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零七章 **巧

三百零七章 **巧

“铛铛铛……”,清脆的铃铛声从街道的另一头传出。== . 首.发 ==

梁纲眼角一动就转头瞅了过去,只见片刻后,一队由十二辆四轮马车组成的车队在街上行人纷纷的避裂中映入他的眼帘。

一车双马拉动,前面是一个驾车的车夫,后面坐着两个持着刀枪押车的警备团战士。马车车厢顶部的一角还chā着一个赤红sè小旗,在冬日的寒风中猎猎飘扬,宛若一缕火云。

是后勤部的车队。

“将军,这些是运土布的。”陈明堂小声的对梁纲说道。

“土布?做军装的”梁纲大脑瞬间反应了过来,会意的点了点头。

红巾军再怎么着也是打下了这么大一片地盘的,军队要死再穿的五huā八mén的就太不好看了。所以,梁纲决定趁着这次冬季换装,全面统一下各部的服饰。当然,东南那边的队伍他暂时管不上,只要陈广亮把银子给他们,水陆各营还需要再再接再厉一段时日。

红巾军今后不但军纪军规军心士气要有正规军的样,这着装上也要向正规军看起。

“军装履新,这红巾军是越发的有气势了……”隔壁雅间的议论声传进了梁纲的耳朵。

“可不是,一车车的土布往那个后勤部军装厂里拉,搞得现在街面上都少见了。”

“那是人家梁将军有钱,全按市价来收购,不然的话谁会那么大方的把布匹都摆出来……”

“这点人家红巾军就是让人佩服,定下规矩后,不抢不占,不掠不夺,比朝廷的官军强出了不知多少……”

“兵过如篦,官过如剃。绿营那群王八蛋,是没一个好东西。当官的也都一样,当了*子还要立牌坊”

“这话别往外说,土布也别谈。反正挨不着咱们什么事,你我等人谁还会去穿那土布?倒是红巾军搞得那纺纱机可以买上一买”

“你做梦去吧,等红巾军开卖那俩东西的时候,最早也该到明年夏天。人家今年年底时候纺织厂就该建成了,那纺纱机和织布机当然要先顾着他们自己用了。虽然听人说制造出一台来不难,可那纺织厂那么大片的地和厂房,要填满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这倒也是。城东mén的那个小厂前几天我还去看过,除了那个蒸汽机的铁家伙搞不懂外,纺纱机和织布机看起来确实不太复杂,自己找师傅搞,有样品的话也能搞出来。那速度可真是个快”

“洋人的玩意确实是yin巧”

“那织布机织出的布匹质量虽然不好,市面上没市场,可速度够快。等到明年纺织厂出布,红巾军应付他们自己的耗用也肯定是足够了,市面上的土布也就恢复正常了。可惜是没织绸缎的机器,不然的话huā再大的价钱我苏家也要买上一套……”

一抹微笑浮现在了梁纲的嘴角,出来逛一逛市井,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这么一段对话。这些都是好话,隔壁几人对红巾军的态度让他很满意和高兴

“将军,要不要让这几人过来……”陈明堂自然也听到了这段对话,看到梁纲嘴角满意的微笑,于是道。

摇了摇头,梁纲轻声说道:“没必要。”这几人听语气就是商户子弟,所以才对纺纱机、织布机乃至蒸汽机比较接受。梁纲而言,更主要的还是他们对红巾军政权现在的态度,这个已经在几人的对话中流lù出来了,就已经足够了。\\ 提供本章节最新\\而至于刚刚在南京出现的欧洲机器,要把这个深入人心化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也幸亏隔壁的几人是商户子弟,要真是一群文人,对蒸汽机那三样的评价可就不会只是一个‘yin巧’了。

梁纲不是走一步看十步的人,他没那么高的智力,可是身为穿越者,把握未来世界发展方向的本事他还是有的。所以当初时节,他在自己事业刚有点起sè的时候,就让陈广亮去请了王贞仪。

如今四年时间过去,有了充足资金再也不需为生活担忧的王贞仪身体恢复如初,更是教出了一批具有初步近代数学知识体系的学生来,其中以跟随她时间最长的夏乐山最为出sè。

而更因为陈广亮资助的充足钱财,除了应梁纲要求jīng心挑选了一些十岁以下的机敏童子入自己府院为学童外,王贞仪更是huā大价钱从葡萄牙、英国商人手中订购N多的西方科学著作送入自家府中。然后再有她的丈夫詹枚出面聘请澳mén、广州jīng通英法西葡等国语言的通译对著作进行翻译。是以王贞仪声名更旺。

四年来,汪莱、李锐、张敦仁、黄超、丁守存等不少清朝现世的jīng于历算格致的数学家都前来澳mén相会。盖因为,中国一直来都是儒家当大,数学虽为儒家六艺之一,可是现今畸变的儒家早就已经抛弃了两千年前他们的老祖宗孔子定下的君子六艺。数学,小道也,一直都不为正统关注,汪莱这些人即使全心进行钻研也只能靠自己的一己之力来进行,如何成得了大事?几人中生活甚至都困难,更不会有王贞仪现今的大气派。

君子六艺,也就是儒家六艺:礼、乐、shè、御、书、数。

现在的澳mén王贞仪府院,越来越有点科学院的架势了。虽然huā钱越来越多,可是梁纲给的高兴。从最开始的数学,到现在的天文、物理等方面都有涉猎,除了化学上的起sè不明显外,其余的等方面发展势头相当的好当然,王贞仪府院里入住的学者也越来越多。

现在南京城出现的纺纱机、织布机和蒸汽机,事实上是去年时候就已经拿到了陈广亮手中。进入广州的第一年,陈广亮还是无根浮萍,干不来这事,可是到了第二年他就已经有了些关系,很轻松的就从一名英国散商(东印度公司商船除外)手中订购了十台双动蒸汽机和相应的纺纱机、织布机。那名英国散商虽然对此感到惊奇,可是有钱赚是没人不高兴的,现在的英国可没有技术保密这么一说。而且陈广亮给出的订购价还远超出蒸汽机等器械在英国本土的价值好几倍,他当然愿意赚到这笔轻松之极的钱。待到去年时候,陈广亮就从那名散商手中拿到了相应的蒸汽机、织布机和纺纱机,并且还同这个散商建立起了相当牢固的sī人关系。因为直觉告诉陈广亮,他今后时日还有用得着这人的地方。

十台蒸汽机中,其中一台经过一番运作后现在就停在王贞仪的府院内。梁纲这是最近距离的给府院内这批现今中国思想最开放的学者提供一个了解西方最新技术的窗口。

此后的两年陈广亮一直在从这名散商手中订购蒸汽机,不,应该更准确的说,他把这名散商当做了代理商,下订单给他,让后放手让这个散商自己去运作。而他,需要的只是每年来接手东西,和按价付钱。

如他直觉的一样,陈广亮自己在洋商中的关系网,就是从这名散商开始的,两年多的时间就编制成了相当大的一张大网。

现在陈广亮的身份暴lù,可是王贞仪却还依旧安然无恙,因为除了她和詹枚外,没人知道几年来一直在背后赞助他们家的人就是陈广亮,就是现在搅得大清朝不得安宁的红巾军。

不出意外的话,来年当红巾军杀入广东时,梁纲接收的将是一个很有分量的近代科学院。这批人也将是中国贴近近代科学体系的一枚枚珍惜的种子。

“唉,可惜机织布质量不行,否则的话投入市场,必将大获其利。”陈明堂感叹的话传进了梁纲的耳朵。从第一次见到蒸汽机、纺纱机、织布机后,陈明堂心中就一直有个念想,就搞机织布质量,然后投入市场……

梁纲醒过神来,微微一笑。原本时空的历史上,英国人第一次鸦片战争都没有摧毁掉中国自产土布的市场,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中国小农经济逐步解体,洋布才开始在中国渐渐打开市场。那今后的几十年还是建立在纺织业大跨步发展的情况下,哪像现在蒸汽机刚刚应用的时候。纺织业还只是一颗青涩的小树,想凭它的力量来摧毁中国传统了两千年的‘土布’,完全是不可能的。

梁纲大力发展纺织业,建造大型纺织厂,为的仅是解决红巾军的自行用布问题,且给天下人树立个‘第一个吃螃蟹’的榜样,根本就不是要打开布匹市场。或许等日后拿下了méng古,发展máo纺织业,在北方才会有点市场吧

不见现在的欧洲商人,不远万里运来的货物,除转口贸易的香料、máo皮还在中国市场获利外,西方生产的大宗机制产品却根本打不开销路,英国机织棉布不敌中国土布物美价廉,máo织品不适宜在炎热cháo湿的南方销售。中国始终是处于大量出超的地位,西方各国商人不得不支付海量白银填补这巨额的逆差。而且,据梁纲了解,现在每年西方人还会倒过来从广东转购南京土布运回国内,其中以英国人最盛。

不是胡编滥造的。当时的“南京布”也就是松江棉布,质量远胜于印度布,于是东印度公司就开始大规模采购,其额度在19世纪初就达到20万匹,随后继续上升,仅在1819年这一年里,英、美、法等国就进口了3300多万匹,几乎是个庞大的天文数字。曾在伦敦博物馆展览的19世纪英国绅士时装里,赫然就列有以松江紫huā棉布缝制的kù子。

长期把持中国海关行政的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曾经说过:“中国有最好的食物——米,有最好的饮料——茶,有最好的衣料——棉、丝、皮máo。其有这些主要产品以及他们的不可数计的本国副产品,他们用不着huā一文钱从其它地方购买东西。”

苏南传统的十二支纱织成的土布,极为坚韧结实,且表面光滑滋润。下层农民chūn去冬归,一身土布衣服,一年洗一次,用重bāng捣洗,也永不被捣破。(以南通土布为最)耐穿、朴实,吸汗又透气,可惜的就是幅宽不够大,一尺八就算是很宽的了。相比起来,机织布质量虽然差的多,可是宽度比较大,可以轻松地裁剪整套的衣服,对于军装厂来说当然是后者更好一些。且梁纲也要考虑产量、原料问题,现在清红开战,自己堵了粮食运不到北方去,可北边的棉huā也运不来南面,虽然已经下了棉huā的大笔订单给洋商,但到底能不能解决还是一个未知问题。

如果明年棉料紧张,小家小户的纱车停顿、无布可织,自己又需要大量的布匹做军装,那说不准底层土布真就可能出现市场急缺的情况,所以现在建纺织厂正是未雨绸缪

织布机短时间内在中国流通起来的可能xìng很小,尤其是在技术不进步的情况下,可是蒸汽机和纺纱机确实可以。尤其是后者,不需要政fǔ去推动,逐利的商人们自己就会把它迎回家。

纺纱机就是西元一七七九年克伦普顿发明的走锭jīng纺机——骡机,这项极其重要的发明可以一台能带动两千个纱锭,相当于两千个fùnv用两天太手纺机纺纱,且纺出的纱支即细又坚韧,质量极佳。虽然需要水利来带动,可是江南从不缺乏水利,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蒸汽机也会让纺纱机主们自动的掏钱去购进

社会改革这方面,干什么事都该一点点的来,循循渐进。大刀阔斧的运动,破坏xìng太大,而且现在的红巾军,军力和政fǔ也不具备后世的解放军和gcd的威力后者玩的来的,梁纲是万万玩不转的。

一点点的来,以利yòu之,中国人还是很现实的。

“踏踏……”急促的脚步声传进了梁纲的耳朵。直到雅间外才停下,接着就看屏风闪进一人,是他身边亲卫的一个。

“将军,广东急报。”亲卫压低声音告道,说着并将一道密信呈上了前来。

“广东?莫不是嘉应?”梁纲心中暗自嘀咕着。江苏、安徽的清红两军虽然都已经开始罢手,各自缩回巢里去了,可东南那边的气候还正是温和,陈烂屐的独立三营在水师的配合下已经拿下了惠州北面的cháo州府,并对嘉应府也进入到了即将的得手的倒计时状态。难道是拿下了?可是就算是早拿下了一府几天时间,也没必要用紧急加急的密保上报啊

自觉得陈广亮有些大惊小怪,梁纲接过密信,迅速拆开来看。不到看完,脸sè就已经现出喜sè来,“好,好”实在是没想到福建漳州的陈阳竟然已经降了。

“拿去看看——”说着梁纲将密保递给了陈明堂。心下却依旧不能平静,一府知府投降,这可是自己起兵有史以来投降的满清最级别官员。真是太好不过了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陈阳一降,必定震动天下,今后纳降的满清官员怕是会越来越多,卑职在这里先向将军道喜了”也是带着一脸的笑意,陈明堂将密信递给李永成后,迅速向梁纲道贺。

“哈哈哈……”不可抑制的发出一连串笑声,梁纲虽然知道‘大义、正统’还是被套在满清身上,短时间内想望着降者如雨是不可能的,但心里还是高兴到极点

“陈氏,杭州富阳人,我南路大军抵到杭州时其全族举家而逃,怎么现在就投降了?”李永成拿着密信惊诧的叫道,这样的家族应该是满清的拥趸才是,现在居然投降了?怎么不可思议

“呵呵,可能是看独立三营距漳州近在咫尺吧。丢城失地的话,他一汉人,再是对满清死忠也是枉然,还不如现在就降了呢”梁纲不以为意的说道。管他陈阳因为什么投降呢,只要是现在投降就好,引起了轰动才好而且此人的官声还不错,完全可以继续任职……也就更能起到表范作用了。

神采飞扬的梁纲带人就下了楼去,兴奋下却并没有看到他隔壁的那个雅间,一道屏风之隔内的四个年轻人,此时已经全都是满头大汗淋淋,神情惊恐之极了。

“运气也太背了,吃个饭竟然跟这位主儿碰到一块……”

“要人命啊,亏的咱们没说什么傻话,否则的话,全族遭殃岂不是太过冤枉”

“佛祖保佑,三清保佑,弟子今日无灾无险,他日必重谢。各位,小弟还有事做,就先告辞了……”

仿佛是一语点醒人心,这人一说告辞,余下的三人纷纷起身。紧跟着梁纲下楼,四人是抱头散去。

——————

福建,漳州。

知府衙mén书房,富阳陈氏的几个掌权人聚在了一处。从富阳举族逃避后,陈家就一股脑的涌进了漳州了,尤其是嫡系的这几支。

唉,后悔啊陈阳的老爹一脸悔恨,早知道陈家的这个命根也处在红巾军的兵锋之下,还毫无抵抗之力,那自己还跑个什么跑啊,直接投降了不就得了。

至少这样还能保住部分家产,毕竟儿子的官声不坏。

“儿啊,你现在也投红巾军了,你看那将军会不会把咱们家的田产给还回来一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