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零一章 被'群殴'的陈诗

四百零一章 被‘群殴’的陈诗

梁纲心里很高兴,看着文约上的条条款款,他就有一种胜利感。\\ 提供本章节最新\\

虽然《马尼拉条约》红巾军并没有占多大的便宜,一百万银元看起来多,合白银却也不过是七十五万两而已,单是应付此次南洋之战的红巾军军费就都够呛。与梁纲要求英国赔偿的那一百万银元一样,都只是一个面子活。

中国商船在菲律宾各港口自由通行经商,也是看起来解气。这一款附带的可还有‘中国商船按规定jiāo税’这一条的。

之前时候,东南沿海海商只要敢出海,到了菲律宾之后也是想进哪个港口进哪个,只是明面上受不少西班牙人的欺压。敲诈勒索是小事,连人命都没个准确保障。而眼下的这一条款约,就是在给往返菲律宾的华商贴上一张附身符。

第七条:菲律宾所有华人享受与西班牙人同等法律地位待遇,决不允许有任何歧视行为或不友好举动。

这就是在给华商贴上一张护身符的同时,也顺带着给在菲律宾的华人贴上了一张护身符。而在菲华人社会地位提高,在红巾军战胜西班牙人的时候就等于自动生成了。

梁纲就是不把这一条写进文约之中,在菲的所有华人也一样能在西班牙人面前扬眉吐气。只是这么一写,一方面是给西班牙更多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收揽南洋的华人人心。

苏禄群岛是中国地盘,战争胜利后那就是天经地义。巴坦群岛割让给中国更是不值一提。虽然巴士海峡战略地位重要,可现在不是二十一世纪,连马尼拉的西班牙人自己都没有把巴坦群岛放在眼中,梁纲就更用途不大了。之所以要求这般,就仅仅是为了报一口气。

M的,近代中国,百年国耻,签订了多少不平等条约?割出去了多少土地?让出去了多少主权?现在他要一一报复过来,这一次只是牛刀小试而已。

要西班牙断绝与荷属巴达维亚一切联系,在红巾军与巴达维亚jiāo战之际严守中立。也是白费话,明面上两方会断jiāo,可暗地里进行联系,红巾军又怎么可能发觉得到?

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

这一章条约之中,红巾军最得益的,梁纲最看重的还是第四条的铜矿开采权。*\\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有了菲律宾的铜矿,最多两年时间后,他就不需要再为中国的铜料支援短缺而担忧了。

等到大陆彻底平定了,以梁纲那时的实力,打个嗝就能把马尼拉的西班牙人全部镇住。

时间已经进入四月份了,八万新军武装整编两月余,也已经到了要上战场的前夕。而更重要的是,梁纲准备实施的那场战略计划已经被提到了眼前。

“明文通发天下。”梁纲招来了陈诗言道。这段时间里,红巾军治下又成立了一个新的部mén——宣传部。梁纲开放了‘言论自由’,只要不‘反动’,想说什么话自己办家报纸尽管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这么做也等于是给新旧两个学派提供一个打口水仗的阵地,负责宣传部工作的就是陈诗,虽然太学的事他依旧兼着。

陈诗这段日子以来名声是大大受损了,被一群守旧的士林文人破了满身脏水,一句话来形容他——梁纲的御用文人。

处在红巾军这个集体之中,又有梁纲在一旁影响,加之自己本身思想就够有进取xìng,所以陈诗对西学那一套接受的甚快。只是梁纲所期望的,以新思想结合传统儒学尽快创出一mén儒家新学派,陈诗还远远没有做到。

毕竟那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沉淀,也需要新旧两派的jī烈碰撞。现在红巾军立朝时短,新旧两派虽有冲突可还远远没有达到最**,而且新派一方真正拿的出手的人物也只有陈诗一人,王贞仪是nvxìng,大环境下就使得她占不到前台,科学院中余下的那些人,士林中也都只是一般般的声名。陈诗一人单挑大梁,动真格的来,还不待压死他。

梁纲,说实话他现在抛出报纸来并不是一个太合适的选择。他完全可以等到一统全国之后再这么做。可是,本心中看不起文人墨客的梁纲,宁愿是现在火烧的更旺一些,最大限度的燃烧掉杂质,然后他收拾起全国来更轻松。

白话的来说,那就是让所有的守旧派都尽量多的站到红巾军的对立面,然后大军横扫之下,把一切挡道的绊脚石都碾成粉齑。

这样来,他还可以用武力反哺新学派。

陈诗并不知道梁纲内心的这些道道,自从报纸这东西被抛出之后,在整个红巾军治下就飞速的发展起来,而作为经济和政治中心的南京,更是瞬时间就冒出了十多家来。

反正成本低廉,且有大把大把能写文章的人。

陈诗主持的红巾军官报——中华日报,在其中是四面皆敌,唯二的两个盟友就是分别得到梁纲授意的,南京商界组织创办的——金陵早报,和科学院旗下的——格物见闻。

境遇十分悲催,陈诗已经完全陷进了口舌仗之中。被人群殴个不停,也不能用武力手段解决。梁纲在抛出报纸的同时,也让司法部确立了一项新的立法——舆论法。虽然法例十分简陋,而且言明日后还有增补,可是毕竟是立法了。

立了法就要守,这一点红巾军治下的人早就明白。深知生存之道的守旧文人把舆论法是逐字逐句的研究个通透,满清文字狱下走过来的无数守旧文人在这方面的造诣是无须言表的,陈诗在法律方面完全揪不到他们的把柄,那就在梁纲不示意的情况下,他就不可能在**上消灭对手,一直以来也就只能忍着‘群殴’,在舆论这块阵地上奋斗不止。

拿到马尼拉条约之后,陈诗的情绪亢奋了一点。因为转瞬间他脑子里就已经从这个条约为出发点,想出了好几个噱头。

第一,对比康熙与俄国人签订的《尼布楚条约》。

虽然尼布楚条约让中国东北边境保持了一百多年的和平,可是尼布楚条约毕竟也割出去了一大块土地——满清把北海以东原属中国的大片土地让给了俄国。

北海就是贝加尔湖,历史上苏武就是在那个地方牧了十九年的羊。

两方一对照,红巾军跟洋人打一仗得了巴坦群岛还有苏禄,满清也跟洋人打了一仗,却丢了那么一大片土地。双方武力谁胜谁弱,一目了然。

而且两次尼布楚之战时,满清费了那么大周折,用绝对优势的兵力来对付俄国人,还要僵持许久才下。

可是红巾军这边呢,孤军悬外也能以弱胜强,大军南下还依旧是敌众我寡,可更是干净利索的的连连取胜,直打到对方首府城下。大扬中华威风与外。

红巾军PK满清,宣扬国威一面完胜。

第二,探究究竟,查其原因。为什么红巾军胜仗打的就那么容易?

那就是因为军纪严明,将士勇武的同时装备了大量的枪炮,而枪炮是怎么来的呢?话题很快就能引向新旧之争。

跟守旧派打了那么多次的口水仗,陈诗发现,自己最占优的一点还就是这点。火枪火炮明显胜过刀枪弓箭,事实说话,守旧派在这一点上引发的话题往往都是以败阵居多。

陈诗退下后,梁纲眼睛扫向了殿中左侧墙面上悬挂的那张南洋地域图。西班牙后就该是荷兰了,与维甘港海军主力被歼的西班牙人不同,荷兰人的舰队虽然损失巨大,可是在巴达维亚附近还是有一定的海上力量的。

英荷战争打了那么整整四次,最后一次战争还是在十多年前才结束,可是印度的英国海军舰队却从没有攻占过巴达维亚,由此也可以看出,在印尼这一亩三分地上,荷兰人陆军实力如何不去管,海面上的力量强过马尼拉的西班牙人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进攻印尼的荷兰人,一场海战就肯定会打响。说不定现在依旧都要结束了。

梁纲不相信自己的两营水师会失败,但是这一战也肯定会很难打。荷兰人已经知道了红巾军水师的手段,那么他们就肯定会有预防。这一场海战就是对红巾军水师的真正考验。

而如果顺利打败了荷兰人,想必婆罗洲上的兰芳和戴燕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梁纲是没实力在南洋大动干戈,可是一些必得的利益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婆罗洲就是其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

占据了那里,下一次南洋战争爆发的时候,红巾军就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要长途跋涉而去了。可能那时候但是红巾军在南洋的本身军力就已经足够解决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了。

“大王,詹将军送来急报,我军已经克下长沙。”李永成匆匆的进的殿来,满脸喜sè的向梁纲报道,恭敬地将手中一道文书地递上。

两湖开战两个月了,现在长沙易手,南北终于打通连成一片了。梁纲脸上dàng漾着喜悦,看了文书之后更是开怀大笑不已。“传令嘉奖两湖全军,詹世爵晋升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