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五百一十章 巴黎之乱上

五百一十章 巴黎之乱(上)

()

()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五百一十章?巴黎之luàn(上)

西历1812年10月23日,周五,巴黎市区luàn作了一团。^^?网

中华帝国驻法使馆三楼房间内,大使游之坤偕同使馆一众重要成员面带好笑的看着外面逐渐恢复持续中的巴黎街区,“可真是一场闹剧——”

“但马莱也差一点成功。”武官冯秊益接口。

因为疯狂才显得可笑,因为可笑才显得闹剧。

“法军在莫斯科的困境已经动摇了拿破仑的统治根基,这才是这场闹剧爆发出的最大因由。仅仅一句‘拿破仑死了’就可以掀动军队险些颠覆巴黎,完成英国十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马莱的确是疯狂。”特使范明芳眼睛微微眯起,“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合作对象就在我们脚下了……”

对俄战争的不利局势让法国颓势大显。范明芳、游之坤等人心中不禁佩服起‘眼光如烛’的梁纲来,不愧是帝国始皇,开国者无一不凡。

————————————————————

清晨。

萨瓦里刚刚将长长的工作汇报jiāo给即将启程去莫斯科的特别信使,请他转jiāo给正在莫斯科、已逐渐陷入不利局面的拿破仑。警务工作很是烦人,虽然萨瓦里才38岁,但已经被这种没完没了的案头工作搞得心力jiāo瘁。

两年前约瑟夫.富歇被拿破仑免去了警务大臣一职,之后他就继任了该职。尽管富歇的那套《警察公报》已经停印,但日常工作依然是繁重不堪。

在警署工作了两年多了,萨瓦里仍不习惯于被人称做警务大臣。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他的一生都是在军旅、在战役中或是作为拿破仑副官度过的,他甚至还当过短期的法国驻圣彼得堡的帝国大使。

他所干过的惟一一件与治安有关的工作是当国家特种部队的司令官,而这支部队事实上只不过是为了维护法律及社会秩序而由警察局出面召集士兵组成的。路易.迪布瓦不再适合当地方治安长官了,因此在1810年,由温和的、也许有点儿懦弱的伊顿尼.丹尼斯、杜克.德.帕斯奎尔担任。人们都可以看得出来,随着富歇与迪布瓦的调任,治安工作已变得毫无生气可言了,感觉上每天的工作似乎只是加强治安管理而已。

正如富歇对工作一丝不苟一样,萨瓦里对拿破仑同样忠心耿耿,认真完成jiāo给他的每一项任务。^^网^e^看?免费?提供?^^毫无疑问,正是由于他绝对的忠诚才使得拿破仑绝对的信任他,并委以重任。也许,在他看来是项令人讨厌的无聊公事吧——重任也好,无聊公事也好,他远没有他的前辈富歇那样胜任这项工作。

萨瓦里熬到凌晨5点才完成当日的工作,签署好了文件并将它留在办公桌上,以便让他的助手一早发送。与富歇不同的是,萨瓦里就在办公地居住,因此他只是回到办公室旁的卧室休息。关上mén,nòng熄蜡烛,沉沉地睡去。可是他这位法兰西第一帝国的警务大臣却绝想不到短短两小时后,巴黎这座法兰西的心脏会发生怎样一场超级闹剧。

七点,房间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将萨瓦里从梦中惊醒。短短两小时的睡眠并不能让萨瓦里恢复jīng力,他疲困yù死。

可是办公室大mén碎裂、木条落在地上的声音让他不得不起身。推开房间mén的萨瓦里看见的是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们正在使力的猛砸另一扇mén,而外面的庭院里也有大群的士兵……

是谁让他们来这儿的?萨瓦里瞬间大怒,这里可是帝国警务大臣的办公室。萨瓦里大声的向着士兵质问。可是与他的预料相反,眼前的士兵不仅没有lù出一点惧sè,反而一位士兵用更大声的吼叫向他吼道“叫你们的长官来”

十分钟后,萨瓦里万分吃惊地看到拉霍雷走了进来——拉霍雷是他以前大**时期的战友,莱茵军前任将军莫罗的参谋长,后来因为卷入反政fǔ行动而被投进监狱。拉霍雷在看到萨瓦里进来后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也没有老友再见面时的寒暄。

“你被捕了”他对这个已经完全糊涂了的警务大臣简洁地说道,“你应该为落在我的手里而感到庆幸才是,因为至少我不会伤害你。”接着拉霍雷又说道“皇帝陛下去世了,6月8日死在了莫斯科城墙下。由于陛下的去世,政fǔ政权已经改变了,我受巴黎军方委托前来逮捕你。”

“你在胡说八道,”萨瓦里哑然失笑,吃惊、震惊的摇着头,“我刚刚接到陛下的来信。我可以拿给你看”萨瓦里转身就要去取信,却被两个士兵立马用枪给bī住。

“那绝不可能”拉霍雷坚定的说道。“绝不可能的”又重复了一遍道,看上去十分确定。

一个被捕的警务大臣,拉霍雷没必要多跟萨瓦里费口舌,巴黎城内的重要目标还有许多许多等着他去料理。拉霍雷留下几个人看守萨瓦里,自己就离开了房间。

萨瓦里真经过后就是满心的担心和焦虑。因为正是他不久前以反叛罪逮捕了拉霍雷并将他投入了戒备森严的拉枫斯监狱。——他显然是越狱了。

可他是怎么逃出来的呢?是何时的事?又有谁作为同谋?拉霍雷走后,萨瓦里费神地思索着答案。

“你是谁?”他询问仍在房间里看守他的法军军官。

“我是拉里奥尔上尉,隶属国家卫队第十军团。”

“很好,”萨瓦里继续问道,“这些士兵都是你们军团的?”

“是的,长官。”

“那么作为帝国卫队的一员,你是在反对皇帝陛下吗?”萨瓦里厉sè喝问。

拉里奥尔和他手下的几名士兵听后显得十分吃惊,一瞬间拉里奥尔就断然否认道“不,不,我们只是奉命到此而已。我们是奉一位将军的命令前来的。”

“哦?”萨瓦里冷笑,“那么你们认识这位将军吗?”

“不认识。”

“真是荒唐的一幕。这是一场叛luàn,对尊敬的皇帝陛下的反叛。他们是一群叛逆者上尉,士兵们,我会让你们明白你们到底卷入了怎样一件荒唐的事情中这位‘将军’是犯叛国罪的莫罗将军的前任副官,他现在应该待在监狱里才对,而不是出现在巴黎。他是我亲手抓进拉枫斯监狱去的。他是个叛国者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拉里奥尔仅仅是一名下级军官,手下的士兵更是普普通通的小兵,那里可能见到萨瓦里这样的大人物。

当然不知道。

“你们知道你们现在站在哪里?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萨瓦里继续追问,拉里奥尔他们继续摇头。但这时一位年轻的少尉军官从外面走上前来,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知道萨瓦里是什么人。没有人是傻瓜,也没有人没好奇心,警务大臣办公室装饰的富丽堂皇一看就知道不是小猫小鱼,而外面的一众办公室属员嘴巴也没有被封上,这名少尉军官很快就知道了萨瓦里的身份。

“既然如此,”萨瓦里说,“我命令你们立即逮捕拉霍雷。”

然而,这名拿破仑的亲信部下却依旧被上尉牢牢用枪bī住不放。当萨瓦里力图挣脱他们的时候,他注意到这些士兵的弹yào盒中都没有几颗子弹,显然这一场叛luàn的力量还极为不足,并没有自己预想中的严重。萨瓦里绷紧的jīng神一下子就缓和了下来。

“亲爱的先生们,”萨瓦里再一次转向拉里奥尔说,“你正在玩一场你绝对输不起的游戏,要是一意孤行的话,你的下场将会是在15分钟后被枪决——如果我没被你们先枪毙的话。

因为帝国近卫军转眼就能赶到这里,而你们连充足的弹yào都不具备,这场游戏你们输定了”

萨瓦里的话并没错。实际上,拿破仑留在巴黎的近卫军一部就驻扎在塞纳河的对岸,距此仅有几里之遥。

拉里奥尔的心立刻被震动感。看到这名上尉的心思有点儿开始动摇,萨瓦里又进一步说道“如果你是一名真正的军人,就不要卷入这场罪恶的叛luàn,不要拒绝我想拯救你们所有人的一番好意。我只要求你们释放我。”萨瓦里说完,立即趁上尉等人稍一分神的机会就拨开了眼前的火枪试图拔出上尉腰间的佩剑,但他的动作不够快,局势很快又被拉里奥尔给控制了。

这由不得拉里奥尔不‘控制’,毕竟萨瓦里在反抗。

被再次控制住后,萨瓦里透过窗户就看到拉霍雷在同一个披着斗篷的人回来了。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憔悴的人,进了房间后萨瓦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全貌,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颓废。

不过再颓废的人面对敌人的时候也会显得杀气毕lù,来人拔出腰间的佩剑就指向了萨瓦里的xiōng部。“帝国警务大臣?呵呵,好高的职位啊。难道不认识我了吗?不认识这个被你从马赛带部抓回巴黎的吉达尔了吗?”恶狠狠地语气,配合着手中的利剑,萨瓦里瞬间就感觉到了死亡。

但是经来人这么一说,萨瓦里也想起他是谁了。这个吉达尔──他从未见过他本人,虽然逮捕他的命令是他下的。

──是因涉嫌在土伦海港外同英国互相勾结,而被他下令逮捕的。“你来是要杀了我吗?”萨瓦里不怯懦地大声斥问。

“不,我不会杀你的,但你将和我一起去趟参议院。”

萨瓦里被叛luàn士兵押解而出,随后他被带往了拉枫斯监狱而并不是参议院。万幸的是他的一个贴身shì从在叛luàn士兵手中逃了出去,并将这一坏消息尽快速的告知了萨瓦里的邻居——治安部部长皮埃尔.弗朗西斯科.瑞尔。他就住在离萨瓦里所在办公室不远处。

一场发生在巴黎的叛luàn,身为警务大臣的萨瓦里却毫无察觉。一根第一帝国的柱石被叛luàn者轻松无比的放倒。但这并不是最让人感到惊奇的,因为接下来的一切,才是最最奇怪的。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