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8章 血战杭州(二)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血战杭州(二)

赵文龙说得非常有道理,可孟达十分为难。德清、余杭两地是重点,其它县也必须尽快驻扎部队。他不喜欢讨价还价去纠缠,牙一咬对凤蝶下令:“让预备役一师、二师过来,每个县城进驻一个团。”

“是!”凤蝶快速架起发报机,在城墙上开始给开化县的新兵部队下达命令。

福冈大败后,急速把第124联队从后方调了过来。他以为两个联队将近六千人,足可以和杭州民军做一番较量。可是,空军知道杭州城有防空炮火后再也不肯动用飞机,让他自己想办法拿下杭州。

“混蛋,饭桶,一群怕死鬼!”福冈把恶毒的话骂了一遍,可他也无良策。按照他的计算,对方总兵力在两万人左右。武器方面自己并不占优势,想和守卫杭州之敌开战取胜非常困难!

“大佐,这不是一般的国军,我们没有优势兵力,再这样打下去将会全军覆没!”参谋长看着动怒的指挥官,冷静地提醒他。

“从附近抓民夫过来!”福冈恶毒的想出了绝招。

“哟西!”参谋长明白了,福冈要用支那人做炮灰,逼着他们冲在前边,挡住对方的炮火和子弹。

天黑了,孟达还站在城墙上没有离去。日军只是一次失败,他们不会就此罢休。在城墙上啃着干粮填饱了肚子,对凤蝶说道:“给猎枪大队发电报,让他们连夜赶过来。”

“是!”

杭州地势低平,河网密布有利于防守,孟达并没有大意认为小鬼子不堪一击。他非常明白,一着不慎全盘皆输。调猎枪队过来,主要是让这支精兵部队出现在日军后方,昼夜不停给小鬼子制造麻烦。

“你这是啥战法?”赵文龙一听孟达想出这样的怪招,惊讶的问道。

“麻雀战!”孟达微微一笑道:“扰敌、袭敌也许杀伤力不大,但小鬼子吃不好、睡不好,真正的大战时候他们不可能有力量进攻!”

“这是一种游击战和运动战的结合战法?”赵文龙惊奇的追问。

“不知道!”孟达嘿嘿一笑,大言不惭的说道:“我知道能让小鬼子头疼。”

“哈哈哈哈。”赵文龙取笑道:“既然你已经安排妥当,该回去让你的新娘子高兴一下。”

“不行,我不能离开!”孟达举着望远镜朝远处观察着,对身边的鲁世杰下令:“派出骑兵侦察一下,首先要明白小鬼子在干啥。”

“是!”

孟达凭借着坚韧、智慧、勇气和剽悍的作风赢得了杭州军政要员的赞赏。他们知道年轻人尽心尽力在保卫着这座美丽的城市,更知道为了这次出征花费的代价是个天文数字。市长周象显、保安处长宣铁吾和警察局长赵文龙三个人非常感动,连夜展开了支援前线捐赠大会。

方振山登上城墙,关切的对徒弟说道:“三少,你还是下去休息一下吧。战争不会短时间结束,你这样会累垮的!”

“我是战战兢兢啊!”孟达用手揉了一下酸困的双眼,对师父说道:“部下都没有经过大战,你我必须要有一个人留在城墙上!”

“去吧,我在这里就是。”方振山推着孟达走下城墙,对张顺说道:“小屁孩,回去睡觉。”

张顺早就累的躺在城墙上,听到喊声急忙跳起来,朝城外一望说道:“鬼子还没有来?”

“哈哈哈哈!”大家哄然大笑,小孩子做梦也在打仗吧?

海蒂一头金黄色头发,身穿一身红色旗袍,大鼻子大眼睛大咪·咪。自从她走进野战医院,所有病号都安静了不少。十七岁的女孩子很能干,既能做手术又能做得一手好菜。高高的个子苗条的身材,简直把所有病号的魂魄都勾走了。

孟达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洗好澡准备睡觉。看到丈夫疲倦的面容,翻身下床赤脚拉住他朝卫生间走去。孟达稀里糊涂被扒光了衣服,当他看到对方高耸的玉兔时再也按耐不住了。他轻轻地一勾手抱住妩媚的女孩,**高昂的小弟弟一下子扎了进去。

“啊,你要死啊,这么狠!”海蒂用手拧着孟达的腮帮子,嘴唇轻轻地吻了上去。

半年了,无论男女只要经过第一仗,脑海里就会经常出现美丽幻觉。他们的婚姻被父母承认,再也不像当初羞涩的样子。海蒂怕孟达累着,一翻身压住小男人,使劲全身力气冲刺起来。两个人都忘了,卫生间外边还有个小鬼在等待着命令。

“司令,你打不过海蒂夫人?”

“啊!”孟达吓得一激灵坐了起来:“滚,没看到老子正在造儿子。”

“我咋感觉地动山摇像是在打架呢。”张顺脸红了,都囔着说道:“有房间有床不去,小心感冒生病。”

“呸,老子一身大汗。”孟达故意气张顺,吼叫着:“出去把门关上,今晚老子要血战到天亮!”

小昆山弹药库基地,王勇接到孟达的命令就准备出发。可他发愁了,刚从小鬼子第四师团手里购买的一百多台步谈机必须带上,这是作战部队急需的通讯物资。幸好他们每人一匹战马,收拾好后就开始快速行动。

“大队长,咱们的民军在杭州开战了?”肖猴子催马跑到王勇身边,放慢速度低声问道。

“第一仗骑兵大显神威,几乎全歼小鬼子一个大队。”王勇看着行进的队伍,他们要连夜赶到海宁,弄清小鬼子的下一步计划。

“水网地带机械化部队展不开威力,还是骑兵好啊!”肖猴子经过这么长时间训练,已经成为最棒的狙击手。整个猎枪大队他是第一个拿起狙击枪,别看身材瘦小,单打独斗没有几个人能把他放倒。

“咱们民军的汽车比小鬼子还多!”王勇抿嘴一笑,一个炮团、一个高射炮营加上一个后勤运输团,恐怕汽车足有六百辆。如果不是汽油短缺,民军将会全部使用车辆行军。

“听说新组建了警卫营、特务营两支精兵部队,司令亲自训练,装备让所有人眼红。我估计这批步谈机是送给他们的,咱们猎枪大队最多能留下十台!”购买这些宝贝后,猎枪大队快速学习了步谈机使用。肖猴子有点舍不得,恨不得像现在这样每人背上一台。

“噗,一个小队能留下一台还不满足?”王勇忍不住发笑,好东西都喜欢,就好比女人,自己有了老婆,走在大街上也会朝美女身上扫视着。

“啥时候这玩意能更小一点、更好用一点,每个战士都装备了指挥起来才会更方便。”肖猴子惊叹这玩意儿,拿起来可以通话,比电话还好使。

“也许未来会有!”王勇不耐烦肖猴子在身边啰嗦,指着前边说道:“去,带领第一小队给部队开路,小心撞上鬼子的队伍。”

“是!”

上海至杭州三百里地左右,骑兵连夜行军到天亮才走到指定位置。早已在海宁等待的鲁世杰迎接着王勇,走过来伸手就抢马背上的步谈机。王勇惊讶的看着莽撞的汉子,难道少爷不给他们骑兵使用?

“快,让你的手下给我教一下这东西的使用方法。”鲁世杰心急火燎,不等王勇开口就催着他。

“我的任务是侦查日军动向。”王勇摊开双手,自己的任务不能耽误。

“小鬼子发疯了,在附近各村不停地抓人!”鲁世杰早已了解到日军的动向,但他不明白小鬼子要干啥。

“修炮楼?不可能!鬼子要干啥?”王勇一听快速的转动脑子,必须尽快弄明白日军的目的!

“抓的都是青年男女,这事儿透着古怪。”鲁世杰也搞不明白鬼子要干啥,直接把情报汇报给了指挥部。

“可能有大麻烦!”王勇慎重的看着鲁世杰:“大约有多少人?”

“四五百个!”

“不行,咱们必须把这些人救出来!”王勇坚定地看着鲁世杰:“我们猎枪大队负责救人,骑兵负责掩护我们撤退。”

“好,咱们先闹他一场!”鲁世杰嘿嘿直笑,杀鬼子是他最愿干的事儿。

天已经大亮,要想在小鬼子眼皮底下把这些人救出来难度非常大。王勇经过思考后喊道:“肖猴子。”

“到!”

“猎枪大队全部换上日军服装,咱们去鬼子的心脏走一趟。”

“是!”

经过一夜的准备,联队长福冈准备发动新的攻势。五百多青年男女被押在一起,等日军吃罢早餐就开始攻击。他相信,支那人不会开枪打死这么多同胞,必定会让他们兵不血刃结束战斗。只要拿下杭州,他将会被上峰任命为这一带的警备司令。黄金、美女大大的有,今后的日子将会很美妙。

“咦!”正在幻想着未来的福冈,突然发现一小队皇军骑兵走进了他们的兵营外围。这不是自己的部队,难道上峰又继续朝这里增兵了?

“啪啪啪——”手枪像炒豆子一样响起来的时候,福冈脸上顿时像被大力士扇了一巴掌。他明白了,这是该死的支那人!

“八嘎,给我消灭他们!”

“嗨!”矢崎答应着就要带兵过去,可他很快就愣住了,一里多地外涌出他最害怕的骑兵,已经把日军前哨部队包围了。

“混蛋!”福冈眼睛一黑差一点晕倒,这些该死的支那人胆子真大,大白天竟敢闯进自己的重兵之地。

“大佐,他们的目的是救人,我们一个中队的士兵全部玉碎!”矢崎知道现在过去已经迟了,那群支那猪已经被乔装的皇军带着离开,步兵和骑兵交战,他还真有点心虚。

“八格牙路!”福冈精心准备的计划已经破产,他知道今天已经无法展开行动。

“他们能救,咱们也能抓,我带领124联队从新抓人!”矢崎非常崇拜福冈这一计划,决定带着自己的部下展开第二次抓人计划。

“支那人狡猾大大滴,小心中了他们的埋伏。”福冈摇摇头没有答应,心念一动说道:“给上海发电报,把国军的俘虏送过来一千人。”

“嗨!”矢崎高兴的笑了,用俘虏做先锋开道,要比普通的民众更有威慑力!

“这一仗不好打!”福冈已经有点灰心丧气,万一两个联队葬送在这里,他的前途将会彻底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