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八十六章 袭竹溪

一百八十六章 袭竹溪

竹溪城外,几座相连的无名小山之间,一支身着清军绿营服饰的骑兵正悄然的隐伏其中。

高大的青松葱翠的树冠如一把大伞笼盖在头顶,梁纲、姬延良、姬仲良、王应凤、廖勇富、姚学才等一班头领都围坐其下。

柳青言出去都半天时间了,怎么还不会来?难道是有变动了不成?

梁纲心中有些小着急,红巾军在竹山之所以打的那么热闹那么卖力,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在为今天的偷袭做铺垫,可是柳青言那边要是突发了致命变动,一切可就全都要功亏一篑了!

“但愿不是一场赔本买卖!”梁纲心中暗自咐道。计划进行到眼下这一步,他只有顺利拿下竹溪县城才能变亏为盈。否则得话,无论是眼下筹集的这支骑兵,还是在竹山城下拼战的红巾军主力,都将面临着一场‘失败’。虽然这样的失败根本动摇不了他的根基!

可是开年第一仗,谁不想来个开『门』红呢?三日前才从郧县脱出身来的他,一路上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往竹溪赶,为的不就是能拿下这一仗么?

“将军,将军——”呼声中,气喘吁吁的柳青言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他还是那么一身的『肥』『肉』,这些日子来‘无间道’的巨大压力都没让他这身虚『肉』减下去分毫。

『阴』条岭一战后,南向阳、宋标、程绍元、冯景山等人虽然都无法再回到那边,可柳青言却没有暴『露』,在外人看来他撑死就是在被俘虏时往山上送了一个口信而已。

没有暴『露』身份的柳青言再度回到了竹山建平镇,收拾了家当找回了家眷后再度做起了自己的富家翁,可是他背地里都是在干什么事儿那就不言而喻了。

效果是很明显的。比如说此次活动成功的那个守御千总柳衡言,这人便是柳青言的一个同宗兄弟。两人关系都已经出了五服,之前是一点都不亲的。在柳青言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以前,柳衡言也只不过是郧阳镇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把总。

可是当柳青言找上他之后,就去年入冬的那两个月,(柳青言)大把大把的银子给他使上,一个小小的把总转身间就已经变成了从五品的守御千总了。(较普通千总高出一级)而且还因为银子使的到位,他这个守御千总被安置在了竹溪县守城『门』。此战也没有被『抽』去增援竹山。

柳青言笑眯着眼,拱手向梁纲禀报道:“小的已经与五弟(柳衡言)做好约定……”这五弟是俩人亲热上后重新续的。柳青言这样说就等于是在告诉梁纲,事情都已经办妥了。

梁纲嘴角当即翘起,柳衡言不出幺蛾子那就证明——事情依旧在按原计划进行。如此他就有了七分把握,众人昼伏夜行了好几日总算是没白费功夫。

眼光转向了王应凤身上,现在是该轮到他们出力了。

王应凤接到目光,当即向着梁纲拱手说道:“梁将军放心,我这就去作安排,保证不会误事。”

—————————————————————————

竹溪保城寨。

“大哥——”李震风似的冲进了兄长李熙的房间,“二师父要我们动手了!”

见到李震返回的那一刻,李熙就已经猜到了什么,但亲耳从李震口中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心中依旧耐不住一阵『鸡』动。“好,我这就派人去请郭明和韩京。”说罢就高声叫了一声,“五子、大会。”

『门』外立刻响起了两声应喝声。

“你两个去请郭明和韩京来,就说我今个请他们喝酒。”

“是。”

保城寨距离竹溪县城有五里远,是清军在竹溪县外围的一个重要据点,在这里放的清军、乡勇共三百多人。

李熙是乡勇中的一个头领,手下握着有百八十人,韩京的地位与他相当,也是竹溪乡勇中的一个大头目。而剩下的一百多人就全是绿营兵,都在郭明这个千总手中把持着。

一场鸿『门』宴在上演的同时,梁纲等也带着人马离开了那处藏身之地,一路光明正大的向着保城寨冲去。

全部都是骑兵,将近有七百的人马。梁纲带去襄阳的那些人是人人都会骑马,连同姬家兄弟所领的一个完整的骑兵大队人数就已经『逼』近了四百。而王应琥手下和姚学才手下,相加在一起人数也超过了三百挂个零头。

七百骑兵,如果能全部发挥出应有的战力,『荡』平竹溪城内的所有清兵是丝毫不成问题的。

“二师父,二师父——”一个西天大乘教教中打马从前面狂奔回来,口中不停地在大呼大叫,声音中是充满了喜悦感,“二师父,李震过来了。”王应凤在王应琥这一支脉中的地位是仅次于他大哥的,所以教众们喊起来都是二师父二师父的叫。

“李震?”那肯定是带来了保城寨的消息了。

梁纲、王应凤等人对视了一眼,齐齐『抽』打了一鞭马『臀』,战马嘶鸣中,一班头领跃马突出大队。

(不要问梁纲他们为什么不跑在最前列,也不要问为什么不用最快的速度行军……问的都是小白!)

“二师父,梁将军——”天『色』还不晚,所以李震向王应凤行礼的同时也认出了梁纲来,那把九环钢刀太显眼了。

“我大哥已经杀了郭明和韩京,现在控制住了前寨大『门』和烽火台。咱们的军马一到,就可以立刻挥兵杀进。”

“这么说保城寨就不成问题了?”王应凤喜不自禁,到现在为止竹溪的这一场买卖一切还都如计划中安排的一样,没有丝毫的疏漏。

“你前头带路。”梁纲这时是毫不客气的指挥全军,直接向李震下令道,然后再向身边的亲卫下令:“速传我令,全军疾行——”

十多里的路现在已经走了一半还多,剩下的这点距离梁纲也就无所谓了。保城寨一切都顺利完成,那现在就不再是节省马力的时候,快速冲杀过去解决保城寨,然后策马竹溪城下……

“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