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5章 功高震主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功高震主

内敛的杭州人一直都不知道,这座城市的武侠气质是自古有之。坊间曾流传着,明清时期,杭州武林界派别不少,各据一地。湖滨一带有十八罗汉,城站有三十六天罡,江干有七十二地煞,拱宸桥有一百零八将等。而从明末到民国,杭州共出过50多名著名武术家。

中国功夫自古就是真杀实砍打出来的,张顺自称是杭州剑侠,身穿一袭白衣、自以为风流倜傥英勇过人。孟达震天动地一声吼,飞纵的身影很快扑到张顺面前。他吃惊了,从气势上已经输给对方,看到孟达一拳打过来急忙身子一缩跳落到人群中。

“哈哈哈哈!”广场上万人捧腹大笑,少年人虎头蛇尾,还未对决就已经败下阵来。

“中国传统武术比的不仅仅是力气,更多的是一种机智。”孟达已经飞回到原来的地方,看着尴尬的少年,微微一笑教训着他。

张顺只有十三岁,可他已经习武十年。听说日军攻打上海,偷偷背着师父从家乡跑到这里。原本想露一手博个名声,想不到孟达拳脚功夫也这样了得。他服气了,走出人群到达孟达面前,单腿跪地道:“收下我吧。”

“好!”孟达没有丝毫迟疑,拉起张顺对着万民喊道:“乡亲们,小鬼子已经打进我们的国土,再不反抗就得做亡国奴。我是咱们衢州人,为了保家护民,放弃手术刀组建了民军。国军跑了,大家愿意把杭州交给小鬼子吗?”

“不愿意!”人群沸腾了,高举着拳头齐声高呼。

“我们只有拿起枪和鬼子拼到底!”孟达眼睛扫视着人群,铿锵有力地喊道:“是热血男儿都不会做亡国奴,为了咱们的家乡,和小鬼子拼了!”

“拼了!”

慰问变成了动员大会,广场上热情洋溢的呼声让孟达深受感动。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带领民军保护好家乡父老!赵文龙笑眯眯的走过来,对年轻人说道:“孟司令,杭州的安危靠你了。”

“孟司令?”孟达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哈哈哈哈,你是当之无愧的民军司令。”赵文龙爽朗的大笑,举起商会送来的横匾:“大家请看,这是家乡父老送给咱们司令的奖赏!”

“哇!”

横匾闪烁着四个金色大字,上边仓劲有力的写着:“杀尽倭寇!”

“敬礼!”孟达严肃的举起右手,他接过横匾面对民众喊道:“我代表民军给乡亲们保证,日寇一日不滚出中国,民军将血战到底!”

“血战到底,血战到底!”台下一片欢呼,站在后边的朱家骅激动地闪烁着泪眼,这才是他的弟子,为了民族和国家,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站出来!

在广场对面的茶楼上,一扇窗户打开,露出两个人头,一个是毛人凤的弟弟毛万里,另外一个人是浙江军统站长张廷发。上峰下达指令要炸毁杭州一切建筑物,是朱家骅横加干扰没能办成。幸亏民军守住了黄浦江一线,杭州城没有被日军占领。

“长官,这民军——”张廷发吞吞吐吐没有说下去,国军已经让浙江人民失望,可民军突然壮大,会不会威胁到民国政权?

“他是抗日英雄,在上海保卫战中曾经多次克敌制胜。这件事咱们不能妄下决论,还是尽快上报吧。”毛万里感到关系重大,处理不好自己也会挨训。

“任他这样发展下去,恐怕浙江成了民军的天下!”张廷发内心非常矛盾,既害怕民军势力太大,又希望他们挡住小鬼子进攻的步伐。

“校长已经发表了全民抗战宣言,我估计校长听说后会高兴。”毛万里十分聪明,政权还在国民党手中,但为了防备朱家骅和孟达联手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必须建议委员长把此人调离浙江。

“民军挡住了日军进攻杭州的企图?”正在为南京战场头疼不已的蒋介石,听着戴笠的汇报睁开了眼睛。

“是!日军第11师团大举进攻,在黄浦江被民军消灭了一千多人。”戴笠不敢隐瞒此事,把军统掌握的情报详细的汇报一遍。

“孟达是个人才!”蒋介石听到孟达的名字,自然想起了在上海听到的很多传闻。

“朱家骅是个麻烦!”戴笠小心的提醒着蒋介石,政府一切号令在浙江都得不到执行,这与朱家骅横加干扰有莫大的关联。

“日军既然已经停止进攻,我们也应该派部队过去。告诉第三战区顾祝同,陶广升任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第三战区第一游击区总指挥兼二十八军军长。率二十八军所辖六十二师、一九二师、十六师、六十三师进驻杭州!”

蒋介石认为,有国军的四个师足能挡住日军进攻杭州。他不能让民众对国军失去信任,更不愿看到民军发展壮大。戴笠精明的点点头,希望趁机把朱家骅也调离浙江。老蒋沉思后说道:“让朱家骅到武汉来,浙江省主席一职有黄绍竑担任。”

“校长英明!”戴笠一听派了个武将出任浙江省府主席,顿时高兴地拍出马屁。

接到调令,朱家骅就知道大事不妙。他秘密的把孟达找到府上,关上门叹口气:“孩子,你我的希望恐怕要泡汤了!”

“难道蒋介石非要把杭州送给日军才甘心!”孟达愤恨不已,自己空有一腔报国之心,想不到被小肚鸡肠的委员长弄得灰心丧气。

“陶广、上官云相都不是好东西,既然国军重新回到杭州地带,你还是带着部下回家吧。”朱家骅已经明白,蒋介石不愿看到民军壮大。

孟达知道恩师的难处,忽然心中一动说道:“恩师,我朝西边发展,和薛岳将军联手抗敌。”

“西边!”朱家骅走到地图跟前看了半天,用手指着婺源县说道:“占据这里和你的家乡,不要露出太多的部队,悄悄发展等待时机。”

“高!”孟达明白恩师话中的意思,婺源县是山区小县,国军并没有实际在这里驻军。只要占据这两地,东出、西进、北行、南下都很便利。

“树大招风,切记,切记!”朱家骅再三嘱托着自己的得意门生,他不愿学生抗日的意志就此泯灭,但也不希望他因此惹来杀身之祸。

“学生明白!”

国军来了,民军在万民欢送中离开了黄浦江防线。发了狠心的孟达,把民众捐献的物资一点都没给陶广留下,吩咐方振山把部队化整为零朝开化县老家开拔。警察局长赵文龙恋恋不舍得拉住孟达:“贤契,杭州一日有难,希望你抛弃恩怨来救大家一次!”

“赵局长放心,国军如果丢失了杭州,我一定会给你从新夺回来!”毕竟这里是家乡的省城,孟达不希望小鬼子在这里会害百姓。

“嗨,你这是功高震主啊!”赵文龙心里十分明白,老蒋不知道爱才,白白的把这员虎将逼得回家赋闲。

孟达走了,民军离开了杭州之地。可谁都不知道,正在训练的新兵队伍也不见踪影。陶广回到了杭州,急忙去找赵文龙:“快把新招收的三个保安师交给我。”

“保安师?”赵文龙故意装糊涂的瞪着眼:“你说的是民军吧?上峰命令人家撤离,这件事你只能去找孟达交涉。”

陶广心中一震,他原本想接管三个师的人和枪,想不到孟达全部带走了。委员长命令国军接替防务,并没有让人家交出武装。他尴尬的问道:“地方保安团的武器也没留下?”

“嗨,我苦苦哀求,总算给我的警察局留下了一批武器。”赵文龙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等陶广离开后气愤的:“呸,什么东西!还未看见鬼子就跑,看到人家挡住了日军,又跑回来抢占地盘!”

“日军一旦得知民军离开的消息,马上就会重新调整进攻杭州。一个地方不得已失守了,这个地方上的人民财产还是我们中国的,我们总有回来的一天。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城市付之一炬,那样,受损害的还是自己的人民。”

朱家骅走了出来,临行前对赵文龙、周象贤严肃的交代着,防止军统再次实行焦土政策炸毁杭州。三个政府要员频频点头,表示一定会保住杭州的一切。他叹了口气道:“一旦鬼子拿下杭州,我会让孟达带领民军重新打回来。他不会让我失望,让杭州万民失望!”

“朱主席,民军的骑兵大队奉命护送你到武昌!”鲁世杰大步走过来,站到朱家骅对面传达着孟达的命令。

“呵,我能让你们的铁骑兵护送非常荣幸!”朱家骅高兴地笑了起来。

“我们少爷在衢州等待你老人家,他要亲自护送!”鲁世杰眉开眼笑,他知道朱家骅一定会大吃一惊。

“这孩子!他还没有回家,反倒为了我·操这么多的心。”朱家骅感叹不已,像这样的学生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