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六十五章 拉壮丁式的征兵

三百六十五章 拉壮丁式的征兵

三百六十五章?拉壮丁式的征兵

时间进入八月。

e^看?免费?提供?^^

以阳历算这就是金秋十月了,收获的季节使得江南大地到处漾dàng着欢笑。

不纳税了,小民士绅都高兴。限制地租了,小民就尤为的高兴。

看似五成的地租还多得很,可是对比起往年几乎没有少于六成的租税来,眼下被红巾军不得超过五成的律令限制的地主们已经是真正的大善人级了。

而且日后红巾军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苛捐杂税了,没有‘浮收”,也不要‘加派”。

满清过去是正赋少,地方加派多,陋规就更多。康熙皇帝好名声,‘盛世滋主人丁,永不加赋’,可地方上还有‘劝募’和‘义仓粮’,杂七杂八的加派就更多了。那里像现在,只要缴个正赋就完事了,稍微算一算,人就能知道,税赋这一块比之过去真的要少jiāo了很多。

战争期间,江南的局势动dàng是必不可少的,粮食产量等等也都要受到影响。可是梁纲相信,只要今年一过,整个江南就将立马稳定下来。

对于富足且战luàn影响冲击不大的江南之地来说,一年时间的休养生息,已经足够他们tǐng过来了。

八月十五庆丰收,丰收过后却又象征着别离。

因为在秋收过后,梁纲一纸下诏,全国范围内大征兵——每省一万人,只多不可少。

再次西征的詹世爵部,中秋节前就已经打到了武昌城,随军水师更是长江,直杀到了荆州城下,沿江拦腰一斩,将湖北大江南北彻底分成了两截。

紧张北运中的夏粮通道完全瘫痪,消息传到北京,也无可避免的引起一场轩然大*。直隶科消息,整个河北粮价都在猛涨,北京城尤为突出。

广东的张世龙部,合同江西两团,也已经将吉庆部堵围在了粤北连州的湘粤jiāo汇地代。但清军凭险固守,一时半会还穿不出来捷报。

安徽战事同样进行顺利,陈虎、南向阳两部联手进攻,额勒登保虽然不俗,可手中实力有限,到底也是支撑不了。现在已经推入了毫州。虽然还在安徽境内,但梁纲已经可以放开了说——两淮之地,现已经尽在其掌控之中。~~

/->?~~

水师七营也在逐渐当中,海南岛正式纳入红巾军麾下,梁纲渴望已久的石碌矿产也在第一时间内进入到全力开发之中。

可以说,八月份的红巾军,一切事情都是顺利的。让梁纲唯一感觉到不足的地方就还是——兵力。

南向阳部现在已经掉头从皖北南下了,他需要迅速增援湖北战场。因为单凭詹世爵部,啃下武昌这块硬骨头还能做得到,可战罢后想再往西进就很难了。

梁纲手头的兵力不能动,因为他们还需要留着看家用。毕竟连州战场投入了太多的兵力,现在红巾军浙江、福建、江西三省可都已经处于了空虚状态,除了逐渐起的地方守备军外,没有一营一团的正规部队驻扎。

手头力量的短缺让梁纲下定了主意,秋后立刻进行招兵。连同这段时间教化过来的俘虏,梁纲准备此次一次xìng扩军八万人,十三个团旅。

江苏、安徽、浙江、福建、江西、广东,外加湖北少许。

梁纲等于已经控制了六个省,占据了大半南中国。这六省之中,每省招兵一万,可以说安徽、江苏二人是毫无负担的。

安徽,其环境就不用说了,要招兵那是容易得很。而江苏则是南北分化厉害,贫富悬殊太巨。扬州以南的苏南,那是全国最顶尖的富庶,其以北的苏北却又是一涝再涝,困苦的很。

大运河沿途的数以万计的漕丁,单是这一群口,江苏省便是再招募一万人也是绰绰有余。

而余下的浙江、福建、江西、广东四省中,江西、福建是处于中等地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问题都不甚大。浙江和广东,一万兵额却就是真正的让人作难了。

黄钺这几天心情都有些紧张,自己刚刚适应了巡抚的位子,南京那儿就派下来了一项苦差事。

一万兵额,在浙江哪里招的来啊?

俗话说得好,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红巾军虽然军饷很具yòuhuò力,可是对于环境富庶和经济复苏中的浙江来说,这股yòuhuò力还yòuhuò不来一万个新兵。

兼之,之前红巾军就已经在浙江招过兵了,人源就已经被砍去了一部分。而且时间还不到一年,老百姓固然是不抗拒红巾军的统治了,也有许多人受到了反清思想的洗礼,可是时间毕竟短暂,人们心底对于北边的满清依旧还有着丝丝怯意未除……

反正诸多原因种种相加,黄钺这个浙江巡抚,是相当担忧此任务的完成情况。

对于这个任务黄钺采取的是分派方式,一万人额按照治下各府的人口浓度,比例分配。

单着繁盛的杭州府,就分到了足足一千个新兵名额。可把地方官给愁坏了。任务完不成,不但府县武装部受处分,黄钺挨了训也肯定不会忘了他们。

昌化县。

这里是杭州府最西面的一个县,从这儿再往西就是江西了。可它依旧是浙江的中心城镇之一,特产昌化jī血石,也是早早的名扬在外。

作为此次新兵招募的诸多地点之一,昌化县分到一百一十七个名额。县武装部忙活了好一阵子,却也才招募了不到二十人。

如果换做是招募城管、警察,甚至是地方守备军,可能则一百一十七个名额现在已经全部满员了。可招募正规军,这就没几人主动响应了。

“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宣传语说的漂亮,比之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迈进了一步。可眼下时候却不能否认,中国老百姓的思想境界真远远没达到这个地步。

在红巾军的统治下,老百姓固然是享受到了一些福利,可这点利益是远不及‘新中国土地**’那时GCD给老百姓带来的利益巨大的。老百姓都是明察秋毫的,红巾军给他们带来福利,他们就对红巾军拥护热爱,可拥护热爱的程度也是和利益的大小相当的,两者间历来都是相互联系也成正比的,红巾军带来的利益小,他们对红巾军的感情就自然的比不上那时对GCD的疯狂拥护。

对此,梁纲没什么好说的,一切自己心里清楚就是。付出才会有回报,自己只是付出了一分,能收获眼前的这些就足够了。

白坞村,昌化县成西南。

今天只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可是因为村长白贵北不平常的举动而使得整个村子都为之轰动。

路旁两侧看热闹的人群簇拥下,白贵北领着自己的儿子白喜,还有村中的一个壮丁,拎着铡刀,拿着标枪,押着一个五huā大绑的年轻汉子望着县城而去。

“三儿那孩子真是可惜了,能干也能吃苦,现在朝廷好,税粮轻,只要下劲干上两年就能娶媳fù了。可被送去了军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活着回来。白贵东那老东西忒不是个玩意了……”

“可不是。仗着自己是族长,就欺负人家孤儿寡母了。三儿这孩子要是有个长短,老嫂子可怎么活啊……”

“还不是盼着三儿家的那几亩地。现在打仗可都是枪啊,炮啊的,不到跟前人就没了,三儿这一去,万一回不来,那几亩水田……”

“日后jiāo粮jiāo死他这个老东西……”

众人的议论纷纷却也挡不住白贵北一行人的远去,白喜听了也是默不做声。虽然他们家跟白贵东是一mén子至亲,可是父子俩对这个大哥大伯,真的是没啥子好说的了。

白三强扭过头,最后望一眼身后的人群,母亲的身影终是没有出现。现在的她,还能起的chuáng来吗?

“看什么看”一杆子chōu在白三强的脊背上,四人中最后的那个壮丁,白贵东家下的奴才,当然是以主人的话为天命——不让白三强好过了。“快走——”

照那白贵东的想法,白三强最好是刚入军就死翘翘,抚恤银下到手里,身为族长的他能刮一刮不说,也可趁此将白三强的母亲送到宗里去‘供养’起来,而后那几亩上好的水田自然也就落入他的手中了。

红巾军定下的税赋很让白贵东ròu疼,所以他也就打算在今年年底进行分家。为此,白贵东现在希望实现的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在分家时让自己五个儿子,人人都能有上九十九亩九分田。

挨了一棍,白三强扭过头默不做声的忍受着,他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反抗或是顶嘴叫骂,只能让自己受更大更多的苦而已。

自己日后还要报仇报复呢,现在必须忍受。

“红巾军,当兵……”

人生只剩下了最后一条路可供自己选择,白三强虽然看不到这条路的尽头,也不知道走上这条路会遇到什么艰难险阻,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全部的希望都倾注进这条自己毫无知解的路上。

想到曾经看到的清兵在村子里的光彩,白三强眼睛中一抹犀利的目光闪过,自己一定要活下去,然后风风光光的回来,回来孝敬母亲还要好好地问候一下狗日的白贵东……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