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六十一章 今儿更晚了

三百六十一章 今儿更晚了,抱歉!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六十一章 今儿更晚了,抱歉!

朱雀大道,某一酒楼。**

楼上临街雅间中,梁纲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刘一科那一幕,心中不自觉地泛起了微笑。

大半年时间的演化改变,南京城确实是变换了一个模样。

街道整洁,城卫良佳,给人的心理样貌都添了彩。

因为梁纲自己有意于弥消阶级分层,所以他在王宫内和官场上都废除了叩拜,除非是重大节日时期,他自己会登临泰极殿接受朝臣拜贺,否则的话君臣相见,上下相见都是报手鞠躬即可。

朝廷就是民间百姓的引导标,所谓上行而下效,叩拜礼仪的废除,整个民间风气也都是为之一变。少了见面就下跪打千这一套,梁纲自己都能感觉的出——治下百姓的腰杆子似乎硬tǐng了一点。

当然,真正要让下层人腰杆子硬tǐng和自尊心tǐng起来,并不能只靠这一招。红巾军详细、细化的,不见贪腐的司法诉讼和执行机构才是让治下底层百姓真正tǐng起腰杆子对待头顶上层人的依靠。

没有经受西方列强的冲击,对于中国来说,就这一点好处。国内矛盾依旧是阶级矛盾为主,加之被梁纲今日挑起来的满汉矛盾,而不是民族矛盾第一。

梁纲相信,只要在百姓心中种下一颗——‘官为民做主’的种子,悉心培育下,早晚有一天能够长成一棵真正支撑人民脊梁的苍天大树。

国内的阶级矛盾,上层人物之所以能死死压住底层劳苦大众,财富、权力固然是一方面,可司法权的效用也决不可小视。~~ . ~~否则的话,中国百姓也不会自古以来就一直传唱着铁面无sī的‘青天大老爷’了。

“现在这警官可真是刚刚的,谁的面子都不买……”

随着红巾军进入南京,一些梁纲带出来的口头语也开始渐渐地在民间流传开来,这句‘刚刚的’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可不是站着的那位不就是前面兴民商号的王老板吗?可真够倒霉的,把脸都丢到整个朱雀大道了……”

“可有段日子没见过在大街上拉屎撒niào的了,这主家可真够倒霉。”

“倒霉什么?还不是嫌麻烦,不好看,自己不套屎niào袋的……”

“幸亏朱雀大道没有城管,否则的话……”

二楼临街各雅间、隔房都有轻细的议论声传来,其中竟然还夹杂着外国人的口音。就如同梁纲在穿越前见到的外国人一样,说中国话,总有一股别扭的口音,改都改不了。

“这洋鬼子该是吃过城管的亏。”梁纲轻声笑道。对于上海港的洋商,他虽然没有持像满清一样的态度,可是明面上红巾军的‘开化’政策,实际上却一直牢牢限制住了洋人的手脚。

他们可以居住在上海港区,也可以进入内陆做生意,随便观察走看。可是每一名进入内地的洋商却都需要在海关署登名报姓,只有办理好一切入境手续后才能真正往里面走,而且那份通行证也都有着时间限制。于是乎一系列的手续办下来,就没一个进入内陆的洋人的行踪可以瞒得过红巾军军情局了。

当然,现在这样的洋商还不多,所以军情局还有能力和手段进行全部跟梢,而如果等到以后洋商渐多,那就需要分梳重点跟防了。

首次进入中国城市自由活动的洋商可以说初开始时是对于什么都好奇,他们的行踪又都是在城市内活动,所以几乎个个都能频繁的蹦到城管。西洋人的形象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内陆小县城里都能引来人群的围观,何况是眼下时候?

那几乎是一lù面就吸近了人们的眼球,城里的城管、警察自然首先就要注意上他们。

警察对于西方人而言还是很熟悉的,可是极富有中国特sè的‘镇城神管’就太出乎他们的预料了。对于这种只配有短棍看起来并非武装成员,可却又在城中享有颇大权力的城管,他们的脑子,他们的思维,全都凌luàn了。

在他们的面前,一幕幕被城管‘礼教’的人物杯具形象,在他们的心底是真正的被刻下了。

从内陆返回上海港的洋商们,几乎没有人对城管起过好印象的。其中的少部分人,直接都被城管礼教过。

在这名洋人看来,刘一科身边的主仆被警察抓到也只是自己清扫粪便,然后罚站大街一段时间,而若是被城管抓到,短bāng加身还算不得什么,那群严肃xìng较之警察差了好大一截的城管,有太多的法子遭恼人了……

两声轻轻地叩mén声响,一个劲装打扮的亲卫走了进来。“大王,司法部这月的底案统计文书呈上来了。”

“那就回去。”在抿了一口香茶,梁纲立刻就站起了身子。

他今天之所以出来,为的只是看看南京市面上的布价,涨幅到了什么程度,来酒楼前就已经了解详尽了。没什么事再在外面耽搁了,现在宫里有了文书要看,梁纲自然选择立刻返回宫中。

跟梁纲一起在雅间里坐着的只有李永成一人,亲卫进来时他就已经站起了身。梁纲这话一说,李永成就已经恭敬地站在了他背后。

一行人被店家恭敬地送出了mén。梁纲这群人,头顶脑mén上的长发都已经达到披肩了,束裹起来完完全全的没有一丝满清yīn阳头的影子。在南京城中,头发能长到这种程度的,除非是红巾军的老人,否则别无他号。

坐上回宫的马车,梁纲脑子里瞬间闪现过司法部月底统计文书来,可下一刻又塞满了棉huā短缺、布价猛涨的信息。

与东印度公司开战带来的后果之一,现在已经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了梁纲面前。

没有了英国人、葡萄牙人等从印度运来的棉huā,加上没有北方南下的棉huā,而今才年过半多,红巾军治下就已经陷入了布匹短缺的危机中,范围扩大至整个江南。

往日大批量向外出口的南京布,今年的出口量却还三万匹都不到,自己的内需还不足呢,要什么出口……?

ps:昨天放完了年前存稿的最后一章,今天现码现传。晚了,也少了些,可是家里晚上还有事,所以望弟兄们体谅

明天应该没事,会恢复正常更新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