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二十四章 琉球风云一

四百二十四章 琉球风云(一)

四百二十四章?琉球风云(一)

颜检,字惺甫,号岱山,又号岱云,别号槎客,广东连平元善人,乾隆二十二年生于山东泰安,巡抚颜希深之子,拔贡生出身。

二十岁步入官场的颜检一生可以用官途坦dàng前程似锦来形容。他在不huò之年的时候就坐上了江西按察使的位子。可是也就是因为他的这一次升迁,颜检被红巾军关进了俘虏营。

升任江西按察使之前,颜检是滇南的兵备道,还平息过趁中原内luàn少许彝族头人挑起的猓黑军。可以说是个知兵的文官,也所以才被调到了当时的江西。

对于红巾军的招降,颜检没有死撑,归降后进入了文官院任教。后梁纲大军跨海北上,颜检就随军跟从。再接下去就成了出使琉球的天朝上使。

小小一个琉球没有放在颜检的眼中,自认为自己出使会马到功成。可是没想到那霸港前他被日本萨摩藩当头打了一bāng。

自从万历三十七年后,琉球王尚宁和王子官员皆被萨摩藩尽数俘虏之后,琉球一国就成了萨摩藩手中的傀儡政权。萨摩藩强行割去了琉球的北方五岛,还在姑米、马齿两岛设立官员,看守贡船往来。

清顺治帝封尚质王为琉球王,琉球成为清王朝的藩属,但实际上琉球国是同时向表面上的清朝与实质的萨摩藩称臣,与清朝官方的朝贡贸易收入也要被实际宗主萨摩藩剥削一次,萨摩也是幕府宣布锁国以后,唯一能以此变相方式获得国际贸易收入的日本sī藩。

只是好在岛津家一直与幕府不和,有德川幕府的牵制,它还没胆子一口吞并琉球。所以近二百年来,琉球就这么一直傀儡的残喘了下来。

此次正值中原大luàn,东南沿海与日本素有通商往来,漂洋过海的商船也已经把消息带进日本多时。

对于绝大多数的日本人和日本sī藩而言,中国发不发生内luàn没什么关系,反正中国东南沿海和长崎的商贸一直没有断绝。可是这个消息对于财政赤字日益高涨的萨摩藩却是一剂强心剂。

如今萨摩藩的藩主是岛津齐宣,可是真正掌控军政大权的却是他老子岛津重豪。这关系就跟乾隆和嘉庆似的一个样。

岛津重豪这人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在为政上,他对萨摩进行积了极地文化教育和医疗改革,还设立了“佐多yào园”为藩属的植物园,把龙眼成功的引进到日本,为他在全日本上下都赢得了不俗的评价。并且他改变了萨摩藩自开藩以来就跟德川幕府之间累积多年的积怨所导致的对立状况。采用婚姻战略来改善萨摩藩的外jiāo处境。重豪jīng力过人,一声育有子nv二十六人。通过缔结政治婚姻,他四处结盟而改变了萨摩的封闭状态。其三nv茂姬更是嫁入了德川家成为了第十一任将军德川家齐的正妻——御台所。

岛津重豪这一系列的策划,大大改善了萨摩藩的处境。也使得岛津重豪自己成为了对德川幕府极有影响的一个人物。当时日本称他是“高轮下马将军”(萨摩藩邸在江户高轮)。

父凭nv贵的岛津重豪,其权势在日本是炙手可热的。而这种情况却也在另一方面推助了岛津重豪在sī生活上进一步的向深渊谷底滑落。

因为他这个人sī生活是极其奢华的。而且他上任藩主之后厉行改革,对于资金的需求也是水涨船高。这对于萨摩藩本身就艰难的财政状况来说,更是又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但是有权的人从来不缺钱huā,利用自己的权势岛津重豪年年大举借贷,在他执政期间萨摩藩的财政赤字直线上升。

岛津重豪爱好广泛,对于西洋物品和中国的进口货都极度热衷。为了自己的爱好他也不怕huā钱。因为长期购买西洋物品,而被称为兰癖大名。他还特意建造了一个大宝物库来收藏,取名聚珍馆,并且还立石碑纪念。

萨摩藩的藩债已经高达一百二十万两,可萨摩藩每年的税收才仅仅十三万两不到,高高的利息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萨摩藩头上。

岛津重豪已经住到了江户,过着奢华无度的生活,可他也不能不为萨摩藩考虑。所以在中原内luàn纷起的情况下,岛津重豪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名义上保持着琉球的独立,实质上控制其全盘财政军权,将其吞并。

岛津重豪要变琉球这个‘万国津梁’为萨摩藩sī自独有的通商港口,来替萨摩藩还债。为此他还拉上了自己的nv婿德川家齐,因为岛津重豪知道,想要真正的借助琉球之力,那些商贸上的变动是瞒不过德川幕府的。

德川家齐这人在江户幕府史上也是以奢侈成xìng而闻名,为了敛财他就特别启用了大贪污犯田沼意次来给自己干sī活。翁婿两人是一拍即合。

颜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抵达的琉球。尚温王现在才十六岁,被萨摩藩的人手控制的老老实实,可是萨摩藩掌控得住尚氏王室却拿不住久米村。

久米村是琉球国汉人后裔建立的村落。洪武四年,琉球中山王察度向明朝朝贡。为了方便贡使往来,另一方面也为了防备倭寇,朱元璋派遣福建舟工三十六户赴琉球定居,这些移民被称为“闽人三十六姓”。迁至琉球后,三十六姓人就在那霸港附近的浮岛上建立了一个自己独立的村落。这就是久米村。

久米村都是汉人后裔,且村内禁止传播日本文化,拒绝穿和服,禁止说日语。满清入关以后,久米后裔也拒绝剃发易服,维持汉人传统。其汉语水平自然非常高,在琉球对中国的jiāo往中扮演着重要角sè。接待册封船和对华贸易的人几乎就全是久米人。自然他们在琉球社会中的地位也非常高,闽人三十六姓后裔,有不少都是与尚氏王室关系亲近的特权阶级。

现任琉球国师的蔡世昌就是三十六姓中蔡氏的十三世孙。萨摩藩强力掌控了琉球王室,但蔡世昌曾经留学于北京国子监,且是琉球国有史以来成绩最好的官生,归国后还数次作为进贡使出使清朝,不但在琉球国内威望盛隆,在日本也名气不小。

萨摩藩也怯于久米村为中国后裔不敢做的太过分,所以尚温王在接受红巾军册封的时候是老老实实的不多说一句话,但是蔡世昌sī下里却把篓子给捅了出来。

“滚——”看着眼前的日本人,颜检再好的涵养也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他在了解到琉球和尚氏王室的困境后立刻就招来了驻留琉球的萨摩藩家老市田盛常。雷霆怒斥之余,严令勒其三日内撤离琉球,并要求萨摩藩藩主亲来赔礼。

这完全是耻辱xìng的一幕,堂堂中华天朝的藩国竟然被弹丸小国日本的一小藩压迫,颜检当时气得xiōng口都要炸开了。

然而颜检没有想到的是三天后市田盛常虽然撤走了一点人,却跟他讲起了道理来。说自己不过是一臣下,琉球事关重大并不是他一小人能够做主的,要求颜检宽限几天,等到萨摩那边传回确切回话之后再撤也不迟。否则的话,琉球岛上的萨摩人就只有死拼到底。

市田盛常是萨摩藩老藩主岛津重豪的亲信,其nv为岛津重豪最宠爱的侧室,在萨摩藩内谁被大多数世代相传的名mén看不起,可是分量却绝对不轻。从蔡世昌那里了解了市田盛常底细的颜检同样也看不起这个卖nv求荣的人,但也不能不承认这家伙说的有理。

以市田盛常的处境,他真的可能会以死相拼

从蔡世昌那里了解了日本一些习俗的颜检明白,自己如果真硬生生的把市田盛常bī出琉球,那么回到萨摩等待市田盛常的也绝不会有好果子此,极大可能就是自尽。现任萨摩藩藩主岛津齐宣是绝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的,再有萨摩藩内诸多对头的落井下石,就算是岛津重豪亲自出面也救不下市田盛常。

市田盛常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所以言谈中他把‘不惜以死相抗’的潜意思表达的十分明确。

颜检沉默了半响。现在呈一时之气,未来可能就会有**烦。自己杀了市田盛常,萨摩藩会善罢甘休吗?岛津重豪会咽下这口气吗?

颜检为此事出头,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天朝上国的颜面,而不是什么真切的利益。他心底里恼怒萨摩,只是因为萨摩胆大妄为,把中国的颜面踩在了脚下。这就好比日后美国的尊严被非洲一小国内的一个市长给作践了,对于美国而言,这当然是不能容忍的。但是在满清官场上熬了这么多年,颜检进了文官院却还没有从老式的官场规矩中脱离出来,出使藩国的使臣却挑起了两国纷争,这也是一种无能的表现,从心底里而言颜检并不想因为琉球而在日本重新跳起一场战争。

所以面对市田盛常的请求,他答应了。而这个一答应,颜检就整整等了一个月,今天萨摩藩终于传回了消息,“琉球,萨摩百年之属……”,拒不退让是生生的打了颜检一耳光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