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五十六章 星云分散十三行

三百五十六章 星云分散十三行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五十六章?星云分散十三行

红巾军没有给吉庆太多的时间,尤其是在澳mén的葡萄牙人宣布投降之后,就bī的更紧了,整个广州城都是人心惶惶的。\\??í群1∴①⑺㈢\\

虽然接手澳mén,并没有给红巾军带来太大的利益。除了收缴葡军的那一二百mén大炮和几百支火枪外。

报仇心切的郑一、吴智清等人首先率队冲进了澳mén,可是兵头行早已经人去楼空。只有没上名单的卫队司令菲士达在三八大炮台那里整合全部葡军准备着投降。

在澳mén的不仅有葡萄牙人,还有英国人,可是跟葡萄牙人的情况一样,留下的英国人要么是些fùnv和无关紧要的人,要么就是些虾米级的小人物,根本没一条大鱼留下。

市政fǔ的金库倒是还有点看头,可是钱对于现在的红巾军而言,又哪里有报仇雪恨来得重要?

澳mén投降,吉庆的心里就更加急迫了。澳mén各个炮台上的一二百mén大炮用到战场上也是相当有威力的。而且与红巾军jiāo手那么长时间,吉庆又如何会不知道——一但给了红巾军立足的机会,那要再想把局面搬回来可就千难万难了。所以,吉庆绝不敢等到红巾军四面包围了广州城后再走,或是故意拖延时间以造成大军只能困守广州之局,那样的话前者不可为,广州清军实力虽然还在,可要正面突破红巾军的防线却是极其困难;而后者更是大昏招,如此的话城中军心一定大luàn,毕竟突围而走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贪生怕死之辈怕是立刻就会领兵投降……

彭承尧坐在自己的书房内,眉头皱得紧紧的。他没想到领兵断后的责令竟然会落到自己的头上,毕竟自己也是最近才取信于吉庆的。如此重责就降到了自己头上,吉庆是不是也太儿戏了?

不过这还不是最麻烦的事情。对于彭承尧而言,最麻烦的还莫过于家人。他自己领兵断后,那家眷肯定就要提前随大部队出城,可是没有让家眷也跟着自己一起断后的道理。而且以吉庆的心xìng,他也肯定会把彭承尧的家眷带在军中,作为人质。

吉庆的命令让彭承尧能够极便以的完成好自己的任务,虽然身边肯定有制肘牵制之人,可是大权在握,彭承尧敢打十足的保票——一定护好广州城。**?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可是家人怎么办呢?彭承尧投红巾军为的可不只是自己,更为的是子孙后代。他已经年近六旬了,没什么好盼的了,子孙后辈一大家子人才是真让他cào心的,他不得不为身后子孙考虑考虑。

如果只富贵了自己一个人,却痛丧全家,彭承尧肯定是不愿意的。

“看来要去找找红巾军了……”叹了一口气,此时的彭承尧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红巾军的军情局身上了。

消息很快就从广州城内传出,看似各mén禁闭的城池却丝毫不能阻挡消息的里外联系。

传到惠州,传到香港。

战职人员无不欣喜过望,情报线上的人却个个紧皱眉头。在眼皮子底下把彭承尧一家救下,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

不过……

看着张世龙、陈广亮,柳青言充满信心的说道:“二位放心,我保证,绝不会让到他家人一根毫máo,安安全全的救出。”

彭承尧这个棋子已经可以发挥出最至关重要的作用了,那么,军情局还有什么本钱不舍得下呢?

柳青言决定把余子尽起,只求拿下这一票。

当晚,吉庆起清军主力北上。而只隔了一整天不到,红巾军就浩浩dàngdàng的开进了广州城。繁华富饶的羊城并没有丝毫经历炮火的样子,完完整整的保留了下来。

得到了军情局绝对保证的彭承尧丝毫不保留的发挥了自己的作用,于是,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窗户、mén缝等等地方,一双双慌luàn中带有惊奇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一队队开进城中的红巾军战士。首耳相贴之间不时的议论上几句,或贬,或褒,但是不管怎样,一个事实他们都要必须接受---那就是诺大的广州城,现在已经全部落进红巾军之手了。

两广总督府。

血迹还未干透,一具具死尸被从中抬出。

最后一刻,吉庆留下的旗兵撤入了总督府,然后在彭承尧督兵杀入府后,全军战殁。为首者是一参领,都没来得及纵火烧掉富丽堂皇的总督府,就已经伏尸刀下。

第二天,天sè放亮。

彭承尧一夜的担心之后,终于轻松地笑了。他的一家人完完整整的站在他的面前,包括绿营中已经坐到了都司的两个儿子,一个人不少,一个人没伤。

暗处无人知晓的柳青言,此时却在细心核对者手中的材料,昨天为了救出彭承尧一家,他手下的细作、密探损失惨重。

这一家人可是吉庆非常看重的。

广州城,一个接着一个的百姓从家中走出,不管他们在心底怎样看待红巾军,却也都听说过红巾军的传闻,知道红巾军军纪严明,不会祸害百姓。平民百姓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广州城似乎已经在一夜间恢复了往日的气息……

广州城西mén外。

这里就是大名鼎鼎地十三行所在地。以一条和珠江平行的大街为中心,两边都是商行和店铺,实力雄厚的洋货行,通常建在靠水一边。规模都很大,靠街这边,是大mén和铺面,都是华丽丽的;内靠江一边,则建有小码头,或者称为驳口,专mén用平底船,将货物驳到黄埔。

广州十三行,被本地人称为“十三行街”,是富得流油的地方。可是名号自身概念却十分模糊,既有指洋货行的,也有指区域的,更有指行商的。

作为富饶的广州城里最富贵的地方,红巾军在这里特意放下了军纪最好的第二团一个大队驻扎,以作为守护。

天sè一亮,仁和行、怡和行等商行就大大方方的打开了mén面。潘家、伍家,作为广州最有名的商家,他们不可能只跟清廷一条路走到黑,跟红巾军同样有联系。只不过仅仅是‘huā钱免灾’而已,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介入。

一杯清茶润喉,茶香袅袅。潘有度面sè怡然的站在商行大mén前,申请悠闲自得,一点都看不出他也是经历过了一夜的煎熬。

“贤侄,看来咱们商行里也是有敢为天下先的人物啊”潘有度追上笑呵呵的自嘲,“人啊,不服老是不行了,老喽……”捋着自己huā白的胡子,再一声感叹:“真的老喽……”

伍秉鉴脸sè远不如潘有度自若,他是伍国莹的儿子,在原本历史时空中,几十年后他会成为天下首富,资产远超过现在的潘家,更因为随手撕掉了一名美国bō士顿商人7.2万银元的借据,而被大洋彼岸的美国人牙口相传了半个世纪。

可惜那是以后的伍秉鉴,现在的他还仅仅是一位刚刚接手家族生意不到一年的十三行新手,他父亲伍国莹去年冬天才刚刚病逝。

怡和行生意无着落,掌舵人又病逝西归,可谓近期来祸不单行,所以此时的伍秉鉴气度、神情远不能跟潘有度相比。

“世叔神情矍铄,何来年老之说。”伍秉鉴强强一笑,恭维潘有度道。现在的伍家,是在以潘家马首是瞻。不过虽然如此说着,可他的眼睛却还是忍不住的看向街面上度过的一溜车队。

潘有度口中的‘敢为天下先者’,既然押中了宝,现在当然是大丰收了。

“贤侄定心。”潘有度眼睛也在看街面上过往的车队,毫无眼红之意,心理面是真正的平静无bō。“红巾军政略与清廷很不相宜,相当便利经商。广州的地理地利仍在,不会因为一场战争或是上海开港就失去的。声名比之上海也胜过许多,所以来日开港是必然的,我们日后生意还有的做。”

拍了拍伍秉鉴的肩膀,潘有度叹道:“luàn局之中,你我两家,家大业大,是决不能投机取巧的,安稳度过才是第一。

至于眼下,你我是落后了一步,可是只要广州的外贸重开,能正正经经的做生意,咱们又有什么可怕的?”

“之前是风làng刚起,太早下水有过冒失。等到大势已成,在嚼人家的剩食,老夫还不屑为之。”潘有度眼睛里一丝复杂的神sè一闪而过,他终是不感觉后悔。潘家家大业大,冒不起这番祸家灭mén的风险。

广州十三行,这股粤商中实力最强大的一股势力,在红巾军这一番的冲击之下,是结局各异。

他们中即有像潘有度、伍秉鉴这样中立不动的家户,管你是清是红,我都笑脸相迎,要银子随便给,只要没刀祸临头即可;也有像刚才那样一开mén就大张旗鼓做生意的下注人。他们要把积攒了一年的货物尽快的运到黄埔去,在那里装船出海,走海路尽快送到上海……

而更多的则是在夜间就纷纷被抄家破mén的。这些人,极大一部分都是跟满清联系密切,更有许多商行沾染上了鸦片。而两者无论是那一条,落在红巾军手中那都是一个死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