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七十五章 查尔斯眼中的中国

四百七十五章 查尔斯眼中的中国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七十清晰地载录下了《中英印北界勘分约记》十七条条约中的每一款项。^^?网

“CharlesGray”,查尔斯.格雷用鹅máo笔郑重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姓名。中方谈判代表谢清高三字也列在其上,三个多月的谈判下,他终于是圆满敲定了中英和平条约。

付出新南威尔士作为代价,查尔斯.格雷却认为这绝对是值得的。中俄两国早已经开战了,中国人这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向法国人表明立场。而作为回报法国人也在三月中让西班牙人全盘让出了菲律宾。新南威尔士,英国人最早给澳大利亚起的名字。

查尔斯.格雷至今还记得当时自己内心的焦虑和彷徨,那个时候北京城的市井间都已经在流传上海、广州和香港三地就要全面驱除英国人的消息了。他当时都已经绝望了

可万幸的是,就在那个危急关头自己终于‘攻克’了一名中华帝国谈判组官员的心防。一名叫做天和.孙的中华外jiāo部中层官员。

大笔金银的攻势下,查尔斯.格雷从孙天和口中套取了大量有用信心,在最后的关头果断舍弃了英俄两国的牵连,而选择了英国自保

查尔斯.格雷不介意自己在孙天和身上huā了多少钱,他现在由衷的感谢这位‘忠实’的朋友。即便孙天和更大的可能是忠实于金钱

但是查尔斯得到了自己期望的结果。虽然中俄是注定不会再和平,但大不列颠的印度和平了,这就足够了。新南威尔士对不起菲律宾和东印度群岛来太荒芜和不值得一提了。英国所得到的收获是远超出其所付出的代价的。若不是一切只能暗地里来,而不能摆到明面上去,查尔斯早不知道要几次登mén拜谢了。

新南威尔士的英国人会集体搬迁到新西兰。这个距离澳大利亚聚集极近的岛国,在西历1642年就被荷兰航海家阿贝尔.扬松.塔斯曼所发现。荷兰人企图在新西兰的西海岸区登陆,但因遭到了máo利人的攻击而迅速离去。一百二十多年后,西历1769年,英国海军舰长詹姆斯.库克发现澳大利亚的那个及其船员成为首先踏足新西兰土地的欧洲人,随后,捕捞海豹和鲸鱼的欧洲人就不断地来到这里,传教士也很快接踵而来,白人在新西兰的定居点也就如此开始逐渐建立起来了。

跟已经有所发展的新南威尔士相比,这里当然要差劲很多。不过英国人在新南威尔士的人口不可能在返回欧洲,新西兰是他们必定要去的地方。

梁纲虽然希望一举拿下全部的大洋洲,但也不能bī迫英国人太甚,所以双方签订的约记中,就做下了以此为分界线的约定。

《中英印北界勘分约记》,英国作为中华帝国在北印退让所作出的补偿,澳大利亚现在的琰浮州就全部成为了中国的地盘。同时英国人还要保证,在这一场中俄战争中他们要保持绝对的中立。

梁纲可以不管英俄在欧洲的联手,他需要的仅仅是亚洲这边的绝对中立。

这一点查尔斯.格雷当然会答应。不提中英双方的贸易,不提中国在北印做出的退让,单在未能拿下孙天和之前,中国所持的对英态度的逐渐冰冷就足够让他记忆犹新。那是具有决定xìng的一点

中国对俄的敌视是赤luoluǒ的,当三月份哈萨克最新的战报送达北京之后,梁纲一声令下,东北、外méng草原以及新疆主力军,三路兵马就像是三把锋利的刺刀,“噗嗤,噗嗤……”的捅穿了俄国人的头xiōng腹部。

那段日子心急如焚、坐卧难安的查尔斯.格雷最密切的关注着战局的每一丝变化,中**队的进展是势若破竹的,是一路胜利的,任何人都能跟清晰的看出,这场战争中华帝国准备已久。[本章由én,外jiāo部中出现如此大纰漏,作为一部之首,他责无旁贷。

与查尔斯.格雷的谈判真正再启是四月底开始的,中间生生凉了他两个月。谈判开始以后的这段日子,包括之前的那些天,梁纲就高高的俯视着孙天和这个跳梁小丑,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心中虽恨不得一根指头直接摁死,但还是让他活蹦luàn跳到现在。

这就是一条鱼,不但这次用上了,下次可能还会用上。攥着孙天和这一个点,军情局就有把握监控英国人在华的所有布置。所以,孙天和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作为廓尔喀一方的见证人,拉纳.忠格.潘德出席了签约仪式。对于廓尔喀人而言,一场持续了接近三年的战争终于结束了。虽然早在伊拉姆会战结束之后,双方的冲突就告一了段落。但毕竟还没有彻底收尾。而现在,他是真的放心了

返回到国宾馆,拉纳.忠格.潘德心理面依旧在嘲笑着兰季德.辛格。“机关算尽太聪明,反送了卿卿xìng命”用中国的这句话来形容兰季德.辛格实在是太形象了

他想背靠中国好乘凉,又想拉引英国人来自重,这下子好了,中国人烦了。直接把它与英国共享了。

这是查尔斯出乎预料之外的大收获,却也是锡克王国的大悲哀。

锡克王国人口众多,信仰锡克教,风俗勇武彪悍。是印度西北极重要的一方势力,英国人也不敢太去招惹他们。

君主兰季德.辛格还不到三十岁,但是xìng情勇武也富有智谋。这个时代,对锡克人最大的威胁已经不是莫卧尔,而是英国人。打赢了马拉塔战争的英国人已经控制了除旁遮普以外的整个北印。唯有锡克还依旧保持绝对的独立。

中华帝国chā足喜马拉雅山走廊地区之后,兰季德看到了对抗英国的希望。伊拉姆会战后他直接投靠了中国。这让梁纲很是惊喜,本来只圈定喜马拉雅山走廊地区的手,往外一划也把锡克国圈定在了保护圈内。

如此兰季德就可以大松一口气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在中国的保护下英国人绝不敢向他们伸手的。

但是聪明人心眼多,兰季德就是太聪明,心眼太多了。他不想受任何一方的控制。在他看来,锡克变成中国的属国、保护国也就比被英国人征服好上那么一点。

兰季德.辛格采取了灵活的策略,他同英国人结盟而不结仇。去年4月分,锡克国跟英国签订了阿姆利则条约,以萨特累季河为界,双方不得逾越,共同遵守。而除了这个表面约定外,兰季德还请英**官为他训练军队,准备发展近代化武装。

这家伙是打算脚踩两只船。

而现在梁纲就直接把锡克,把兰季德摆上了餐桌前。反正这里是计划外收入,就然小不点不老实,那就直接拉上一个人分吃了它。

梁纲对于背叛和叛徒是最不能容忍的,比如不丹国的那几个不老实的封建主。这一次就直接就91团和锡金联军所攻灭。作为惩罚,不丹之前侵占的锡金领土也全部归还给了锡金。

所以,廓尔喀战争对喜马拉雅山走廊三国的影响是十分重大的。廓尔喀人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绑在了中国的战车上,不丹作为反面教材则被重重教训了一顿,打老实了。

锡金却是乖孩子,弱孩子,所以给他一个甜枣吃。

而话说,中国自从chā足喜马拉雅山南麓之后,锡金的日子确实是大大好过了。它收回了东面的部分领土,且与廓尔喀发生冲突的风险被大大降低;东侧的恶邻不丹刚刚被宗主国的宗主国给修理过,失去了长期控制的库奇比哈尔,一时处于颓势中,不会也不敢再来找麻烦;南面的英国人看起来则就像伦敦的绅士,对锡金无半点贪念;北面的宗主国西藏则继续对锡金国王恩宠有加,不仅把热日宗的一片草场供其放牧,还委任国王楚格普德代办热日宗营官事。现在的锡金真可谓是四海升平。

战争中损失巨大的廓尔喀人看着都感觉眼热锡金屁事不干,占得便宜也太大了。

北京,国宾馆中。

一场宴会后,查尔斯.格雷一行人回到了住处。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查尔斯却感觉自己脑子越发的清晰了。外jiāo上的成功让他神经亢奋,难以入眠。

鹅máo笔莎莎的在纸张上书写着一行行文字,查尔斯翻开日记本详细的记载着今天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和内心的全部感受。

这是他驶来中国之前就给自己定下的一项任务,不管最终的结局如何,自己都要细细的观察中国,观察那里的人,观察那里的事,观察那里的一切。

前辈马嘎尔尼那么不名誉的逝去,查尔斯内心很悲伤,这却也是他做出决心的一大动力。因为本身也是外jiāo圈里一员的他,明白马嘎尔尼的为人,他对中国的形容应该不会有太多的虚假,那应该都是中国过去的真实一面。而至于眼下,有可能是中国自我发生的改变,也有可能是马嘎尔尼当年只看到了表皮。

这样的想法就给了他更大的动力,让查尔斯更重视是英帝国对中国的第二次出使。

即便对自己任务完全绝望的时候,查尔斯也没有放弃日记的习惯。在搭上孙天和逐渐扭转局面之后,查尔斯一日一记甚至是一日数记的时候就更多更遵守了。

查尔斯的记载包括了中国的一切,从百姓吃喝穿戴、生活,到民俗民风民貌,从节日宗教信仰,到科教文化卫生。

北京的大街小巷他都有去过,市井文化,市井繁荣,查尔斯是亲眼所见,亲身体会经历的。

把伦敦与北京作比较,把英国人的生活与中国人的生活作比较,差距是十分明显的。物质上,以及jīng神上,都是。

或许是拿破仑太耀眼了,也或许是因为反法同盟的陆续失败,英国本土虽然至今还没有遭受过任何侵害,但是英国人的jīng神态度,焦虑、恐惧乃至恐慌,已经变得不太自信了

可中国百姓不一样,这里任何的一个人,即使是国宾馆的低层服务人员,面对自己也是不卑不亢,神态中甚至还蕴含着一丝藐视。

查尔斯不觉得这是愚蠢的自大,虽然它看起来确实与马嘎尔尼所描述的中国人那种‘自大’差不多,但是查尔斯认为眼下的中华帝国确实有实力有能力去支撑他们国民的骄傲,他们国民的自豪

这个帝国富饶而强大,身为这样国度尤其是首都的子民,当然会自傲自尊,看不起他国外人。在欧洲同样会如此,就好比西欧人看不起东欧人,伦敦人看不起爱尔兰人一样。

中华帝国上下层之间的差距也没有马嘎尔尼所描绘的清国时期那般巨大,没有动不动就下跪磕头,官员地位高于百姓,却也不能予取予夺拿人不当人看。

反而是中国的官场远比欧洲优秀,不仅各部mén分化详细,监督监察得力,选拔手段——科考,也确实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颗明珠。

中国有属于自己的传统文化,而且衍变了几千年不成断绝。这是一奇迹,也无疑会代表着守旧的一面,但查尔斯也看到西学在东方已经生长茁壮起来。这是一股从西方吹进东方的新风,已经在慢慢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中国社会富有同情心”

因为现今中国每一座城市内都有救济院、送yào局和孤儿院等公众福利机构,所以查尔斯在北京几个月时间,几乎都没有见到过几个乞丐。令他惊诧异常

这在伦敦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况且北京城也比伦敦不知道大了多少倍,人口多了多少倍

就像后世大众认为社会公众福利和救济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和部分道德美德建设一样,查尔斯脑子里也有这样的认知。而眼下依旧在发展中和血腥积累中的资本主义英国,显然还远不足以跟中国相比。

“这个帝国崇尚勇武和智慧,jīng神面貌非常健康非常好,这在他们的底层百姓身上最能表现的出来。”

查尔斯在北京城里呆了好几个月,大街小巷里他转了不知多少次,频繁看到百姓居民在摔跤、练拳、踢球、看大戏。

梁纲热爱武术,否则当年他不会进入武校。

那时的少年都有一个武侠梦,中国人也都有一个侠义情结。虽然社会的残酷现实早早打醒了他,但是现在作为帝国的九五至尊,梁纲仍然毫不犹豫的在民间武术推广上频频出力。

举办武林大会,定武术为国术,建立演武堂,邀请天下高手齐聚。武馆武校,近几年在全国各地层出不穷。

津京一带事实上是真正的武戈之地,过去的王朝都实施武器管制,明清两朝中国武术拳法,手脚功夫得以迅速发展。

北京、天津、保定,中国关内的三大摔跤流派全在河北,更准确地说是全在京津这个大范围圈内。

满清虽然不咋地,但是林子大了也能出几只俊鸟,一些王公贝勒府邸中都拳养了不少武师。如杨氏太极的开派宗师杨lù禅,那就是在北京一双拳脚打出来的一片天地,人送称号杨无敌。

吴京的《太极宗师》让梁纲记住了这个人,可惜眼下的杨lù禅才十岁不到。也不知道之前的频频战事是否伤到了他xìng命,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机会来到这个世上。

北京城本来舞刀nòng枪练拳的人就不少,现在中华军入主,不知多少军中将领搬家到了这里。梁纲又极力推行武术,整个京师中武风鼎盛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