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六十八章 解决一翼

二百六十八章 解决一翼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六十八章?解决一翼

汉阳、黄州,东线之战。\\???提供本章节最新\\

黄陂的战事僵持了五天,两军都没有进行大的动作。梁纲是因为人少,虽然红巾军战斗力强,火器犀利,可想要吃掉眼前的一万清军却是件不可能的事。

汪新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凭着自己的这一万兵力和火器装备,想拿下梁纲驻守的城池完全是痴心说梦,而这黄陂城恰是武汉地区在东北方的唯一一道屏障,汪新想要chā进武汉,不拿下这里就不可能实施。

于是两军都陷入了静坐,谁也不愿出手耗损兵力,直到对峙的第六天,鲁维志领着孝感义军赶到了黄陂。

作为鄂东仅有的一支白莲义军,鲁维志日子过得并不舒坦,尤其是他没有随东进的襄阳义军兵马撤回襄阳之后,这日子就更难过了。

德麟之所以领四五千兵驻守汉阳汉口,其中很大一部分因素就是为了压制北面的鲁维志部,加上黄州府自行组织起来的乡勇,两面夹击之下使得他们的回旋地现在是越发的狭窄。人力也只剩下了四千左右,其中能战之兵两千就不错了。

不过再不行的队伍他也是一支队伍,有了这四千人打底,梁纲就好运措多了。

在黄陂,他留下了罗进的独立一营,然后带着火枪营、亲卫营、炮营一部和五个大队的新兵,绕道撇过汪新向北方的黄安县开进,从黄安进麻城,走当初襄阳义军的老路,只需要三四天就可以兵力黄冈城下。

黄州府与汉阳府一样,都是南北长而东西短,府城还都靠依长江,直线距离实在算不上长,就是绕道两三个县也是不几天工夫就到。

“就不信了,我兵临黄冈城下,汪新你也无动于衷”梁纲这样想着。失掉了黄冈的补给,汪新的一万清军还那什么来养活?

所以,跷跷板,一头压下一头扬,接下去的几天,随着梁纲的分兵杀进,两军的对峙形势就颠倒了个个,变成了梁纲在城外,清军在城内,地点也无可厚非的从黄陂变作了黄冈。

“什么?梁纲撤军了?”黄冈对峙的第三天,听到细作来报汪新霍然一惊。

挥手退下这细作,就立刻招来了军中众将商议。

“大人,不可追敌。逆匪火器犀利,野战力强,现今形势也尚可,何有不战自退之理?除非是其后方生了大事,否则就定是yòu敌之策。”寿chūn镇总兵王新浦首先开口。他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军中所有将领的想法,九江协副将哈图巴就十分的赞同。

这两人观点一一致,汪新就可以不用再多问了,因为他手下的这一万清军就是由安徽寿chūn镇和江西九江协两部兵马为主力筹集起来的。

只是事实与清军众人想的都不同,只隔了一天汪新就收到了襄阳密线传来的消息,陕西、山西以及甘肃的又一万多援军开到了襄阳城下,大量生力军的加入使得清军士气大涨,强攻之下不但克了夫人城,其另外一部人马还拿下了襄阳南面的宜城,安陆府依然暴lù在了清军兵锋之下。且安徽另一路兵马也顺利收复了德安北部,从东侧进入襄阳府,现在已经拿下了枣阳。可以说,清军在襄阳的占据开始占据上风。

诸人顿时大悟,怪不得梁纲这般轻易的退了回去,原来是想收缩兵力,回顾自己的老巢了。

汪新暗悔自己太过小心,当下点起了手下清军倾巢向梁纲追来。一路上不费一兵一卒,就轻松地收回了麻城、黄安两县,在木兰山与红巾军殿后部队小做了一场,也是以胜利告终。\\áo了,生生的给人做了一杆枪来使。而那王新浦则是自认为军中老将,军事上看不起汪新这个文人。而且汪新是乾隆六十年九月份才被调去的安徽当巡抚,立足时间短,威望未立,加上自身为人贪婪,声名很是不好。被王新浦心中鄙视了好久,素来瞧不起。

见汪新尚在沉yín,哈图巴继续慷慨陈词,“汉口为湖北重地,两江咽喉之要处,彼处炮台横架,即可飞控汉江口水道,系逆匪水师往来之一大痛处……”

“我军只有万人,凭这点兵力根本威胁不了逆匪根本,且就是拿下了汉口也无处可守,反倒要尽收逆匪水师的威胁。以本抚看还是北上先灭掉孝感教匪为宜。”汪新不是不善言辞,可是他不想跟哈图巴这丘八来争持,说话中隐隐的点出自己巡抚的身份,就是在暗示哈图巴了。我汪新才是军中的老大。这样说话虽然不酣畅淋漓,可也不会往死里得罪人。当然了,哈图巴的那番话他还是觉得有些道理的,但不甚稳妥。

“大人,”哈图巴嘴角笑了笑,脸上lù出了一抹很不以为然地神sè,说道,“兵机瞬息万变,难以预料,我军今舍汉口不下,来日再下可就没这么容易了?襄阳城高池深,我军虽然占优,短时间内却绝对无法攻破,待到梁纲稳定下来,哪还有现在的便宜赚?大人当作长期打算啊那孝感,小城一座,但到底是有城池的,哪里有汉口那样的好拿?且拿下了汉口,我军就能与武昌守军隔江相守。以现今之形势言,南下汉口,其功胜过北下孝感十倍。”

哈图巴这话有道理,襄阳城下清军虽然聚集了六万之多,可义军也不是白给的。他们有水面上的绝对优势,可以从襄阳至郧阳,沿江的任意一个地方袭杀清军后方。且主要的是他们有襄阳城,那实在是太易守难攻了,绝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有结果的。而不结束襄阳的战事,清军又如何能有余力进攻安陆?

汪新作为一省巡抚可是知道的,北京定下的剿匪策略是先红巾军后教匪。因为福宁把自己在当阳那一战的结果报上去了,北京大怒的同时对红巾军也是空前绝后的重视。在乾隆的眼中,红巾军的分量要比白莲义军重的太多了。

但是不拿下襄樊,清军就无法集中力量进攻红巾军,所以拿下襄樊尤其是襄阳,就是清军剿灭红巾军的首要条件,绝对不容有失。

换句话说,也就是宜城的清军毫无实际作用,他们根本不可能在此刻南下安陆,做多就是做一做样子。如果那一部清军始终留在那里,那么他们与其说是要进攻安陆,倒不如说是为了防止必要时刻来自安陆的进攻。因为当襄阳城快要破灭的时候,城内义军肯定会求援于安陆。

梁纲久经战阵,想要看清了形势并不难,现在这样只不过是一时惊心罢了,说不定过两天就什么都明白了过来,那时候……

武昌始终都在向北京告急,之前红巾军的一部兵马都压倒了城外蛇山上了。而朝廷北线的主力被羁绊在襄阳,也就只有自己这一部还有解救武昌的希望,如果自己真能顺利收复汉口,威胁红巾军的侧面,牵制其一部分有生兵力,那功劳肯定不小……

但是汪新还有一层顾虑。“据探报,逆匪的水师已经大体修正完善,咱们打汉口,威胁xìng太大,就是拿下了也不一定守得住啊?”

“大人过虑了。”巴图哈哈哈一笑,“炮船再厉害它也开不上岸,且汉江水狭,只有二三百米宽。我军只要在岸上预先布置上chuáng弩火箭,还何惧他炮船?”巴图哈一直都很鄙视汉口炮台的行为,在那样的地方,他一直认为放大炮不如放chuáng弩火箭。

汪新被说服了,“待拿下了汉口,解了武昌之围,再去剿灭孝感教匪也不晚。怎么说南下克复汉口也都是大功一件”

一万清军浩dàng南下,巴图哈的九江协做先头,一路气势汹汹直bī汉口袭来。

第五战,汉口北五十里的三家店。三家店西邻马家湖,东靠后湖,是黄陂到汉口的大道所在,巴图哈再度得胜,清军气焰是更加的不可一世。连汪新都被这轻而易举的胜利mí昏了眼,大军稍作休整就继续往南开去。

从三家店往南下,是北塞湖、任恺湖与马家湖的一个包夹地,地势中央平坦,两侧边缘有丘陵起伏,是一处打歼灭战的上佳选地。

梁纲的大部队就布置在了这里,前后分批布置,虚实结合,就等着清军上来了。已经连让了他们五阵,也该到了头了。

下午的进军,哈图巴冲的就更快了,他眼睛里应该就只剩下汉口了,连左右两侧都不加太多戒备。

九江协进入夹地之后,汪新的主力人马也开了过来。因为哈图巴已经走过去了,自认为安全的汪新更是一个探马都不往左右派,大摇大摆的进了圈子。

人心不足蛇吞象,也清军太贪婪了。不然的话怎么会毫不怀疑的撞进这个并不太高明的包围圈?

梁纲早在回师黄陂的路上就接到了李全的亲笔来信,在信中李全用绝对肯定的口én重炮、短炮的霰弹齐shè,让当面追来的九江协、寿chūn镇清兵瞬时间陷入了死亡的血海之中。从追击到溃退,巨大的转变仅仅是用了三轮炮击而已。

平shè的重炮立刻被复回原位,然后对准溃退的清军大部队进行最猛烈地延伸shè击,同时间养jīng蓄锐了好久的新兵二营在高燮的带领下勇猛的扑杀下出。这一战红巾军胜券在握,新兵二营中就算是最滑头的老兵油子也会下力气去追赶。

马湾。

这里是马家湖的边沿,也是火枪营、亲卫营和chuáng弩火箭埋伏的地方。八百火枪兵在亲卫营和chuáng弩火箭的掩护下,将横身阻挡在这里,彻底断绝清军溃兵从主路撤回三家店的希望。

一排排的火枪响起,一排排的清兵倒下。八百火枪兵,一条单薄的战线,却彻底关闭了清军沿主路败走回去的大mén。

在chuáng弩火箭的掩护下,清军人数虽多却根本形不成上规模的集团冲锋,自然就无法打开局面。而且没了这条主路也并不意味着清军就必死无疑,他们还可以从两边小道逃散,甚至可以直接泅渡马家湖和后湖。反正是没有绝人生路

溃兵就是溃兵,惊慌失措的他们不可能向军队一样有组织的‘视死如归’,一bō又一bō的向着火枪营发起冲锋,几次试探不成,就纷纷作鸟兽散另找出路去了。

心胆俱裂的,成百上千的清兵,跪地投降。追击而来的新兵二营根本就没遇到几场像样的抵抗。败军中,哈图巴已经不知所踪,王新浦却是又急又恨。但是慌luàn之中也不可能在集兵抵抗,只能顺着亲兵仓皇而逃。

当王新浦、哈图巴全军败溃的消息传到三家店汪新大营时,汪新被这意想不到的噩耗吓得几乎晕死了过去。他对此次进军可是寄托着极大期望的,大军走到了这一步,他也相信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以为明天就能开进汉口了。哪会料到是这样个下场?

上万兵马全军溃败,还如何得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