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三十四章 鏖战急

三百三十四章 鏖战急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三十四章?鏖战急

“主子,看来他们是被吓破胆了。\\??í群1∴①⑺㈢\\”瑚图里的跟班奴才谄笑道。满洲大户出身的军将大员身边多有这样的人跟随,有才不甚见得,仅仅胜在忠心。在这奴才的心中看,阿尔萨朗部兵力远远多于三河镇的红巾军守军,且三河镇本身又无险可守,无城可靠,若是换做自己守三河镇,夜里时候就溜之大吉了。

瑚图里一时间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眉máo不是眉máo,自己怎么就选了个如此蠢材在身边?对于这奴才的‘想当然之词’,真是恨不得一巴掌chōu过去,他可到底是总兵,眼界还没那么不靠谱“滚——”

果然,瑚图里一声‘滚’还没音落,对面的阵地上就枪声大作,紧接着‘轰轰轰’的炮响就已经**出了死亡火焰。开huā弹、霰弹,如同黑白无常漫天散发的阎王贴,无情的收割着冲锋清军的xìng命。

一排猛烈的枪声下,前排的清兵如割草般倒下。然后就是隆隆炮声响起,惊慌情绪立刻在清军冲锋队列中蔓延,还活着的人少部分立刻趴下地上,更多的则是转身就跑。

“不要跑冲上去冲上….”一名千总挥舞着腰刀阻拦逃跑的清兵,可是刚喊了两声,一mén直shè短炮就对准所在方向开了火,无数个小弹丸雨幕一样打下,那千总脑袋被铁丸打的粉碎,连反应都没有就一头栽倒地上

如此一来清兵是更加húnluàn了,惊慌失措下根本没有想到红巾军枪炮开过一下后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重新填装好弹yào,只丢下一地的尸体,惶恐的逃走了。而此时的红巾军阵地,无论是火枪兵还是炮兵都在抓紧每一秒时间重新填装着弹yào。

一次正儿八经的进攻竟然就这样轻松的被击败了?瑚图里和后阵的阿尔萨朗都有些呆住了。他们心里明白三河镇应该是一场硬仗,守军不会那么好对付的,可也万万没想到居然如此不好打。

无形中,二人已经将自己手下军队低落的士气给无视了。

“十一团不是逆匪的二流部队吗?”阿尔萨朗有些苦涩的自语道。

瑚图里退了下来,阿尔萨朗的脸sè已经变得凶神恶煞一般:“一定要拿下三河镇,此是生死之战,不容的退缩。谁敢贪生怕死,刀子就落在谁头上。你去组织督战队,前进者赏,后退者斩第一队冲上去的兵马,参将一下武官一律升三极,参将以上提总兵,哪个是第一个冲上去的兵,赏纹银五百两。”

阿尔萨朗彦的命令立刻被传达到了清军各处,第二轮进攻接着就动了开来。

而红巾军这边,第一次反击打得确实是舒坦的很。部守这里的三营大队长手下人马虽不多,火枪也只有一百条,还是因为警备大队赶到后,其内的火枪兵汇合了三营原有的火枪兵,如此才勉强凑出了二百人,何国秋就南北各布置一半。

但就是这一百火枪兵,组成两列横队后,配合着臼炮、直shè短炮,打起阻击来给给力的很

清军第二次进攻开始。这一次与上回不一样的是,冲锋清兵后面站着一溜的大刀队,每个清兵都知道,这就是督战队。^^网^e^看?免费?提供?^^在督战队的督促下,所有上阵的清兵神sè都是一紧。

红巾军这边规矩还是没变,清兵进入火枪shè程范围内后,火枪兵先开火,直shè短炮才跟着发出怒吼。而臼炮也紧跟着把开huā弹打到清军冲锋部队的中间。

清军人数众多,红巾军这边到底是火力少,而且是第二次进攻,清军冲锋部队士兵心中也都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所以,红巾军枪炮开火后,惨叫声连连中,此次的清兵却没有出现上次那样瞬间溃逃的情景。

“弟兄们冲啊,冲上去就是咱们说了算了……”

“逆匪的枪炮只能打一轮,弟兄们抓紧时间冲啊……”

清军兵丁群中,大小武官的叫嚎声也给了清兵一定的鼓舞。在经受了第一轮炮击的伤害后,清军继续上前。

“手雷——”三营大队长扯开喉咙大吼道。自己手中也正抓着一枚,点燃了引线后,抡起胳膊就向对面的清军甩过去。

早就有所准备的红巾军士兵,也仅仅是落后了自己大队长片刻,五十枚手雷就整齐统一的向着冲锋的更近的清军锋锐扔去。

五十一枚手雷,那就是五十一枚小型开huā弹,齐齐爆炸,立刻就把因冲锋的更近而士气逐渐高涨起来的清兵锋锐炸的是人仰马翻。

一轮投弹之后,紧跟着的就是火枪兵的shè击。一百火枪兵组成了两列横队,这shè速自然是大受影响。但是有身后红巾军的手雷做补充,似乎还支撑得下。

“轰轰轰——”shè速较快的臼炮这时候也打出了第二轮齐shè。一枚枚开huā弹飞过一百多米的距离,整齐的落进清军中后部序列。

各式火器中,直shè短炮杀伤力最大,可装填速度也是最慢。能一分钟击发一次,已经是炮手训练有素了。

可是就是这一次的威力,也足以埋葬几十条xìng命。越近的距离,他们的杀伤力就越强。

大队长最后请求了阵中的重炮支援,跟第一营的重炮配置一样,十一团十二mén重炮的另外一半也就部署在三河镇。

因为恐怕误伤前线己军,所以六mén重炮**出的都是圆弹而不是霰弹,六枚圆弹落进清军序列中,一溜前滚,留下了一溜溜的血痕。

“他娘的,给我冲——,给我往前冲——”瑚图里在后面看到清军二次进攻部队又退下来了,挥动腰刀大叫着。

身后的十几督战队更是冲步上前,挥起刀来利索的把最前面的几个清兵砍翻在地,接着是毫不留情的削了脑袋。

督战队背后的木柱上到现在为止还都是光秃秃的呢,这几个脑袋整个壮一壮形sè。

血淋淋的煞手摆在眼前,清兵们愣住了,纷纷呆站在那里,不敢再往后退上一步。

“弟兄们,都回去,冲进过去拿赏钱啊”溃兵中的一个守备大叫起来,“跟我上啊——”一鼓动下,不知所措的清兵们盲从的又纷纷转过身来,再度向着三河镇发起了进攻。

然后再是一场jī战。

三河镇北线。一万西路军来的也很快,中午时分就赶到了镇子前。为首的是湖南提督鄂辉,站在军前他都能清晰地听到对面传来的枪炮声。一股兴奋之情巡检在他的xiōng口涌起。“速报将军,阿尔萨朗部就在三河镇对面。”

这个时候,能起如此jī烈的枪炮呼杀声,那镇子对面的兵马肯定就是阿尔萨朗了。自己这一部赶来,果然是来对了。

“杀——”没有丝毫的犹豫,鄂辉整顿了一下兵马后,对准三河镇红巾军阵地立刻就发起了进攻。

两面夹击,三河镇红巾军守军顿时压力骤升

六mén重炮的炮口已经从南转向了北,对比起南面的阿尔萨朗,北边的鄂辉部清军更难对付,战斗力也更强。

“杀——”到了未时中,三河镇南北阵地上就都打起了ròu搏战,只靠着火枪、大炮再也阻挡不住两边清军的夹击进攻。

六mén重炮已经开始不顾误伤的发shè霰弹了,可是对比清军的人数,那点助力实在是杯水车薪。

“上刺刀”十一团火枪大队长吴yù成大声叫吼道,甩出最后一枚手雷,tǐng起装上了刺刀的火枪就带头冲锋了上去。

两军阵前,双方将士都已经彻底搅合在了一起。直shè短炮成了摆设,臼炮倒还一直往清军中部进行着shè击。而火枪兵就更是开不了枪了,以滑膛枪的jīng准度,此时开枪误伤率绝对是一比一。

百十名火枪兵齐齐上好刺刀,呐喊着冲向清军。那明晃晃的刺刀,在冲锋中显得分外犀利

跟刀枪兵一样,火枪兵刺刀战时也不是各自为战,一小队分成两个团体,五人一组,至少都有个照样吴yù成领着身后的警卫首先扑进了清兵敌群中。

长枪突刺,chōu刀、闪避、再突刺,随着火枪兵的涌入,阵地上响起齐齐的惨叫声。他们这些人,平日里训练刺刀对搏的时间可绝不会少于shè击,而且入选火枪兵的人又非是老兵jīng锐就是新兵优秀者,战斗素质在红巾军中绝对有的数。

百十名火枪兵一加入,搏杀中的红巾军刀枪兵就立刻感觉到了压力减轻。吴yù成以自己作为排头兵,自己只是一个劲的前突进攻,两侧的警卫为他提供掩护,而后面的人却又掩护两侧的警卫,如此一个小组在阵地上直线冲杀,连续刺杀掉了清兵十多个。小组的人数也缩减成了三个,吴yù成自己也受了伤,腰腹被清兵拿枪戳了一下

三河镇守卫战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两边都能听到对方呼杀声的清兵士气极其的高昂,特别是现在,两军进入了白刃战。

阿尔萨朗和鄂辉都相信,这一战胜利必然是属于他们的

此时舒城的援兵距离三河镇还有一半的路程,因为昨夜是大半夜才赶到舒城的,所以今天都过了辰时了,六七八三团才缓过进来。因为要防备杭埠河的观成部,所以只分出了陈霸的七团来支援三河镇。辰时正点兵出舒城,到午后现在已经赶了二十多里路了。

而梁纲的近卫团却是距离更近,现在剩下连十里路程都不到,而且还都保持着充分的体力。可惜依旧没有同骑兵营和舒城方面联系上,否则的话他会更加快速的驱兵前往。

梁纲这时候都能隐隐听到三河镇传来的枪炮厮杀声了,虽然还不知道三河镇守卫战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可是近卫团全团将士无疑更加鼓劲的向着三河镇方向赶去。

这时真正能对三河镇守军形成强有力支援的只有镇子外的骑兵营。姬延良、姬仲良和廖勇富三人,上午时候并没有下死力,但这个时候,已经发觉镇上形势不妙的他们再也不敢偷懒耍滑了。

上千骑面对着雷杰续率领的清兵后卫部队,缓缓拍动战马。百骑一列,十列横队,整齐而动,一股压迫力拂面而来。

雷杰续当然清楚三河镇战事是何种情况,知道眼下时候红巾军骑兵营肯定是会下死力的。所以,集结调度好手下兵马,全力应对着即将到来的一场硬仗。

“杀啊——”姬延良扬枪高呼。

骑兵营全体上下齐齐喝呼一声,声势立起,配上逐渐加速的战马,滚滚铁流,应着清军后卫直冲而下。气势越发惊人

“啪啪啪——”姬延良等人的后面,短枪的声音纷纷响起。

严正以待的清兵这几日没少吃红巾军骑兵短枪的苦头,可是现在这一遭,他们依旧要再吃一回。

姬家兄弟却丝毫不管身后响起的响声,近了,愈发的近了,当先破入敌群之后,长枪挥舞,点点枪光抖出。一个个迎面的清兵非死即伤,骑兵营迅速在清军防御面上凿开了一个口子。

人马相撞,阵线上都发出了一声沉沉的闷响。不知多少清兵被疾驰而来的战马撞得吐血倒飞,甚至是直接被踩踏于马蹄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的骑兵在这一撞之下同时从马背上攒飞,甚至是整匹战马都马蹄折断栽倒地上。

脖颈、骨骼与地面的相撞,只有咔吧咔吧的粉碎声

硬生生的正面冲击清军,不惜代价的猛烈撞击,骑兵营虽有伤亡,可是不伤根本。甚至那些栽倒的骑兵、战马,在损伤、阵亡之际都还能靠着力道的惯xìng在清军防线上豁开一个直入纵深的缺口,为骑兵营的‘马踏敌营’再做上一份贡献。

“冲——”

阵中的廖勇富大声的吼叫道。眼下可不是痛惜伤亡的时候,冲开清军后队,对阿尔萨朗部主力形成直接牵制才是更重要的。

而付出的伤亡代价,那已经落到最末位了。

三河镇大绞盘中,清军是完全入毂了,而不久后的时候,两支红巾军生力军也将正式进入这场大绞杀

镇内指挥部。何国秋从腰间chōu出刀来,目视着眼前内仅剩的二十来个后勤人员,大吼:“拿起刀枪,跟我来——”

“杀啊——”

警卫大队早就拉上去了,现在三河镇守军的最后一滴血也填进去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