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八十一章 战湖口

二百八十一章 战湖口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八十一章?战湖口

湖口位于鄱阳湖入长江之口,其名由此而得之,是江西水上北大mén,素有“江湖锁钥,三省通衢”之称誉。**

满清在这里也设置了一支水师驻守,先称九江镇,后改为鄱阳湖水师,与下游的太湖水师相对应。

嘉庆元年七月。清晨,当薄雾被阳光驱散,九江杨家场清军新建的炮台上,守军突然发现自己的正前方向江面,出现了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

红巾军水师营,四艘大沙船,二十四艘护卫船、六艘铁甲车船所组成的战船队伍,从湖口东北方向黑压压的正向着鄱阳湖入口bī近。(补了一艘护卫船)

三十四艘战船一字排开在江面上,一场等待多日的炮船与炮台的决斗终于来临了。

九江炮台迅速向对面的湖口炮台示警,也顺带着迅速向下方的牛头山示警,三道滚滚的黑烟柱从九江炮台的烽火台上升起。

片刻之后对面石钟山上的湖口炮台迅速喧闹了起来,连带着不远处的湖口县城都一片沸腾。

而西南方的牛头山烽火台也毫不迟疑的升起了狼烟,滚滚的示警烽火从牛头山飞速的往下传,青山咀、鞋山、湖山,直到将消息传到鄱阳湖水师的大营。

陈达元没有在口外江面做过多的停留,六艘铁甲车船先行,轻而易举的粉碎了刚刚起船就迎桑来的一支驻湖口巡逻水师,然后二十八艘战船直chā湖口航线中间,将向两侧的九江炮台和湖口炮台起了猛烈的炮击。

船炮的声音如同雷鸣一样响亮,从江面上隆隆传来,一股股硝烟在红巾军水师营的上方飘dàng,岸上炮台的清军能够清晰的看到船队间一ménmén大炮喷发出膛的那刹那间闪出的火光。

红巾军进攻湖口,根本不需要人通报,江西巡抚陈淮就飞马带着一队戈什哈来到了杨家场村。他的驻地并不远,就在相隔不到四十里的九江城。看到狼烟时就出发,等到他带人赶到杨家场村,正式的炮战才刚刚开始。

红巾军对江西的攻势依旧开展好几天了,但是湖北与江西的陆上通道实在难行。两省最北的jiāo界处,就是兴国州到瑞昌,它们两地北边挨着长江,水道,南临幕阜山,山地曲峦,炮营几十mén重炮根本就无法移到到位,很难对前线形成有力支持。

山地曲峦,水流,重火力支持又不足,陈虎只靠着臼炮和直shè短炮使劲,当然进攻不利。并且对面的陈淮又集结了江西仅剩的清军全力防守此地,几天的攻防下来,红巾军进展微乎其微。

陈虎眼看陆战不行,主意就只好打到水师营身上。让陈达元带领水师营攻破清军湖口两处炮台,然后清dàng鄱阳湖水师,最后顺流直下作势要直接威胁陈淮的老巢南昌城。

如果这样陈淮还不分兵回援,那水师营就扭头载上火枪营直接走水路南下向南昌进攻。\\???提供本章节最新\\届时红巾军就以南昌为基点,陆军也走水路绕过九江抵进南昌,然后从陆路上北上反兜九江清军主力,一举将陈淮所部全歼。

不过陈虎以为,陈淮在南昌受威胁的情况下,死守九江不放的可能xìng很小毕竟南昌才是江西的根基。

………

陈达元就是带着这样的使命进攻湖口的,敲烂了这道mén之后,水师营才好去全力对付鄱阳湖水师。这样既解决了后顾之忧,也能在必要时候,让伤损战船强行停靠上岸——湖口口岸,而无须担心受到石钟山上的炮台攻击。

但这道鄱阳湖的防护mén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倒塌的,清军在修筑这两座炮台的时后充分吸收了以往的经验和教训,不但注重了炮台陆地方向上的防御xìng能,更给炮台加了顶封了盖,变成了一水儿的密封式炮台,而不再是以往的敞开式炮台。这样的改变,使得九江和湖口两座炮台自身的防护力猛然上增了数倍。

二十八艘战船连连轰击,密集的炮火下每轮都有不少的炮弹落在两座炮台上,可是区区十斤八斤重的实心炮弹,打在厚厚的壁垒上根本就是在给两座炮台挠痒痒,除了砸烂些碎块,完全伤不了里面的人。

清军固然是没有土水泥,可是他们有在中国传承了一两千年的石灰糯米浆。这东西柔中带钢绝对不逊sè于水泥,缺点只是耗费大了些。

然而都到了现在这个份上了,陈淮还会去考虑费用吗?结实才是第一位的。自湖北布政使职位上调任江西巡抚的陈淮一直都很关注红巾军的动向,在得知汉阳水师覆没之后,他就一边增强鄱阳湖水师的实力,一边着手在湖口修筑起这两座隔口相望的炮台。

短短的两月间,鄱阳湖水师就从两千人左右一跃增至三千人,各号赶缯船也增添了十多艘,这般全力扩兵之下,他修筑起九江、湖口两炮台又哪里需要去考虑费用过大?再说,诺大的一个江西省,藩库里的存银岂有修不起两座炮台的道理?

不但如此,两座炮台上的各五mén大炮还全都是青铜铸造的,而不是生铁。每尊都有上万斤重,虽然南昌兵仗局困于铸造工艺的原因,使得炮筒壁口依旧很厚,但是青铜炮xìng能就是比铁炮强,喷出的炮弹重量已经达到了二十余斤,shè程也超过三里,完全能覆盖住整片湖口区域。(现在的湖口水面长才一千米左右)

所以说,厚实的铠甲,大口径的火力,九江、湖口两座炮台虽然shè速缓慢,可是依旧不能轻毁。

“轰——”陈达元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巨响,接着整个赤军号都猛烈地摇晃起来,促不及防下,他和身边的几个人全都摔倒了一地。

扶着船帮站起,陈达元耳朵里是一阵尖啸般的蜂鸣,外面什么也听不清楚。扭头朝后看,船头甲板上的人全都到了地,几名挣扎着站了起来的船首炮炮手口鼻耳处还正朝外淌着血滴。有个炮手更是如同喝醉了烈酒一样,挣扎着好半天还爬不起来。

“赤军号被击打了”这个念头迅速在陈达元的脑海中闪过。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耳中的蜂鸣声甩掉一样,他再次增大眼睛查看船面,愕然间发现原本还笔直竖立着的前桅竟然已经连根断掉了。一个大窟窿出现在前桅根端处,而本已经降下的风帆很大一部分也陷进了这个窟窿,只有一小点还留在船甲板。

“竟然是被一炮命中了这里”陈达元目瞪口呆,赤军号这也太点背了,但同时也暗自心惊清军炮弹的厉害

这一击,显然是铁弹先打断了前桅,一炮掘根后,继而再余势未消的打进船甲板。威力确实是超群。

“透了没?”回过神后陈达元连忙跑到窟窿处,大声的向下面喊道。

“没有,就打透了上面一层,只是船帆烂了……”

这一击中,赤军号前甲板上只有两人毙命,而另外有三四个人受伤。但是强烈的震动后,船首炮作战效能还是受到很大的影响,尚没有完全恢复的炮手们装填炮弹的速度放慢了不少。比起刚才,每一炮发shè的时间至少延长了二分之一。

不能再这样打了,短短的一刻多钟炮战,水师营已经有好几艘战船挨了炮。落地稳当的岸防炮,准确度可是要远胜过船舷炮的。即便双方炮手训练相差甚大,这一优势也足够弥补清军的缺陷了。陈达元眼睛中发出了一丝狠sè,他之前看到别的战船中炮还体会不到二十多斤重的炮弹的杀伤力,可现在他是了解了。“再这么打下去,水师营会吃亏的。”

“传令铁甲船队,让他们从前面撤回,近bī九江炮台,用chuáng弩火箭给我炸。”铁弹砸不塌你们,爆炸还震不死你们?一次爆炸不行,十次、一百次爆炸难道还不行?

陈达元恶狠狠地看着九江炮台,心里不住的盘算着这个法子,虽是他无奈之下的不得已之举,可理论上还是很行的通的。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拿整支船队去冒险,最多是用铁甲船队拉到近处去发shèchuáng弩火箭,看看效果。鬼知道清军会在岸畔上埋伏下多少的chuáng弩火箭呢?二十八艘主力战船可不是铁甲车船那样的披甲兽,防护力弱着呢冒不得险。

而他选择九江炮台却不是对岸的湖口炮台,也是因为湖口炮台是建筑在石钟山上的。石钟山地势险要,陡峭峥嵘,控扼长江及鄱阳湖,又有居高临下之势,易守难攻远非建在一个小土岗上的九江炮台所能比。

柿子要捡软的捏,看效果陈达元自然要先在九江炮台上一试

看到后方升起的蓝sè信号弹,带着铁甲船队在前方巡航,防备鄱阳湖水师突然袭击的宋连生立即招呼船队回返。

接到了陈达元的命令后,六艘铁甲车船排成一列全力翻动起轮桨,如同一支离弦利箭直shè九江炮台。

生xìng悍勇的宋连生是十分适合带领铁甲车船这样的近战冲锋利器的。最早时他还是一护卫船船长,在水师营与汉阳水师大战那一场,陷入重围和战船又遭受重创的情况下他还念念不忘用水龙弹报仇,就可知一二他的xìng格。

那一战,他所指挥的护卫船当然是沉没江底,自己本人也身受重伤,可是终究是活了一条命下来,被一同落水的几个水手救上了岸。伤愈之后,就被任命为铁甲车船一号的船长,同时也算是战时铁甲船队的队长。

二十八艘战船,几十mén大炮将如蝗的炮弹打到九江炮台,整个杨家场正面都在炮火下痛苦地挣扎着,一枚枚实心弹打的山岗千疮百孔。

“……放”

宋连生站在铁甲车船船首炮旁,虽然是要抵进shè击chuáng弩火箭,可是该放炮的时候还是要放的。眼睛死盯着在视野中不住放大的炮台,宋连生用力喊道。而随着他的这声命令,炮手手持火折,迅速点燃了火绳。

“轰……”大炮猛地倒退,顺着船首圆轨转起,船首间青烟弥漫,充满了呛人的硝烟味。

宋连生看到随着自己的大炮震吼,一团炽热的火球划破当空朝前方的炮台飞去。却落在了炮台前面不远的水里,江面上溅起了一道高高的làng柱。炮口压得过低了。

“丫的,这你都能打短,干什么吃的?给我再来瞄准一点,别他娘的再给老子炸鱼”宋连生怒声大吼着,可是被人却已经走进了船舱。在大炮再一次响起之间,船舱内的chuáng弩火箭当先一步击shè。

“瞄准了打,直接给我shè上炮台——”

“嗖嗖嗖——”在距离岸边三百米左右的位置上,六艘铁甲车船一溜的在九江炮台前划过,一支支火箭呼啸着shè向了炮台。剧烈的爆炸声急促的在炮台上响起,都压过了不远处主力船队的炮击声,滚滚硝烟升腾。

而同时间来自岸上的清军chuáng弩火箭的反击也有不少,不过却不是之前所想的来自炮台外侧,那里只有寥寥不多的几支,更主要的还是来自炮台本身。

二十多支火箭劲shè而至,六艘铁甲车船上几乎都能听到‘铛铛’的剧烈金铁撞击声,但幸运的是并没有那支火箭能越过铁甲护板,直接扎进船舱的。

直接钉上铁板并顺利爆炸的火箭只有区区两支,连总数量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更幸运的是,爆炸的这两支火箭的位置都是处于铁甲护板的上方。最后两艘铁甲车船防护上虽然受创,可五对轮桨组功能却依旧完好

六艘铁甲车船shè出了三十六支火箭,连连的爆炸声中九江炮台的火力骤然一顿,其中两个炮垒都是过了小一刻钟时间才重新开火,而那个时候已经调转过头来重新杀到的铁甲船队就已经近在眼前了。

ps:铁甲车船:长十三丈、宽两丈五尺,左右护车板甲厚一寸半。

装备,前后千斤炮各一mén,大口径直shè短炮四mén,chuáng弩火箭六架。

吨位:一百五十吨级到二百吨级之间,大概为赤军号一半。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