来,接二连三的又有七八个人中招。特别是中间的那个,自己一倒地又连带着牵连上了后面的四五个难兄难弟。七十八个人跑了不过二十来丈远,就已经倒下了三分之一强。

到了这个时候,一大队三中队的人还如何不知道这块场地的“不凡”之处,但是没有王五的命令停下,他们也不敢止住脚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俗话说的好,知道了看不到才是最可怕的。明知道脚下遍布陷阱,却一个都察觉不到,自己什么时候中招也不知晓,这不禁让他们缩手缩脚起来。整齐的队伍也紧接着显得有了几分凌luàn。

如果没有这场覆盖大地的大雪,不太大的校场上三中队的人可以一眼可观,前面即便是有无法逾越的陷阱时,忍一忍也就落进去了。可现在……

看着有些凌luàn的队形,王五冷冷一笑,“这群家伙,看来cào练的还是不够啊!”

“周亮、顾村生……,列队,跟进。”不给人偷懒的机会,王五点着那些因落进陷阱而落队的手下。

“是。”一应人当即高声回答道。

“啊……”

“哎呦……”

“他娘的……”

惊呼、叫骂等等杂声在队列中响起。陆陆续续的有一半人落进了校场上那些大小不一的陷阱之中,然后列队,再次跟进。

王五不下令,他们依旧谁也不敢停。

在王五这块小校场边上的另一块训练场地上。

同样是一大队的人,大队长陈虎正在督促着自己手下的直属部队——加强分队和炮兵分队的人走独木桥。

先从三尺高的开始连起,过去后就开始走四尺高的,然后是五尺高的,最后再是一丈高的独木桥,来个大跨越。

能安然跑过距地三尺高的独木桥,那就已经说明此人的平衡能力是过关了的。只要能安下心来,四尺高、五尺高和一丈高的独木桥也该不在话下。

可是事情卡就卡在了那句‘能安下心来’。事实是他们安不下心来。

那三四尺高的独木桥还好说,掉下来了也摔不死。可是五尺高的独木桥摔下来就不好说了,稍微不注意那就是个‘伤’。而至于一丈高的独木桥就更是如此了,虽然梁纲在下面铺上了厚厚的棉被,可那个高度依旧让人胆寒。

走独木桥,很简单的一件事,可要是能把这四关全部都过掉,那在胆量上必然是没的说。

陈虎这边,独木桥上下饺子似的往下落人。不远处的陈二侉子那里,他的堂弟那情况也不好。他们今天训练的是背倒。.

一人站在一个六尺高的台阶上,两手竖立,人背面平躺倒下,下面的是两个队友,两人双手排开接着。看起来很简单,考研的却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和自身的心理承受能力。毕竟一个照顾不好,人摔在地下了,骨折都是很有可能的。

而这般的训练进行几次之后,自然是能极大地增强队友之间的信任和依赖……但就是初次进行的时候,太磨叽了点。

能想出这些招数的人自然是梁纲,虽然没参过军,可电视上也看了不少不是,他自身也经历过一些,照搬原抄就是!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