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三十四章 议和休兵

二百三十四章 “议和休兵”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三十四章??“议和休兵”

山崩地裂般的一声巨响,积蓄了好几日的洪水如万马奔腾,一泻而出,万千的jī水震dàng翻滚,汹涌的洪流狰狞肆虐。\\??í群2∴⑴㈨⑸\\

清军队列中,成德的脸sè瞬间变得惨白,作为荆州将军,作为一从军数十年的老人,他岂能不知道以水代兵的计策,现在的这声响可不就是洪水倾泻中的响动。

在成德的周边前后,每一个清兵都勃然变sè,脸sè惨白难堪,惊慌的恐惧瞬时间就笼罩在了他们所有人的心头。

“上山,快上山去……”亲卫戈什驾着成德就往最近的一处高地上跑。瞬息间,这支强大的追兵就已经土崩瓦解,不复存在了,对红巾军再也没有先前的威胁。

所有的清军官兵都在疯狂的逃窜中……

梁纲站在半山腰上,看着山脚下滚滚而过的洪流,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此一劫后,一万清军还能有几成战力?

“哈哈哈……”胜券在握的他忍不住心中的高兴,放声大笑起来。两只眼睛似乎也穿过了距离的限制,看到了成德那张已然变得丢魂落魄、惨淡之极的胖脸。

浩大的自然之力,积蓄了数日的山洪,不是人力能抵挡的。众多避之不及的清军被大水一冲就齐卷了进去,如若是翻滚jī烈中的一粒沙尘,根本没有半分挣扎的余地。而驮运着诸多补给的骡马也在大水中尽数覆没……

一刻钟后,水势复缓。

“弟兄们,跟我杀——啊!”梁纲一扬手中的九环钢刀,高呼一声,山坡上久憋着一口气的红巾军,立马举刀冲杀了下去。

陈虎他们这一部,两次伏击战打的实在是憋气。

而王邵谊、张世龙那一部的红巾军则是因为时间太久的养jīng蓄锐。

纷纷冲下山坡后,三千红巾军踏着坑坑洼洼遗留下的积水,在梁纲的带领下直冲向前。

一时之间,喊杀声在山间四处响起。

而此刻正在一座小山头上避难的成德,眼中不由得lù出一股心丧死灰之sè。

追亡逐北,伏尸遍地,红巾军一路追杀硕果累累。清军却是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三岔河一战,梁纲足可以称得上是‘大捷’。

成德的败兵直到遇到后应的曾攀桂部,这才算站稳了脚跟,但是收点兵马后发现,煌煌的一万大军现在已经只剩下三千出头的残兵了。

损失了足足七千的兵马,这些清兵当然不是全死在红巾军的刀下,或是被大水给冲走,他们中相当的一部分还活着,只是四处逃散,在大山当中归不得军建了。

梁纲没有再去寻曾攀桂的麻烦,俘获的将近两千人的清兵也没有就地释放,而是像在江北时候一样,押着他们转进了大山。

相隔一日。

一清军打扮之人出现在了成德的帐中。\\??í群4∴㈥㈠㈧\\

成德此时并没有立马转回房县或是竹山县城,如果那样做的话他这一场大败就也遮盖不住了。他现在在山中立营扎寨,依托曾攀桂部五千兵,一面整顿败兵,一面全力收拢散兵归建。

昨天一天的时间,败兵已经收拢到了三四百人。

王邵谊感觉自己的tuǐ肚子在哆嗦,虽然自己面对成德占有极大地优势,可是‘官’就是‘官’。自认为还是一‘匪’的王邵谊再怎么给自己打气,也不敢在成德这样的高官面前表现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架势来。

但好在自己手中还有俘兵,只要这是在手中握着,就不愁成德不就范。除非他(成德)是到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一境界,不看重自己的生死富贵,也不看重自己这一家族的荣辱兴衰,一心报他们满人自己的‘国’。

不然的话……嘿嘿!

王邵谊抬头瞄向上头高坐着的成德,他一张脸上神sè是变幻莫定,时而狠辣坚毅,时而又软弱惨白,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明栖栖的汗水来。“有的你做苦!哼哼!”

梁纲那封信上的内容,王邵谊可是知道的很清楚,上面别看嘟嘟啦啦的写了一大堆,可实际上却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议和休兵’。

当然,这个‘议和休兵’和往日历史上的那些‘议和休兵’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的,这个只是梁纲与成德个人sī下的协定。

梁纲以手中所有的俘虏(一天的搜捕后,现已经超过两千人)为代价,换取与成德为时两年的‘议和休兵’协定。

这两年时间中,成德必须与梁纲保持着一种秘密联系沟通,必须将清军的每一次大规模进剿意图清清楚楚的透知给梁纲。而梁纲也要保证,在这两年时间中不再出山惹事,攻城拔寨。

梁纲会配合着成德的进军意图,时不时的给他制造一些‘小胜仗’,以此来保证他不会受北京方面太多的责怪。

但是成德必须给出足够的诚意,以免的他事后翻脸不认人。

满头的汗水在顺着脸庞留下,可成德却丁点没有意识到,他现在全副的心思都放在眼前的这张小纸片上。

“答应?还是不答应?”他拿不定主意。

与梁纲做jiāo易,纯粹是与虎谋皮,风险太大。可是现在……

想到这场大败的后果,成德心思不由得痛苦了起来。七千人呐,这可是七千人,消息要是传到了北京,传到了皇上耳朵里,自己的小命还那里能保得住?

先前红巾军出山就已经遭得皇上的大不满了,这次的三岔河再大败,怕是连家mén都要遭受连累……

“罢了!”王邵谊都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成德终于两眼一闭拿定了主意。“便是饮鸩止渴,也只能认了!”

成德双眼再睁开时,神sè中已经充满了森厉,“我应下了。但是我也有两个要求……”

森厉的目光bī的王邵谊都有些躲闪,可是听了这句话后,心中所有的忐忑就尽皆消失了,自然成德的目光他也不在乎了,欢喜高兴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深深地刺痛了成德的心。“大人请说,小的一定转禀我家将军。”

半夜,王邵谊回到了红巾军驻地,当他把成德的两个要求一说后,梁纲脸上立刻闪过了一抹深深地惊愕,mō着下巴半天才发出赞叹声来,“这成德还真他|妈是个人才!”竟然能想出这样匪夷所思的要求来。

他的这第一个要求竟然是要‘清军反败为胜’一场。他要在三日后,领兵夜袭红巾军大营,一举救下所有的被俘清兵,并且一定要杀的红巾军‘大败而逃’。

“真他!妈的hún蛋。”大败而逃?这个梁纲是绝不会应允的。

声望降下来容易,可想再升上去却是难了。他才不会拿这个来开玩笑呢,日后谋夺义军的指挥大权,这‘能征善战’的名声可是他计划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你给他说,我会把俘虏全都关在二虎谷里,你让他夜袭二虎谷就是。但是在那之前,账本一定要先拿到手”这样的小败,他还可以接受,大营却是万万不能的。

而成德的第二个要求就是两者间不留下任何直接的书信印记,他不会就这次sī下的协议写出文书来给梁纲把持,但可以把自己近年来贪污受贿的账本拿出来,里面就包括着截留军饷和分成治河银子的事。

这账本曝光出来,成德就算是不直接被问死罪,官位也甭想保的住了。对他的威胁xìng自是极高。但是,这比起他‘sī通’梁纲的罪名来却是轻了不知有多少。

两害相较取其轻!也是他的无奈之举了。

梁纲冷冷一笑,这其间怕是还有别的什么道道吧?截取军饷就不说了,不牵扯到梁朝桂是不可能的,而分成治河银子,则也一定会牵扯到毕沅以及惠龄,爆出来时候遭殃的可不是仅他一个。

第二个要求梁纲应下了。成德自打他的小算盘,曝光之后能bī得诸人不得不合力来救他,梁纲却也乐见如此,他们上层人物越luàn才是越好。

第二天,王邵谊再次来到了成德面前,将梁纲的意思一说,并把动手时间往后做了推迟,那一切都要等到账本到手后再说。成德对此自然是极不满意,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ròu’,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了。

第三天,梁纲少有的用强迫手段压服了房县的两股土匪,并把他们合力的三百多人马放在了二虎谷,做管营。

第八天上午,王邵谊带着一摞厚厚的账本和几封成德、毕沅等人间的往来书信回到了红巾军驻地。当天夜晚,二虎谷被袭,里面关押着的两千多清军俘虏尽数被‘救’了出来。而驻守那里的三百多‘红巾军’则是在睡梦中被清军全歼,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成德满意了,三百多‘红巾军’可不是个小数目,有这个实实在在的功劳打底,再往上报时就可以阔绰多了。而他手下的人马在多出两千多人后,总兵力也恢复到了六千五百人上下。

三千五百人,这个损失虽然还是tǐng重的,可成德已经有信心把它承担下来了。他在送往北京的战报上,毫不遮掩的写上了自己三岔河大败的经过,只是把其中的损失数目略加的做了些改动。然后的重点就落到了他是如何的败而不馁,千方百计的侦查明了红巾军的部署,又如何指挥调度人马吸引住了正面红巾军的全部注意力,之后运用奇兵绕道而行一举攻克二虎谷,破敌二千余,毙敌近半,救回被俘将士一千多人。

成德的算盘打的很响,三岔河大败自己就算不主动上报也未必能瞒得住北京,于其在事发后被将罪,倒不如自己抢先大大方方的承认错误。而且下面有二虎谷之战打底,乾隆未必就会怪罪自己。

至少不会因此而要了自己的脑袋,或是一贬到底,成了个白衣。说实在的,成德倒是真希望乾隆能因此而贬了自己荆州将军的缺,补到别的什么地方上任。那样的话,他和梁纲的协定就算是自然而然的作废了。

但是,乾隆的大肚量似乎落到了他的头上,在接到战报后乾隆并没有因三岔河之败而怪罪于他。

对于成德的坦诚,乾隆心中极是高兴。他认为成德xìng格秉诚,不隐瞒做假虚报战果,是对他忠诚忠心的一种表现。

忠诚,这一点在乾隆看来比那几千兵的xìng命重要多了。而且之后又有二虎谷一战之胜,成德的败而不馁,更是让乾隆感到高兴。

将军吗,不可能永远打胜仗,赢得起也要输得起。败而不馁,坚而不舍,这样的将军才是好的将军。

成德因为一场败战,作秀做的合乎乾隆口味,而从中得到了圣眷,这样一个结果可真是梁纲之前所万万料想不到的。

虽然没有得到封赏,可成德大败之后也没有受到责罚,这般来就有些不合常理。稍后传来的圣旨上更是殷殷衷语甚多,一下子就让成德岌岌可危的帅位变得稳固如泰山。这个时候,湖广上下任谁都知道,成德是很得上头心思的。

时间很快就转过了八月,清军退入郧南四县tiǎn补伤口,梁纲也趁机整顿起了自己与外部的联系通道。

六省教案的风bō依旧在持续着,襄阳、郧阳许多的消息通道和联络线都被迫中断了。之前的几处物资补给通道更是彻底泯灭,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来重建。

而且趁着这个时间,红巾军上下在练兵之余,也开始了‘自助行动’。既然没办法大规模的扩充火器部队(火yào问题),那么就只有更进一步的来增强自己的ròu搏战能力了,全军上下在山野里收割上大捆大捆的荆条,然后细心地编织起藤甲来。

没有了外来助力,就只能靠自己的一双手了。

后世红朝太祖有一句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至理名言,正适合现在的红巾军。

同时间的襄阳,王聪儿有了梁纲的银钱支持后,很快用撒着白huāhuā的银子摆平了无数的贪官污吏,从牢狱中救出了无数西天大乘教普通教众和无辜的老百姓,一时间根基是猛增暴涨……

ps:感谢左飞右飞、中华残龙二位朋友。

前者为看本书冲了v,后者则是在连续不断的赠送免费章节。

谢谢了,真的谢谢了。

悼武华夏、nostalgist、小野虎……等等朋友,汉|风感谢你们所有人,汉|风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写好它。

或许还会有很多的瑕疵,但是汉|风一定是用心的。而且绝不会太监!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