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三十二章 血脉诞舒城战急

三百三十二章 血脉诞,舒城战急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三十二章?血脉诞,舒城战急

ps:元旦之际,祝各位朋友:一家和和睦睦,一年开开心心,一生快快乐乐,一世平平安安,天天jīng神百倍,月月喜气扬扬,年年财源广进。「域名-..-请大家熟知」元旦快乐!

安庆。

观成、勒保二人现在很想哭,合féi那边刚刚传来败绩,江西这里就有跟着传出了如此恶讯。

黄瑞,这个当年太上皇钦点的武状元,竟然敢冒天下骂名降敌了。还孤身一人潜入平塘镇,策反了南昌镇副将刘平,一举颠覆了抚州、广信二营。现在,整个驻守抚州的南昌镇都跟着震动了……

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整个江西绿营都军心凌luàn,人心sāo动了。原因不仅仅是黄瑞降了红巾军,更因为崇尚那个破烂手段。

排挤汉人,旗人掌权。观成、勒保嘴上虽没说,可内里却是心照不宣的,认同崇尚的手段。但是,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要把活做的漂亮一点,要没把柄给外人捉。到底现在的清廷还需要汉人来支撑半边天

可是这一次崇尚的手段太简劣了,现在黄瑞一lù面,一宣扬揭lù,整个江西都在晃动。更是会影响到了安庆的西路军

以朱shè斗为首的一般汉将,肯定也会听到消息的,最多就是晚上两天。如此岂不是寒人心?

北边的红巾军再大军压境,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二人对着南昌的崇尚破口大骂不已,心里都恨不得一转身飞到崇尚面前把他痛揍一顿

“管不了了,江西的事只能以后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庆,是把阿尔萨朗那一部接应回来。”观成发了一通火后,平静了下来,如此对勒保说道。

勒保也是发泄了好一通,平静下来的他已经恢复了理智,当然知道孰轻孰重。所以点头称是。“要兵分两路,一路北上接应,另一路要缠住南向阳。”

观成、勒保都沉默了半响,抬起头时二人眼神一对,不约而同的说出了一个名字——朱shè斗。

对,就是朱shè斗。让他率部去跟南向阳缠斗,才是正理。

“我率一路北上接应。庐江那里还有红巾逆匪的一个团,可不小视。只凭现在阿尔萨朗的力量,怕是不见得就能突的破。”观成说道。

定下策略后,观成、勒保很快就把命令传达了下。从江西跋涉千里赶回安庆的朱shè斗部川北镇加松潘镇,才歇息了两天就又被拉上了战场。以朱shè斗的坚忍和韧xìng,也不由得亲向观成、勒保二人求起情来。只是早已经盘算了周全的观成、勒保二人如何会收回成命,对于朱shè斗二人和颜悦sè的恭维,却绝口不言收回军令的话。最后朱shè斗无奈,只得与松潘镇总兵王泽生再次率部踏上了前线。

而观成本人也迅速调集西路军三万jīng锐,气势浩dàng的向着程绍元的第十一团杀来。

合féi,知府衙mén。

后院书房。==??. 首.发?==梁纲看着手中南京加急送来的报喜书信,只感觉心脏整个都被欣喜兴奋之情充斥的满满的,咚咚的剧烈的跳着,高兴地他话都说不出来了

——自己有孩子了,有儿子了,有后代了

“哈哈哈,哈哈哈——”喜悦的笑声从书房中传出,良久才息。

早在红巾军大举东进的时候,李盈盈就已经怀上了身孕。算算时日就是四月中,当初大军出南京的时候梁纲心头还颇是遗憾,自己的第一个孩子,第一个血脉相连的骨ròu,出生时竟然不能亲眼看一看,亲手抱一抱

却也是万万想不到,这个孩子来的会如此喜庆,这边大军刚克下合féi,南京飞马快报就到了跟前。

“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梁纲稍微压下心中的喜悦,转动起了脑子。

自己家按理说也是有字辈谱的,老家的人还有不少都按那个起名。父亲那一辈是国字辈,爷爷那一辈是显字辈,曾祖是广字辈……

可自己这一家是从父亲开始,就已经luàn搅了。自己老爸、二叔、两个姑姑都是爷爷自己起的,到了自己这的小一辈就更是如此了。都是单名,像自己就一个纲字。

只是想了一下梁纲就决定还是按照自己家的传统来,继续单名。这孩子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骨ròu,代表的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传承……“梁豫,就叫梁豫”

回身到书桌前坐下,梁纲提笔写下了一封书信,多是些安慰和并表达自己喜悦的话,孩子的名字当然也写在其中。

好好地赏了一下前来报信的府上亲卫,让他在合féi休息一日,明早带上书信继续快马奔回南京。

这亲卫退下后,詹世爵、王权等一批军中将领就已经尽数涌进了书房,脸上也都带着笑容,拱手纷纷向梁纲拜喜道贺。

喜悦中的梁纲从来都是个大方的人,高兴劲中下命红巾军全军加赏,小兵人手纹银三两,各级军官逐步上升,抖手间此战拿下合féi缴获的钱财就都在这一赏中消耗的干干净净了。

不过梁纲高兴,乐得如此。再说了,这点银子对于现在的红巾军来说也算不了什么。还没有进行全国范围内建设布局的红巾军政fǔ,现在库房里有的是huā不完的银子,虽然各项支出每月都在逐步增大。

庐江。

程绍元得知梁纲派来的信报后,立刻点起兵力杀向了舒城。

舒城位于大别山东麓、巢湖之滨,江淮之间。为界河今丰乐河和杭埠河之间,堵住了这里,守住了两河,就是截断了阿尔萨朗部沿官道南逃安庆的归路。

而舒城东侧五十里处还有一个关口,就是后世颇有声名的三河镇。太平军三河镇大捷,歼灭湘军悍将李续宾部

三河镇位于界河、杭埠河jiāo汇点,在两河汇入巢湖之流的南岸,东濒巢湖,经济相当繁荣。可是没有城垣,守卫相当困难。历史上的太平军,占领此地之后还是修筑了城墙并沿河布置了九座砖垒,凭河设险,这才有了日后的三河镇大捷。

只是阿尔萨朗到底会不会走三河镇却还是一个未知数。程绍元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占领舒城,控制住官道相通的两河石桥,然后再去照顾三河镇。

此时合féi与舒城之间的路途上。策马奔驰的骑兵营吊在逃亡中的清军大队后面,好整以暇的一口接着一口的啃起了féiròu。

大群步兵败退,那速度比起策马狂奔的信使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安庆的观成、勒保都点起兵马前来接应了,阿尔萨朗也只是才跑到了féi西。这一路上已经掉队、折损了小两千人了。

阿尔萨朗倒是有心组织兵力对骑兵营打一次反击,可是清兵大败大溃之际,勉强整合成一股cháo流沿着官道狂奔就已经算不错了。后卫虽然反击无力的紧,可到底也挡住了骑兵营几次对主力的冲锋。溃败中的绿营兵还能有此表现,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虽然几次阻挡骑兵营都是用人海‘填’的。

说起来各部清红军行动都迅速的很,可实际上等到阿尔萨朗部奔到舒城县,都已经到第二天中午了。

一夜的回神之后,清兵比之昨日安定了不少。因为他们发现红巾军的大部队并没有跟杀过来,有的只是骑兵营而已。

虽然火枪、大炮丢失一空,阿尔萨朗部根本就无法抑制骑兵营的进攻,可是他们到底是人多,现在心神安定下以后,骑兵营就是冲破了后卫部队,对主力进行冲锋,也不见得就能取得多大的战果。说到底还是人少,否则昨日的追击就已经健全功了。

一群人来到了丰乐河,却发现对面已经出现了红巾军身影。

说起这丰乐河,倒不是有多宽,其发源于大别山,蜿蜒百里穿越平原,注入巢湖。就宽度而言,只有几十米而已,都算不上一条大河。可是顶不住它深,最浅的地方也有七八米深,多的都是四五丈。

浮水渡河完全不现实,砍木做筏渡河还可以考虑,可是身后有骑兵,锋芒在背,更有红巾军的大部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赶到,真在这边硬撑,十有**要全军覆没。

阿尔萨朗稍作考虑,就把目标转向了三河镇。从这里强渡,就算是过去了还要有舒城县城和一条杭埠河等着自己,而三河镇那里,虽有‘外环两岸,中峙三洲,三水贯其间’之说,可是三河镇是千百年来的皖中首镇,商贸市井发达的很,隔河之间早就筑有桥梁,更无城垣守护,要击破那里,比之在这边跟红巾军硬拼有前途多了。

“撤,转三河镇去——”阿尔萨朗大声下令道。然后清军就在对岸红巾军的瞩目中,全军转东沿河岸速走。

骑兵营和对面的红巾军迅速向各自后方急报此事。

正率军往舒城赶来的梁纲,得报后立即下令近卫团偏离官道,走直线距离迅速向三河镇开去。而余下部队和所有的重炮兵则继续沿官路开往舒城。

炮位太重了,一般的乡间土路根本经受不起。要知道现在的炮架车轮可没有橡胶胎。

能够随军而动的也就是直shè短炮和臼炮,以及那十二辆火箭战车。至于重炮还是乖乖地走官路去舒城吧

而只需要这些重火力,配以近卫团火枪兵的威力,梁纲有足够自信在三河镇将阿尔萨朗一锅烩了

舒城县城。

程绍元现在深感自己手下兵力不足,六千人不到却要部守三个重地,那如何支撑得住?他现在还放在县城的兵力就只剩下一千多人了。

“报——”传信兵洪亮的嗓mén远远地就传进了程绍元的耳朵。

跑到程绍元面前,传信兵迅速将阿尔萨朗转东的消息报了一遍。程绍元脑子一疼,禁不住呻yín了一声。

“怎么办?还增不增兵到三河镇?”他手头现在的力量实在是匮乏啊

“严密监视阿尔萨朗动向,北面守军……不动。”程绍元颠了颠分量,终究不敢把北边丰乐河的守军撤掉。

“派人迅速联系合féi。调警卫大队去三河镇。”最后一支正规战力也被调去了,现在的舒城县城,十一团剩下的就只是后勤大队和工兵了。

北硖关的观成部。相对比程绍元的苦恼,他手下的军力却是充沛的很。面对杭埠河和三河镇,观成毫不犹豫的兵分两路,一支主力两万人猛攻杭埠河红巾军防线,另一路万人则是东起三河镇。

兵分两里,每一路却还都硬朗的很。这就是西路军对比红巾军最大的优势,人多而势众。

傍晚黄昏。

连连的奔bō下,两万清军休整了一个小时后,杭埠河的战事终于打响了。

除去依旧还在sāo扰纠缠中的阿尔萨朗和骑兵营外,舒城各处战场,杭埠河是最早打响的一处。

守卫在这里的是十一团的第一营,程绍元的拳头部队。营长肖锐光是红巾军的老兵,梁纲当初二百心腹中的一个。到现在来说,也算是元老中的一个了。配属的有六mén重炮和一批臼炮以及直shè短炮。

若是单守一个石桥,那绝对是固若金汤。可是清军兵力充沛的很,虽然因石桥之故来到了这个点,可肖锐光绝不认为他们只会瞄准这一个点打。

清军为了急速救援,安庆的那些老式大炮根本就来不及携带,能够随军来到的只是一些稀少的俄式新炮。对比重火力,并不超过第一营太多,如何会在石桥上与红巾军死拼硬打?

观成才不会那么笨呢,来到石桥对面后,立刻就分大军向左右移动,明白的告诉肖锐光,他是要以众欺寡。

清军分兵左右移动,但却并不是只分作…,在距离石桥左右七八里的地方停下。此时天sè已经暗淡了下来,可是对面的红巾军依旧清晰地看到,河对岸的清军留下一部后,仍旧继续分兵……

消息传回到肖锐光处,肖锐光一声叹息,知道这仗难办了。尤其是不多时就要天黑了。

北方。

经过一下午的行军,夜sè中,打着火把如一条火龙的红巾军六七八三团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了丰乐河,可是他们的主力部队由于重炮部队的牵连,现在距离丰乐河还依旧有一段距离。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把十一团的人给高兴坏了。

如果合féi的主力再不到,夜里程绍元可能就会把他们chōu调到县城了。南面传来的消息很不好,杭埠河防线岌岌可危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