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四十二章 王聪儿出马宝鸡毒气弹

四百四十二章 王聪儿出马,宝鸡毒气弹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四十二章?王聪儿出马,宝jī毒气弹

ps:求订阅,求支持就差就包*了,现在这订阅真是杯具啊

二月的中南已经是chūn意盎然,快马加鞭一路疾驰南下的王聪儿过了汉江后就再也没有感受到半点冷冬的寒意。==??. 首.发?==

由襄阳到江陵,然后依旧快马加鞭到夔州。进入了四川地界后,她这心中才算是稍微平了一口气。

川黔边界,现在两边还都在克制中——

不过虽然两边都在克制,但军事对垒却是不可避免的,对局势的不好影响也已经显然。

四川义军方面,王三槐被迫放弃了彭山,丢掉了半个眉州。

但这只是开胃菜,两边关系绝对恶化,对汉中的影响才是更惊人,开战之初制定下的防守反击——全歼甘肃乌大经部的打算落空了

它没办法不落空,虽然詹世爵入川所部也迅速跟对面的白莲义军对峙了起来,可是入川的中华军只是詹世爵部的一半,另一半他还要留在两湖呢。这样的力量当然看不住整个四川义军,如此汉中部留守的姚之福部就只得调转枪口,对向了背面。

本来战事一起,清军的布局全部落子之后,针对此战襄阳义军就有了一个整体的计划。

放乌大经和柯藩两部杀到宝jī城下,途中节节阻击,城内重兵团集,姚之福等人想来,宝jī城肯定是有大把握手足的。

如此待到清军久战兵疲士气衰退之后,城内军力再出击反攻,同时汉中后方养jīng蓄锐的姚之福部和王延诏部也可以从凤县往西北出击,拿下甘肃境内的秦州、清水两地,最后在华亭堵住乌大经部西返的退路。

作为满清一直以来的绿营jīng锐,甘肃清军早在三年的大战中被chōu调一空了,乌大经此次率领的两万余甘肃兵,绝大部分都是新招募来的。只是甘肃地贫人穷,民风彪悍,只要有银子有粮食,新招募的兵员一个赛一个的bāng,稍加训练就都比江南浮华之地的绿营胜过许多。

两万多绿营是甘肃的**,少了这支军队,短期内甘肃省几乎就是不设防区域。宝jī城久攻不下,军老师疲,再被城内义军打反击,乌大经、柯藩肯定要撤军的。*\\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而很自然,乌大经会去回自己的老家甘肃。

华亭是一个掐住乌大经退路的命点。宝jī城之所以战略位置重要,就是因为它南临渭水,西靠大山。

吴山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五镇之一。后世人都知道天下名山属五岳,却很多人不知道与五岳齐名的不仅有黄山更有天下五镇。

这里的吴山就是属于西镇。中国的名山自汉以将就有岳与镇之分,岳是国之名山,镇乃一方主山。其就坐落在渭河北岸,自古隔断西北与关中之路。

襄阳义军原本的打算就是用养jīng蓄锐的姚之福部和王延诏部主力西出甘肃,绕着吴山杀去华亭。虽然路途遥远了许多,但是胜在轻松,可以说是入‘无敌之境’。

两面夹击若能在华亭县合拢乌大经部,全歼自是不在话下

可惜一番好算计现在全泡汤了。要防住南边的四川义军,再chōu兵西进,那力量就太过薄弱了。即使能按时按点赶到华亭县,控制的最多也就是一个县城城池,乌大经还有大把的空隙可转,最多是把辎重全部丢下就是。

身负重担,王聪儿真是半点懈怠都不敢生。从北京快马南下,到了夔州就是几千里地的奔bō,即使她一身的扎实底子也有些吃不消。随同她一起南下的护卫,梁纲亲自从骑兵营调拨的三百人,现在也只剩下了二百一二十个。

看到王聪儿赶到,坐镇夔州的詹世爵心中如同一块大石落地。他那干过这样的细腻活啊,一直以来都是负责军务,坐镇夔州这阵子跟西川义军打jiāo道,真是难为死他了。

——————————————

宝jī城下。

清军依旧在进攻中。本来已经士气低落打不动的地步的清军,在中华军跟四川义军闹翻的消息穿过来之后,瞬间就跟打了jī血一样,重新充起了一股劲

可惜这劲头来得快去的也快,打了两天宝jī城仍然是啃不动,还又被放了一碗血。这下子任凭柯藩、乌大经阵前如何急催,明亮、庆成凤翔城里如何跳脚,下面的人就是不动弹了。

不说杨芳、杨遇chūn、王文雄这样的汉族悍将,就是七十五、长岭、穆克登布、武隆阿这些旗人将领也都不愿再打了。

事不可为,平白làng费军力,还不如缩回拳头考虑考虑开chūn后的事情呢

之前紧紧包围着宝jī城的清军让开了临水的南路,乌大经和柯藩两个提督分别移军主力到了北mén和东mén,隐隐的有分道扬镳的苗头。

局势的变化战场上的人体验是最亲切的,清军要跑,高德均、张月梅心头纷纷火热了起来。年都没过,缩头被人前后打了这么长时间,现在终于轮到他们发威了

“放……”随着一声令下。隆隆的炮声霎时间响彻天地,自从宝jī城被四路围死之后,城内已经很少这般肆无忌惮的大炮了。

但现在清军放开了南面和西面,大量的补给也就随着运进了宝jī。炮弹雨点般砸向北城mén前的沟壕区,这些之前义军用来抵抗清军进攻的工事,经过清兵们的修补改造,已经反过来变成围城的助力了。高德均和张月梅想打反击,这些城墙沟壕就必须拿下。

一个个早有准备的清兵紧紧地趴在沟壕底的斜凹坑内,两手死死的捂住耳朵。他们知道,在这之后的将是一阵堪比十八层地域的煎熬。

不同于清军以铁弹为主的炮弹,中华军配置的可是有大量的开huā弹的。襄阳义军归顺之后,梁纲虽然没有立刻着手进行整编,却也提供了一系列的配套技术,在汉中建立了又一个正规的兵工厂,火yào和各种炮弹的生产自然是纳入其中。

因为人力充足,资源也充沛,枪炮这样的高技术含量活暂时还没有突破xìng的发展,可是各式炮弹以及火yào却是大幅度的超量生产。

襄阳义军下辖每mén大炮的开huā弹配额,可能都已经超出了现今中华军的整体标准很多。

土地在颤抖,心肝也在颤动,一些个清军老兵已经趴在凹坑里默默的祈祷自己好运的降临。

但是令人想不到的事情却在这时发生,一阵狂轰滥炸之后,再度落进沟壕区的炮弹,一声声剧烈的爆炸过后,夹杂着纷飞的弹片一起弥散开来的却是一阵阵红黄相间的气体。

“咳咳咳……咳咳咳”,无数的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在北城mén沟壕区里响起。只是过了片刻,一个个清兵就不顾头顶依旧不停掉落的炮弹狼狈不堪地顺着沟壕往后面跑。

“咳咳咳…………咳咳咳……”似乎天地间就只剩下了这一种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在乌大经不敢置信的眼睛中,高德均和张月梅却在欢快的仰天大笑。他们等这一日已经好久了,今个终于是出了一口闷气了

“抢占阵地,抢占阵地。罗兄弟,剩下的就该看你们地了。”

“高大哥就瞧好吧”罗进嘻嘻笑着,如同偷了蜂蜜的狗熊一样。

随着李熙手中战刀的挥落,一千名中华军如下山之猛虎一般冲进城外的沟壕区。那里到处还弥漫着不曾沉寂下来的红黄气体,所以一千中华军战士比平日鼻口处都多出了一个浸水了地口罩。

在他们身后还有一群推着水龙车的义军战士。

汉中兵工厂特殊制造的‘毒气弹’,一用出来效果果然不是一般的强。甘肃那穷山恶水里出来的汉子,脾xìng再暴烈,面对超辛辣的辣椒粉和芥末粉也照样全无抵抗能力。

猛然间被辛辣的辣椒末、刺鼻的芥末粉所笼罩,北mén外沟壕区一千多清兵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除去大部分跑了回去外,剩下就三四百人就全都鼻涕、眼泪横流,曲卷着躺在地表或是沟壕中,撕心裂肺一般的的不住的发出咳嗽声。

“啪——”乌大经愤恨的一拳打在辕mén栅栏上,空中飘散过来的刺鼻气味儿已经说明了一切。“***,太卑劣了可耻”

毒气弹是襄阳义军特意为了对付堑壕战而设计出的一种新式炮弹,整个中国只有汉中兵工厂在生产,因为还没有投入实战,效果不明,所以并没有在整个中华军中推广。

里面的设置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原本开huā弹内填充的铁砂换成粉末状的辣椒面、芥末粉就可以了。因为不追求直接杀伤力,后经修改,里面的火yào含量也大幅度缩减。如此一枚炮弹中所装填的‘毒气’就相当有分量了。

一颗毒气弹顺利炸开后,两丈范围内都被覆盖,完全就是小意思

ps:自唐、宋以来,“五镇奇观”一直与“五岳风光”齐名,所谓“五镇”即指:东镇沂山、南镇会稽山、西镇吴山、北镇医巫闾山、中镇霍山。

芥末:这并不是原产小日本的,而是原产于中国,还历史悠久,从周代起就已开始在宫廷食用,自古以来都被当作一种自然yào草。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