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七十一章 取荆州打满城

二百七十一章 取荆州,打满城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七十一章?取荆州,打满城

宜昌府,东湖城中杀声震天。\\??í群1∴①⑺㈢\\

一昼夜的攻坚,五十余mén重炮的持续轰击,已经将它西面的城防化作了一堆无用的废土,残垣破壁间五千红巾军连同着人数更多更众的荆mén义军正蜂拥而入杀进城中去……

西陵峡上。

几艘带着伤痕的清军战船正张满风帆的向上游夔州全力驶去,总兵官卫国雄一脸苍白木然的躺在其中一艘战船的舱内,浑身下血迹斑斑,一支左tuǐ的下半截竟然是不见了……

在它们的身后,一支八艘红巾军水师营战船所组成的追击船队正在紧追不舍。西陵峡航道虽然曲折艰险,可也不能阻止他们全歼顽敌的信念

时间进入了嘉庆元年的六月份下旬,完成了又一次扩军整编的梁纲在久候四川始终无音讯的情况下,终于等不下去了,挥兵水陆军七千连同荆mén义军主力,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砸向东湖。

…………

五月中旬,清军的又一批援军开进河南,五千骑兵和千余骁勇善战的健锐营jīng锐给活跃在河南中南部的襄阳义军造成了极大地威胁。

时间进入六月,战场上清军已经占据了上风,半个月的绞杀战证明,分散了的义军小部队根本就不是清军骑兵分队和健锐营jīng兵的敌手。尤其是在许州府,高家营七支小股分队的覆灭令高德均损失惨重。而更可悲的是之后的临颍一战,感觉不妙的王聪儿和高德均刚把大部队集结一处还不及转移就被明亮率兵缀到,五千骑兵的冲锋下,一场jiāo锋义军损失惨重,当场折损了两千主力。

许州的一系列战事让进入河南的襄阳义军损失惨重,其主要战力更是损失了三分之一之多,军事实力锐减。局面,自然也是急转直下。

临颍的这一场大败导致了河南战场上局势的彻底颠覆,清军从此完全占据了上风,而义军在豫中的许州、禹州、汝州等平原地带则是根本无法立足,只能从中撤出在王聪儿、高德均的带领下转入豫西山地。现在的他们就是想撤回樊城都无法返回了。

河南战局的骤变给襄樊战局méng上了一层yīn影,也给梁纲心底méng上了一层yīn影,清军现在是真的占到上风了。

梁纲可以不去考虑襄樊义军守城的决心,但却不可不考虑襄樊义军守城的士气。同时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抱希望以四川了,那群王八蛋就该死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眼下情景,梁纲也自己亲自出手才能在短时间内重新扳回局面,至少扳回军心士气。

留下五艘护卫船防御武昌江面,留下扩充到了一千五百人的火枪营以及独立一营守御汉口、汉阳,梁纲倾起余部水军并同亲卫营、前军第二营、新兵第二营以及炮营主力,水陆军七千人东进荆mén,剑指宜昌。

熊道成、杨起元二人长远眼光或许不行,可是眼皮底下的道道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知道东湖这一战的意义是什么,如果胜利,那么他们不但可以一洗今日义军河南战场上的失利yīn影,重新振奋起士气,还可以彻底打通鄂东南北义军的联系通道,以及拿下宜昌储备丰富的硝石、硫磺矿,并且还可以打通湖北前往四川(夔州)的陆路通道。

梁纲兵进东湖,二人是绝对的支持,甚至为凑够出兵宜昌的主战力不惜调回了在郧南发展甚好的陈德本、杨起端部。

一万多荆mén义军,是此战东湖城破后梁纲清dàng城内清军的主要战力之一。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彻底将岳阳水师余部送入长江底。

修补完善的赤军等四艘大沙船,连同同来的十八艘护卫船和新建的六艘铁甲车船,对付卫国雄的岳阳水师余部,别说是压倒xìng的优势,就是单用放风筝,也能在几天内就磨死他。「域名-..-请大家熟知」

六艘铁甲车船,每艘长十三丈、宽两丈五尺,左右护车板甲厚一寸半,船上布置有前后千斤炮各一mén,大口径直shè短炮四mén,chuáng弩火箭六架,排水量在一百五十吨级到二百吨级之间,大概是赤军号那一级别沙船的一半。

长宽5.2:1的大比例,让铁甲车船通体显得有些修长,超过这个时代普遍的…五至四点几倍长宽比例倍数不少,却是因为底层装载了五组轮桨、上体增加了一桅风帆而引起的。不过修长的船体也让铁甲车船有足够的空间去装载那六架chuáng弩火箭。

左右两侧的护车板被梁纲直接往上拔高了三尺,不但下面护着了轮桨,上面也护住了半个船舱,六架chuáng弩火箭的shè击高度直接超过三尺,四mén直shè短炮则是在两侧护车板上留有缺口。也正是因为船体两侧被拔高的三尺护车板和船首、船尾的包甲,让整个车船船体的装甲重量猛增,从而不得不减弱装甲的厚度。从原定的两寸后装甲改成了现在的一寸半。

一寸半厚装甲,也就是五厘米厚的铁板,面对chuáng弩火箭二百米内的劲shè还是挡不住的,可要是把shè程拉远到三百米,甚至是更长,这效果就出了。而且一寸半厚装甲固然挡不住火箭爆炸的冲击力,可也已经能很大程度上削弱一部分。以轮桨而言,每一枚chuáng弩火箭命中护车板爆炸,有了这一寸半厚装甲的保护,即便是靠里的那一组轮桨被震废掉,其余的四组轮桨却还可以照常使用,最多,倒霉的废掉两组罢了,而不像是不装甲之前,一发火箭命中整个轮桨组群都齐齐报废,甚至是整个船舱都被炸出一个大烂dòng来。

并且便是原先设计的两寸厚装甲,除了防护力更强一点外,被火箭命中爆炸后,冲击力它也照样顶不住,照样跟着变形。如此,经过几次试验之后,梁纲就拍板决定了二号也就是现在这款铁甲车船的设计。

六艘铁甲车船是造船厂这一阵子最大的产出量了,也是红巾军水师营最大的消化量。再多,便是造出来了,也造不出人来cào作了。

梁纲打东湖,一切明面上的原因说罢,隐隐的还有一点说不出口的因素就是——他希望自己贯通了四川、湖北的通道之后,能尽量多的再招到一些四川的水工、水手。

反正现在长江航运中断,四川那些靠水运讨生活的水手、“jīng膊溜”更是没一条活路。川中白莲教也不起来造反,倒不如来湖北投奔自己

…………

二十八艘战船放卫国雄的风筝,他卫国雄也不是什么NPC怪物会自我回血,一点点的敲打,慢慢的磨,用不了五天估计就能一切搞定ok

只是此战打东湖,梁纲需要的是雷霆万钧之势,需要的是不可抵挡的一击粉碎,以给义军降低的士气重新树立起信心,而不是要打正规便宜仗。所以二十八艘战船在红巾军、义军陆军解决掉了清军江关城防之后,齐齐扑上东湖城水营,一战而清敌。

江关,就是宜昌府长江之上的第一关要。其北有虎牙山,南有荆mén山,夹江相望,为下游荆mén州名称之来由,同样也形成入西陵峡的第一大险要处——江关。

宜昌江南的地界早已经不归清廷所有了,杨延彰管不到江南的荆mén山,所能做的就只有在虎牙山上建造炮台,以此来作为抵抗红巾军水师营西进的最重要屏障。

可惜清军没有可旋转炮架,作为炮台的岸防炮,这些吨位超重的清军大炮一经布置之后就往往只能把炮口指向江面。而当红巾军和荆mén义军从陆路包抄打到虎牙山下时,守卫的清军看着眼前一ménmén上万斤中的大炮却只得lù出无奈的苦笑。

如果能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或许一些lù天炮台的重炮还可以扭转炮口,在战争中发挥出自己的一点用处。可是红巾军、荆mén义军来得急,攻的也急,清军陆地上所做的那些防御工事,根本就不是红巾军炮营重炮群得对手,半日间整个虎牙山关隘就彻底沦陷,连给荆mén义军手中的那十mén大炮发挥热量的余地都没用。

梁纲不打算在东湖多呆半刻,拿下城池之后他将迅速移军转向荆州,攻陷这个湖广境内政治军事意义极重要的城市,然后大军迅速回防汉阳、汉口。

襄阳战局莫名,梁纲虽然对城内的义军有信心,可也不能不防万一,必要时刻他不排除将率主力北上救援。

张正谟、聂人杰、林之华、覃加耀等人曾经不止一次打过这座城池的主意,虽然他们人都是在江南,而荆州在江北。(荆州——江陵)

原因就在于荆州府江面,江心岛实在是太多了,以荆州城(也就是江陵城)为例,它的正南方就有一个面积相当大的江心岛。从南岸渡江,根本不需要用大船,竹筏木排足以,甚至水xìng好的完全可以不怎么费力的游上岛去,然后再从江心岛游到长江对岸。

南北两段水面只有一里地左右,东湖一战水师营主力在此经过时,还好生的料理了一番荆州清军在江心岛上布置的那个小营寨。

六月底,红巾军水陆大军临荆州,同时而来的除了五千荆mén义军主力外,还有近两万人的江南义军。

因为长江割断,与红巾军几乎没有jiāo通往来的江南义军各部,此时真实的保留下了历史上白莲义军的所有风采风貌。

………

武昌震动,长沙震动,过不几日连北京都将震动。

荆州对于湖广的意义,决不再武昌城下,甚至一定程度上它还在其之上。别的不说,单说它是满清八旗将军的驻地之一,单说它城中另有满城,这两条就不是武昌城所能赶得上的。

毕沅、永保二人看着荆州加急送来的求援信报相视无语,半响才齐齐lù出了一个苦笑。

“求援?”可他们俩人手中哪有援兵在。可怜二人一个是总督湖北湖南一切事物的湖广总督,一个是总管湖北湖南两省全部兵马大权的荆州将军,却只能掌控着武昌城内为数不多万人兵丁,湖南、襄阳两地十多万大军历历在目,二人却一个都掉不动。

“老夫悔不当初啊”毕沅闭目摇首,心中悔恨不已,“当初老夫若能不惜一切代价剿杀了梁逆,今日湖广何必有这等之危?”

“悔啊,真悔啊……”

他那时又哪能想到只在大山里转悠的梁纲,日后会做下如此大的灾祸?甚至毕沅现在心中都恨起了梁朝桂、彭之年、章攀桂等将,非是他们无能,自己一年多前又怎会被从湖广总督的高位上贬调到了山东做巡抚?还jiāo罚了三十万两的议罪银子。现在自己好不容易再度爬到了湖广总督的位子上,却一天舒心日子都没过上,现在还再度因梁纲而惹上了这等遭灾遭难的祸事?

相比较毕沅,永保此时心中更苦。荆州城可是他的地盘,里面守城的几千绿营兵丁也就算了,可是两千多驻荆州满méng八旗却是万万算不得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城内它还有个满城啊,那里面的富贵人家和有眼sè的人,这几个月来固然是走的走逃的逃,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旗人住在其中。

这般情况下,荆州城一旦告破,影响可是足以让自己自杀谢罪的了

“唉……”长叹一声,永保只能表一道奏折加急送到北京了,同时间他所能做的就是去信一封到襄阳,央求福宁能派军一部火速南下进攻安陆,已取‘围魏救赵’之效果。

而同时永保也决定马上就点兵一部,由自己亲自带领赶去鄂城,然后北渡长江汇合了黄冈的汪新之后,全力进攻汉口或是越过汉阳北部,直接进攻安陆……

天地大棋盘,梁纲走的这一步——急攻荆州,就全局范围内影响如何还说不出,可就湖北这一块局部而言,却是紧急万分,直接点到了毕沅、永保等清廷湖广重臣的死xùe上。

这也是满清以一族而压天下,置一族之利上天下万万人之利而产生的后果。

这个后果经过一百多年的衍变下来,让满族之利已经变成了一个连他们自己人都无法撬动也不敢触及的庞然大物和禁区死忌。

毕沅、永保可以不在乎一城汉民的生死,上万绿营兵的存亡,可却不能不顾及荆州满城区区几千旗人的身家xìng命和两千余驻荆州满méng八旗兵的生死。

这也不能说不是汉人的悲哀

反正这一切在梁纲兵临荆州城下的一日之内发生了。毕沅、永保乃至整个湖北清军会产生怎样的反应,梁纲不知道,他现在考虑的仅是如何最快速度的拿下荆州城池。

荆州,最早在chūn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建城,两千多年来一直都是这片大地的重心所在。

城池为砖筑,砖墙厚约三尺,墙内垣用土夯筑,下部宽约两丈六尺(9米)。墙体外用条石和城砖砌筑,整个城池通高三丈四尺余,周体二十三里之多。砖城墙体是用特制青砖加石灰糯米浆砌筑,坚固异常。

城墙四周,有城mén六座,即东mén,小东mén(亦称公安mén)、北mén、小北mén、西mén、南mén。每座城mén均设“双保险”,前后两道mén,二mén之间建有瓮城,以便“瓮中捉鳖”,致攻城之敌于死地。

梁纲并不在乎这些,再坚固的城防也挡不住百炮轰鸣。虽然他不知道永保已经把主意打到自己老巢了,可是作为一名军事首领,用最短的时间攻克荆州城,直觉和经验都在告诉他,这才是对他最为有益的决定。

眼下时局不稳,还是早得手早脱身为好

所有的炮营大炮都被拉到了南mén,连同到位的水师营二十八艘战船,过百mén大炮对准荆州南城墙开始了猛烈地轰炸。

荆州南城的大炮、chuáng弩等早就被水师营战船所摧毁,区区每面城墙六座炮台如何抵挡得住水师营的攻击?而现在大炮尽毁的清军面对着城外陆地水面的齐攻,也只能是毫无还手之力了。

虽然荆州城墙给梁纲进攻中造成了一定的麻烦,可是也仅仅是麻烦而已,连难题都算不上。

荆州古城墙作为满清在湖北的一项大型军事防御工事,除高大坚固的墙体和瓮城等建筑外,城墙之上还有众多配套的军事设施,比如说——藏兵dòng。

这些藏兵dòng每座长三丈余,宽约两丈,深一丈八尺,分上下两层,可容100多人。每层又有许多小藏兵dòng,每个小dòng可容2人,dòng中均有shè孔。藏兵dòng所在的墙体向外呈长方形突出,对攻城之敌,可从三面shè孔暗箭发,进攻之兵每每都猝不及防。

藏兵dòng的构建jīng巧而别致,却确是别具匠心,可那针对的也仅是冷兵器战争而言。面对着现在红巾军猛烈之极的炮火进攻,那些个藏兵dòng就算建筑的再坚固也在城外不间断的炮击中一一损毁破灭。

不到一天时间,南城墙就告以陷落,瓮城也随之落到梁纲手中。不过荆州这一战并没有就此打完,梁纲知道——这城里还有座满城等着他去打呢

守在南城墙上的清军,可没几个是八旗兵装扮的

ps:jīng膊溜——在湖北、四川一带,一些破产的农民、流làng者因找不到适当工作,集中在长江、嘉陵江两岸充当水手。他们虽终岁劳作,却不得温饱,过着非人的生活,失业的危险又不时向他们袭来,常常连身上仅有的衣服都变卖一光,成了“jīng膊溜”。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