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七十三章 库斯塔奈就在眼前

四百七十三章 库斯塔奈就在眼前!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七十三章?库斯塔奈就在眼前!

库伊目,伊犁河入巴勒喀什池河口地名。\\???提供本章节最新\\这个很令人眼生的巴勒喀什池事实上就是后世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巴尔喀什湖。

满清控制这里是在准噶尔méng古被屠戮一空之后,才将这片广袤的土地彻底并入中华版图的。虽然乾隆几乎做了末代皇帝,但在这一点他是有功

不过历史上的满清实在是天下的耻辱之最,也是出了名的崽卖爷田不心疼。西历1864年,满清与沙俄签定不平等条约《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一口气就把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及斋桑淖尔(今斋桑泊)南北共44万平方公里领土割让给了沙俄。

但是在今天,巴勒喀什池牢牢地踏在中华军的脚下,且梁纲发誓,终帝国万世他也要让这片广袤的土地牢牢地留在中华的版图中。

伊犁河古称亦列水、伊丽水,是中国内陆的一条内陆河,其上游处于天山西段,流域面积约六十万平方公里,水流量居全疆众河之首。中、下游本是在哈萨克斯坦境内,但是现今的天下,巴尔喀什湖都是中国的,伊犁河就更是中国的了。

全长三千余里,于伊宁附近河谷宽展,两岸平原广阔,土壤féi沃,有大批农、牧业人口定居,农业和畜牧业较为发达。只是伊宁以下河段水浅沙滩多,河道分叉也多,并不利于航运。

二杨入哈萨克之后,大批的枪炮弹yào从新疆源源不断运入中yù兹和大yù兹。而这条通道就是依附着伊犁河而行

无论风霜雨雪,终年四季,一支支总后勤部的运输队伍往返在道路两头。同时一个个中转站和落脚点也在这条道路上相继建立了起来。

库伊目是这条运输线上中国境内的最后一个点,到了这里运输队的压力就可以陡然放轻,因为接下去的航程他们会坐着船把一车又一车的军火物资直接运送到巴尔喀什湖对岸的中yù兹和大yù兹去,而不需要再在旱路上奔bō了。

冬季时期巴尔喀什湖会被冰封,而且时间很长要四个月左右,这种情况下水运当然不行。但这也没关系,军火物资留在库伊目的仓库里就行了,反正库伊目占地面积有四五百亩之巨,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小城。里面长期驻扎的有一个加强营规模的步兵和一个大队的骑兵,安全绝对有保障。

等到chūn暖huā开湖面化冻之后,库伊目守军再组织运船把军火物资运送过对岸就是。

二月份的库伊目还是漫天飞雪,寒风吹人脸像是冰刀子割ròu似的。可是白茫茫的大雪中,一支三十多辆四轮马车组成的车队依旧出现在了库伊目哨岗的视线中。

新年度过之后,新疆的风雪不仅没有减小,反而比年前还要更大。按照之前运送的枪支弹yào数额,这个时候总后勤部本可以是暂停一段歇一歇的,但是哈萨克大草原上突然出现的战争却让他们不得不加足了马力,使劲的往库伊目继续运载。

二月份,英国外jiāo大臣查尔斯.格雷刚刚抵达北京。他现在正在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的把中国从法国的身边拉开。可是,面对法国抛出的‘菲律宾’和‘东印度群岛’这两块柔软的蛋糕,查尔斯.格雷是毫无半点张口的余地。

法国能把整个南洋让给中国,英国又能付出什么呢?难道查尔斯.格雷还能在谈判桌上跟谢清高等人大谈——拿破仑是世界的破坏者,是战争的恶魔,他所发动的战争是邪恶的???

这不是笑话么?不能给出实际的利益,查尔斯.格雷的任何话都将变得毫无意义。而且他身上担负的还有廓尔喀战争也就是印度大陆战后的善后事宜。\\??í群2∴⑴㈨⑸\\

梁纲这个时候已经是在稳坐钓鱼台,静静地等着英国人给他狮子大张口的机会。澳大利亚,甚至是整个大洋洲,他这次是吃定了。

但是在jiāo通和信息极度不发达的时代,身在北京的帝国中央不可能及时及刻的掌控一切。梁纲并不知道,这个时候第七次俄土战争已经爆发,已经打响

并且英国人还第一个站到了俄国一边,去年底,其舰队就曾企图控制达达尼尔海峡两岸的军事工事和埃及沿海,但未能成功。

梁纲在去年中就已经向奥斯曼土耳其派出了特使。但是这才半年多些的时间,两边消息不可能通一个来回。而4504年底俄土战争再次爆发,走海路把消息传递到北京,不出意外的话也最早要到盛夏季节。

可是除了漫长海路上的消息传递外,那还有一通途经是可以把消息迅速传递到中国的,那就是陆路。

从土耳其到bō斯,再从bō斯到布哈拉汗国、浩罕汗国、希瓦汗国,然后传递到三帐哈萨克,最后进入新疆。

坐镇在乌鲁木齐的总后勤部主管官员就是听到这一消息后才迅速重启了大风暴雪中的军火运输线。因为中yù兹、大yù兹的布克依汗和克涅萨热汗以及杨遇chūn和杨芳已经决定趁这个有利时机向小yù兹发起进攻。同时这一消息也在快马疾驰中迅速的向北京传递,但估计到梁纲知晓时间最少也要等到二月下旬。

查尔斯.格雷没有告知中华帝国这方面的消息,一丁点的口风都没有lù出。二月二十三,拿到了新疆急报的梁纲脸上一片愤怒。

照消息看,奥斯曼土耳其是受到了拿破仑口头上的支持,加上俄国人在奥斯特利茨会战中遭遇到的惨败,才决定对俄国进行军事行动的。其直接目是夺回对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两地的控制权。

查尔斯.格雷途经中东的时候,这个消息他已经是知道的。但是一直以来他却没有透lù出一点口风。虽然格雷作为英国的外jiāo大臣并没有义务给中华帝国传递消息,但是这种明显之极的隐瞒也是让梁纲很是恼火。因为这几天的谈判中,帝国一方已经散lù出了一丝对英国的友谊,以及对俄国的敌意。

作为回报,至少梁纲理解应该是这样,查尔斯.格雷应该将这一重要消息透lù给中方。可现在查尔斯.格雷的行为却清晰的传递给了梁纲一股别意的信息——对于大英帝国而言,俄国更重要。

不然的话,查尔斯.格雷怎么会放弃如此容易讨好中国的机会,而依旧不去损害俄国人的利益呢?

随后的几天里,查尔斯.格雷猛的被谢清高领衔的外jiāo部给闪了一下腰。已经初见了一点温醇气息的谈判,被中方毫无理由的给予停止。再去找外jiāo部,不要说是谢清高就是他的副手或是外jiāo部别的高层都没一个能见的上面的。

一股严寒瞬间袭上了查尔斯.格雷的身心,他感觉是如此的莫名其妙,又冷彻冰扉。

梁纲的怒火释放是必须要有人来承担的。查尔斯.格雷几乎是破坏了他对俄作战的第一步计划,他就必须要承受这种后果。

要彻底毁掉俄国,西历1812年与法国联盟,百万大军东西合攻斯拉夫人是最好的办法。那甚至有可能把斯拉夫人再一次分割成一个个的小邦国,把他们六百年的发展毁于一旦。

但是那样就太便宜拿破仑了。万一英国人在法国一统欧洲大陆之后撑不下去了,那梁纲岂不等于就是给中华帝国平白竖立了一个现时空下最强大的敌手?

英国人的势力虽然笼罩大半个地球,但是就土地而言,中国跟英国的纷争还真是少得很。如此,一个只有海军优势的英国,不比一个征服了整个欧洲陆海双强的法国更好对付吗?

而且拿破仑若是真的征服了整个欧洲,不管他这个帝国能够支撑维持多久,但是整体实力,已经可以跟中华帝国相提并论了。

这显然也不是梁纲希望看到的。就如前文所写的那样,他更希望看到的欧洲是一个陆地两虎相争,海上一龙在卧,三分天下的格局。

所以他要先一步打击俄国,在西历1810年之前打赢对俄的战争。给俄国人一次狠狠地教训,削减俄国人的一部分实力,让俄国人在欧洲战场上消停消停,也趁早给俄国人造成既定事实。让他们能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在丢失了整个西伯利亚和半个高加索地区之后,还有充足的勇气来面对拿破仑直bī而来的六十万大军,自己一把火烧掉自己的首都莫斯科。

置之死地而后生梁纲可不希望俄国因为东部大面积国土的丧失,而信心不足,心理准备不足,自我的早早崩溃

说真的,梁纲对老máo子的韧xìng还是颇为佩服的。

斯拉夫人的韧xìng就像他们对土地的贪婪一样,超乎一般民族和国家的水平。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一二百年前就向着荒无人烟,暂且毫无利用价值的西伯利亚进军?又怎么会越过白令海峡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扎根?

如果把中原王朝设身处地的换一换,我想中国人除了会坚定地把西西伯利亚大草原上因méng古金帐汗国崩溃而遗留下的诸多小汗国消灭后,肯定不会再向着荒芜无际的中西伯利亚和东西伯利亚前进

这是民族xìng格的不同,当然也是因为民族发展历程的不同。

俄国境内的斯拉夫人,在莫斯科大公国崛起之前的命运,可是相当的不咋滴的。跟中国民族的发展相比,悲催的太多虽然中华历史上也是多灾多难。

————————————————

库斯塔奈,三月。

冷冽的寒风呼啸,冰凉刺骨的雪huā不停地打在人脸上。天地间都被寒冷冻成了冰块,所有lù在外面的部位都冷的厉害。

哈萨克新军的战士们已经把衣服紧紧地裹缚在身上,但即便如此凛冽依旧不停地渗透入皮套中。不时的还有战士滑倒在地,因为地面已经整个冻成了冰面,再落上雪huā就变得更加嗤滑了。车轮在光溜溜的冰面上辘辘滚过,倒是省去了战士们很力气,只要能把握住方向就行。

冬季不过去就发起进攻,在杨遇chūn、杨芳看来就该如此经受,布克依汗和克涅萨热汗既然同意了开战,那么现在所遇到的一切他们就应该预料得到。毕竟对于哈萨克大草原冬季的寒冷和漫长,这二位应该比二杨更加的清楚了解。

仿佛是强光照耀着雪白的原野,拐过一座山头后,入眼的地平线更加宽阔了,风雪似乎也减弱了不小。从鲁德内开始,整整三天时间绕道的艰苦跋涉,他们终于从库斯塔奈西边的高原地区走出来了。

小yù兹又叫奇齐克yù兹,小帐哈萨克。其范围就是后世的西哈萨克斯坦州一带至库班河与乌拉尔河、萨马拉、车里雅宾斯克一带。换句话说,就是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jiāo界的那片土地。

这也难怪了它会是第一个被俄国控制的三帐哈萨克之一。

此次趁着俄国人两两开战,不暇东顾之机中yù兹和大yù兹联军出兵小yù兹,战斗打响之后到现在一直都是十分顺利的。

两万新军和两万可以说是骑兵也可以说是牧民所组成的四万步骑大军,横扫了小yù兹的前半截。然后兵分两路,中yù兹和大yù兹各两万步骑分头杀向了南北两个方向。杨遇chūn所在的中yù兹部,兵锋一直打到了鲁德内,直指小yù兹重地库斯塔奈。

库斯塔奈在外乌拉尔托博尔河上游的左岸,周边地区大部是高原,海拔在200—300米之间。河网稀少,湖泊却众多。典型的大陆xìng气候,夏季有尘暴,冬季多暴风雪。

在小yù兹整个控制区内,库斯塔奈就是一个联系北部和中部地区的枢纽点。也是俄国人控制了小yù兹之后,抓紧修筑的城池之一。

分兵之后,杨遇chūn所指挥的两万步骑军一直是在沿着托博尔河由下至上的,鲁德内就在托博尔河,直线距离离库斯塔奈只有五十里不到。但是如果这样进兵,杨遇chūn相信自己指挥的军队在看到库斯塔奈的城市影子之前,肯定会与小yù兹兵马大打出手数阵的。

因为在联军出兵小yù兹之后,除了在切尔卡尔和穆戈加尔山下与小yù兹军打了两场硬仗之外,这一路上杀来就再没有遇到过大的抵抗。

小yù兹的军力绝不至于如此微弱,事实上,小yù兹并不小,小yù兹的小是指年轻,最迟形成。他们的人口和战斗力,就现在而言单独的比起中yù兹和大yù兹来都已经是超出了不少。因为近几十年年来,俄国人陆续攻击布哈拉汗国、浩罕汗国乃至bō斯地区,一些本部归于yù兹的部落和中亚人被俄国强行编入此部。大大的加强了小yù兹的总体实力。

在俄国人无暇东顾的时候,小yù兹的实力就是他们震慑中亚的一个重要砝码。而在俄国人把矛头指向中亚的时候,小yù兹的骑兵就是他们掠夺果实的锋利爪牙之一。

而且小yù兹的地盘是东北西南走向,硬生生的挡在了沙俄草原总督区的中心——也就是奥伦堡总督区的正前面。在奥伦堡防线之前,又给俄国人增添了一道活着的血ròu防线。

西历1735年,俄国参政院秘书官基里洛夫受命带领远征军在奥里河克口建立了奥伦堡。他计划在奥伦堡与咸海之间,建立45座城堡,使其连成一条坚固的防线。1738年,新上任的奥伦堡总督塔季谢耶夫着手准备工作。同年,奥伦堡建成。1739年,俄国奥伦堡新总督乌鲁索夫派遣他的骑兵中尉格拉迪舍夫和工程师纳基莫夫,带领军队到咸海以东和希瓦地区测量地形,绘制地图。一年后俄国把奥伦堡地区划作自身的一个省区,沙皇伊丽莎白一世任命涅普柳耶夫为奥伦堡省长。涅普柳耶夫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奥伦堡城迁移到现在的地点,萨克马拉河与乌拉尔河的jiāo汇处。并从第二年起开始全面修筑全长1780俄里的奥伦堡碉堡线,防线把乌拉尔河到古里耶夫要塞和托博尔河一线全部连接了起来。

所以,对比起库斯塔奈是小yù兹的一个重要城市,中yù兹和大yù兹哈萨克人更认为它是俄国人奥伦堡防线的一个点。

四面八方只看见落雪形成的一条条白sè斜线。在野外,风执拗地把一切都往一个方向吹。右边,左边,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huā。人的眼睛找不到别样的、新鲜的东西。什么白sè以外的眼sè都看不见,到处是一片白雪。风雪迎面吹来,吹得雪huā糊住了眼睛,冷风从任何一个微笑的缝隙中穿过,冻的战士们瑟瑟发抖。可是除了把皮衣军服裹得更严密一些外,他们毫无办法。

严寒把哈萨克大草原冻成了一个大冰坨子。狂风呼啸,大雪纷飞,队伍却始终在前行。

杨遇chūn大胆的放弃了更容易前进的托博尔河谷路线,留下一半军力在鲁德内吸引库斯塔奈眼线,他自己则带领另一半主力趁夜横渡托博尔河到达了河的左岸,然后径直向西进入了外乌拉尔高原中。

三天的时间,大风雪中杨遇chūn带领着五千新军、三千骑兵和五百辎重兵,顶风冒雪走了二百多里,终于是完整的出现在了库斯塔奈城毫无防备的西面

走下高下,平坦的托博尔河谷就在眼前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