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54章 麒麟峰狙击战(三)

第一卷 第五十四章 麒麟峰狙击战(三)

作为新上任的国军旅长,张灵甫分到了一匹战马代步。听说小丫头要一掌拍死战马他原本就很生气,看到王勇出来打圆场他更加认为这是虚张声势。可是,他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夏盈的手掌已经砸在战马的腰部。

“啊!”

大家都吓傻了,战马张着大口在呼哧呼哧吐着鲜血,很快掉出眼泪不甘心的闭上了呼吸。张灵甫被震撼的呆站着,如果这一掌打在自己的脑袋上,会不会把头颅打进自己的腹腔?厉害,太厉害了!

“厉害,太厉害了!”张灵甫没有喊出来的心里话,被走过来的王耀武喊了出来。他冷笑着对张灵甫说道:“你小子是狗眼看人低,不是王大队长阻拦,恐怕你小命早完了!”

王芸儿不依不饶走过来,看着张灵甫冷笑道:“本姑娘还没和你比划,你这颗人头先留下,等赶走了鬼子再说。”

“算了吧,咱们是来打仗的,这件事不准再纠缠。”王勇及时呵斥住生气的丫头,对王耀武歉意道:“让将军见笑了。”

“这不是见笑,是我见到了神奇的穆桂英又活了过来!”王耀武奉承的夸赞着,他的内心十分恐惧,如果这些人闹起事来,恐怕他的师指挥部都要完蛋。

张灵甫有血性,但也是直爽的汉子。夏盈这一掌让他俯伏在地,双手抱拳对王芸儿说道:“是我狗眼看人低,姑娘的神威让我大长见识,我对张古山偷袭战更有信心了!”

听说国军短时间内不会攻打张古山,王勇难过起来。他们在麒麟峰兵员不多,为了帮助国军不惜把最精干的精兵抽调过来。到达这里却又不是现在进攻,他们只是做了战斗计划。王芸儿飞身上马,对张灵甫眉开眼笑道:“等你准备攻打时候再通知我,本小姐不陪你浪费时间。”

“出发!”王勇也非常生气,和王耀武礼貌性的点点头,带着猎枪大队风驰而去。

“乖乖,这群姑奶奶不好伺候!”王耀武松了口气,朝倒在地上的战马看了一眼,心脏还在狂奔乱跳。

“哈哈哈哈!”从远处走过来罗卓英,他狂笑着说道:“拍死你战马的是我的房东姑娘,她是龙虎山的弟子。张灵甫,你小子知道她杀过多少鬼子?在潘阳湖一个人干掉了八个!”

“八个?”王耀武吃惊的喊了出来。

“这八个鬼子围着她,夏盈赤手空拳把八个鬼子的脑袋拍碎。听说在潘阳县伏击小鬼子的时候,她一个人用弩箭射杀十多个日军!”罗卓英对夏盈比孟达都了解得多,但讲述的故事都是后来发生的。

“厉害,太厉害了!”张灵甫不得不服,如果让他和小鬼子遭遇,恐怕一对一都不会占到多大便宜。人家是一掌一个,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儿!

“他们刚刚打了一次胜仗,小鬼子一个大队被消灭了七百多,而民军无一伤亡。”

“啊!”王耀武和张灵甫都惊呼起来。

“孟达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他们的战士可以和日军一对五决战。当初我也不信,但现在我信了!”罗卓英感叹不已,民军的战斗力太惊人了,炮兵也不简单,一轮炮火几乎把日军一个大队吃掉!

“我听说过他挑选士兵很严格,想不到战斗力这样骇人!”王耀武曾经在景德镇驻防过,民军的事情他也听到过很多。但他认为是民间添油加醋的绯闻,想不到今天让他大长见识。

“挑衅你的女孩叫王芸儿,这丫头能飞檐走壁非常厉害。”罗卓英意味深长的看着张灵甫:“让他们去偷袭鬼子,张古山的小鬼子恐怕有三分之一都要葬送在他们手里!可惜,你们顾虑重重贻误了战机!”

“嗨!”王耀武气愤的一拳砸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是个谨慎的人,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如果他知道这群人这样厉害,恐怕早就把部队拉出去和敌人打起来了。

张灵甫对自己训练出来的士兵也具有相当的自信。正是因为自信,才让他看到猎枪大队来的是一群女人时表示了轻视。罗卓英一番话他自然相信,后悔的抬起头:“长官,是我太莽撞了!”

“你有自信是好的,但你识人的能力太差。你知道这些人训练了多少年?他们在五六岁就开始训练,一个个都是十几年的功夫。你的部队在他们眼里连大便都不如,简直是臭狗屎!”罗卓英严厉的训斥着张灵甫,猎枪大队原本就是王牌中的王牌,七十四军虽然是国军中的王牌,但和民军部队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十年磨一剑,厉害!”王耀武自信、豪爽、直率、倔强、好胜,治军赏罚分明。现在他不得不服气,自己的那一套还是小儿科,和年轻的孟达不能相提并论。

“吸取这次教训吧,我希望七十四军更进一步,成为真正的王牌!”罗卓英走了,他非常后悔迟到一步。如果他早到半个小时,恐怕张古山会在今天拿下来。但他也不后悔,包围圈还没有真正形成,等各部队到达位置同时行动会更加有利!

麒麟峰后山还真有处绝壁,回来的猎枪大队趁着小鬼子没有朝这里进攻,开始了攀岩训练。一天下来大家都累坏了,倒在帐篷里呼呼大睡。玉儿突然感到肚子不舒服,走出帐篷四下一瞧,朝山洼一处偏僻的树丛里蹲下。

一阵脚步声传来,让正在方便的女孩忍不住羞愤低下了头。她想喊却没有胆量,心中在焦急的骂着:“混蛋,姑奶奶在这里,你给我赶快滚蛋!”

脚步声一直走到她面前,女孩子闭着呼吸想道:“转过你的身子,别让本姑娘看到你丑陋的样子!”

“啊,是他!”玉儿无语了,孟达也是来方便的,也许这块地方太偏僻,两个人同时选择了这里。她看着年轻人脱掉了裤子,也看到他的右手把骇人的“大炮”扶了起来。焦急的姑娘知道,如果她不制止,恐怕难闻的骚液会浇她一身!

“呼!”玉儿再也没有了思考的时间,猛然站起扑过去,小巧的五指紧紧地抓住那根该死的东西。可能是她用力过猛,一下子把没有防备的男人扑倒。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随着对方倒在了一起。

“是你!”孟达知道这是一场误会,但他害怕惊动大家让王芸儿和夏盈知道后会不依不饶。他想推开伏在身上的人,却感觉到对方下边光溜溜的,“小弟弟”和“小妹妹”亲吻在一起。他无语了,这种解释不清楚的事情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玉儿也被这种突然发生的事情吓呆了。她的手还抓着那根更加彪悍的东西,一弹一跳热乎乎的,正在她的双腿之间挣扎。她眼睛一闭把小手朝前一送,眼中流出了两行热泪。孟达急忙朝旁边一滚,小弟弟总算从小妹妹的玉门口逃脱。

“我——”孟达不知道该说些啥好了。

“我不怪你。”玉儿知道自己的打算落空,带着羞愤起身,收拾好衣服慌忙逃离。

“她好像是故意的!”孟达回想了事情的经过,起身方便后站在当地发愣。玉儿和他在同一座学校读书三年,两个人都是在朱家骅吃住了一千多天。他知道这辈子不可能娶玉儿做妻子,所以和小丫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可是,今晚他的理智让女孩子伤透了心,虽然小弟弟被强行拉了出来,但两个人身体毕竟是结合过。他发狂了,咋会弄出这样的事儿?面对恩师他该如何交代?这件事他的老婆们知道了又该如何辩解?

“真他妈——”孟达骂出了半句,却不知道下边的词了。

玉儿回到帐篷后再也睡不着觉,她从小就暗恋孟达,看着他娶回一个个老婆,心里嫉妒却也无可奈何。特别是在夏家村偷听洞房夜后,她喜欢上了那种声音。她把自己小巧的手指探进蜜穴试过,心中却出现是孟达的身影。

“我终于得到过!”玉儿在暗暗流泪,但心中却有一丝甜蜜的快感。“小弟弟”被她握过,她的“小妹妹”也和对方的“小弟弟”亲吻过。可她没有感到那种结合的幸福感受,但心愿总算达到了……

“报告,十八蝴蝶队长玉儿从悬崖上摔了下来!”

“啊!”

第二天上午,正在接听电话的孟达听到张顺的汇报吓了个半死,他明白了,玉儿是精神恍惚注意力不集中才发生了这样的事。焦急的年轻人急忙迈开步子朝战地医院走过去,对主治的医生问道:“情况如何?”

“非常不妙!”刘医生惋惜的摇摇头:“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孟达心中一惊,玉儿不能死,一旦出了问题,这辈子他将会愧对恩师。心急如火的孟达走到手术台跟前亲自检查了一遍。眉头紧揪说道:“还有一线希望!”

“这样了还能救活?”刘医生知道孟达的医术很高明,但他也是从医多年的外科大夫,是从香港被江世麟介绍过来的。

“我要试试!”孟达没有十分把握,但他必须尽力去救治。想到这里他对跟在身边的王芸儿说道:“封锁这座帐篷,不准任何人吵闹和靠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