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零六章 传首各县缴令投降

四百零六章 传首各县,缴令投降!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零六章 传首各县,缴令投降!

“冲啊——”

“杀啊——”

荆州城江陵县内,杀声震天。\\??WW.. 书mí群2∴⑴㈨⑸\\

詹世爵攻克长沙打通南北之后,这目标就随之转移到了鄂北身上。荆州一块难啃的骨头,襄阳也不好打。可是这片地盘不拿下,两湖的大军就进不了中原,威胁不到华北,实现不了梁纲计定的战略,所以这地方必须拿下。

自从当初被梁纲攻克之后,荆州满城的男丁差不多就被屠戮一空,余下的fù孺梁纲jiāo给了湖北白莲义军,现在想必也差不多都在地府团聚了。

明亮重新收复了江陵城,再一次立起了荆州将军的招牌。可是满城也不可能再恢复如初了,没那个地方的满人会跑来这地方定居。所以,现在江陵城对比原先的江陵城,虽然依旧是湖北的军事重镇,也是荆州将军亲自镇守,可却已经少去了一丝最为关键的重要xìng。

所谓城头变幻大王旗,这luàn世之中的军将也是如此。荆州将军自从成德被拿下之后已经换了好几个人,其中第一个接任的永保更是战败被砍,下场可悲之极。而成德却借着那次机会重新出山,在福长安的保送下坐上了湖广提督的位子。

几年下来,一年多下来成德在明亮下手颇有战功,与其子穆克登布一样都是明亮手下可用的大将。

后来,嘉庆动手除掉了和珅,掌控了全部大权。对成德也是没有丝毫的妨碍,反而同出富察氏的明亮遭了无妄之灾。嘉庆本身一直就对福康安心怀不满,历史上嘉庆掌权之后,屡下诏戒诸将帅毋滥赏,必斥福康安。加之福长安又是和珅的同党,让丰绅殷德、丰绅宜绵两兄弟及家人全部逃脱,还不知道带走了多少金银呢这几番记恨下,嘉庆就以明亮久战不定湖北教匪为由,夺了他荆州将军的位子。虽然明亮还是一方大将,可头上却只顶着了一个参赞的名号。

荆州将军的位子轮了一圈,这就又回到了成德头上。

不过成德有自知之明,知道明亮根本不可能听从他的命令,所以就自己转回荆州,专mén经营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

但是好景不长,红巾军就打过来了。\\. 首发\\年前,成德十分坚tǐng的硬顶了詹世爵一阵,年后又定了一阵,可现在詹世爵打通了两湖,大军齐聚江南,再次来袭,这三顶成德也不知道能不能顶过去。

江陵城战略位置很重要,自古以来就一直是湖北重镇,长江沿岸的要地。可是就本身城防方面而言,它要比襄阳城容易攻克多了,尤其是水面控制权尽丧的情况下。

詹世爵知道,打江陵是一场硬仗,并没有打算一举得手。他进攻方向定在南mén,就是依靠绝对优势的火力一点点啃下江陵城南各个炮台。

三次攻打江陵,江陵南mén的各座炮台前两次无一例外都被砸塌打陷,这次也同样不例外。

十天的围城之后,红巾军开始了强攻。

不同于前两次的用兵悯惜,詹世爵是下狠心了要拿下江陵城,所以红巾军大军从南mén不停地往里面冲。

以自身的jīng锐部队带头,收编的白莲义军和随军开赴湖北的湘黔义军为辅,一bō强似一bō的猛攻,从头打到尾,从不曾停下过。

如此用兵伤亡消耗是巨大的。两天的猛攻下来,红巾军就折损了小五千人,伤兵更是接近七千。但战果也是巨大的,守城清军步步后退,第一天夜里让出了南城,第二天除了满城意外,余下的各mén就已经全部拿下。

夜sè中,火把通明,炮声隆隆,没有给成德半点喘息之机,詹世爵仍旧连夜向满城发起了进攻。反正他手下的部队众多,根正苗红的红巾军嫡系部队就有整五个团,加上湘黔义军一个团(另一团留守湘西),收编的施南白莲义军两三万人,五六万众,当然能分批压着全军不足万五千人的成德打了。

詹世爵西征:最初兵力半个近卫团以及第八和第十一两个团。后南向阳率部入鄂增援。年后,梁纲chōu回近卫团部分,南向阳主力三团也被chōu回南京,南向阳率部返回安徽,湖北加入三个新编团。所以,红巾军嫡系五个团,不加随军水师。

满城处杀声震天,江陵城余下地方还有零星抵抗,但是一夜时间,肃清不成问题。反正现在的江陵城几乎已经没有百姓在居住了,这一两年时间,发生在这里的战事太多了。

詹世爵指挥部旁边就是伤兵营,随军军医正在全力救助着不断抬入的伤病员。因为麻醉yào品不多,所以凄厉的惨叫声,时不时的就可以传入詹世爵的耳中。

“也快了……”詹世爵心中呓语道。等到天亮,满城那里也就应该拿下了。那时候所有的伤病员就都可以进城休养了。

不过,现在还远不是时候,黑天瞎火的不说,满城那里的厮杀声他站在江陵城外还都可以听得亲切

天亮。城内的厮杀声渐渐平息了下来。

詹世爵没有等到具体消息传来再进城,知道满城意外的地方都被肃清完毕之后,他就带着一队护卫进了江陵城。

城mén口这一段的战场已经被打扫干净了,死尸昨夜就都被拖走,掩埋了起来。但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血腥臭味,随着阵阵冷风吹来,直扑人口鼻。

“伤兵安置地方准备的如何了?”

詹世爵问向迎来的鲁维志。这个三年前在孝感起事的白莲义军头领跟红巾军的旧谊很好,梁纲当初都差点把他招揽入帐下。

后来鲁维志被明亮追着撵着逃进了施南府大山中,他个体势小力薄,队伍都快要散伙的时候接到了梁纲的亲笔文书。

施南各路白莲义军中,鲁维志是第一个投效红巾军的。梁纲写亲笔文书给他也是为了念那一份旧情,所以詹世爵对他自然也就跟着另眼高看了三分。

不过鲁维志既然从了红巾军,那他就十分摆明了自己的地位,对詹世爵丝毫没有拿大,一直是恭恭敬敬。

抱拳向詹世爵禀报:“回将军,皆以安排妥当。可立马入住。”

伤兵是跟不上队伍行军的,梁纲在湖北的时候就已经建立起了后方疗养机制。在打进南京之后,对一些立有战功的残疾战士更是建立起了荣军院。到现在为止,荣军院里已经陆陆续续在籍了三千多人。

军人流血又流泪的事情,梁纲是绝不愿意看到的,虽然这将来会是一份不小的压力。可是良心让梁纲做不到无视。他现在都已经开始在收拢当初遗留在湖北和东征路上的那些伤残战士了。

离开红巾军时,梁纲发给他们的有银子也有一块小贴牌,只要拿着这块铁牌找上红巾军地方政fǔ,梁纲就会全部解决的。

三千多在籍伤残军人,其中近两千人领了证书和抚慰金后回到了故乡,剩下还有一千三四百人留在南京。

这一点上,梁纲其实跟法国是走上了同一条路。

巴黎大大有名的荣军院,拿破仑的埋骨地,其法语全称就是荣誉军人院,又名“巴黎残老军人院”。是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的建筑。

“将那些用生命和鲜血来保卫他们君王的将士们安置到这里,让他们在安静详和的环境中度过他们的余生……”——路易十四。

如果把里面的‘君王’二字换成‘祖国’,那么这句话到二十一世纪也依旧是极感染人的。

伤残军人的安置跟阵亡将士的安置一样,都是极能打动军队将士的心灵的。梁纲在这方面做出的改善,有收揽军心和希望红巾军更加英勇奋战的心思,可更多的还是出自自己的良心。

二十一世纪,就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让军人流血之后再流泪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三十年‘开放’,中国的付出和收获都是极大地。

物质上的收获,jīng神道德上的损失,到底该怎样衡量,怕是老天爷也拿不准。

“报——”一骑快马飞奔到詹世爵跟前。马上的传令兵抱拳禀报:“报将军,我军已攻破将军府,全歼其内满清余孽死忠,荆州将军成德自刎身亡。”

死了?詹世爵嘴角lù出了一抹冷笑,早年红巾军跟成德就是老冤家,他这次两湖攻伐在江陵又连吃了两次鳖,对成德真是半分好感都无。

“砍了他脑袋,传首各县,缴令投降。”

以为死了就没事了?詹世爵冷声下达了这个命令。

“是。”传令兵领命退下。

太阳终于lù出了轮廓,万丈光芒从天空洒下。

一队队拎刀持枪荷枪实弹的红巾军在街道上巡视着。江陵城太大,虽然清查了一遍,却也不敢保证就没漏过一人。满城内更是如此。

因为是刚刚结束战斗,詹世爵放眼看去,都能看到血迹。只是没有尸体横在街头,应是已经拖走了。

清军在鄂北的两个防御支撑点,已经拿下了一个,现在就只剩下襄阳城了。詹世爵不敢保证自己能很快拿下襄阳,但是拿下了江陵,砍了成德的脑袋,就是对清军的一个重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