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九十三章 江宁城破

二百九十三章江宁城破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九十三章江宁城破

天堡城失守,江宁守城清军内心的感想不问可知。==??. 首.发?==

庆霖、李奉翰失魂落魄的望着城外天堡城方向,星星点光中他们的耳朵里清楚的听到远处传来的红巾军阵阵欢呼声,目光中充满了呆滞和不敢置信。尤其是后者,一夜白头,到第二天清早起来时原先一头的huā发已然找不到半点的黑sè。

“打,对准富贵山,瞄准了给我打——”

青白sè的天空,天sè还没有完全放亮,天边的启明星依旧遥挂不坠。但是趁着这日出前的一抹亮白,从天堡城上观察太平mén内的清军富贵山炮台却是完全轻松无碍。梁纲收起了千里镜,立刻就对山头的炮台下达了全力轰击对面清军炮兵阵地的命令。同时间山下的炮营主力也集结待命,几十mén重炮蓄势待发,只等着山上发出那头一炮了。

“轰轰轰——”猛烈地炮击紧接着开始。

天平mén、富贵山、北极阁……清军应对天堡城当面的一应军事重地和制高点悉数被隆隆的炮火尽数笼盖在其中。

富贵山。它是清军在江宁东北角最重要的一处防御阵地,在江宁城太平mén的东侧,是紫金山西延支脉上的一座小山峰,隐然隆起于江宁城墙内侧,状如一口圆釜。

富贵山的岩质为砾长石石英沙岩,山体呈灰白sè。山上林木茂密,四季葱郁。登山四望,紫金山如屏立于其东,江宁城墙自山的东南角,游龙般地由南向北,再折向西蜿蜒。它的西侧是有着玄奘衣冠冢的小九华山。站在富贵山上将目光向西北穿越小九华与紫金山山间的隘口,便可见到bō光粼粼,洲水相间的玄武湖。若转过身来南望,则可将繁华的江宁城区尽收眼底。

富贵山整体高度虽然高不过才八十多米,但由于富贵山毗邻小九华山与紫金山山间的隘口,位居要冲。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兵家必争的要地。南北朝时(西元500年),南齐名将崔慧景举兵反齐,曾率军于此攻城,因守军防范严密而不能破。那时,一个名叫万副儿的人献计:「惟宜从钟山龙尾(即富贵山南麓)出其不意。」崔慧景便依计遣一千军兵夜翻富贵山而破了城。后隋灭陈也是由此进的城。

明朝在南京建国立都,朱元璋在修建南京城墙时,因感到富贵山的地势对于南京安全的重要xìng,所以便将这一带的城墙造得极为厚实。

到了清朝眼下时候,单论城墙的防御度这里也依旧是江宁绝冠。

再说了它这边正对应着天堡城与地堡城,天堡地堡两者的作用,其前者能截断红巾军南北路的联系,使之很难对江宁城形成正儿八经的合围;后者也可以防止红巾军将士接近太平mén附近城墙墙根。配属上富贵山上面布置的六mén六千斤重炮和两mén最重的万斤重炮,梁纲若不打下天地两堡就着手攻打江宁城,红巾军牺牲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李奉翰已经几近绝望了,红巾军从雨huā台到打下天堡城,只用了短短两天的时间而已,却又何曾知道,为了布置这些阵地,之前江宁守军huā费去了多长时间吗?这两边太不成比例了。

李奉翰不懂军事,他所有的判断只能基于他自己内心的猜想和了解。对于他而言,这个太不成比例的对比就是清军两军赤luoluǒ的战斗力差距。双方战力相差如此之大,这才是李奉翰感到绝望的真正原因。

雨huā台、天堡城等险要之地红巾军都一攻即克,那他们准备齐全之后对江宁城发起攻击,岂不是也一样会一攻即克?

无尽的恐惧笼罩在李奉翰的内心,一夜白头,等到天亮时分的炮击声惊醒他,思维呆滞下,李奉翰已然想到了破城后的守节和慷慨赴死了。\\??í群2∴⑴㈨⑸\\

清军的另一大员庆霖却是完全不相同。面对红巾军的进攻,庆霖一边紧急调镇江方向的詹殿擢部火速进兵江宁增援,另一边布置人马着手在一座座瓮城后面的江宁城区大街小巷间修筑围墙和工事。

城破了还有巷战,庆霖死心在江宁,自然不怕拼个yù石俱焚。在太平mén炮声轰隆之中,好几万被清军强行从家中chōu拉出来的江宁城壮丁,已经分成一队队的工队在清兵的督促和监视下,不得不卖力的修筑起城内的工事来。

对江宁的前景,庆霖远比李奉翰有信心,虽然他也不认为自己就能守住城墙,城外红巾军两天来的表现已经让他对江宁城坚固高大的城墙失去了必要的信心,可是庆霖他把很大的一部分本钱压在了巷战上。

巷战之中,红巾军将很难发挥他们的重火力优势。在残酷的绞杀下,红巾军每向前前进一步就都需要付出血淋淋的惨重代价。

如此情况下,梁纲会用他所有的本钱来拼江宁吗?

庆霖以为,如果自己是梁纲,那就绝不会下死力血拼江宁。

没了江宁城,红巾军只要实力仍在照样可以天下。可要是红巾军在江宁血拼到底,使得jīng锐尽丧,那么,梁纲他就是夺取了江宁城又有何用?清军的下一bō进攻他还能支撑的下吗?

不知不觉间,庆霖的脑中已经出现了,‘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这一颇先进的军事理念。如果梁纲知道此时庆霖的心中所想,脑袋里肯定是会当机的。

“地道挖的怎么样了?”山下军中,梁纲看着脚下的隧道口有如一间房子那样开阔,里面黑咕隆咚的,隐约还可以看到火把的亮光。

“将军,最多到明天下午,肯定能挖到城墙底下去。”新兵一营营长柳衡言保证着向梁纲说道。

“那好明天下午完事,晚上咱们就发起进攻。”

“好”是说给柳衡言的,下面的话,梁纲就是说给身后所有众将的。两天的攻杀下来,红巾军虽然连战连克,可是大军上下也都有了一些疲惫感,尤其要注意的是,军中所有的主战编制队伍,除了骑兵营、侦察队外余下的都已经在战场上练过了。伤亡了一些,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

当然,也另有其余原因。就是此时脚下的地道。江宁城城墙虽然已经不那么可靠了,但是红巾军要想凭火力人力攻下这道防线,也还是需要填进去些xìng命的。如此倒不如往后推一天时间,在给部队休整的同时,也把地道挖好,填上几万斤的火yào,到时候万事俱备就燃了火绳,一举爆开太平mén城墙,大军接下再齐齐杀进城去。

梁纲的法子还是不错的。隆隆的炮声很好的掩盖了地下地道的挖掘声,而从下面掏出的泥土也被红巾军一袋袋的堆在了天平mén外,从城头上看下,红巾军就像是在修筑一座小城一样,完全遮掩住了他们在地下的动作。

时间一点点过去,从清晨到中午,从中午再到黄昏,接着是晚上,太平mén外的炮声从没有消失,不是天堡城就是山下的炮营,反正整个天平mén周边,人的耳朵是根本就无法听到地底下传来的隐隐声响的。

时间直到一天后的下午,天平mén外的这座小土城再也不一袋袋泥土的加筑加垒了,而是转过来将一大木箱一大木箱的火yào运进地道尽头……

夜晚。

柳衡言亲自动手,最后一遍检查了导火绳线。

攻城部队带着云梯也各自进入到了城外的预备阵地。

“点火。”梁纲一声令下。导火绳立刻被人点燃,火huā一闪一闪,向地道内迅速烧去。

上万红巾军将士伏在地上,纷纷屏住呼吸,捂住耳朵,等待着那石破天惊的一刻的到来。

猛然间,黑夜中的江宁城霹雳般的一声巨响,富贵山正面城垣尘腾雾起,颓然间就倒下了一道七八丈宽的大口子。江宁城这一块城墙修筑的确实是坚固,梁纲足足塞进去了十大箱子的火yào,五万斤之巨,却也只能掀开了这么一点距离。

在城墙背面宿营的守城清军惊叫着从军帐中爬起,除去一起被砸死、震死的那些倒霉蛋外,余下的天平mén两千来守兵也是四下里húnluàn不休。

号角吹响,战鼓长鸣。

陈虎、张世龙等人从阵地上一跃而起,大喊一声,第一批以一营、二营为主力的攻城部队就凶猛地冲向城墙缺口。

“轰轰轰——”

之前有所减弱的炮击瞬间恢复到了最猛烈的巅峰,高峰上下,七八十mén大炮隆隆不断的把一枚枚铁弹和霰弹送进城去。

红巾军大兵四起,扑杀到城下,或去爬城墙的缺口,或是用云梯搭城。反正现在天平mén的守城清军已经luàn了套子,根本就无力组织起一场坚定的反击,更不可能来阻挡他们爬上城头。

“杀啊——冲啊——”

震天的呼杀声响彻全城。

庆霖来不及穿戴好,就着(zhuo)着中衣冲出了卧房,望向天平mén方向,炮火震天,杀声呼啸,máo骨悚然间一股彻骨的凉意从庆霖脊椎末端直冲上他脑海,连带他的心也变得冰凉冰凉的。

黑夜,这可是黑夜啊。那些城内的防御工事,黑天瞎火的,猝然之下惊慌失措的兵丁如何能最好的去利用?怕是意志只要稍微的一动摇,连带的就是一连串的溃败。

“集兵,集兵随我增援天平mén——”

按下心中不好的预感,庆霖大声的吼叫着,发布着命令。

………

“轰隆……”太平mén瓮城城mén被重重的撞倒在地。一队红巾军蜂拥而入,飞一样向着太平mén城méndòng跑去,他们要和城外的一队红巾军一起,尽最大努力最早的将这一重要通道打通。

两天前,被红巾军攻势吓坏了的清军,在庆霖的调度下连夜用土石沙袋堵死了外城墙十八mén除了水mén以外的所有城méndòng,眼下这太平mén也是一样。

“杀啊——”挥扬着手中的大刀,陈虎当先冲入了内城

“哗啦啦——”一群手提着重盾的第一营jīng锐也快速涌上,转瞬间便在先锋队前面前布下了一层厚厚的盾墙。

而张世龙则在指挥着第二营兵马迅速向城墙两侧扩展地盘。

瓮城破后,清军也稍微的还回了些劲,尤其是狼山镇总兵蔡攀龙率部赶到后。原本溃散的千多太平mén守军在他的血刀督战下迅速向着涌入的红巾军反杀过来。箭矢、枪弹、手雷甚至是炮击,数不清的打击也瞬间跟着压到。

“杀——”陈虎立刻站了出来,不避枪箭,手提大刀厚盾起身就向着前方的清军兵锋迎杀了上去,对准第一个来人就是狠狠地一击。一挡一劈,刀盾齐挥,瞬间就将当面避之不及的清兵砍翻在地。

“杀,给我使劲的朝里杀”拨开清兵的尸身,陈虎在度跃前时,身后的红巾军一营蜂拥而至,和迎来的清军重重的撞到了一块。

蔡攀龙是清军有名的悍将,福建同安人,自行伍以来屡迁至福建澎湖右营游击。乾隆五十一年台湾林爽文起义时,蔡攀龙力战巨功,被清廷授予强胜巴图鲁名号,现时的孙全谋那时候就是他麾下的一员将领。

后提任福建水师提督,台湾事平,图形紫光阁,列前二十功臣,乾隆亲自为赞,许为台湾战将中巨擘。可惜,和台湾总兵柴大纪一样,不知道怎的恶了福康安,被进谗言以致使左迁江南狼山镇总兵一直到今。不过还算幸运的是,他没有和柴大纪一样做了福康安手下的冤死鬼,子孙儿nv更没有被发配伊犁为奴。

“杀,杀——把他们给压回去”察觉到形势不妙的蔡攀龙脸sè凛然,横眉怒目中大喝不止,频频驱兵上前。

“现在才发力,晚了”从人缝中看到疯狂冲涌的清兵,陈虎冷冷的发出了一声蔑视的轻笑。红巾军现都已经打到瓮城内了,又岂有让清军翻盘逃生的可能?要是那样的话,梁纲辛苦拉出来的红巾军jīng兵,一番功夫岂不就是全都做了白费?

“军mén,不行啊,弟兄们打不动啊。”一名浑身浴血的清兵都司悲声向着蔡攀龙哭诉,他手下的七百多人,这才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在前面躺下了一半还多。配合着登上城墙的火枪营兵,红巾军的进攻势头可谓是势不可挡,挡者披靡蔡攀龙加提督衔

蔡攀龙神sè根本不变,只是把两眼一眯,一脸的冷肃煞气就让哭诉中的都司陡然一惊,“打不动也要打,你手下拼光了,你就自己投进去”

对庆霖这两日修筑的那些围墙、壁垒工事,蔡攀龙是根本不看在眼里。从古到今,历代的攻城战中还没有过攻方拿得下城墙,却消灭不了城中的守军的事情出现。

城池一破,军心就完全动dàng了,又是在黑夜,兵败如山倒,庆霖城内工事修筑的再完善也照样白搭。所以,眼下他必须顶住,死顶住

“轰轰轰——”

“轰轰轰——”

臼炮队上来了。养jīng蓄锐了两天之久的臼炮队再一次出现在战场上,他们的臼炮就架在瓮城的城头,然后一颗颗的把霰弹打到清军防线的中后段——

蔡攀龙脸sè嗡的一下变得惨白,本来就趋于劣势的清军再受到这样猛烈地炮击,还如何抵挡得住?

果然,在他脑中的念头刚刚闪过,前线的清兵就隐隐的发出了sāo动。臼炮队再接再厉,当五颗二十斤重的开huā弹落进前线清军当中时后,整个六七百人的清军前部哗啦一下倒下了四分之一。或是被当场震死炸伤,或是被轰鸣的巨响声炸懵炸惊,反正是完了。剩下的人再红巾军刀锋落下之前,谁也挡不住的从前面落跑下来。不仅把毫无防备的后背让给了红巾军,害怕蔡攀龙亲率赶上的队伍给暂时堵住了。

是时,几颗二十斤重的炮弹再一次落下。

江宁城内瞬间又多出了几个二三尺深一两丈宽的大坑,同时也多出了几堆相对应的碎ròu。

在庆霖率兵赶到之前,红巾军兵锋锐势,清兵每每不可挡。而当庆霖亲率的大军赶到,红巾军这边也已经有大队的后续人马涌入城中,而且城内围墙壁垒这一情况也被陈虎通报给了梁纲。

得知了消息的梁纲迅速调整了臼炮配属,集结了军中所有的臼炮部署到了攻城部队前锋。一颗颗炮弹不断地落进清兵的队群中,每一颗都要清兵用鲜血淋淋的伤亡去抵挡。

庆霖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得不看着自己兵马不断地后退,而红巾军不断地向城内前进。

“大人,撤吧。撤进满城,我军还有一搏之力,不然的话就真的全部溃散了……”蔡攀龙苦声向着庆霖进言道。

ps:富贵山原先名为龙山或龙厂山。明初,朱元璋在完成了南京浩大的城垣工程之后,曾率太子及文武百官来这巡视,因发现此山正对皇宫,便不无得意地说:「此乃龙头也,实为富贵之地。」皇帝金口yù言一出,龙厂山也就成了富贵山。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