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九十二章 先生们我们有大麻烦了

三百九十二章 先生们,我们有大麻烦了!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九十二章 先生们,我们有大麻烦了!

“砰——”

一拳砸在船舷,硬生生的碰撞血迹绽开,李长庚却似丝毫感觉不出那疼痛,两眼冒火的看着缓缓下沉的左三号护卫船。== . 首.发 ==

这么长时间,南洋水师分营只有吃ròu还没被嘣掉过大牙,没想到,在这马尼拉港,生生损失了两艘护卫船。

左一号、左三号,左翼四艘护卫船是四去其二了。

“右一号退出救援,其余各船继续——”

纵然心痛,但李长庚意志不改,战斗继续着……

轰轰轰——,炮鸣声,爆炸声响彻人耳。

风景秀丽的马尼拉港此时已经狼烟动地,硝烟弥漫了整座港口。

作为西属菲律宾的第一大港口,又是连通美洲殖民地与欧洲本土的中转站,马尼拉港和荷属巴达维亚是南洋地区最耀眼的两颗明珠。

突入马尼拉湾的李长庚部战斗打响的第一刻,就把目标锁定了那些停靠在港口的大船上。

八艘护卫船的水龙弹已经全部打出,一艘艘沉船完全堵塞了港口水道。可是西班牙炮台的威力也让李长庚心疼如滴血。

“阁下,西岸传来的消息,斯卡洛少校的舰队已经在马尼拉湾外侧全部覆没了。”副官恭敬地向庞塞德莱昂报告道。

“我知道,肯定会是这样。斯卡洛少校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在自己没有倒下之前,他是不会放纵敌人进入马尼拉湾的。”庞塞德莱昂脸上闪过一道yīn霾,今天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太大。

虽然港口陆续两次传来了击沉敌船的消息,可是相对比中国人的损失,西班牙失落的就更大了。

四艘舰船,以及港口的几十艘……

一想到沉船堵塞港口水道的后续清理工作,庞塞德莱昂就觉得一阵头疼难禁。

“阁下,胡安**官到。”

房mén外,一名shì从向庞塞德莱昂禀报道。

“请他进来。”庞塞德莱昂立即说道,同时自己也站起了身来。

“总督阁下。”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瘦高个,面相严肃的人走进了庞塞德莱昂的办公室。

“胡安**官,请坐。一杯咖啡怎么样?”

“好的,谢谢总督阁下。”没有表示异议,胡安略微的点头。一旁竖立的副官就知趣的退出了房去,还顺手带上了房mén。

“总督阁下,我认为那个提议是到施行的时候了,我们应该向中国派出使者,结束这场失败的战争。”

“胡安**官,你认为我们已经失败了吗?不,不是的。我们的军队最多明天就可以登陆和乐岛,强大的西班牙军队会彻底清理那些讨厌的异教徒。而且我们的欧洲同胞,荷兰人也会帮助我们。”庞塞德莱昂摇头的说道,“胜利之后再派去使者。我们的使者必须带着胜利前去中国,不然的话中国人的手就会毫无顾忌的伸进来。”

“这有害于西班牙的利益。”

“我赞美总督为西班牙利益做出的努力。可问题是,这场战争我们已经失败了。中国人在陆地的战斗中表现出了超高的水准,海战也可圈可点,这一点整个南洋都看到了。我们遮掩不了什么,中国人在苏禄的武力即便是被我们用优势兵力击败,他们也不会就此罢手的。战争会继续下去,直到中国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以我郑重的建议总督阁下停止这场战争,中国距离菲律宾太近了,他们也太庞大了,战争扩大化对于西班牙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网^e^看 免费 提供 ^^

释放在押的中国人,向北面派出使者。

利益是在武力的保证之下的,当武力已经不再能保证利益的时候,我们就必须有选择的失去利益,而不是让武力彻底覆灭。”

庞塞德莱昂沉默了,胡安的话未尝没有道理,西班牙距离菲律宾太远了,而中国距离菲律宾却太近了……

可是高贵的白种人真的就要被低贱的黄皮猴子侮辱吗?不,我庞塞德莱昂不允许。

一抹亮光在庞塞德莱昂沉寂的双眼中亮起,同时升起的还有他身上用处的一种坚定地勇气。

庞塞德莱昂拒绝了胡安的提议,“西班牙的利益不允许有丝毫的受损,西班牙的尊严也不允许有任何人给以侮辱。”

六天后,和乐岛上。

战火的硝烟已经笼罩了整座苏禄城,得到了后援支持的西荷联军以绝对的优势向和乐岛内部再次发起进攻。

西班牙军三千,荷兰军两千,五千援军连同着第一批西荷联军的余部,这股力量已经完全超出了苏禄独立营的承受能力。

当初大战胜利的小山驻地完全撤空,不费一枪一弹西荷联军就攻到了苏禄城下。

上百mén大炮对着城内宣泄着怒火,房屋倒塌,连麻喊味呵温哈喇的前王宫,现今的侯府都被砸塌了不少房子。

而幸亏城内的居民已经全部撤去了山林躲藏,西荷联军炮击的虽然厉害,可成内守军伤亡却是不大。

驱使着附庸的土兵进攻苏禄城,得到了庞塞德莱昂示意的桑切斯完全没有了持久战的打算。他就是想要用最犀利的进攻,最快速的解决城内的敌人。

增兵了两千人的荷兰军团自然不会再有威利斯这个上校担任总指挥,代替他的是一个叫罗宾.海廷加的陆军少将。

不过争夺指挥权的戏码依旧没有在联军内上演,表面上桑切斯仍然是联军的最高指挥官。但是很现任,有了海廷加之后,荷兰军团的自主xìng更大了一些。

用土人进攻,并不是纯粹就做挡箭牌用的,或是故意用来消耗城内守军的弹yào。这些附庸土兵虽然只有少数人装备了火枪,绝大多数人装备的仍是刀枪长标。

但是趁着小雨的时候或是黑夜进攻,对火器部队的威胁依旧很大。苏禄人之所以二百多年来能一直扛着西班牙人,靠的就是这个。

而等到火枪再进一步发展,火帽的发明消除了雨天的威胁,甚至是后膛枪的出现,苏禄人在火器部队面前就再无任何优势可言了,国家自然也就随之破灭。

土兵频繁的向着苏禄城发起进攻。不过还好,城内也有悍勇的苏禄土兵在,在胡克巴拉赫普的带领下,他们一次次的打退了土兵的进攻。

双方不可抑制的陷入了消耗战,这一点上,孤立无援的守军明显不占优势。

随后的三天时间里,守军的死伤越来越大,蒋宏斌手下的兵力越来越少,吃力的感觉开始在心头蔓延。

“轰——”

一艘护卫船的甲板被命中的炙热弹引燃,火头烧着了旁边的火yào桶,剧烈的爆炸掀飞了整个船板的前半部分。

雪上加霜的是,重创中的护卫船还没来得及退出战斗就被荷兰籍的一艘护卫舰给盯了上,一排炮弹打来,五枚铁弹再次命中船身,弱小的护卫船当即就被穿成了蜂窝,迅速沉入了海底。

李长庚回头看着绝境里拼死抵抗的船队,一双虎目中泪流不断。

从护卫任务结束之后,知晓了马尼拉港一战结果的西班牙海军彻底发了飙,安东尼奥放下自尊恳请荷兰舰队与他同时围剿李长庚部,然后就是一大批的单桅纵帆船被放入大海侦查。这些单桅纵帆船并不全是军方的战船,更多的还是属于民间商业协会,可是装上大炮之后,它们就能立刻拿来用。

而西班牙海军和荷兰海军的hún合舰队,也驶入了茫茫大海间。停留在了吕宋外海域,随时等候着侦察船带来的消息。

返回铁峙岛的李长庚部没能躲多长时间就被西班牙人给揪了出来,敌众我寡,完全没有一丝胜算,李长庚面都不与hún合舰队碰,带着队伍就往北走。可是单桅纵帆船的速度实在有点快,西班牙人不惜本钱的用单桅纵帆船组成快速船队缠扰南洋水师分营。

虽然一日一夜间,李长庚部以一艘护卫船沉没,一艘福船战船受创为代价击沉击伤了十艘单桅纵帆船,可最终还是被西荷联军的hún合舰队给干了上。

火箭弹和三艘福船战船上仅剩的十来枚水龙弹尽数喷出,给了报仇心切的西班牙海军当头一bāng之后,李长庚部就彻底陷入了死战。

说实话,火箭弹确实是比水龙弹好用得多,他不需要小心的水面定位定向,也没有后者较慢的速度,使用简单方便,爆炸威力强劲,jīng准度高。可是有的就有失,火箭弹威力再大也不可能一枚就炸烂一艘舰船,毕竟它内部装的是黑火yào,而不是梯恩梯炸yào。

而水龙弹却是有失必有得,水平线上的爆破,只要被它命中,没有密水仓设置的欧洲战舰英国从中国学过去之后1795年才开始建造密水仓设置的战舰,它是整个欧洲第一个吃螃蟹的,运气不好的快一枚就可以送进海底。而即便是再大的战舰,只要在船帮水平线附近开上两三个大窟窿,它也只能下海沉底。

马尼拉港口,为了尽量多的制造沉船给西班牙人添麻烦,李长庚手下各船的水龙弹数量打出去了八成还多,最后只剩下三艘福船战船内还留下几枚。不过火箭弹保留的就很多了。

这一开战,水火jiāo融,确实是给安东尼奥好好地上了一课。

十三枚水龙弹命中了八枚,送了三艘避之不及的西班牙军舰下海底见龙王,一艘为护卫舰,另两艘都是双桅战船。

可是之后的南洋水师分营就彻底陷入绝境了,三大五小八艘战船根本就不够西荷联军hún合舰队塞牙缝的。虽然西班牙海军损失不小,可是安东尼奥余部主力还在,联合荷兰舰队后,不比舰船大小,单是数量也是南洋水师分营余部的两倍还多。

只一刻钟的炮战,就有一艘护卫船沉了海,之前受伤的那艘福船战船也被加之以重创。

炮战已经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硝烟弥漫的海上炮声依旧轰鸣,而远离战团的地方,镇海号和右一号护卫船在全力向着北方蹿去。

败局已定,就能跑出去一艘是一艘。

已受重创的那艘福船战船和另外两艘挨弹的左二号右二号护卫船作为后卫殿后,可是三艘战船根本挡不住西荷联军hún合舰队的进攻,不多久就被陆续击沉入海底。随着hún合舰队的随后追击,另一艘福船战船也不得不停下逃亡的脚步,连同身边的右三号护卫船折回头去奋力反击。李长庚满脸泪水的看着在绝对优势的西荷联军hún合舰队的围攻下艰苦挣扎着的福船战船,“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拉瓦格。

菲律宾的西北部城市,位于吕宋岛西北端,拉瓦格河口北部,濒临南海。

一直庞大的船队正趁着强劲的冬季风跨海而来,被从舒逸的年假中拉入战争,南下的水陆军战士都憋起了一肚子火。

可是与底层的士兵情绪相反,陆军第二团,水师二营、六营的高层将领却个个都是喜笑颜开。中国自古以来军人就以开疆扩土为荣,之前在国内打,打的再漂亮也属于自己人的内斗。可现在却是正儿八经的对外战争,打的是几百年来一直欺负南洋同胞的洋夷红máo鬼,这心情而言,无论是李南馨等还是蔡牵一伙,都是乐开了怀。

“前面就是拉瓦格了,拿下了之后就可以上岸好好地歇歇脚了。”还没有考虑到李长庚等人安危情况的南下大军一行人此时是直向着上岸伸伸tuǐ,尤其是以陆军第二团将士的心情最为急迫。

不过李南馨、蔡牵等人一瞟十多天在海上也感觉着不舒服,他们是水师不假,可是水师同海军真真是有差别的。

看看以往时候,李南馨、蔡牵一帮子人哪有一连十天都飘在海上不上岸登岛的?李南馨从军几十年就从没这样过,蔡牵除了一开始做海盗时受过这样的苦,后来发达后也是脚踏实地比飘在海上的时间多。

所以现在看到岛屿在即,一众人心里都热起了火。

之前为了赶路,大军在通过巴坦群岛的时候,只是用了陆战队登陆清理了巴坦岛上的巴示戈城。这地方西班牙人也建立的有一个巴掌大城镇,平日里都是最为不受欢迎的人才会被下放到那里蹲点,可是随着苏禄战争爆发,庞塞德莱昂掉了一个连的兵力上岛驻守。这是因为一开始庞塞德莱昂对中**队的轻视,认为一个连驻守巴坦岛已经足够了,却又哪里知道,红巾军战斗力的真实水平?

后来和乐岛上西荷联军吃了大亏,庞塞德莱昂脑袋清醒了,却也顾不得远在菲律宾群岛最南端的巴示戈城了。

一个连百十号人,水师二营的陆战部队一个回合就拿了下来。一个西班牙士兵都没有跑掉,打死了四十多人,剩下的连同巴示戈城内的所有西班牙人一起全部活捉。

没有开杀戒,因为据报马尼拉周边不少的华人已经被西班牙当局给抓了起来。自己这边若是先开杀戒,怕是不但那些被抓的华人要遭殃,马尼拉内外周边生活的华人也要遭受报复。所以,梁纲在大军南下前就告诉了他们,要先押起来,等到最后再一块算账。

“这一战就让我们营的陆战部队试试手。”李南馨接着向旗语兵招呼了一下,“告诉陆战营做好登陆准备。”

南下的是两支水师一个陆军团,但李南馨和蔡牵却聚集在了一艘船上,也就是广州水战的时候充作指挥船的伏bō号。

这也不得不说是水师与海军的另一个差别,那就是没有旗舰这一概念。虽然他们会用队伍中战斗力最强悍的一艘战船充作是自己的坐船,可是这坐船与海军中的旗舰,意义差距真的很大。

如果是欧洲海军的两支舰队汇合一处,那么肯定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李南馨和蔡牵同乘坐一艘战船指挥,而各让手下分别领军听命的情况,更令人崩溃的是他们乘坐的这艘伏bō号还是归于水师一营。

蔡牵没有疑议,巴示戈城的那一场是他们水师二营的陆战营干的,那么现在拉瓦格自然就该轮到李南馨部的水师六营了。

“港口外海出现中国船队?”就像曼布劳城的市长阿方索一样,拉瓦格的市长安德雷.贝尔兰特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而当他nòng清楚,港外的中国船队不是狼狈逃窜的李长庚部而是大片大片的船只之后,更是彻底惊呆了。

“市长先生,这是中国人的援军,我们拉瓦格市的守卫力量根本无力阻挡。”驻军少校巴特雷斯高声大叫着走进了市政厅。

“我们需要迅速报告马尼拉,好让总督阁下有所准备。然后就是尽量的抱拳西班牙的利益。”巴特雷斯给贝尔兰特出了个还不算太差劲的主意。

“是的,我们确实应该迅速报告总督阁下。中国来了大部队,而我们一半的军队却在和乐岛上,先生们,我们有**烦了……”

ps:今天有事,只得两章六千改一章五千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