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七十一章 英国特使触手马六甲

四百七十一章 英国特使,触手马六甲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七十一章 英国特使,触手马六甲

无偿延长三十年铜矿的开采期限,这当然是在欺负人。== . 首.发 ==但是,比起西班牙人当年赤luoluǒ的屠杀,这样的bī迫可谓是友好的不能再友好了

世界就是如此,强权也可以光明正大。二十一世纪的‘虚伪’国际法则在今天并不适应,近代史的地球是一片血淋淋无比现实的丛林,涉足里面的每一个成员都必须无条件的遵从残酷的丛林法则。

中国,原先温醇的大象现在已经蜕变成一头凶猛的霸王龙,南洋注定是霸王龙的驯猎地。

而且中国人都是很善于‘未雨绸缪’的,在去年夏天,十年开采期限才过去五分之三,就已经有人提出延长吕宋的铜矿开采了。

中华帝国的内阁不是迂腐的‘儒学先生’,建议已经提出就立刻被王邵谊所采纳。不到半个月,一个完整的备忘录就递jiāo到了梁纲面前。

无偿延长三十年铜矿开采期限,这将会给帝国带来巨大的利益。因为近几年一船船从吕宋运抵大陆的铜锭就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梁纲自然答应,现在帝国无论是铸钱还是铸造枪炮,吕宋的铜锭都是必不可少的物资。这一点上他也不允许断绝

枪炮不是铸造好了就可以一直用下去的,地方守备部队和经常战斗的野战军的枪炮消耗完全是不在一个等级。军备部用了五年多的时间才把全军一百五十万部队全部换装一遍,就是因为边疆各路大军的枪炮磨损消耗太过严重。

每年都有返销回兵工厂的一大批枪炮、零件,这些都需要新的枪炮顶上去。如此,才huā费了这么长时间。

几年中,中华军的大炮已经慢慢地向青铜炮衍化了。虽然青铜炮比之铸铁炮的xìng能只高出了那么一点,但是为了这一点的提高,梁纲还是下定决心淘汰铸铁炮的。

所以,即便不说钱币上的耗用,单是军用,梁纲就不会看着十年期限过后大批的华人矿工、工匠再度过重洋返回大陆。

这是绝不可能的。

三十年无偿开采期限之延长,就中华帝国意志和利益的所在。

梁纲潜意识里也是在用‘过分’一点点的bī迫西班牙人,最好能jī起西班牙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怒火,那样中华帝国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扫平菲律宾西班牙人,继而再吞下巴达维亚,一统整个南洋。

因为帝国在印度大陆上已经取得了大跨步的进展,廓尔喀战争的胜利使得帝国的影响力覆盖了整个北印。可是梁纲却没有现在就过多涉足印度的打算,前世给他留下的一些印象和共识还在影响着他,梁纲潜意识的认为英国人不可能放弃印度,在这个点上与英国人相争,那就是真正的虎口夺食,搞不还会发生真正的两国战争。

梁纲不愿意为现在的印度付出这样高的代价,在帝国的西部,最先需要解决的是西北是沙俄,而不是西南印度和大不列颠。并且现在整个印度大陆上还保持着不少自我独立的土著邦国,英国人的‘王冠明珠’还没有全部落入他们的囊中。

但是这么一张王牌白白làng费了却也足够梁纲心疼的,他现在就要把中华帝国的触角跨过南洋延伸到大洋洲去,然后用帝国在北印的‘退缩’来换取英国人并不重视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这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jiāo易。

三十六年前英国人才发现了澳大利亚,库克船长登上东海岸,宣布那里是英国的领土。十八年后菲利普船长率领的一支有六艘船组成的船队共1530人抵达澳大利亚的植物园湾,当中有736名囚犯。^^网^e^看 免费 提供 ^^

八天后的西历1788年1月26日,他们正式在澳大利亚杰克逊港建立起第一个英国殖民区,这个地方后来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而成为澳大利亚的第一大城市悉尼。

而直到了西历1803年,殖民区才随海岸线拓展到塔斯曼尼亚。后世澳大利亚唯一的一个岛州。

方向是由北向南的,现在英国人占据的仅仅是澳大利亚非常非常小的一块地盘。其所产生的利益,在英帝国整体利益中几乎查无可见。

而就在英国人把触角伸到塔斯曼尼亚的时候,南洋水师的外海探查船队也已经数次在澳大利亚北部和西海岸登陆,并在澳大利亚大陆北侧两个半岛,即原本历史时空中的约克角半岛和阿纳姆地上分别建立了属于中华帝国的落脚点。

澳大利亚被探查船队的人命名为琰浮洲,这是一个很有中国sè彩的名号。因为琰浮州是中国神话传说中四大洲南瞻部洲的别名。

中国跟英国现在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打起仗来,英国固然做不成东方贸易,税入大减,中国国内的参货堆积,完全靠内销显然市场也会受到很大的冲击。所以,两国现在应该都理智克制着,比如在廓尔喀战争中的‘打合’就是如此。

在梁纲的敌对目标中,英国也并没有排在第一位,他们在远东几乎没有利益,序列排名还在西班牙和荷兰之下。而自始至终都高居首位的则是俄国。

就像梁纲在南洋对付西班牙的手段一样,二杨进入哈萨克以来,大批的枪炮援入中yù兹和大yù兹,哈萨克近代化部队在迅速编练中。当时间到了明年,哈萨克新军初步有了进展之后,梁纲就会命令中yù兹和大yù兹进攻小yù兹。

这是哈萨克人的内部纷争,作为两方的幕后援手不应该跳起来参战,而更应该默默地注视着。有了中华帝国的大力援助,合大yù兹、中yù兹两部的实力绝对能顺利拿下小yù兹。

俄国的草原总督不lù面还好,如果他自己忍不住蹦出来,那么准备已久的中华军新疆兵团就可以开动了。

把西北这么一大块薄弱地带lù在俄国人面前,就好比一头老虎把腹部lù在了一头狼的爪子前。虽然实力上老虎绝对压倒狼,可是危险却始终在存在。

为了消除危险,老虎需要做的不是把自己的腹部遮掩起来,而是需要把狼彻底撵走,把俄国人赶到乌拉尔山西面去。

在财政亏空财政赤字的情况下频频做着兴兵,如果换做是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那皇帝就都要落个穷兵黩武的骂名,可现在在中华帝国却绝不会如此。

一是因为梁纲的威望着实隆重,二是因为南洋战争和日本之战,让中华帝国满朝文武看清楚了一个事实——打仗不仅可以不huā钱,反倒可以赚钱。

因为这两仗,中国不但增多了七八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极大地威慑了南方的各个属国。华北赈灾,数以百万担的粮食源源不断送入中国,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这些年下来帝国在日本和南洋也赚了不少的钱,跟当初兴兵打仗的耗费对比,太微不足道了。

最最重要的是,帝国的财政岁入表现出了足够的强大,内阁中人没有哪个是真正的傻蛋,他们知道这几年大把大把的银子都huā在了什么地方。而当全国各地的基础建设结束之后,富裕的财政足以保证帝**费的开销

黄帝历4504年,西历1806年,第六次土俄战争已经结束了十多年,按照土耳其人和俄国人的规律,新一轮的厮杀马上就将展开了。因为土俄战争一共打了十一次,持续了二百来年,真正是一辈人打一次

梁纲都已经准备往土耳其派出特使与其结盟了,虽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经是落日的余晖,走向衰亡了。但是作为一个欧亚非jiāo接处的世界xìng大国,现在它还很有些作用。

土军即便在堕落,也总能吸引一些俄国人的注意力,再加之欧洲大陆上的战争,梁纲只要想起来就忍不住呵呵欢笑——俄国人还那什么抵挡中华大军的进攻?没有国内的主力作支撑,就凭他们在西伯利亚的总督府和一样弱小的草原总督区??

梁纲根本就没把这两个地方放在眼里西北这一战,中华军不但要把俄国人赶回欧洲去,还要把布哈拉汗国、浩罕汗国、希瓦汗国统统置于麾下。

这几国再往西就是bō斯。原先辉煌的古国,眼下已经成了英俄两国大博弈的所在了。萨非王朝覆灭之后,bō斯在卡扎尔王朝的统治下,被北面的俄国和东面以印度为基地的英国逐步蚕食,其领土中分出了亲英国的巴林、阿富汗的一部分,和亲俄国的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一部分。梁纲最终的目的是把俄国人踢出局,自己坐上俄国人的位子最终将中亚大草原彻底掌控在手中

——————————————————————

1806年底。一队从欧洲万里航程而来的英国舰队抵达了印度

外jiāo大臣查尔斯.格雷受到了代理总督乔治.希拉里奥.巴洛的热情欢迎,与查尔斯.格雷同船抵达印度的还有新任印度总督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

如果廓尔喀战争能够打赢,那么今天查尔斯.格雷带给乔治.希拉里奥.巴洛的可能就不是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而是一顶真真正正的印度总督帽子。

可是在廓尔喀乔治.希拉里奥.巴洛失败了,先是乌代布尔堡失利,后又是伊拉姆会战失败,英国的脸面和威信被他几乎丢的一干二净

眼下的北印看起来风平làng静,可实际上平静的表面下却是暗涛汹涌的bō涛。锡克王国的兰季德.辛格已经明里暗里靠向了中国,英国的威严在北印越来越不顶用了。

乔治.希拉里奥.巴洛气的想立刻向锡克宣战,但是理智让他忍耐了下来。即便是没有廓尔喀战争的这场大败,锡克人也绝对是英印总督所面临的一大难题。

整个1806年,英属印度殖民地都是那么的平静,面对中国的‘唑唑bī人’,他们十分沉得住气。

经常在世界各地争地盘的英国人,十分明白‘拳头大是真理’这句话。在比拳头中他们输给了中国,那么现在就应该低身服软。

“巴洛先生,你不需要为廓尔喀战争的失利赶到气馁。那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安慰乔治.希拉里奥.巴洛道。

作为一个政治家和外jiāo家,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并不懂得战争,在这一点上他差了乔治.希拉里奥.巴洛道很远。

但是一路上坐船来到印度,无数片的分析思考,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认为——乔治.希拉里奥.巴洛道开战的决定是正确的。

廓尔喀战争的失败是巨大的,但是通过这一场战争,英国也更加清楚地看透了中华帝国的实力。这与军事上的失败相比,同样是一场属于军事的巨大胜利。

廓尔喀战争的消息传到伦敦,整个英国都为之震惊。在切尔斯维克修养的乔治.马嘎尔尼成了整个欧洲的笑谈。

那些在中英断jiāo时期吹鼓中国只不过是一泥足巨人,真正实力不堪一击,要求立刻对中国发动进攻的政客和商人纷纷埋头缩在了家里。

对于乔治.马嘎尔尼的‘身败名裂’,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万分的同情,虽然他们不是同一时代的nòngcháo儿,一个出生在1737年,另一个出生在1751年,几乎差了一个辈分。但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还是为马嘎尔尼感到悲伤

“基宁méng德阁下,请忘记马嘎尔尼先生带回的一切。中国需要你重新的认识,和最认真的对待。”乔治.希拉里奥.巴洛一直很消沉,他的一切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今晚招待完查尔斯.格雷和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之后,明天他就会带着家人返回伦敦了。而在遥远的欧洲,最终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乔治.希拉里奥.巴洛毫无所知。

又被拉出来鞭尸的马嘎尔尼已经不可能知道巴洛的这番话了,因为在查尔斯.格雷和吉尔伯特.艾略特.默里.基宁méng德的船队驶到好望角的时候,马嘎尔尼就已经冷清的病死在了切尔斯维克。

时间是西历1806年4月21日,马嘎尔尼家族绝嗣。

查尔斯.格雷没有在加尔各答耽搁太久就乘船驶向了中国,而在此之前印度总督履新和英国特使抵印的消息也已经早早的从加尔各答传去了加德满都。

比姆.森.塔帕迅速把消息传递给驻藏大臣王鼎,然后六百里加急的快马日夜不停的奔驰向北京。

“巴里特——”贝克.格林迟疑的叫了一声:“快出来看一下,我们难道提前到达卡里马塔了??”作为一名英国皇家海军上校,格林如果没有看错海图的话,现在船只应该依旧在马六甲海峡中,并没有行驶到海峡的另一头,那里有一个叫做新加坡的中国海港。

两年前才开始建设,发展很快可是为什么现在他的视线中,前方会出现一个飘着中国恶龙旗帜的小港口?这里是马六甲海峡中部啊距离槟榔屿只有一天的距离。

巴里特.克拉克是加尔各答为他们挑选出的领航员,老水手,青年时就到了印度,二十年中整个远东这一片海域他都是熟悉的很。xìng格开朗,比较爱现,一有就喝,嘴巴就把不住mén这是水手的通病

巴里特.克拉克上船以来极受船员喜欢,因为这支船队的船员都是欧洲来的正规海军。查尔斯的随访舰队虽然没有马嘎尔尼来的威武,但是一水儿的三艘五级舰船速度快,火力也不弱

巴里特.克拉克经常被船员甚至是查尔斯本人拉去攀谈,因为在印度生活了二十年的巴里特知道太多他们不了解,又极希望知道的东西。即便那只是一些常识比如说老旧中国和现在的不同。

听到船长的叫喊,正躲在船舱大摆天mén阵的巴里特.克拉克立刻脱身站起,向自己的听众摆了摆手,作出个自己很无奈的表情,飞快的窜到了甲板上。

在英国,即便是最普通的水手也要知道,绝对服从长官上司的命令,不然的话即使表现在优秀,也会被架到架子上挨鞭子的。

“没有,上校先生。”巴里特.克拉克四下了打望了一下,立刻高声回答道。“这里仍然在马六甲海峡,没错的。看,那不是中国人的三宝七港——”

通红的脸庞在烈日下愈发的赤红,披着一头半长金发,巴里特.克拉克的一脸无谓,与贝克.格林的眉头紧锁呈献出了最鲜明的反差。

“可这里是海峡的中部,只需要一天中国人就可以抵达槟城。”贝克.格林愤怒的叫道。

巴里特.克拉克脸上现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表情,中国人这几年中不但建起了新加坡,还在南洋各地建立了七座三宝港,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有什么可吃惊的?那些东印度的土著酋长不可能也不敢拒绝中国人的‘好意’的。

大不列颠在远东又没有势力范围,贝克.格林一个小小的上校有必要这么气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