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八十一章 落毛双头鹰白斩鸡一只

四百八十一章落毛双头鹰,白斩鸡一只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八十一章落máo双头鹰,白斩jī一只

阿特劳战役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役。\\ 提供本章节最新\\虽然是库图佐夫的俄军最先撤出了战斗,但是姚学才的第二十三师并没有半分喜悦。

俄军遭遇了极重大的伤亡,但是他们并没有弃甲而逃,军队的有生力量没有被消灭。它的主体力量保存了下来,库图佐夫的俄军依旧拥有不俗的战斗力,还有着夺取最后胜利的信心。

库图佐夫做出撤军的决定,原因就在于俄军在阿特劳之战的损失太巨大,为了胜利他需要保存俄军的力量。中**队的人数太过众多,他即便在阿特劳与对面的二十三整编师拼个两败俱伤,姚学才也只需要后撤几步,汇合了西北军团的其余各部之后,攻势就可以卷土重来。

库图佐夫的可悲就是在于——他用自己手中的主力来对阵的却仅仅是敌人的一支偏师。所以,一日的血战之后,库图佐夫选择了后退。

他心中清楚,次日如果再战,即便俄军能够获胜,中**队败退,但二十三师也可以迅速得到预备队的补充或是更换一支新的部队来继续向古里耶夫进攻。而俄军有限的兵力则已经在残酷的战斗中消亡殆尽,最后的胜利自然就是一堆泡影。

特别是对面至今还有没有动用的占据优势的骑兵部队,这在下一次的jiāo战中对俄军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危险。

库图佐夫的下属对于这个命令感到极为费解,米洛拉多维奇、伊万诺维奇争相来见库图佐夫,但最后他们服从了命令。

从侦察兵口中得知俄国人已经连夜撤退的消息,姚学才十分震惊。站在大半建筑化成了废墟的阿特劳城城头上,姚学才向西遥望,库图佐夫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阿特劳这一战之后,西北的局势就完全明朗了起来。在于中华帝国的jiāo锋中,沙俄彻底落入了下风。

虽然古里耶夫要塞依旧还在俄军的掌控中,血拼了一阵的姚学才可没有继续往要塞下杀去,而是坐候阿特劳城等着后续部队到来。

阿特劳这一仗就像是一枚尖针戳破了沙俄强大的外表。没打这一仗之前,西北诸国诸民族还慑于其国百多年积威,又看到沙俄兵力稀少,就想当然的认为待沙俄缓过一口气后还会大有可为。就好比一战中日本人拿下了德国霸占中国的胶东半岛和太平洋上的大小岛链,但也没有一个人会认为日本的实力会比德国强大。

可是阿特劳这一战之后,俄军、中华军强弱事态分明,双方高下一目了然。库图佐夫可能只是为了保存俄军实力待以后再战,可是落在旁人的眼中,那就是俄军真的败了。

两万多些的中华军对战两万少些的俄军,在双方骑兵战力不动用的情况下,俄军一日之战后连夜败走。这就跟历史时空中甲午之耻后的满清一样,再也不是称霸一方的强主了。沙俄的威信和强大的外表,被中华军完全剥开

古里耶夫要塞暂且保在了俄军手中,可是库图佐夫明白,这地方他们待不长。

五月底,奥伦堡防线全面告破。俄军新竹筑造的千里防线和四五十座棱堡被中华军击破了其中二十有三。雷霆霹雳一样的攻势令防线上余下的二三十座棱堡彻底报废无用。而最后紧缩起来只剩下了三四千军的奥伦堡城也随即在第二十五整编师张月梅部的攻击下dàng瓦无存。

六月,张月梅带领着二十五师主力联合第五骑兵师一部北进西西伯利亚。矛头指向了鄂毕河流域和乌拉尔山脉以东。\\ 提供本章节最新\\

同时军力都筹集到一块的姚学才二十三师部,在二十五师一个步兵团的增援下,以及万余骑兵的配合,三万军力猛击古里耶夫要塞。

这不是西北之战的收关之役,但分量绝对要比奥伦堡之战来的重要得多。西北军团总指挥——黄诚亲自赶到阿斯塔纳坐镇。就是盼着姚学才能迅速在给俄军一击,拿下古里耶夫。

此次西北军团一个总指挥,外加两步一骑三个整编师师长,除了第五骑兵师的师长是来打酱油的,黄诚、姚学才、张月梅三人都是梁纲有意拔的前程。

姚学才、张月梅跟梁纲都是老相识了,也是至今为止白莲教一众人中表现最出彩的二代子弟之二,同时也都是接的老子的班,才年纪轻轻的做上师长高位。

帝国稳定之后,梁纲就有意消减军中的各方势力,老一辈的白莲教大小首领现在多是已经退出了军伍,只剩下荣职了。

姚学才和张月梅师长的宝座就都变得有些不踏实,此次出兵中亚,七万大军那是杀jī用牛刀,让两人在战场上沾一沾功劳,也好把自己屁股底下的位置给坐踏实了。

而黄诚却是梁纲要一心提拔任用的。之前的禁卫师副座,还是他当初起家时的老班底之一,要能力有能力,要资历有资历,还算得上是劳苦功高,梁纲就一直准备着把他放到海外当总督。

随着北方战争的打起,随着南洋地界的平定,连同更南方的琰浮洲大陆,帝国外放的总督大员会越来越多。

梁纲他不会在中国大陆上设立军政一体的总督职务,可是在间隔万里的海外,任命大权总揽的总督却是必须得。

像黄诚这样有资历有功劳的老臣子,把他们陆续的外放几年,冷处理一下一些有必要的麻烦就会被时间悄悄地抹去。

这是君臣间的心照不宣,没必要嚷出来,事情也不会坏了君臣间的情谊。梁纲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不愿意做朱元璋,也不会做赵匡胤,现在那批老臣子他还离不得,所以现在的这办法就是最好

古里耶夫要塞俄军只坚持了三天就撤回了乌拉尔河西岸。当然,领军的不再是库图佐夫,而是米罗拉多维奇。

这时的库图佐夫已经带领着三个步兵团的俄军和部分哥萨克骑兵进入了土库曼地界。联合小yù兹的部分残兵和依附于沙俄羽翼之下的土库曼人部族,库图佐夫掌有了上万人军力。而他要对付的就是进入里海东岸南端区域土库曼地盘的哈萨克人。

这边战线形势对俄国已经极端不利。前期的战斗中减员太过巨大的小yù兹军已经溃败成了一群游兵散勇,土库曼人骑兵的战斗力也是牧民级的,库图佐夫带领了五千俄军从里海西岸进入土库曼。在沿bō斯阿富汗到咸海之间几百里长的阿姆河上只配置这么一点兵力,很显然,无论是攻守库图佐夫都处于极被动地位。

而他的对手哈萨克联军,集结了中yù兹和大yù兹jīng华,兵力新军、骑兵两三万人。对于土库曼人这个沙俄的次一级爪牙,布克依汗和克涅萨热汗显然想要一举拔出。哈萨克人背后有中华军的支持,他们有中华军的鼓舞,有恃无恐。

库图佐夫领兵赶到阿姆河时哈萨克军队已做好进攻准备,他们兵分两路,虽然杨遇chūn和杨芳都在领着一部分新军在西北军团阵前效力,但是中yù兹跟大yù兹根本问题上还是叫niào不到一个壶去。

中yù兹出兵万人左右,新军三四千人,剩余的都是骑兵。大yù兹出兵两万人短一些,因为距离西北军团战场距离远一点,所以克涅萨热汗足足带出来了一半的新军,剩余的上万人全是骑兵。两路军队一路一东一西,分别杀向土库曼人的两端。

库图佐夫必须在比乌拉尔河一线更加不利的情况下下,用很短的时间和最少的兵力去夺取战争的胜利。不然的话,小yù兹完蛋了,土库曼人再一完蛋,上百年在中亚的经营就全完了。

严峻的形势下,库图佐夫并没有失去立足,他反而是更加清醒的认识到再采用往常围攻阵地和突击的战法已经难以奏效,为了快速战胜哈萨克联军,必须运用新的战法,分别击破。

“我们要出敌不意,我们要变幻莫测,抛弃往日的习惯,在最短的时间里打败他们。让他们措手不及,自己出现失误、出现漏dòng,然后我们再获得胜利。与草原民族的作战中,俄罗斯从来都不是依靠人多取胜的,我们靠的是将领的机制和勇敢。”叶儿本特的作战会议上,库图佐夫高声的宣讲着。

同时他也在这样做着。对于阿姆河两岸的敌我双方,库图佐夫采用了一系列大胆、新奇,令人感到意外的行动。他不仅不向对岸哈萨克人发起进攻,反而主动把军队撤离了沿河防线。

库图佐夫首先把目标对准了哈萨克军的西路,目标是中yù兹的布克依汗部。

布克依汗不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甚至他都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将领。在哈萨克大草原上,他除了敌视沙俄和为虎作伥的小yù兹外,并没有半点可以传名的东西。带着部队他一天内度过了阿姆河,在库图佐夫dòng开了大mén的情况下,布克依带领部队用五天的时间赶到了阿尔兰山。向前飙进了三百多里,一路上就没遇到过什么像样的抵抗。自信心已经升到了顶峰。

布克依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全部拿下土库曼西部,小yù兹归中yù兹,土库曼归大yù兹,多好的分配啊,连天朝的黄将军都同意了。在祖汗阿布赉时期都没有如此辉煌的哈萨克,现在在他手中荣耀了起来。

强大的俄国人,在更强大的天朝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背靠大树好乘凉,今后谁还能欺负中yù兹?这一刻他深深地为当年自己作出了的抉择而高兴。

在距离克孜勒苏三十里的地方,布克依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天sè已经暗淡了下来,主力部队开始安营扎寨,前面是一个团千余人的先头部队不同于中华军制直接在阿尔兰山下宿营。

但是休息了一夜的布克依玩万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清晨,他接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前头部队遭遇了小yù兹人和土库曼人的埋伏,一个千人团只剩下了一半。

而就在昨天夜里,估计着时差不多的库图佐夫带着俄军两个步兵团和一千哥萨克,拖着二十来mén大炮到了阿尔兰山后面的一个高地上。这里是一片草原,没有名字,在克孜勒苏之前。

在这第一战中,库图佐夫把军队纵深配置,这样方便于在战斗过程中利于机动。步兵和炮兵的主要任务是打击哈萨克骑兵,因为他知道草原骑兵的头几次冲击往往是异常迅猛且非常危险的。

布克依心疼死了新兵的损伤,这些天的战斗下来,他跟克涅萨热汗以及中yù兹、大yù兹所有的苏丹贵族都爱死了新军的战斗力。多死一个他都心疼,更别说夜里被该死的小yù兹残军以及土库曼牧民放到了五六百人。

布克依心疼的同时也感觉着极为丢脸。如果出手的是俄军的哥萨克那还情有可原,可是出手的偏偏是已经被中yù兹和大yù兹极度看不起的小yù兹残兵和土库曼人。布克依觉得自己的脸简直都被臊热给烫熟了。

中yù兹军立刻大踏步的向前追击,在越过阿尔兰山之后布克依汗就跟小yù兹残军以及土库曼人撞到了一块。心中大喜的布克依,一边叫着‘可逮着了’,一边叫着‘报仇’,领着中yù兹军就杀了上去。

虽然杨遇chūn不在,但是布克依身边也还有一些中华军派来的教官和参谋。他们为中yù兹军拟定的作战方案是:用新军余下的两个步兵团,对土库曼人发起牵制xìng佯攻,也就是针对敌军的中央和右翼。

小yù兹人现在是背井离乡寄人篱下,他们不可能再次放弃土库曼人往后跑。但是小yù兹人也不可能拼命地去进攻中yù兹军,以自己的牺牲来给土库曼人减轻压力。吸引土库曼军主力的注意力,然后以大量的骑兵对左翼的小yù兹残军实施强有力的突击。

中yù兹军可以在开战一段时间之后,再猛力进攻左翼的小yù兹军。一举切断敌军左翼同中央、右翼部队的联系,将其完全击溃甚至是全歼殆尽之后,再向土库曼人发动最后的总攻击。

有小yù兹的前车之鉴在前,土库曼人的战斗意志必定会飞速的下降,这也是游牧民族骑兵千年来的一大惯xìng。

哈萨克新军的战斗力这些个教官、参谋心中都有数,两个步兵团固然不能奢望他们击溃对面的土库曼军,但是牵制住却是绝对可能的。

下午战斗开始了。中yù兹军用二十mén轻型重炮对土库曼军开始了猛烈轰击,两个步兵团相继发起了进攻。

战斗进行到傍晚,看到两个步兵团死死地粘牢了土库曼军,五千名中yù兹骑兵冲向了小yù兹残军。他们身着各sè不一的服装,高举sè彩鲜yàn的战旗,气势相当雄壮的向小yù兹军发起了冲锋。

布克依并没有对以骑兵为主的土库曼军为何一直跟他们在这里死打硬拼产生半点的怀疑。阿尔兰山后面就是克孜勒苏,这是土库曼人在其地盘西部最重要的城池,就好比大yù兹的土尔克斯坦城一样。

得到库图佐夫命令的小yù兹残军拼死阻挡中yù兹军的进攻,但是兵力不如人,小yù兹残军死拼了一阵之后这才渐渐后退,引着五千中yù兹骑兵在后面紧追不舍。一直进入到库图佐夫的埋伏地。

中yù兹军生生的吃了一个大亏,布克依看的眼睛都傻了。骄傲自大的他连对面敌人的真实实力都没有搞清楚就迫不及待的发起了战斗,结果上了一个大当。

凶悍的哥萨克骑兵直接突进了因追杀而变得一片húnluàn的中yù兹骑兵横腰,双方骑兵人数比例相当巨大,但是俄军士气却十分的高昂,阵型上又占据了先手,两军杀了半个小时。中yù兹骑兵就不支败退,布克依仓惶而去。气势汹汹而来的中yù兹军,在战场上除了留下许多尸体外,就是只有一身的狼狈。

而此刻在与土库曼人jī战中的中yù兹两团新军看到布克依汗部大败特败,高昂的士气也陡然一泄,在俄军步兵和哥萨克骑兵相继出现在战场上之后,两个团的哈萨克新军败阵了。

万幸的是两个新军团内都有中华军教官和教习在,虽然军势在不住的败走败退,但两个团的主力框架终究是保存了下来。最后撤上了阿尔兰山。

因为天sè已经黑暗了下来,俄军的进攻也为之一熄。布克依手中还有一部分军力,尤其是骑兵,黑夜中硬拼猛攻不是好选择。

库图佐夫带领俄军和小yù兹残军迅速转移向了土库曼东部。先喜后悲的布克依汗部上万人兵力在土库曼人的沿途最少袭扰下,退回阿姆河之后就只剩下了五六千人,折损了近乎一半。新军更是丢失了全部的大炮和所有的辎重。

东部战事,土库曼人也是在跟一部分退到那里的小yù兹残军联合。库图佐夫带领军队赶到穆尔夫的时候,克涅萨热汗的步骑大军都已经近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