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九十章 咬一口上

三百九十章 咬一口(上)

三百九十章?咬一口(上)

慌luàn之中,许多西班牙荷兰士兵以及土兵掉头就跑。

联军就是如此,他们在胜利之时可以一鼓作气勇猛追击,可是失败的时候却真想逃命,相互间不可能得到对方的掩护,反而是恨不得把对方都拉在身后挡枪子。

“冲锋,给我冲锋谁敢后退,谁就会死冲锋”威利斯双目赤红,挥舞着战刀拦截住了一群溃兵,刀刃闪过两个土兵被他一刀一个撂倒在地。

也是幸亏有土兵给他当靶子

前方遭受的重创令后面追击的西荷联军纷纷停住了脚步,虽然不时的被再后方涌来的推力推得向前几步,可是整个阵型却已经停住了。

一旁的上头上,一面蓝sè旗帜升起,这代表着西荷联军现在已经稳住了脚步。

蒋宏斌继续催促着炮群开火,一枚枚霰弹越过前哨而罗进西荷联军的中后部。

一千名苏禄独立营的战士也排成五列横队亦步亦趋的向着西荷联军压去。没办法,他们的战斗经验太少,接触火枪的时间也太短,若是排出标准的三列横队,蒋宏斌都不敢保证他们能不能在战斗中打出有威力的整齐shè击。

húnluàn的军队想要在被攻击中完整重新整列是很困难的,尤其这还是一支联军。你总不能让西班牙人和荷兰人搅和在一块列队吧?

“土兵,把他们驱向前。”桑切斯叫喊着,同时发出这样呼声的还有威利斯。土兵在西班牙人和荷兰人眼中从来都一种工具,而不是人。威利斯从风险极大地战斗前沿撤退到了队伍的中后部,现在的他只需要考虑躲避霰弹,不用再去担惊受怕红巾军的狙击了。

来复枪也就是前装线膛枪在欧洲出现的时间并不短暂,可是却一直不被大兵团接受,装填时间较长、容易阻塞,以及成本高昂,都造成了现在欧洲各国只有小规模的轻步兵或猎兵装备它。

而且欧洲的教条主义也让来复枪不为军队大众所接受,就好比中世纪时教皇英诺森二世宣布弩为诅咒之物,禁止其在基督徒内部的战争中使用一样。

虽然并没有真正意义上阻挡其的传播发展,却也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了欧洲人的价值观。

来复枪也是如此,因为其远距离shè程和超高的jīng准度,非常有利于战场狙杀军官,所以一定程度上也使得它不为大多数军人接受,尤其是身居高位的军官。

现在的欧洲军队,就连较为接受来复枪的英军也仅有两个轻步兵团装备来复枪——60和95步兵团。

“冲啊——,杀啊——”

山上密林里,胡克巴拉赫普高呼着带领着近两千苏禄土兵冲下,战场上极其有利的形势让他们血脉膨胀。而之前败逃到这里的六百来独立营士兵也从新拿起了武器。

南洋的战争从来都不缺乏冷兵器战ròu搏,土著人间如此,西班牙荷兰军作战时也是如此,这即因为南洋的天气气候,也因为现在的火器战争ròu搏战刺刀战始终都是一重要手段。

西班牙军、荷兰军固然没有俄军一样崇尚刺刀战,可是对此也并不陌生。二百余年的统治,他们的刺刀下倒下过太多的矮小南洋土著。对于和南洋土著拼刺刀,人高马大的西班牙人和荷兰人都无有畏惧。

一边是苏禄独立营队形严禁的步兵阵线,另一边是拿着刀枪的苏禄土兵,绝大多数的西荷兰军瞬间就有了选择,他们也用最快的速度迎上从山林中冲下的胡克巴拉赫普部。

“搅上去,缠住他们——”最初的怒火之后,桑切斯、威利斯很快都反应了过来,与其这样跟苏禄独立营无希望的耗下去,还不如跟苏禄土兵搅和在一块,先废掉敌人的大炮,然后打一场彻彻底底的ròu搏战。

或许依靠人数上的一些优势,他们今天还不用败得太惨。

蒋宏斌的心彻底安稳了下来,仗打到这个份上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想要依靠苏禄独立营来逐渐消灭西荷联军是一个荒谬的想法,人家又不是没有长tuǐ,不退撂挑子逃跑啊。那会很快就脱离火枪的shè程,而苏禄独立营若想追击上去,就也需要跑步向前,那样的话就算是追上了也只能打ròu搏战,跑步中以苏禄独立营现在的训练水平肯定会húnluàn的一塌糊涂。

所以,蒋宏斌他苏禄土兵安排到了山林里,要胡克巴拉赫普看准时机适当的发起冲锋,趁着西荷联军侧面受袭后退受阻,前线的苏禄独立营倒还能多打上两排子子弹。

一团绞杀一直持续到日落才宣告结束,西荷联军大败,狼狈退回了和乐港城。

五千人出击,却落得近半数人的损失,其中西班牙人和荷兰人的折损至少占据了三分之一。

苏禄军此次单缴获的完好火枪就有六百多支,加上损坏的一些总数都有了上千杆。失去的十二mén大炮也拉了回来,还连同西荷联军的那几十mén随军大炮一起都成了战利品。只是,可惜的是它们在成为战利品之前就已经成了废品破烂,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在撤退之前就已经用火yào炸毁了它们。蒋宏斌重新缴获的只是一堆无用的废铁。

大战结束,苏禄军士气高昂到了顶点。蒋宏斌也发出了轻松的欢笑,因为以西荷联军此次登岛的军力来看,这一战之后联军已经没有再发起新一轮进攻的实力了。

三千人的西班牙军和荷兰军被打死打伤了超过一半,六千土兵也损失了接近三分之一,剩下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再重新发起进攻。只有等来增援之后……

当晚大军退回岛屿中心地带——前苏禄王城,现在的苏禄城。将千人左右的俘虏jiāo给苏禄城的留守土兵看押,苏禄独立营战士、参战的苏禄土兵和苏禄城所有的居民百姓一起欢歌笑舞的热闹了一夜。

登岛的第一夜,经历过的那一场热闹的欢迎晚会之后,蒋宏斌今夜再一次见识到了苏禄人的热情。不过幸好苏禄人信奉的都是伊斯兰教,男nv规矩守的很严,不然的话蒋宏斌一行人就真的要消受不起了。

不管怎样,总的来说,热带地区的人种,生活方式总是要比温带、寒带的人来的热情。

与苏禄城的热闹欢笑不同,这一夜的和乐港城是一片悲哀yīn霾。

连续的两次陆战失利,尤其是今天这一战的大败,让所有的西荷联军成员都清醒的认识到了一个事实——他们失败了。

“除非得到新的军队增援,否则的话,我们无力再发起新的进攻。”军官会议上,桑切斯低下了自己一直高昂着的头。

“我们必须击破苏禄不是吗?”威利斯沉默了半响接话道。

他没有直接接上桑切斯的话,可意思却清楚地表达了出来。

“是的,我们必须击破苏禄,斩断中国人伸来的触角。所以我们需要援军。”桑切斯跟威利斯在开会之前就已经通过气了,在会上两人配合紧密。

说出了需要援军的这句话,桑切斯也等于是给这场军官会议定下了结论。

两封信报在第二天黎明就随着两艘快帆船分头驶向了马尼拉和巴达维亚。

南下的那艘快帆船,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信报送达了马尼拉,可是北上巴达维亚的那一艘船却一直航行了四天才抵达目的地。

虽然时间有差异,可是两边总督做出的反应却都是出乎意料的一致——迅速派兵增援。

拉斐尔德.阿吉拉尔.庞塞德莱昂一边下令召回安东尼奥的小舰队,另一边也从和乐港召回了那两艘缓慢笨重却又威力巨大的三四级战列舰。

菲律宾与巴达维亚不同,虽然距离和乐岛很近,可是海面上也相应的多出了李长庚这个威胁。

庞塞德莱昂不敢大意,和乐岛陆战的两场失利让他意识到了红巾军的厉害,连同到现在为止表现一直很出sè的李长庚部,对中国庞塞德莱昂再也不敢有半点轻视了。

虽然开战以来,海陆两方面战争都令西班牙人颜面大失,可是作为一名总督,庞塞德莱昂必须给予正视而不是歧视xìng的无视。

当然,sī下里他是如何对桑切斯‘教诲不倦’的,那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躲避不是办法,消灭敌人才是正途。一直想反咬一口的李长庚没有想到这个机会来的会如此快。

当他发现一直跟在后面的安东尼奥舰队折回马尼拉的时候,李长庚心中就感到应该已经发生了什么。虽然还不清楚事实,但是李长庚大胆的选择了跟进。

随后的两天中他率部游弋到了马尼拉外海,以铁峙岛为中心小心躲避着西班牙人的巡逻船。

铁峙岛是南沙群岛中一个相当大的岛屿,而且岛屿西岸还出淡水,可以直接饮用。中国的渔民早就在这个岛屿上留下过足迹。

从广州出发时,李长庚手上有一个详尽的南海地域图,铁峙岛就被从中标出。

躲到铁峙岛的第三天,李长庚接头上了苏禄……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