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2章 疯杀令(十)

第一卷 第十二章 疯杀令(十)

山下一条没有弄到药,理直气壮地质问,被孟达机敏的反驳。现在,自己又收到了一块死亡令牌,汽车也被做了手脚。他怀疑孟达,但他知道自己和狡猾的年轻人有一定距离,那块疯杀令根本不可能是他放进自己的衣服里。

作为特高科的科长,山下一条还真的够胆大。他拨开孟达拦挡的胳膊,小心翼翼对车辆检查了一遍。汽车的确被人做了手脚,幸好没有炸弹。但是,一辆汽车和一辆偏三轮都被扯断了线路,要想开回去已经不可能了。

“你的胆子真够大!”孟达拍马屁一样奉承了一句,指指医院里边说道:“你可以打一个电话,让你们的人把车拖走。还有,太君想要的新药,我要郑重的和你解释。”

“哟西。”山下一条有点喜欢眼前的年轻人了,不卑不亢处事圆滑,既不失自己的气节,又能把事情处理好。

“新药都有个实验、论证阶段,所以,我们医院把租界里的各大医院最好的医师都请了过来。他们认为这种药疗效奇特,经过共同讨论给出了合理的价格。但是,购买者有个前提,我们不敢保证没有副作用,一旦出现问题,我们将不负任何责任!”

“哦?”山下一条惊讶的看着孟达,指责道:“没有批号的药品不允许生产。”

“对,太君说的太对了!我们是在实验,而租界里的各大医院掏钱购买也是为了验证。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研制此药的人已经在美国注册,很快就要批量生产。我是德籍华人,要告诉你的秘密是,德国一次性订购了一千吨新药,恐怕今年谁都无法得到这种药品了!”

“一千吨?”山下一条惊诧的看着孟达,这么大的数量,可见这种药的重要性。

“对,一千吨,而且是八十吨黄金一次性付款。”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消息,开路!”山下一条再也站不住了,这条消息非常重要,他必须赶快回去汇报。

山下带着人走了,汉斯松了口气。他对女婿精彩的表演赞叹不已,敢这么明目张胆戏弄小鬼子的他还没有见过。人群散了,他走到孟达身边低声问道:“真的?药品真的已经注册?德国真的官方购买了一千吨?”

“真的。海蒂、凯和我大姐夏静怡已经发回电报,他们会随同两艘运载美国面粉的货轮一同回来。”

“上万吨面粉?你疯了?”汉斯大吃一惊,孟达胆子也太大了!

“现在是五月半,小日本再有三个月左右就会在上海和中国军队开战。我不是为了发国难财,一旦战争打响,租界将会涌进无数逃难者。他们没有死于战争,总不能让他们饿死吧?”

“日本人真的会进攻上海?”汉斯惊呼起来。

“一定会!岳父,你是商人,赶快去准备货源吧。”孟达面色沉重的点点头,不等汉斯回答就朝医院里走去。

“这小子眼光独到,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汉斯呆站了半天,终于决定提前下手准备货源。

海蒂兴奋极了,土霉素注册成功,新研制的链霉素也被美国医学界承认。两艘货轮上装载着大量的药瓶、商标、原材料,还有四条自动化生产线。大姐夏静怡留在美国洛杉矶开办药厂,几百倍的利润眼看就要到手。

她没有乘坐轮船回来,独自登上飞机,在孟达和小鬼子唇枪舌战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家里。走出飞机场,她遇到了可怕的一幕。四个浪人在大街上公然对一个美貌的少女动手动脚,当着众人愤怒的目光撕开了惊惧、呼叫、哀求少女的衣服。

“住手!”她愤怒了,大胆的走过去高声呵斥,伸手把女孩从地上拉了起来。

“八嘎!”四个日本浪人一看是个外国女人在管闲事,只得怒骂一声离开。

“畜生,你们给我回来!”海蒂一看女孩掀开的如胸上血淋淋的,忍不住怒火拦住了四个要离开的小鬼子。

“你的死啦死啦滴!”一个撇撇胡的小鬼子猛然抽出武士刀,奋力一挥就朝海蒂的头顶上劈过去。

“啊!”大街上所有人都吃惊了,他们眼睛一闭,哀叹一声想道:“完了,这么美貌、善良的女孩要被小日本劈死。”

海蒂怕了,她没有想到死亡来的这么突然。可是,她眼光中出现了令她终生难忘的一幕。两个女人突然闯了过来,飞快的在四个小鬼子身边穿梭着。等她惊醒过来时,高举着武士刀的日本人已经倒在地上。

“你们恐怕有麻烦,别说出我们。”怒杀小鬼子的两个女孩低声给海蒂交代着,扔下一块疯杀令,身子一转飞快的消失。

“是她们!”海蒂暗暗庆幸,如果不是遇到凤蝶和青蝶,恐怕自己的小命要完蛋。但她不敢高呼,出了人命案,肯定要被带到巡捕房去问话。幸亏她只是救人,会有很多好心人给他作证言。

“小妹妹,别怕。”海蒂惊恐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安慰着身边的女孩。

租界里的侦缉督查黑三正巧碰到了这一幕,他知道尸体旁边的两个女孩都是受害者,走过来问清了姓名,手一挥说道:“走吧,这件事与你们无关。”

海蒂听说放她走,急忙就要离开。小姑娘一把拉住,哀求着说道:“姐姐,救救我。”

“救你?小鬼子都死了,你还有啥危险?快走吧,再不走麻烦就来了。”

“姐姐,我是从东北逃亡过来的,寻找亲戚不见,请你收留我给我一条活路。”

“啊,收留你?”海蒂惊异的看着女孩。

“我会做很多事,我识字,我已经一天都没有吃饭了。”女孩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哀求着。

“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黄包车!”海蒂一看女孩这个样子,急忙扶起她。两人坐上了黄包车,直奔教堂后边的熊曼华收养所。

收养所里,熊曼华接待了被送过来的女孩子。这女孩只有十三四岁,长得眉清目秀,也很讨人喜欢。她对海蒂说道:“海蒂小姐,这么好的女孩你舍得给我?”

“舍得。她在这里能帮你做事,也能在这里继续读书。等她长大愿意留下来,我会把她送进医院里做护士。我刚从美国回来,还有很多事情,熊姐姐,你是我老公的好朋友,请你多照看她一点。给,这钱先给她买几身衣服,告辞了。”

海蒂又坐着黄包车离开,熊曼华频频点头暗自想道:“这丫头真不错,难怪小兄弟会看上她。”

“疯杀令,又是疯杀令!”山下一条从黑三手中接过了那块死亡令牌,他知道,最近以来频频出现的疯杀令已经破坏了大日本的计划。特高科撒出去很多密探,始终没有弄清楚神秘的疯杀令是谁下达的。

黑三非常机警,盯着傲慢的山下一条说道:“你也知道,最近被杀死的都是你们日本人。但是,他们都在作恶时被杀害。”

“八嘎,你是在袒护该死的杀人犯!”

“袒护?科长大人,是我亲眼目睹,四个浪人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当中调戏。我有上百个人的证词,还有一小队巡捕亲自看到。租界里他们竟敢用武士刀去杀人,难道被杀不应该吗?”

山下一条不肖的说道:“一个支那女人。”

“对,他们是中国人。可你应该知道,这里是法租界!我要维护租界的稳定,我怕中国人被怒火燃烧。如果你不想让你们的国民继续被杀,请他们遵守一切法纪!”

山下一条知道谈下去也没有用处,试探着问道:“你可看到凶手?”

“看到?听说科长大人衣兜里被装进了一枚疯杀令,难道像你这样精明的人都没有发觉?对不起,我们会追查疯杀令的来源,但现在我无可奉告!”

“你们的巡捕房都是些饭桶!”山下一条愤怒的扔下这句话就要离开。

“是,我们是饭桶。可我听说日租界连日来被杀掉二十多个作恶多端的日本商人,还听说他们的财产不翼而飞,也在现场发现了疯杀令。山田司令不会没有骂你,因为,你也没有能力破案!”

山下一条无话可说,狠狠地瞪了黑三一眼,带着跟来的部下离开了巡捕房。黑三哈哈大笑,走到窗前目送着小鬼子离开,高兴地倒满一杯红酒喝上一口:“杀,应该杀,老子恨不得把你们杀光才高兴!”

“探长,这疯杀令的主人也真够神秘的,小鬼子都没了办法。”一个警员讨好的递给黑三一支香烟,掏出打火机点燃。

“他们有个球办法,听说日本商人都害怕了,不到半月时间被别人抢走大量的金银财宝,被杀之人还在继续。小鬼子也绞尽脑汁做了防备,人命案却是防不胜防接连出现。”

“探长,以你的判断,他们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

“鬼知道!凡是接到疯杀令者都逃不脱被惩罚。告诉弟兄们,只要我们不作恶,只要我们不和中国人作对就安全。厉害,厉害的中国人!”黑三口口声声赞叹着,叼起香烟美滋滋的享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