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五百零五章 后宫

五百零五章 后宫

()

()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

五百零五章?后宫

宫廷内。**?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自从跟儒家守旧派相斗以来,梁纲似乎就化身做了钓鱼台上的稳者,任凭下面风làng高急他自居高临下岿然不动。

此次风bō生起他也不例外,就看着底下一帮人不住的闹腾串联。只是有些出乎意料,那些儒家守旧派并没有过多参与其中,或是说他们没有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一理论跟些商户们勾连起来。

相反甚有一些人是站立到梁纲的立场上的,虽然更多的人拿三羊事件牵扯来牵扯去,最后还是牵扯到了朝廷身上,说非是梁纲倡兴工商末道天下亦不会有如此多的可怜之人。但总的说来守旧派的笔头子只能影shè,而不能指名道姓。

儒家是讲仁德的,《劳动保护法》即是仁德。这一点他们再怎么绕也绕不过加之守旧派向来轻视、敌视商贾工家,尤其是那些新兴产业,也影响到了他们整体态度。

眼下的儒家士子,在满清百五十年的高压政策下虽然早已经折断了风骨,但对比梁纲后世那些毫无文人骨气和社会责任感的砖家叫兽以及御用文人,还算是有点良心骨气的。

“罢了,且绕过他们。”放下手中国安部递来的折子,梁纲朗声笑了笑。他本还准备揪着事情来打击守旧派一下呢,但现在几个月了守旧派还没跟商家‘同流合污’,梁纲也只得作罢。“今后此事无需再报。”

“臣遵旨。”柳青言领命退下。

心理到底是有丝欣慰,梁纲再看了眼桌案上的奏折,轻轻摇了摇头,径自返回后宫。

“皇上,皇后娘娘,罗贵妃,各位主子都在寝宫候着您……”朱大年从养心殿快步走出向刚刚转到宫mén口的梁纲报道。

“嘶——”一声轻轻的吸气声从梁纲嘴中发出,手捂住头额,从来不感觉nv人有什么厉害的他现在真被这群娘们缠的给有些头疼了。

“回前宫去。”

就因为自己要把即将从小学毕业马上就要十二岁的梁豫送进讲武堂少年班去,从年前开始梁纲就似乎成为了整个后宫nv人的公敌,包括那些尚没有生下一儿半nv的嫔妃在内所有的人,是一致的抵制反对。「域名-..-请大家熟知」再也不是原先那样的香窝窝了。

朱大年者,梁纲贴身太监也。

梁豫是梁纲的皇长子,是梁纲在这个时代第一个血脉相连者,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所以梁纲是自幼疼爱有加,也管教有加,那是寄托着他一番心血的。

这样的身份都去了军校少年班,可想而知等到余下的诸皇子成长到十二岁之后,也多半会被送入军校少年班或是进入民间中学。

梁纲当初请了五个老师给梁豫启méng,在所有的皇子中是最多的。五个老师里有教中国传统文化的,有讲天文自然地理的,有讲历史典故的,甚至还有一是意大利传来的教士,专mén讲述西方历史社会进程的。如此直到四年后梁豫十岁这才隐姓埋名放入放入一贵胄学校中,此后到现在过了一年半多些的‘民间’生活。

一年多前皇后和后宫的反对如cháo还历历在目,现在不仅故事重演,还愈演愈烈了。梁纲真的是有些头疼了。

因为中国两千年来的传统和人人都有的‘黑暗心思’‘yīn谋想法’,梁豫这样的身份放在民间大肆接触外人实在是令李家上上下下和一些知情的朝臣都难以安心。虽然李盈盈在进北京之后又接连给梁纲生下了一儿一nv,但梁豫是嫡长子的身份,这是独一无二的。即便梁纲无数次告诉她(他们),自己有绝对的把握保护梁豫的安全,已经安排下了足够的人手,但是……半点作用都无。

一场战争,这都成了一场家庭战争了。李盈盈、罗yù娘以及诸多的嫔妃贵人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在中国历朝历代,皇子特别是皇长子(既定太子)的教育历来都是关乎社稷江山的一项大事。世人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为了保证王朝未来统治者是一个圣明之君,中国皇室从太子略通人事起,就选用太傅等官员以孝、仁、礼、义等大义去教育他。此外,皇帝老子还要从臣子中慎重地选择出为人正直、孝顺父母、爱护兄弟、博学多识而又通晓治国之术的人(有吗?怀疑中)来拱卫和辅佐太子(皇子),让他们与太子(皇子)朝夕相处,一点点的影响和规范太子(皇子)。

在前清康熙朝之前,连带康熙自己,历朝历代几乎都是立有太子的。汉唐时期太子权力尤为之重,不仅东宫里有自己的一班子家底,甚至还有卫队有不小的兵权。但是康熙朝时,九子夺嫡搞得朝臣几度翻覆实在伤不起,康熙自己也是悲痛不已,于是有了正大光明匾后的遗嘱匣子。从此满清不再有太子

梁纲内心而言也是不赞同汉家传统的——立嫡立长,在太子选择方面他更看重才能,中华皇室今后将会以‘择贤而立’为原则。这样一来,梁豫现在的地位虽然明显的高出了余下几位兄弟一截,但是毕竟没有达到‘半君’的位置。

李家、陈家上上下下都提极了心,不敢也不希望梁豫出现丝毫的片错。贵胄学校里梁豫就无可避免的接触到了大量的贵族子弟,现今时代神通广大者多的是,梁豫虽然是隐姓埋名,可那只是一公开的秘密。

与大量的贵族子弟相jiāo,李、陈两家都已经在暗自担心梁豫会不会犯忌讳。但好歹那还是小,所有的关系都是隐形的。可现在要被送去讲武堂少年班,接触军队产生联系就将必不可免。

犯忌讳,这实在是犯忌讳。

梁纲现在只有三十多岁,身体倍bāng,几乎都没有生过病。再过三十年甚至是四十年在位也不是不可能,那样的话梁豫自身实力一点点积累,康熙朝的故事重演都不是不可能

相距还不足百年,九子夺嫡的惨烈和残酷,可都还历历在目。

说真的,梁纲就没去想那么多。因为他有足够的信心掌控一切,康熙朝的事情绝不可能在他眼前重现。

他要梁豫去民间去军校,纯粹就是锻炼和开阔梁豫。

小孩子么,老是成天一个人的呆在宫里总没有跟大群的同龄人在一块来的更加活泼、开朗和活跃,梁纲个人认为小孩子的成长时期还是跟同龄人在一块更好,更能活跃心xìng和心智。

所以他才会坚持让梁豫进‘民间’,如果贵族学校也能算是民间的话。好歹他还没有把孩子直接丢到平民学校不是?比起后世的那些西方王室贵族的‘平民化’来,这已经是非常收敛了。

当然,梁纲也不会认为现代西方王室的‘平民化’是一如既往的,那终是要有一个长久的过程,而现在的梁豫就是中华皇室平民化那一条直线的。

而至于军校少年班则纯粹是因为他想要锻炼梁豫,梁纲绝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死后被谥上一个‘文帝’的谥号。三四十年后的世界,可是全球殖民地瓜分的又一大**时段,中华帝国可不能刀兵入库,马放南山。

虽然太广阔的底盘对于中央统治是一个**烦,可是梁纲宁愿这个麻烦将来来的更加强烈。即便是最坏后果,海外地盘独立了,那也是汉人的国度,也是华夏的子孙。比起历史原时空,梁纲宁愿如此也要不停止的去吞噬一块又一块的领土。

————————————————————

三月下旬正是日本樱huā盛开的季节。做足了功课又从约翰.昆西.亚当斯手中拿到了身份凭证的马丁.范布伦终于踏足到了日本的国土上。从香港沿途北上进入北京之后,亚当斯又给马丁.范布伦提供了一大批日本的国情资料,这里面很多都是他从荷兰人手中买来的。

踏上日本国土的马丁.范布伦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和方向。近期日本的许多变动和国情都悉数明了在他的心中。

居住在江户的岛津重豪是他拜访的第一个目标。当初的中日战争起因就是在于岛津家族的萨摩藩,那一战过后岛津家族不但自身实力损失不小,更成为了日本国内的笑柄和百姓公卿众所非议的对象之一。所以,战后逃过一劫的岛津重豪立刻就返回了西南萨摩藩,直到一年前萨摩藩财政紧张有所缓解之后才再度回到江户。

细致的了解过前后的马丁就不信萨摩藩不恨中国人。所以,岛津重豪这个喜爱西学又掌有日本地方实力派大权之一的人物就成为了马丁.范布伦的首先目标。

长州藩的máo利齐熙、佐贺藩的锅岛齐直等人也是他预订拜访的目标。马丁手中有足够的资料表明,长州藩和佐贺藩都是长久不满于日本统治者德川幕府的。而鉴于幕府将军德川家齐在中国事件上暖味的态度,马丁.范布伦也有充足的理由把这两个地点圈定在自己心中。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