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2章 仓库保卫战(五)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仓库保卫战(五)

邱清泉性格狂妄,作战指挥风格大胆,别号“邱疯子”。孟达最佩服此人性格直爽,从来不会花言巧语。德国柏林陆军大学,两个人相处三年之久。邱清泉专业是工兵科目,可他不擅长的是爆破,最拿手的是步炮协同。

“好小子,回国就搞出这么大名声!”邱清泉一脚跨进山洞指挥所,大嗓门对准孟达开火。

“哈哈哈哈!”孟达扑过去抱住邱清泉:“疯子,听说你在教导总队任参谋长,这可是民国第一支机械化部队。凤蝶,上茶!”

“是!”十八蝴蝶的副队长凤蝶机灵的拿出茶叶,迈着轻盈的步伐添好水退到一边。

“哇,金窝藏娇啊!”邱清泉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盯着美貌的女孩上下打量着。

“闭住你的臭嘴!”孟达尴尬的责怪着邱疯子,指着凤蝶说道:“他是我的日语教师、电台通讯组长。还是十八蝴蝶小队的副队长。”

“哇,十八个!”邱清泉可不管孟达高兴不高兴,大咧咧的说道:“你小子的德行我最明白,还记得海蒂不?三杯酒装醉躺到了人家**。”

“噗嗤!”凤蝶听到孟达还有这样的风流史,忍不住喷嚏大笑。

“冤枉!”孟达羞愤的解释:“你和她串谋,利用烈酒把我灌醉的!”

“哈哈哈哈!”邱清泉爽朗的笑起来,低声对孟达说道:“为了一百大洋,我只能出卖兄弟你。”

“嘿,你收了她一百大洋?”孟达到现在才知道事情真相,气愤的瞪着邱清泉:“好啊,三年来你吃我的、喝我的,今天咱们算算账!”

“兄弟,饶了我吧。”邱清泉可怜兮兮的说道:“当初小妮子说只要你破了童子功我就能打败你,是他骗我上当。”

“嘎嘎嘎嘎!”凤蝶忍不住狂笑,捂着脸朝洞外跑去。

“你这家伙!”孟达虽然恼怒邱清泉揭他的老底儿,但还是带着笑脸给对方一拳。

“告诉你吧,海蒂给我拍了电报,询问你的家乡。是我把地址给她,小妮子到达你家还发电报感谢我。”邱清泉洋洋得意取笑着,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好茶,给我准备一斤带走!”

孟达心中震撼的看着邱疯子:“一斤?龙顶茶一年也只有一斤多产量,你让我给你准备一斤?”

“哈哈哈哈,这我不管,拿不到茶叶我是不会走的!”邱清泉仰天大笑,他知道孟达心疼了。

“你不会是来打秋风的吧?”孟达实在没有办法对付疯子,但他想知道他的来意。

“哥哥我可是真心来看你的。”邱清泉无耻的伸着脖子凑到孟达面前:“你老岳汉斯求我,我是来做媒人的。”

“嘿,这肯定是海蒂的主意!”孟达无语了,海蒂为了婚姻,好像疯了一样四处拉关系。

“我是疯子,她是小魔女,可恨小丫头看不上我,我和她才是绝配!”邱清泉乐颠颠的笑着,故意让孟达心里难受。

“呸,你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孟达没好气的挖苦着疯癫的邱清泉。

两个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不停,一壶茶喝完,邱清泉站了起来拍拍肚皮:“喝饱了,我在南京布防,来你这里很方便。走,兄弟,让哥哥见识一下你的猎枪队!”

“这你也知道?”孟达吃了一惊,猎枪队刚组建,咋会弄得人人皆知?

“江桥一战朝野震惊,别说我,国军里你已经赫赫有名!”邱清泉拍着孟达的肩膀,表示他昨晚就听说了这件事。

“为了对付小鬼子的影子部队,我不得不下血本组建这支部队。”孟达把自己派到这里来做防守,和小鬼子特种作战部队交手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和松本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在德国你们两个就斗来斗去,在上海又撞到一起。好啊,他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你也不差。”邱清泉感到怪异,正应了三国里的一句话:既生瑜何生亮!

“影子部队也都是一些难缠的家伙,他们中间大部分都是浪人和忍者,总人数近千!”孟达没有轻视对手,如今的小鬼子都像吃了鸡血一样昂奋,狂热的战争已经让他们疯狂。

“这些事我都听说了。”邱清泉微微点点头,表示他已经听说了此事。

河道里,男女队员正在练习武装泅渡,八百米宽的河水里,全副武装的战士奋力朝前划行。邱清泉看着这群矫健的身影,咂舌不已道:“不简单,一个个都是厉害的角色!”

“这可是烧钱的事儿!”孟达岂能不知,别看他拥有了一千多骑兵、一百多猎枪队,这一千多人每个月的薪水都在几千大洋,加上生活费、装备等,他能坚持多久都是个未知数!

“夏家有你这样的败家子儿,不愁家业挥霍不尽!”邱清泉讽刺般的调侃着,他忘记了在德国是如何死皮踹脸赖着敲诈年轻人。

“哈哈哈哈!”孟达不怒反而大笑起来,夏郎中两口子对他像亲生儿子一样,为了儿子花出的钱已经太多了。

“报告!”

“进来!”

十八蝴蝶小队长玉儿走了进来,擦着冷汗说道:“空战已经结束,我军出动的十二架飞机只回来了两架。日军秘密组建的第10军已经在海洋上聚集,战争将会进一步恶化!”

孟达看着玉儿姑娘,沉思半天说道:“日军依靠强大的火力突破中国军队防线很难,他们恐怕有新的阴谋。”

“是啊!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有外国租界,在这开战极有可能引起大国势力的干涉,如果打的好,可能在外国调停下赢得一个光荣的和平。进而挫败日军对华北的野心。这对相对弱小的中国来说是极为有利的。可一旦日军突破我们的防线,南京统帅部和淞沪战场各个高级指挥部就会方寸大乱。”

邱清泉军事才能相当了得,他已经有点担心了。孟达叹口气,对玉儿问道:“恩师只有你一个亲侄女儿,你还是跟着他朝后方转移吧。”

“不!”玉儿摇头不答应,坚决的说道:“影子部队的大队长是我在倭国留学时的教官,他非常狂妄,认为咱们华夏武术不如他们的忍者。我不信,一定要他见识一下中国功夫的厉害!”

“哈哈哈哈,他们的唐手来自于中国武术,比起华夏武术他们差的太远!我很奇怪,影子部队好像失踪了一样,这其中肯定有阴谋!”看到女孩子如此坚决,孟达也不再勉强她离开。他和玉儿在南京同伴读书三年多,早就知道这姑娘的脾气很倔。

邱清泉点点头,若有深思的说道:“也许他们认为影子部队不是你猎枪队的对手。目前上海还在国军手里,来大后方偷袭不会占到便宜。兄弟,我要走了,完成了武器仓库防守任务,一定要到哥哥的部队去做个军官!不准推辞!”

看着霸道的邱清泉昂首离开,孟达忍不住再三摇头。疯子就是疯子,直爽的脾气让人受不了。他快步走到汽车跟前拦住,对凤蝶说道:“去,把我的好茶叶拿一桶给邱大哥。”

“哈哈哈哈,我已经忘记了!”邱清泉忍不住狂笑,小兄弟满够意思。

“睡觉,睡觉!”孟达困得眼皮打架,看着邱清泉离开,快步朝山洞里走去……

10月10日前后,江桥一带又发生了激烈的争夺战。激烈的战斗移至江桥镇、小南翔、陈家行、广福镇地区。薛岳指挥第十九集团军在竹园村与日军展开争夺战,猛攻五次,给敌重创。但国军部队也损失严重,生存者不足十分之三。

战斗业余时间,薛岳坐车来到武器仓库。他感慨的说道:“幸亏老天爷帮忙不住的下雨,咱们的防线还算坚固。”

“薛长官,日军不会这么硬拼下去,小心有阴谋!”孟达最近特别紧张,战争打了近两个月,国军已经死伤十多万人。

“你是担心左翼防区吧?告诉你,我已经接到命令,带领两个集团军朝上海左翼设防。”薛岳明白孟达的心情,表示上级已经考虑到了。

“要快!”孟达呼出一口气,只要长江沿线严密防守,小鬼子短时间内不可能占领上海。

“我来告诉你,这里的军火仓库准备放弃不再使用。校长已经明确指示,等这里的弹药消耗完,弹药供应会从江北直接送到战场。等我布防完毕,还是跟着我的部队走吧。”薛岳试探着孟达,他已经很喜欢这小子。

孟达心中咯噔一下,放弃这里他早已想到,可他没有想到薛岳要他这么快就离开。年轻人思考了一下说道:“长官,我还是等这里的一切结束吧。你也知道,我从德国回来还未进家,父母早已着急了。”

“不想当兵是吧?”薛岳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带不走年轻人。

“这需要父母他老人家开口。”孟达傻傻的笑着,表示自己不能做主。

薛岳已经了解过夏家的情况,惋惜的说道:“可惜了你的军事才华!”

“一旦日军占领上海,我会放下手术刀拿起枪杆子和你一起战斗!”孟达严肃的回答着。

“好,这才是好男儿!”薛岳赞叹的看着孟达:“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对付外敌,咱们必须同仇敌忾!”

“明白,我这条命就是为了打鬼子而存在!”孟达松了口气,总算躲过了这次难以回避的话题。

“说得好,咱们都是为了打鬼子而活着的人!”薛岳激动地喊着,他被年轻人的傲气感到震撼。一个人明白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无论他是否参加国军,都会拿起武器加入到保家卫国的战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