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九十一章 双头鹰折翼东方

四百九十一章 双头鹰——折翼东方

四百九十一章?双头鹰——折翼东方

奉承一个超级大国,尤其是中华这样有着悠久历史和荣耀的大国,单纯的吹捧国力是见不到效果的。

**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这样,轻飘飘的的挂上长城,既没有lù骨的阿谀,也没有赤luoluǒ的溜须拍马,但是却能一语中人心地,起到最好的效果

而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本人,对于自己国王之尊来有意吹捧一个小小的使团副使,脸上也没有半点的挂不住和内心羞恼。

国力不如人就该如此。相比那些在大国使者面前唯唯诺诺不敢放口一言的小国国王,法特赫-阿里沙.卡扎尔现在这样已经可以了。

中bō正式结盟,消息传递四方,bō斯境内立刻一片欢腾。这消息如果是放在两年前,bō斯人民间绝对是半点欣喜之sè都不会有。中国是那里?中国是什么?他们可一点都不知道。

但是眼下这过去的一年总,中华帝国是压着俄罗斯在打,实力显然是要远胜沙俄的。而bō斯人自己的军队却在格鲁吉亚被俄军一路横扫,打得溃不成军,连连败北。相比之下,两国高下就一目了然。

刚刚受到了断足之痛,一条大粗tuǐ就摆在了眼前,bō斯抱住了,百姓们听了当然高兴。格鲁吉亚的痛苦bō斯人不会轻易忘记的,所以压着俄国在暴打的中华帝国就是bō斯人心中最好最bāng的盟友。

不过bō斯人的欢呼却不是斯拉夫人的欢乐,而更像是一曲悲歌……

阿斯特拉罕。

一队骑兵的拱护下,库图佐夫乘坐的马车远远消失在了送行的众人视线中。

巴克莱半个月前抵达的阿斯特拉罕,jiāo割了统军大权的苏格兰人走马上任。而就是在当天,第三师像是诚心恶心他一般,在统帅兵权jiāo割的过程同时,大部队彻底拿下了bō克罗夫斯克。

四千俄军被俘了两千四五百人,战死的也有接近一千人,最后逃回萨拉托夫城的只有一个营的残兵败将。

整个南战区的俄军都大受震动,因为bō克罗夫斯克今天被中国人趁机拿下了,而在明天中国人是不是也可以把他们拿下?

巴克莱当即挽留下了就要前去沃罗涅日的库图佐夫,这个时候俄军需要他的亲自坐镇。而对于亚历山大一世的命令,巴克莱亲自上书。

论军事才能巴克莱不认为自己就比库图佐夫逊sè,可是论威望,俄军中一个外国人身份的巴克莱就远远比不上库图佐夫了。在全军慌luàn的时候,巴克莱需要库图佐夫坐镇阿斯特拉罕,给自己稳定军心。

巴克莱不认为自己的请求有什么错,他以为当自己的要求送到亚历山大一世面前的时候,得到的肯定会是应允和肯定的答复。

“这是库图佐夫的无能。bō克罗夫斯克的失守和三千多将士的遇难原因就在于他军事布置的漏dòng,这是库图佐夫失败的最直接明证……”

步兵中将格雷兹洛夫继续歇斯底里的攻击库图佐夫。

显然他的这些话代表着亚历山大一世的观点,沙皇用自己亲信的嘴说出了自己的意思,于是又一道重复的命令下到了阿斯特拉罕。

冰天雪地中巴克莱、贝尼格森等人送别了库图佐夫。巴克莱细心地观察着身边将领和士兵的神情,一丝笑容渐渐地在他心底升起。自己的动作果然没有白费,库图佐夫今日的离开原罪都会归于沃罗涅日,而不会半点沾染上自己。襄樊,自己的声望反倒还能借此机会在士兵们的心中扎的更深。

半个月时间了,巴克莱已经度过了自己最艰难的一段时间,连连的败仗所引起的军心震动,在半个月中已经消散了许多。

库图佐夫此刻离开也很好,巴克莱虽然并不多么的反感他,但是有一个威望高著的前总司令待在自己身边,也是一件制肘的事

“伏特加。~~

/->?~~”回到住处,壁炉中松木在熊熊燃烧,房间内被腾的暖呵呵的。巴克莱心情轻快地向自己的shì从说道,舒服的躺在靠椅上。

“可怜的库图佐夫,愿你好运。”接过shì从递来的酒杯,巴克莱冲着西北方向遥遥一敬,一口喝掉了杯中的三分之一酒水。

十一岁不满就来到俄国,几十年下来巴克莱这个苏格兰人不仅自身感情热爱着俄国,也由衷的喜爱上了烈烈的俄国名酒——伏特加。

“我需要立刻见到司令官——”一个身上还带着少许雪huā的俄国骑兵军官直闯向巴克莱的休息室。

“这是紧急情报,紧急情报,先生。我必须见到司令官,必须……”骑兵军官态度坚定异常的向巴克莱的shì从官要求道。对于shì从官所说的巴克莱在休息,他置之不理。

“让他进来——”

房间内的巴克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巴格申什中校?”看到来人,巴克莱惊讶的叫道。来者竟然是沙皇的弟弟康斯坦丁大公的副官。“上帝啊,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康斯坦丁大公现在正应该在外高加索。

“上将先生,有一个非常严峻的消息你要知道:中bō同盟了。”在外高加索策马狂奔来阿斯特拉罕之前巴格申什就已经知道库图佐夫去职的消息,所以面对巴克莱司令官,他毫无一点惊讶。

所有的好心情瞬间被摧毁,巴克莱感觉还在肚子里发热的伏特加此刻都变得冰冰凉了。

中bō同盟寓意不言而喻,对于俄罗斯这真是太不幸了

————————————————————

马尔菲诺。

火箭弹带着一声声尖啸不停地落在地面上,一次次剧烈的爆炸带着的不仅仅是硝烟和工事的塌陷,还有那不住的血液与碎ròu,巨大的轰鸣声足以震聋任何近在咫尺的俄军士兵。火箭弹再一次在人们面前表演着自己强劲的毁灭力,冲击bō下一切肌ròu和墙壁都变得不堪一击。

俄军四处逃散着,为了躲避那非人力所能抗衡的危险,身材高大的俄国人不得不努力地弯起了腰,像一只只仓惶的老鼠,有浑似一头头无头的苍蝇,在四处luàn撞四处luàn跑。

英勇的哥萨克骑兵不在嚎叫了,除了那些战败后直接骑着战马逃之夭夭的以外,这剩下的就全跑进马尔菲诺城里去了。

在这里他们没必要挥动自己手中雪亮的哥萨克骑兵刀,他们在死亡之前也表演不出不管生死拼死冲阵的壮烈。火箭弹和炮弹把他们连人带马都撕成粉碎,满腔的热血尽数喷散在冰天雪地里。

阿列克谢耶夫,这名俄军步兵少将,马尔菲诺的守卫司令,此刻只能肝胆皆裂地看着那自己的部下在爆炸声中一片片倒下。

俄军少将的一颗雄心直接凉到了九渊地狱。

“库图佐夫上将是正确的,我们不是中国人的对手。陛下一直以来的顽固只能把俄罗斯推向深渊的谷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阿列克谢耶夫回头一看,罗德洛维奇——马尔菲诺的市长,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蓝灰sè的眼睛中写满了疲惫与失落,罗德洛维奇已经不再抱希望了。

“市长先生?你怎么到前线来了?”阿列克谢耶夫惊讶道。

罗德洛维奇不以为意的耸耸肩,“这个时候任何地方都是前线不是吗?尊敬的少将。”

语言中带着一丝嘲讽。作为一个小城的市长,罗德洛维奇绝没有阿列克谢耶夫的政治地位高,可是这个时候地位的高低已经没什么用了。

“马尔菲诺建城有二百年,二百年中就没有那一支外国的军队驻扎过这里。与二百年前相比,俄罗斯强大了无数倍,我们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强国,法国人、英国人都不敢轻视我们。

可是现在中国人打过来了,我们毫无置疑的趋于劣势……”

“市长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现在是战争期间,我可没必要听你说这些。”阿列克谢耶夫听得出罗德洛维奇之前话语中的那一丝嘲讽,心中有点发怒,却更不耐烦阿列克谢耶夫的话。

二百年没有被别国占领过又怎么样?战争胜败都是常事,国度也会兴衰更替不定,像当初显赫一时的méng古人和土耳其人,现在不都全部没落了?

当年土耳其曾经打进了莫斯科,但现在不还是俄军在压着土军打?

罗德洛维奇微微一笑,阿列克谢耶夫的话根本触怒nòng他。“是的,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十分向往东方,我也参加过军队。东方那片富饶广袤的土地上,盛产着无比华丽的丝绸,宁静清香的茶叶,和珍宝一般光彩的瓷器。整个欧州都为之倾倒,为之眼红。我,俄罗斯,当然也不会例外。那个时候我甚至期盼着立刻与中国开战……”

罗德洛维奇停住了自己的嘴,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现在看起来他当初的愿望是多么的可笑。中国人在自己国土千里之外的地方都能支撑着几十万军队的战线,还有余力去联系bō斯人,国力强大到了何等地步?俄国跟他们比起来……

阿列克谢耶夫也没有接话,老市长的愿望又何尝不是自己年轻时期的愿望。中国人的财富真的令整个欧洲都为之眼红。

可是现在……

嘴角惨然的一笑,阿列克谢耶夫举起望远镜打量着战场。“最后的时刻或许就快了……”

罗德洛维奇摇晃着从指挥部走出来。整个城市都在中华军炮火的笼罩下,“完了,马尔菲诺完了……”

连连的爆炸声伴随着罗德洛维奇的感叹。突然他停住了脚步,低头愕然地看着xiōng口,白sè的衬衣已经被汩汩的鲜血染成了妖异的殷红sè。力气像是**的洪流从他体内迅速流失,罗德洛维奇两tuǐ发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城内的俄军依旧在拼命的抵抗着。如果敌人是法国人,那么现在他们就可以答应投降,没人会说他们懦弱。但现在的敌人是中国人,是黑眼睛黑头发不信耶稣的黄种中国人。俄军大部分选择依旧抵抗。

在城墙倒塌的东面一次,俄国人拼命地修筑着简单阵地,抵抗着中华军的进攻和炮击。

教堂钟楼上的修士已经忘记了敲击大钟,他两眼呆滞的看着那东墙弥漫的烟尘尽散之后的凄惨形状,不停地在xiōng口画着十字,企求他们所信仰的上帝,解救走他们的灵魂。

中国人的武器实在太可怕了。地狱的撒旦也不过如此。

马尔诺菲城内一些fùnv和儿童尖叫着四下躲藏着,甚至有些人为了抢夺一个能够容身的地窑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同胞。

炮声仍旧在持续着,但却无法压制城外传来的嘹亮呐喊声与欢呼,以及那响亮的军鼓号声。

“上帝啊”看着那些中华军士兵发着震耳的吼叫声,杀气腾腾地扑向那马尔菲诺已然倒塌的东城墙时,上校斯卡夫斯基双手合拢在xiōng前紧紧地握住一个银十字架,灰蓝sè的眼珠子里满是绝望与哀伤。

他没有去大声的招呼军队迎上去,或是叫嚣着堵住缺口。这个时候还能够坚持在最前线的士兵绝对是最英勇的俄国战士。百十条人影站了起来,端着上好了刺刀的火枪直扑向冲锋来的中华军。

斯卡夫斯基悲哀的就是那百十条身影。因为部守在东城的俄军原本足足有一个团的。城东是中华军的主攻方向,也自然是俄军的主要防御阵地。

总兵把守,一个团的兵力对于马尔诺菲城内的俄军来说,那就是一支重兵。

残存的俄军部队的阻击,引来了狼群一样冲锋的中华军士兵更加犀利的反击,清脆刺耳的枪声响后,两军就毫不避让的展开了白刃战。

对于西方军队来说,白刃战终是jī烈而短促的。他们脱离冷兵器战争太长时间了。

双方士兵都在发出着凄厉的惨叫,一旦倒下就再也站不起身来。人数占据着绝对优势的中华军先头部队很快就横扫了东城,斯卡夫斯基浑身上下chā满了刺刀血dòng,因为他手上的战刀沾染了中华军战士的鲜血。

“哥萨克出击”阿列克谢耶夫大声吼叫着。这是城内最后的一只预备队,也是唯一一支还能保持大体建制的俄军。

可惜的是人数不多,只有五六百人,并且中间相当一部分人没有了战马。这批避入城中的哥萨克,坐骑战马早应经在中华军连连的炮击中惊散开了。

哥萨克的命运只有一个结局。

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投降,但是要那样选择他们就不是真正的哥萨克了。这些哥萨克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已经被中华军占领的东城,满城的废墟让这些擅长骑着战马,挥舞着骑兵刀将敌人的头颅斩下的哥萨克彻底变成了只凭双tuǐ的步兵。但是五六百人依旧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在那凌luàn到难以踏实落脚的残垣断壁间,英勇阻击着蜂拥而来的中华军。

“快,都到地下室去,让老人、fùnv和孩子先进去,都快点。”

“修士们,马尔菲诺的男人们,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与我一起守卫这里。这是上帝的庇护所,绝对不允许那些该死的异教徒涉足一步,绝不允许。”年老的神父手中拿的不再是经书,而是一杆崭新的火枪。站在那大mén口,向着身边的同伴大声地咆哮。“上帝让牧师放养羊群,那么牧师就需要赶走伤害羊群的饿狼。”老神父这样号召着修士。宗教信仰的不同,有些时候会比民族和国家感情更加的不能调和。

城市内的厮杀与枪炮声仍旧在持续着,而东面传来的声音却越来越近,这些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练的修士们即使拿着武器,被冠于总教的神圣之名,也不能掩盖他们内心的恐慌和脆弱。这些人能做的只有拼命地在心中咏诵上帝的真名,祈祷着奇迹的出现。

最后一名哥萨克倒下。他的骑兵刀被自己的对手用刺刀架开,而另一把刺刀趁机捅入了他的肋部,狠狠地,没有一丝留情地整体没入。当气力在他体内流失,有一柄刺刀深深地扎进了他的xiōng腔。

一股股的血沫从他的喉咙里涌出,就像是一个醉鬼一般,摇摇晃晃地栽倒在那满是碎砖luàn石的城市废墟上。

沃罗涅日。

法国驻俄大使科兰古正在收拾着自己简单的行礼,他马上就要去阿斯特拉罕了。在莫斯科等待了那么长时间,科兰古实在不能根据字面上的一些文字、消息来具体判断中**队的战斗力。他需要到前线亲身走一遭。

在沃罗涅日盘横了几天时间,科兰古终于要继续自己南下的路程了。“有可能的话,路上自己还会碰到库图佐夫……”内心中嘲笑着亚历山大一世,科兰古也真心的不为库图佐夫感到任何一丝的悲哀。

自己是法国人,科兰古时刻都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和祖国。亚历山大一世最好把俄国所有能打仗的将军全部赶下台,对于法兰西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和盟友。

“拼吧,继续跟中国人拼下去吧……”

虽然中bō同盟的消息传到后,沃罗涅日寂静一片。科兰古就知道俄国人的战争进行不下去了。也所以,他才急着南下。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