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九十九章 风雨欲来

一百九十九章 风雨欲来

山中的红巾军苦不堪言,清军也早早休战停兵撤回了郧南。只有山下滚腾的汉江水还在bōlàng翻涌,两岸堤坝已然摇摇yù坠。

从五月底到现在降雨一直在持续……

连日的降雨让山道很是泞滑,行走当中就更是艰难。一次下坡的时候,陈洪一个不注意,脚下打了个嗤滑人就立刻栽倒在地,整个身子打横着从坡地上滑下,直到双手抓紧了山坡上长的草丛这才停的下来。

然而满身的泥泞并不能冷掉陈洪那颗充满火力的心,盼望了半年他终于等来了回家的消息,只要把今天的事情了解,他就可以随着西天大乘教的来人回家探亲了,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巨大的喜悦感就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他的身心。

翻身从地上爬起,陈洪一把擦掉脸上的污泥,认准方向再次在雨幕中狂奔起来——

两刻钟后,土地岭。

“将军——”陈洪高声叫喊着,一头钻进了一个简单搭盖的窝棚里,那里面梁纲、王邵谊、陈虎、张世龙、南向阳等红巾军总要人物泰半在这里呆着。

雨水滴答滴答的从棚顶漏下,但棚子里的人却都已经习以为常,山里面转悠不都这样过的,而且这场雨已经下了整整七天了,还有什么不习惯的?土地岭上,三百多个窝棚每个都是一样。

梁纲披着有一件蓑衣,但也挡不住水汽的侵蚀,浑身上下早已经**的了。\\??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此时他正靠坐在一个大木墩子上,见到陈洪一身狼狈的跑了进来,两眼jīng光猛的一闪,立刻直起了身子问道:“可是运输队到了?”

“到了,将军。都到了,就在前面的小峪沟。”陈洪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

“好,辛苦了。你俩各自回队,立刻带人过来,跟我到小峪沟走一趟去!”梁纲先是大叫一声好,向陈洪道了句辛苦,然后迅速向张世龙、南向阳二人命令道,然后再想詹世爵示意了一下。

五百套藤甲啊,今天就能到手了,真是想想就让人感觉兴奋。梁纲站起身子,双手握的紧紧地,两眼中绽放的全是炙热的光芒。

第一第二大队六百人迅速在雨中集结,八十多个亲卫队队员也在雨中列队完毕,近七百人人人都披着一件蓑衣,头上戴着一顶斗笠。这两样物价也算是红巾军入夏后的两样基本配置装备了。

“都跟我走——”大手一挥,梁纲率先走下土地岭去。

从土地岭到小峪沟只用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梁纲远远地就看见一队车马停在沟底,周边不算赶车的还有七八十人警卫。

领头的人是萧贵,这人是宋之清的师弟,在西天大乘教中地位非同一般,是他们间极重要的一员,在他旁边还站着的还有戴大名这个熟人(二百人练兵时)。

“梁将军,久违了。”萧贵率先抱拳说道。他与梁纲先前只见过一次面,现在再见自是久违。

“哈哈,萧大哥风采依旧啊!”梁纲笑着打了个哈哈,然后向着戴大名一抱拳,打了个招呼。眼睛却是越过二人直接落在了他们身后的马车上。

——那里有他渴望着的五百套藤甲!

说实话,梁纲从来就没想过要给手下的部队装备铠甲,这个念头在他脑子里根本就不存在过。因为在他的认知中,只有火枪大炮才是日后军事变革的cháo流所向,便是骑兵也要向火枪骑兵靠拢,又怎么可能去‘倒行逆施’的图谋铠甲呢?这个念头他是想都没想过的。而且清军不也是没有铠甲的(单指的是绿营兵)。打起仗来红巾军也不吃太多的亏。

可是在今年的四月中旬后,郧阳一带连连降雨,cháo湿的雨天中火枪臼炮和手雷就全都成了摆设……

到了五月,一个整月里,降雨是接二连三的来到,一场接着一场,到了月末更是一直哗哗的一直下到现在。

梁纲的xìng格是有其‘倔’的一面,可他也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儿。在四月份下旬他与清兵的几次jiāo战中就小吃了一些亏,没有了枪炮助阵的红巾军,凭借现在的实力竟然连一队三千人清军的阻截都无法顺利破开……想起之前的势若破竹,再看看现在,他心中就已经在想筹着办法。

可是这上面他又能有什么办法?除了增添防御度外,他还能做什么?

冷兵器作战,兵器装备上不就是讲究个甲坚刃利么!

梁纲没有要求西天大乘教去捣nòng铁甲或是皮甲,那样既费工夫也有些不切实际。他的注意是打到了藤甲身上。

不求能跟《三国演义》中的南蛮藤甲兵一样厉害,只要求能在轻便的同时也具备着一定的防御力就行。

完成这一点并不难。在梁纲看来,藤条的韧度相当的高,编制成甲后套在身上,虽然不能完全承受住长枪的突刺,可是对于刀砍还是能顶一些做用的。若是清兵的力气或是刺杀的力度再小一些,说不定长枪的突刺也扎不透呢!

梁纲用三千两银子向西天大乘教订购了五百套藤甲,要包送上mén。而如果效果良好的话,他还会再次下订。

西天大乘教那边接了订单后,只用小半个月时间就全部nòng好了,并且在十天前由萧贵压阵迅速运到了郧南王应琥手中。之后本打算是寻机转运的,却不想这机会马上就来了(下雨,清军退兵),所以他们就是再趁着现在的空闲段,把东西安全运到了小峪沟。

“梁将军,襄阳的水防现在情况很不妙,汉江大堤时刻都有决堤的危险……”这次萧贵前来那是有要事和梁纲商量的,而戴大名则是前来替换陈洪回去的。

“我们教主的意思是……能不能趁此机会……”萧贵拳头一握,两眼中放出一股奋然的亮光。

“你们要起事?”梁纲心中大惊,这才乾隆五十九年啊……不行,他绝不允许……

“对,就是起事,趁现在的大好机会赶上一场。”萧贵没有发现梁纲的神sè有异,继续兴奋说道:“现在湖北的官兵大部都已经调到了郧阳,襄阳府空虚得很,德安、安陆、荆mén等府也空虚的很,而汉江大堤马上即将决口,到时候一旦洪水泛滥就是阖府受灾,只要我们教举旗一呼,裹挟百姓灾民轻而易举的就能召集到十万人以上,到时候襄阳等地反手之间就可以拿下……”

“那拿下之后呢?”梁纲冷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