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八十九章 中波暧昧胜势更足

四百八十九章 中波暧昧,胜势更足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八十九章?中bō暧昧,胜势更足

十月的南洋还是一片阳光明媚,万里之外的中俄战场上却已经漫天雪huā在飘舞。**

两边的战线还依旧维持在伏尔加河——乌拉尔山一线,俄国人下了死力顶住了冬季来临前中华军一次次猛烈地进攻。

漫长的寒冬俄军终于等到了,北战区的中华军完全停顿了攻势,还向后有所退缩,数万大军两千多里长的冬季物资补给线考验着总后勤部的上上下下。

巴格拉季昂可以松下一口气了,但是库图佐夫却不能也这样。他的警惕心需要继续提起,一刻都不得懈怠。因为寒冬虽然让北战区寂静了下来,却也给了南战区的俄军带来了更多的头疼。

之所以南战区俄军能够顶住对面中华军的进攻,主要原因就是在于伏尔加河的地利。如果没有伏尔加河阻拦,中华军分叉袭进迂回包抄,阿斯特拉罕、察里津、萨拉托夫一线早就不保了。还如何能把战争打成僵持局面??

冬季到来,大雪纷飞,寒冰刺骨。这确实是对俄军的大局有利,中华军绵长的运输补给线会因此变得无比困难。可是寒冬还会使伏尔加河整体冰封,会使卡马河上下变成通途,到那个时候不仅伏尔加河西岸会成为中华骑兵和哈萨克骑兵纵游的乐土,连乌拉尔山脉西侧也不那么安全了。

因为卡马河一直以来都是俄国西部通往东部乌拉尔山区和西伯利亚地区的jiāo通要道,它是俄国国内最为重要的运输河道之一。

南战区的压力陡增,库图佐夫现在需要更多地骑兵来守卫冬季防线的漏dòng,全俄国的哥萨克都必须被召集起来,然后集中到南战区来

不过随着中华帝国一个使者的西进之行,俄国上下的眼光又都盯向了千里之外的德黑兰bō斯王宫。

“hún蛋,hún蛋——”bō斯大王——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大声咒骂着阿富汗地区的强盗。其孔雀宝座下的一干bō斯重臣是个个俯首帖耳,不敢抬头向上看上一看。在他们的内心中,说实话也是在恨恨不已的诅咒着阿富汗的hún蛋强盗和hún蛋总督们。

作为前bō斯帝国的领土之一,现在卡扎尔王朝的藩属,阿富汗地区的五位总督虽然从没有人打出独立的旗帜,可他们确实是相对独立的。卡扎尔王朝根本管不到他们,可是因为名分的原因,阿富汗出了问题,擦屁股的却一定是卡扎尔王朝。

——中华帝国使团遇强盗群袭击,使团内护卫、随行人员死伤三十多人,正使本人受重伤昏mí不醒。

这个屁股那里是好擦的?以bō斯的国力也擦不起啊

在桑德王朝的废墟上建国仅仅十余年的卡扎尔王朝目前都没能力将前bō斯帝国属地全部征服,如今的bō斯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王国了,实际领土仅仅是以伊朗这块土地为主的原bō斯帝国西部

阿富汗地区在bō斯帝国的东部疆域,一千年前那里就已经被bō斯人所控制,虽然中间被突厥人和méng古人的两次入侵打断、中段,但是在méng古汗国衰落之后,三百年前bō斯人依旧把阿富汗握到了手中。突厥——奥斯曼土耳其

只是bō斯人自己不争气,国力的衰落和王朝更替给了阿富汗人久违的机会。bō斯萨非王朝灭亡之后,动dàng期间阿富汗甚至立起了自己的汗王。但是内讧不断不仅属于bō斯人,阿富汗人也一样。

bō斯的桑德王朝轻松地将阿富汗重新纳入了版图,但是桑德王朝仅仅存在了不足五十年,就被卡扎尔王朝的创始人阿迦.穆罕默德所灭。在桑德王朝内luàn之际,在卡扎尔王朝兴起之际,阿富汗分裂为赫拉特、坎大哈、喀布尔、白沙瓦和克什米尔五个封建土著邦国,形成了五方各自割据的局面。\\??í群4∴㈥㈠㈧\\

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有心将阿富汗重新收回己有,但是在他继位早期,俄罗斯控制了bō斯的格鲁吉亚。

什叶派教士向法特赫-阿里施压,主张向俄罗斯发动战争。于是在第七次俄土战争发起前的两年时间,也就是西历1804年bō斯人回到了格鲁吉亚。

战争初期bō斯军取得了一些优势,但随着俄罗斯向战场投入军队的越来越多,以少量火枪夹杂着大批量冷兵器士兵为主的卡扎尔王朝军队迅速转变成不利态势。

如果不是第四次反法战争的爆发和第七次俄土战争的爆发,这个时候bō斯可能已经签署了对俄不平等条约。但是集中到了一块的不同区域战场战争的爆发让卡札尔王朝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现在俄军又在跟中华军打仗,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心中庆幸的同时也盼望着中华军能够狠狠教训一下俄国人。不过他手中的卡札尔军对是绝不会再往格鲁吉亚迈进一步的

bō斯曾经跟英国签订过军事协议,在对俄战争时期,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依据此协议向英国求援,但英国人认为该协议应该是针对法国的威胁,而不是对于自己的盟友俄罗斯,因此拒绝应援。

心焦气躁的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转而向拿破仑求援,梁纲缔结法bō同盟,签订了《芬肯施泰因条约》。可是太不凑巧了,当一切结束之后,当法国正准备驰援之际,拿破仑却与俄罗斯议和了,还打成了直接的盟友。

此次接到中华帝国使团来临的消息,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是心存jī动的。英国人、法国人都不可靠,现在能抱得就只有中国人的大tuǐ了。不然等俄国人回过头来,bō斯就有难了

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想到了哈萨克人这几年的变化,那成建制的新军,一溜溜的枪炮看得他眼红不已。

在与俄国人在格鲁吉亚这一段时间的战斗,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清楚地认识到了战争的变化。枪炮不是人力可比的,武器不行,再多的军队数量也白搭

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不求中国人能大方的给自己数以万计的枪炮,时代不同了,bō斯帝国鼎盛时期的辉煌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过去。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现在所求的仅仅是保住bō斯的独立自主地位,不要让bō斯沦为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这样的小国小邦,不要让bō斯成为英俄大国的博弈地。

可是现在,中华帝国的使节团,自己千盼万盼的希望,竟然在越过兴都库什山脉的时候遭到了大股强盗的袭击,一百人出头的队伍死伤了三分之一,正使都不知道能不能再醒过来。

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现在都恨不得一tuǐ迈到阿富汗,把那五个hún蛋总督统统抓死。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个使团的意义吗?出了意外,就是卡扎尔王朝都要受连累,那么他们五方自身还会得好吗?

好歹bō斯距离中华帝国还隔着老远呢,而阿富汗人家在哈萨克的军队用不了一周就能杀下喀布尔。

————————

阿斯特拉罕。

省长府邸里住着的是库图佐夫,这名年过六十的老将身体更加的虚弱了。长期的辛劳和cào心一点点侵蚀着他的生命和元气。

他的老师苏沃洛夫六十八岁的时候还能领军远征亚平宁半岛,六十九岁的时候还可以在瑞士山地作战,可是看库图佐夫现在的身体状况,他能不能活到六十八岁还说不一定。

“我们应该给阿富汗的强盗颁发一枚奖章。如果中国人此次西行不果,那就是对我们明年最大的帮助。”库图佐夫艰难的支起自己趴在地图上的féi胖身子,然后迅速坐回了后面的椅子上。

贝尼格森站在摊开的地图前,看着图库佐夫用红sè墨水标明的那片土地——外高加索地区。

里海与黑海的中间,bō斯与俄罗斯的jiāo界。

“你认为中国人会向bō斯借路,从那里向俄罗斯发起进攻?”贝尼格森语气中含着一丝疑问。对于库图佐夫他并没有足够的恭敬,这不仅是因为他与库图佐夫同岁,更因为他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德意志人。

贵为俄国骑兵上将的贝尼格森出生于不伦瑞克一个古老的德国贵族家庭。早年他在汉诺威军队服役,参加过七年战争,直到了1773年才以中校军衔加入俄军。并迅速在两次俄土战争中崭lù头角,成为了俄军中与库图佐夫同一批次成长起来的高级将领之一。

人与人有志同道合者,也有相互竞争者,贝尼格森和库图佐夫就是后一种的关系。对于库图佐夫这名尽职尽责忠于职守的将军,贝尼格森更多时候是想的是他屁股底下的位子,想的是取而代之,而不是崇敬。

“你不这样认为吗?”库图佐夫一笑。

依照俄国与bō斯现在的关系,依照中俄战事现在的情况,中国人不会放弃外高加索地区这一俄军软肋的。绕过里海,中**队就会出现在伏尔加河的背后,甚至他们可以不理会伏尔加河战线,而直接往黑海一带chā去。

黑海北面就是顿河,那里是俄国的粮仓

中**队出现在那里,就等于是在一片白纸上作画,空间和作为太大和太不可预知了。

库图佐夫只是知道,在那个时候俄国距离战败也就不会远了

“你在考虑是吧?”贝尼格森没有再去注意外高加索,甚至是没有往深处里仔细想一想,更没有接库图佐夫的话。而是两眼紧盯着库图佐夫的脸面,说出了一句有些不搭边的话。

“你骗不了我,咱们都了解俄罗斯的力量。”

“那又如何?一切都要陛下做出决定。”库图佐夫也似乎把bō斯和外高加索忘在了脑后,看着贝尼格森盯着自己的眼睛,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

贝尼格森张大了嘴巴,“你已经告诉了莫斯科?上帝啊……”

“是的,进入进入十月的第一天,我就向莫斯科打了报告。希望陛下能够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十月一日也是俄国人知道中华帝国派使者前往bō斯的第一天。

“这真是悲哀。”贝尼格森摊开了手,不管亚历山大一世同不同意,库图佐夫是都需要离开自己总指挥的位置了。贝尼格森眼睛里没有炙热的眼神冒出,因为他知道库图佐夫离去后的俄军总指挥宝座是一张十分烫屁股的铁板,而且自己是德意志人,想要做上那个宝座似乎也不会那么容易

不过贝尼格森也佩服库图佐夫的勇气,竟然在入冬之后,俄国举国高兴地时候照着亚历山大一世的头上浇冷水,真不知道最后等待他的结果会是什么

贝尼格森瞬时间心中转过了无数个念头。他的神智十分清晰,非常清晰

①冬季来临,伏尔加河防线漏dòng百出

中bō合流,中国人极可能在南战区的后面开辟第二战场

①≥=俄国要支撑不住了

从第一次反法战争开始,俄国但是在欧洲就厮杀了整整十八年虽然这里面大多数年份是和平时候,还有第二次反法战争期间苏沃洛夫的辉煌,可是自从拿破仑执掌了法国这艘战舰之后,陆地上法军就是所向披靡

尤其是1805年开始的第三次反法同盟作战,两年的时间中俄军伏尸以万计。国力和战争潜力都已经极大地消耗

土耳其人不争气,bō斯人更不在话下,两场区域战争俄军赢的干净利索,可是与法国人的战争俄国真的是伤了元气。

现在与中国人的战争又持续了整整一年,被法军打压下去的士气丝毫没有以获得胜利的方式重新鼓舞起来,俄国更没有得到半点的利益。贝尼格森知道,俄国的国库已经空空如野,再多的钱财,如英国和法国一般也挡不住流水一样的军事耗用。现在军需物资以及后勤补给还能维持的住,但是明年呢?

如果中国人不把使团时间算在bō斯人头上,两边合流在外高加索地区重开战场,那么几乎战斗的枪声一打响,俄国就可以宣告失败了。

“向莫斯科提议结束战争是需要勇气的”贝尼格森耸了耸肩,对库图佐夫说道:“你是一名勇士”为了俄国,这个提议不仅仅会让库图佐夫失去自己的总指挥位子,更会损害掉他自从苏沃洛夫死后,俄军第一人的声誉。

对于一名真正的军人,后者值得他们用生命去捍卫。

——————————————

阿斯塔纳。

中华军指挥部。带队刚刚从内méng赶来的第二骑兵师正副师长、第五骑兵师副师长、中yù兹、大yù兹两位汗王纷纷到集。

黄诚站在会议室正墙悬挂的大幅地图前,手拿教鞭啪啪的敲着土库曼。“第五骑兵师、中yù兹和大yù兹组成联军,十天之内务必拿下”

这一次会议并没有刚到的第二骑兵师什么事,虽然这确实是作战会议。黄诚要求第五骑兵师一部跟哈萨克的联军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扫dàng土库曼,把俄国人的这一枚棋子完全粉碎。然后大军就停在阿富汗的边界,不迈进一步

但这样也足以把那五家总督吓傻。事实上黄诚昨日就得到了军情局回报,阿富汗五家诸侯已经纷纷决定往阿斯塔纳派出使者了。

出了这样子的事,五家诸侯每一个没懈怠敢无视的。阿富汗境内,尤其是兴都库什山脉附近,大清剿已经拉开了架势。他们必须在中华军发话之前抓到肇事强盗。虽然即使这样也依旧不能解决问题,但毕竟自己先拿出态度来

第二骑兵师远道而来,路途奔bō刚到,不必立刻上阵,对付土库曼也没那个需要。第二骑兵师现今唯一的任务就是赶快恢复战斗力来,然后等着伏尔加河、卡马河全面冰封,河面冰冰都上实了。那时候他们的用武之地才会敞开大mén。

伏尔加河西岸边。

杨天佑裹着厚厚的皮衣悠悠闲的站在河边上,看着不远处正在用小骑兵炮轰击上冻了的河面的哥萨克,嘴角上挂满了不屑的耻笑。

真是白痴一样的举动。那么长的伏尔加河,真冷的到时候了,一夜之间就可以天堑变通途。用炮来轰击河面还有个屁用

而至于现在,河面上的冰冰才封上不多久,有的河中心地带还是流水。即便站几个人不成问题,也绝跑不了马。骑兵想现在就策马过河,纯粹是早死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杨天佑又哪里能够体会得到如今俄国人那急切的心思?用火炮轰击结冰的河面确实不顶大用,但是效果也总有那么一点不是?

只要是能起到一丁点的效果,那么他们就是再劳累也心甘情愿。尤其是哥萨克们,这群沙皇治下的自由民被中华军净身出户一样赶到了伏尔加河,现在的生活全靠沙皇政fǔ支撑着。他们心中对沙皇都是有着一股真切的感jī的。

而且,中华军骑兵和哈萨克骑兵若真的突破了伏尔加河,最先倒霉的人中肯定有已经受过一次灾,现在才刚刚重新安置下不久的哥萨克家属。这是哥萨克们决不允许的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