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八十四章 又跑了一个巡抚

二百八十四章 又跑了一个巡抚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八十四章?又跑了一个巡抚

“给我追杀了陈淮。\\???提供本章节最新\\”只有立马杀了他,或是赶得他不得安稳,江西全省各府县才会‘各自为战’。而没有一个统一的带头人之后,一盘散沙的江西,那就是一个渣。

梁纲两眼凝神,郑重之极的对陈虎下令。红巾军没太长的时间làng费在江西,南昌城他都不会多呆上两天,到明天处理完物资后,他就会立刻率军折返九江,然后大军沿长江而下直入安徽和两江。

这种情况下,把江南的江西省‘瘫痪’掉,就显得极有必要了。

“将军放心,我定取那陈淮老儿的脑袋。”陈虎自然也知道红巾军的下一步行动计划,明白江西省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意义。所以语气斩钉截铁的向梁纲保证。

大步踏出巡抚衙mén的陈虎,带着他的第一营和火枪营高琼的二大队,以及新兵二营的高燮部余部,配合着炮营一大一小两个臼炮分队,马不停蹄的向着更南的抚州府追去。

梁纲在江西境内再一次分兵,却也是敲准了江西各府县‘无能’。

………

北京紫禁城,毓庆宫。

朱珪一脸忧愁的向着嘉庆帝解说着江西的luàn局,“逆匪主力现已撤出南昌,梁逆十有**是要顺江而下。届今消息已经过去了七八日,说不定此刻逆匪兵锋就已进入两江……繁华之地,大清钱粮所在,祸在眉睫啊……”

虽然陈淮来报,他已经在赣南抵挡住了红巾军陈虎部的进攻,可是殿上的嘉庆和朱珪却是半点高兴劲都没,那里挡住有什么用?牵制不住梁纲的主力,红巾军就可以一头扎进两江去。

“陈淮,这个陈淮”,嘉庆两眼中尽是愤怒的火huā,一张脸上布满了杀气,“江西之战他屡屡丢城失地,损兵折将,现只挡住了一支小股逆匪就上书求功,不杀实不足平朕心头之恨”这一口气发不到梁纲头上,憋得极的嘉庆完完全全的牵怨到了陈淮头上。

况且这陈淮与和珅一党多有联系,索xìng杀了解气。

朱珪张口想说出点什么,可是见到嘉庆那愤怒的神情,嘴巴终还是闭了上。杀就杀了,反正是一贪官,论国法早该死了。

“禀皇上左都御史金士松、右都御使舒常联名都察院御史二十三人,合参江西巡抚陈淮。”张明东说着将一份奏折递了上来。

“………窃惟江西,贼势蔓延,逆匪深入千里如入无人之境,赣北府县皆为糜烂……巡抚陈淮,不思报国,每望敌锋而逃,可憾可恨……”

“啪——”嘉庆将奏折合上扔到了案台上,凝眉细思了片刻后,道:“传旨……”陈淮是一定能杀的,大势之下要不得逃跑的巡抚,老头子看了折子后也不会饶他,和珅……哼哼

养心殿。

此时的乾隆正在看着关于襄阳义军的折子,从襄樊出发之后,六七万义军跋山涉水,绕开了郧阳清军主力防守的郧县,而直取了郧西,与陕南义军联合一处,接着兵锋直指汉中。^^网^e^看?免费?提供?^^而同时间川东的白莲教也终于起事,或许应该是怕自己重蹈陕南同行的覆辙吧,反正他们在襄阳义军开进四川前夕紧急起义了。

一时间战火烽烟燃遍了整个川东,内部同样兵少力寡的四川清军已经开始逐步放弃川东各县,而把力量部守在夔州奉节、保宁阆中、绥定达县等府城。

同时,湘黔战场上的四川总督勒保、成都将军观成纷纷上书,要求撤回部分川兵返川保家……

乾隆已经做了六十年的皇帝了,什么样的消息都接到过,心理面已经到了相当的境界,所以现在他表面上依旧看不出什么来。可是,养心殿内的众人去,却没有一个敢大大呼呼的喘气的。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御案后向下威压出。

“传旨,观成chōu调一万川兵返川。”乾隆沉默了好一阵子,养心殿内的威压才慢慢的消退,这时他才开口说话。“再传,云贵、四川两地各增兵两万。西南三省全力汇剿川东教匪。”

众臣退下,大大的养心殿内再次变成了空旷旷的。“一百五十年了,大清入关已经超过一百五十年了,早就打破了‘胡人无百年之运’的屁话。可怎么明明是盛世乾坤就偏偏闹出了这么多的逆匪luàn民呢?”八十六岁的乾隆神sè低落而又疲惫。

“湘黔苗民、白莲教、红巾军,一茬接着一茬,开始的还没灭完,后面的就继而起来了,这何时才是个头啊?自己百年之前,还有那个时间去看到梁逆等匪徒的脑袋么?”想到即将chā进江南腹地的红巾军,乾隆并不糊涂的脑袋终于有了一丝害怕。

大清朝的**可就在江南啊没有那的银子,没有那的粮食,就没有现在的八旗,现在的大清。乾隆当了六十年的皇帝,他十分清楚这一点。“但愿李奉翰、庆霖别让朕失望。”

没了江南的银子和粮食,朕还怎么去压灭川陕的教匪?湘黔的luàn苗?还有江南的逆匪?

………

七月下旬,安徽。

安庆。这里是安徽省的省会,‘万里长江此封喉,吴楚分疆第一州’。清康熙六年安徽建省自始,因为军事战略重要的原因和张英、张廷yù父子的极力举荐,直至新中国建立的的二百多年里,安庆就一直都是安徽的省会所在地,与下游的南京彼此呼应。

而后世的梁纲所熟知的安徽省会合féi,此时还只是庐州府的治所府城所在,远没有后世那样显赫的地位。

新任的安徽巡抚费淳此时也是刚刚到地,手中兵力弱小的紧,安庆城上城下炮台虽然有十六个之多,还配备的有六所火yào房和十六所窝铺,以及城房二百余件间,并且在垛墙四周增建许多枪炮口,可是没有足够的人手守卫再好的防御工事照样是白搭。

不过新任巡抚费淳依旧想在这和梁纲死拼一把。当红巾军大军东进的消息传来,费淳就带着一些部属跟随左右跑到了长江边上视察江防,他再也在巡抚衙mén中坐不住了。

布政使彭同飞望着西面江上满是担忧的说道:“大人,逆匪东进的消息传来整个安庆都是惶惶不安,下官实在是惶恐啊,也不知李制台拨调的大军何时能抵到……”

费淳脸颊颤抖了两下,没有回话。李奉翰现在想的更多的应该是如何守卫江苏,而不是想对贫瘠了太多的安徽,哪里会真正拨调兵马来援?可是这话他又怎能对下说出口?那李奉翰援军的消息,还是他前天使人放出的呢

“彭泽不保,小孤山、宿松也是危在旦夕,也不知黄建哲那的情况如何了?他手下才两千人不到,守得住两地吗?”按察使恩刚也心气低落的道。

费淳依旧还是不说话,只是两眼遥望西面江上,却是无神的很。

这时忽见江上一个小黑点疾驶行来,待近了时众人看见那是一官船。费淳心中跳动了两下,说:“莫不是报信来的?”

“大人说的倒也是。”彭同飞接道:“船上打有旗号,可能就是报讯的官船。”

官船迅即驶到江边码头,一个低阶武官带着血迹的从船上跳下,然后在费淳戈什哈的引带下到了费淳等人面前。

武官慌慌张张地给费淳等人行了一个礼,说:“抚台大人,小孤山、宿松失守,逆匪水师就在我后面十几里即到……”

“这么快就败了?”费淳心里虽有准备,可还是一惊失sè。

那武官低头回说,“大人,根本就没jiāo战,小孤山的张守备就逃走了,手下的上千兵就一窝蜂的全散了。”

“那宿松的黄建哲呢?”

“败得更惨,黄大人只剩下二三百败兵逃去太湖了。”太湖,指太湖县,而非是太湖湖bō。

yīnyīn沉地郁sè立即就在所有人的脸上升起。费淳更是两眼一闭险些栽倒在地,“完了小孤山和宿松一丢,皖西锁钥就落在逆匪手中了,安庆已无险可守。”

第二日。

梁纲领着南向阳、詹世爵、黄三等手下一批干将站在赤军号上向安庆城张望。

“守城的武将是哪一个?”放下了手中的千里镜,梁纲嘴角含着一丝蔑笑的望着安庆城,旁边的时小迁询问道。。

“就是费淳自己。安徽的总兵全跟着汪新留河南了。”时小迁回道。

“人倒是清廉,打仗却是个傻蛋。”梁纲语气中带着嘲笑地说。“文人领兵也就罢了,还偏偏是这种军事上一窍不通的酒囊饭袋,真岂有不败之理?你们看看,费淳他居然放弃了安庆外围所有的防御工事,把守兵全撤到了城中。”想到刚才望见的那些空dàngdàng的炮台和营垒,梁纲声音中的嘲nòngsè更浓,“撤也罢了,连炮台、营垒都不拆毁,要不是知道暗营没联系上他,我还以为他是特意给我们留的见面礼呢?”

或许这些文人脑子里想的打仗就是据城而守吧,可惜现在的战争情形早就变了。安庆城外围的炮台和营垒都是长久xìng建筑,虽然终究是抵挡不住红巾军的进攻,可是按上兵也总能发挥出一些用处,耗上一些时间。

哪像现在,全缩进了安庆城,自己全省力了。可比打武昌和南昌省劲多了。

身旁的南向阳这时也笑了,“这个费淳就是个蠢货文人领兵,还真以为自己是诸葛武侯呢?竟然下令把守黄huā亭和马山的兵也撤走,这不是让安庆白白成了一座孤城吗?”

“将军,我看这一仗好打,明个清晨开战,咱们中午就能进城此番。”黄三放下了千里镜,脸上也是满是嘲nòng的看着安庆。

轻松的话语带着调笑和对清军无比的蔑视,梁纲听得也是一笑,“那好,咱们明儿个清晨就开战,一战打下安庆城,中午前就进去好好休息。”

就想梁纲说的一样,第三天清晨,天刚微微发亮,赶到位的红巾军水师营和炮营就纷纷起身,吃了早饭后迅速各就各位。

在天sèméngméng亮的时候,百炮齐鸣,一道道炮火直指安庆城墙。

轰鸣的爆炸声中,前军三营和火枪营一大队在南向阳、黄三的带领下悄悄地赶到了城西康济mén的半里地外。炮声还未断绝,这时候再往前从极可能就该挨自己人的炸了,所以半里地是一个标准线。

清军的大炮也在还击,从西城墙和南城墙上不住的往炮营和水师营方向发shè。但是他们的大炮,就是加上了充足的火yào也顶多打到一两里地或是两三里地远,而绝打不到四里远。轰也是白搭,不过是给自己壮壮胆罢了,却也更给炮营和水师营的炮手标明了目标。

炮战进行了大半个时辰,天sè已经灰白发亮。梁纲拿起怀表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六点了。

“全部都有,各自准备冲锋——”南向阳、黄三看了怀表后下令。

六点钟到。

几乎是同一时间,炮营和水师营的炮击声同时停下。康济mén外的前军第三营和火枪营第一大队也同时发力向着城墙奔去。

没有多费丝毫的时间,第三营就直bī到安庆城下,扑上桥板,渡过护城河,飞快的竖起云梯开始攻城。而火枪营一大队的四百多火枪手也散成三排的横列在城下护城河外,一根根枪口直指城头。

外面密集的炮声突然停了下,安庆巡抚衙mén内的费淳却不安了起来,大椅上他是如坐针毡,心中惴惴不安,只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逆匪的大炮怎么就停了?

忽然的呐喊声、枪声响起,费淳弹簧一样从椅子上跳起,“逆匪这是在攻城了?”

约莫一两刻钟后,一个戈什哈飞一样的跑进巡抚衙mén,“大人,大人——,逆匪进城了,逆匪进城了——”

什么?费淳如受雷劈,满脸的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才一个时辰而已啊安庆就破了?

“愣着干嘛,快驾着大人走。”戈什哈队长一声大吼,说话中就已经架起了费淳一个膀子。

另一个有眼力的戈什哈飞快上前架起费淳的另一个膀子,不给他说话‘尽忠’的机会,安徽新任巡抚费淳就这样被两个戈什哈架出了巡抚衙mén。

也是亏得他没带家眷上任,否则的话戈什哈队长就有的头疼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