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九十六章 伏击一

一百九十六章 伏击(一)

三日后,竹山南境的一处无名谷道。「域名-..-请大家熟知」

树上的叶子都已经全部脱落,两侧的山地上还是一片枯黄,满山遍野除了少数几颗松树外,放眼望去再也见不到一丝绿sè。

树木之下,荒草枯丛之中,一个个人影悄无声息的潜伏在那里,他们身上或是盖着一层枯草,或是撒上了落叶,再就是用趁上布帛,在上面覆盖上一层轻轻的薄土……

两天多了,三千红巾军主力在这已经隐伏了两天多时间,养jīng蓄锐,提前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只等着曾攀桂自己送上mén来。

“快去报告将军,清兵来了……”山头顶上,柏清华举着望远镜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时候突然叫起声来。

遛狗带牵牛……大山里转悠了三天的侦察队转到这处山谷已经有两三个时辰了,现在他总算是等到正主儿了!而柏清华跟了梁纲这么长时间,口中不再有什么‘官兵’、‘官军’这样的称呼,‘清兵’、‘清军’在红巾军中反而是大行其道。

“来了么?”正闲着无事靠坐在一块大石上的梁纲立刻直起了身来,两眼中jīng光四shè。

“传令各部,一切听命行事。队中如敢有擅动者,立斩不赦!”

“是将军!”

————————————————————————

一万清兵,打头的是汉阳参将齐珍国部两千人马。== . 首.发 ==他是一支生力军,新近才从汉阳调来郧阳战场的,成德当初留给曾攀桂的那两千人马就是他这一部。

因为还没有和红巾军jī烈jiāo过手,所以齐珍国部的这两千人马至今还齐全的很。在七天前曾攀桂用他这一部人马替换了文图部作为追击先锋,这几天来他就一直追杀在最前面。

战场上打的就是这些忘乎了所以的人!梁纲扎下的这个口袋虽不大,但是装下两千人马还是不成问题的。

“轰轰……轰轰……”

“轰……轰轰……”

掀开伪装,铁青的炮身泛起幽幽的冷光,好似夺人神魂一般,炙热的炮弹从炮管中喷薄而出,犹如一道道耀眼的流星从天际滑落。伴随着震耳的爆炸响声,一股股浓烟在谷道上升腾。

渐渐的,整个红巾军炮兵阵地的上空都被笼罩在一成白méng硝烟之中。

冬季中的山谷坡地,不时的有一股股的寒风吹来。战场上空的硝烟也挡不住大风的席卷,一片片旧的硝烟被卷走,一股股新的硝烟再次从阵的升腾。

在这一刻间,开huā弹的杀伤力显lù无遗。每一发炮弹的爆炸,都预示着几条生命的完结或是伤残。即使清兵的队列已经散开,但是开huā弹的碎片迸shè覆盖的范围无疑更大。

“冲锋,冲锋,快向前冲——”齐珍国大声的高叫着,虽然中计了,可他并不太在意,依旧自信于清军的强大军力。却不知道自己此刻骑在高头大马上,身边又围护着大批的亲卫,完完全全就是在向红巾军标榜自己的身份。这种往日里习以为常的行为,在热兵器战中可是真真切切的在找死!

柳严辰、贺图尧等炮兵军官马上就发现了这一痕迹,离得不远所以也不用拿出望远镜细看,当即就只用手指着齐珍国处大叫开炮。

二十发开huā弹同一时间落下,猛烈的爆炸声中爆裂的烟火和硝烟立刻把齐珍国笼罩在其中……

“推下去,快推下去,把火球都给我推下去!”

谷道口处,当齐珍国部完全进入谷道后,右侧的山头顶上猛的冒出了一个分队数量的红巾军来,他们或是持棍压着草藤火球,或是举着火把,满脸肆意的望着脚下的清兵,紧接着十只火把被点燃,每一个上面都燃烧着一团烈焰在迎风呼呼——

“火?不好!”跟在齐珍国后面的曾攀桂脸sè猛地一变,一抹惊愕挂在了他的脸上,这谷道如此狭窄,如果大军主力在这儿被火一挡……

进去的齐珍国的那两千人岂不就算是完了吗?自己还如何向成德jiāo代?

“撤——全军后撤一里!”曾攀桂心中各种念头闪电般转过,但最终还是选择以稳妥起见,先后退一里以观敌情,然后再行事……

“撤?哼哼……”看着luàn匆匆向后撤退的清兵,山头上的红巾军分队长脸上lù出了一个嘲讽式的大笑,右手狠狠地向下一挥,“放火——”

一个个由草藤编织的,用枯草树枝填充的火球此刻已经真正化作了一个个巨大的火焰球,熊熊燃烧在山坡顶头。随着长杆的推下,几十个火球迅速滚落谷道,死死拦住了通路……

曾攀桂的脸sè完全yīn沉了下来,自己真的是大意了,太相信细作的记号了。这些天的好日子过的自己都丧失警惕心了!眼下的情形明显就是一个圈套,是红巾军故意设计的圈套……看来,那个红巾军中的细作,此时……怕已经是命丧黄泉良久了。

“轰轰轰——”

一阵炮击声袭来,是从左前侧的山峦上发出的,就这么一点工夫,红巾军谷道两侧的炮兵阵地就已经开始了移动。紧接着又是一阵——

后路被堵,主将身亡,不绝于耳的凄厉惨叫声让本就已经慌luàn不堪的清兵更多了无尽的恐慌,人类骨子里的求生yù望让齐珍国部清兵彻底陷入了húnluàn——

没有那个人愿意继续呆在谷道上挨炮击,而前路也被第一大队死死地封锁了。

“往山上走——”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一声大喊。

整个清军似乎就是猛然间被惊醒了一般,一窝蜂的向两侧的山坡上中爬去。

梁纲策马站在一处山头上,身边跟着的是亲卫队和骑兵队,望远镜扣在手中,仔细的打量着战场上的局势。

曾攀桂主力已经在后退,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绝不会就这样放弃两千前锋军的。在立稳阵脚之后,想必会立刻挥兵沿着谷道两侧的山头杀来……

但是谷道口的火枪兵也不是吃素的,还有预备队和一部分炮兵在帮他们,顶一顶是不成问题的。

而至于谷道内——第一大队截前,熊熊大火堵后,第二、第三大队和炮兵主力位列山头左右,自己这一队还在整装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