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56章 麒麟峰狙击战(五)

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麒麟峰狙击战(五)

麒麟峰增加了一个师的兵力,孟达不仅没有喜悦,反而发起愁来。这里的地势不适应大部队驻扎,修建的防空坑道都是附近的村民贡献的门板,现在突然增加了这么多人,居住的帐篷都无法满足!

“我知道你为难,这样吧,我的部队你挑出一个团的士兵留下来,其余的部队过河。”60师师长明白孟达的难处,笑呵呵提出建议。

“这样最好!”孟达爽快的答应,对王勇吩咐:“快,你去从60师的弟兄中挑选一千五百人。”

“是!”

王芸儿看到大家散去,扑哧一笑低声说道:“你个混蛋,玉儿姑娘现在都不好意思见你,她肯定知道了你给她治疗的经过。”

孟达暗暗想道:“比你想象得更严重!这问题真麻烦,必须想出一个解决办法。”他忽然灵机一动,看着抱着狙击枪坐在山坡上的肖猴子诡异的一笑:“就是他了!”

“谁?你还要再娶一个?”王芸儿误会了孟达的意思忍不住出言呵斥。

“给肖猴子做媒人,让玉儿姑娘嫁给他。”

孟达慌忙把想法说了出来,他不能让后院起火,更不能让玉儿姑娘在焦虑下沉沦。王芸儿嗤嗤笑道:“你是害怕她缠上你吧?”

心里有鬼的孟达吓得一激灵打了个寒颤,急忙说道:“有你们在我身边,谁敢?”

“我去给他们当媒人!”王芸儿没在意孟达的脸色,笑呵呵朝玉儿站立的地方走去。

自从死里逃生后,玉儿把一切都想开了。但她心中忘不掉孟达,闲下来就会在脑海里出现年轻司令的影子。听王芸儿说要和她与肖猴子做媒人,玉儿当即脸色大变。但是,她很快忍住了冲动,静默片刻说道:“我答应你,但我要和司令单独谈谈。”

“找他谈?”王芸儿惊诧的看着玉儿,她和自己的丈夫谈啥?这件事咋这么奇怪?

“是,从小我就把他当成了亲哥哥一样,我要嫁人了,但心中有些话必须和他说出来。”

王芸儿吃惊了,但很快想道:“她既然答应嫁给肖猴子,总不会做出出格事儿吧?也许是他们兄妹情深,是我想歪了。”

听说玉儿要嫁给他,肖猴子当然高兴。他是朱家骅一条船的孩子,而玉儿又是朱家骅的侄女。从小他们就认识,长大后更是念念不忘。如果说肖猴子加入猎枪大队完全是因为玉儿不对,但其中他也有近水先得月的想法。

“你真的想娶我?”看到肖猴子讪讪而来无语的坐到自己身边,玉儿大方的抬起头问道。

“我——”平时能言善辩的肖猴子,这一刻嘴巴却笨拙的说不出一句话。

“如果你想娶我,今晚就到那片树林里去!”玉儿伸出胳膊朝上边一指,脸上顿时起了红云。

“这——”肖猴子不太笨,但他没有想到,玉儿咋会这样急着。

玉儿知道自己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她想把感情转移,心里默默地想道:“我和肖猴子做了那种事,会不会真的把他忘掉?”

女人,一旦疯狂起来的时候神鬼都怕。小猴子应约而去,想不到玉儿一下子扑进他的怀中。妩媚的女孩主动吻在了对方的脸上,而且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开始脱掉了衣服。他感觉到热血沸腾,浑身如火,像饿狼一样压住了对方光滑的躯体……

玉儿融化了,她知道这辈子与孟达无缘,有肖猴子这样的丈夫她已经满足。当两个人在第二次厮杀结束后,玉儿钻进男人的怀中流下了幸福的眼泪。肖猴子无言可对,紧紧地抱着赤身的女人,附在她耳边说道:“我会好好对你,这一辈子我只要你一个!”

“我好幸福!”玉儿点点头,手指在肖猴子的胸口上轻轻地抚摸着。失落、怀念在这一刻全都抛去。

玉儿和肖猴子的婚姻来得突然,都认为这丫头是被摔坏了脑子。但是,在战地上举行婚礼又很别致,民军的兄弟姐妹们都高兴的祝贺。孟达亲自为她们做了祝福,但看到玉儿那双幽怨的眼睛时,他被彻底震撼了。

“她是在怨恨,是在折磨自己,是在借肖猴子的怀抱打击我!”孟达内心十分痛苦,他知道这女孩彻底完了,走到一旁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派他们新婚夫妇去小昆山秘密基地。

原来的小昆山武器库,如今成了铁路运输线上的一颗钉子。一个班的铁路游击队个个身手不凡,把日军运输的贵重物资偷偷地盗窃到武器库的山洞内。小昆山原本就有上千亩良田,精心挑选的三百多最衷心的战士,负责着运输、侦察敌情和保护基地的责任。

小猴子听说要他离开猎枪大队,嘴巴张了几张,但很快被玉儿轻轻的一推醒悟过来。他知道妻子愿意去,在小昆山能过上单独的二人世界。两个人很快骑着马离开,精明的王芸儿却嗤嗤笑道:“你心里不好受是吧?”

“胡说,我想让他们平静的生活!”孟达心中暗暗吃惊,这鬼精灵太精明了。

“但愿如此。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们两个终究要分手!”

“啊!”孟达对王芸儿的话大吃一惊,急切地问道:“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大家都说他们非常恩爱,可你却和他们的观点不同。”

“玉儿现在变得非常可怕!”王芸儿是过来人,她已经从少女走向了女人,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自然知道。但她发觉了玉儿的不正常,那种贪婪、无休无止的所求、对自己残忍更对对方不管不顾的要求都非常可疑!

“是我害了她!”听着王芸儿的讲述,孟达内疚的叹口气。他把玉儿和他发生误会的经过讲了出来,叹息道:“她对我动了真情,可我不能贪得无厌对不起你们姐妹。她爱我,而我不能接受她的爱。”

王芸儿被孟达的故事震撼了,听完后她狠狠地盯着丈夫骂道:“你可真蠢,一个女孩子都被你那样了,你让她咋做人?如果你早点说出来,我们姐妹也不会在意多她一个!”

“不,是我不爱她!”孟达很坚决,对王芸儿说出了心里话。

“冤孽!”王芸儿也没办法了。事情走到今天,她只能听天由命自然发展下去。

“报告,日军在麒麟峰西北三十里安营扎寨,看样子还准备从麒麟峰打开缺口救出106师团。”

“他这是做梦!”孟达冷哼一声,对凤蝶说道:“告诉鲁世杰高度注视日军动态,万家岭战役打不了多久。”

“是!”

十多万中国军队完全包围了孤军深入的106师团,虽然血战打得很激烈,但被围的日军还在垂死挣扎。王芸儿不肖的撇撇嘴:“国军的战斗力真不敢恭维,十打一的战斗竟然在僵持。”

孟达没有表态,但他也为国军感到羞耻。106师团没有重武器,就这样的战斗还被日军死死地挡住进攻步伐。听说张古山战斗打得非常惨烈,难怪日军的飞机再也没有来麒麟峰轰炸,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东南。

“报告,日军开始朝麒麟峰发起攻击。”

“多少人?”

“一个中队。”

“一个中队?”孟达惊异的看着凤蝶,这可能吗?小鬼子傻了不成?两个联队都没有拿下来的麒麟峰,现在却让一百八十人进攻,这是不是太可疑了?

“鬼子不是有阴谋,就是为了应付上峰。”凤蝶淡然地说出自己的判断。

“不管他。放敌人靠近,狙击手准备!”

“是!”

宫崎富雄真的被民军打怕了,但他不敢后退,回去会被送到军事法庭。进攻明明死去送死,所以,他选择了用少量的部队做戏给上峰看。孟达想把日军放近打,可小鬼子非常奸诈,距离一里地时趴在地上乒乒啪啪打得非常热闹。

“这是演的哪一出?”

“嘿,从来没有见过小鬼子这样怂!”

“你看,他们有人在后边观察,架势好像随时都要撤退。”

麒麟峰上七嘴八舌都在议论,小鬼子的举动太反常了。孟达通过望远镜朝敌人的大本营望去,冷静地思考后对50师师长说道:“有没有兴趣打一次恶仗?”

“你要主动进攻?”50师师长差一点吓得拉在裤子里。他只留下了一千五百人,就算全师都在这里,小鬼子可是两个联队。让他拿着鸡蛋往石头上撞,你想他敢开口吗?

“你的部队留下守阵地,我带兵出击如何?”看到50师师长这样,孟达只得换个方法。

“非要进攻吗?咱们的任务是挡住敌人,万一你出击的时候,106师团突然从后边杀过来,丢失阵地之责你我都吃不消!”50师师长知道自己的部队顶不住小鬼子的进攻,干脆把话挑明白说出来。

“可惜!”孟达眼望着日军二十七师团驻扎的地方,如果他有独立师在,这股敌人纵然不被吃掉也会溃散而逃。他也知道麒麟峰的重要性,留给这些怂货防守还真有点担心。但他心有不甘对特务营营长马占河喊道:“马营长!”

“在!”

“带领警卫营一个连和国军弟兄一起守阵地,指挥有你来完成,在我不回来前谁要敢退一枪毙掉,阵地失守你们统统枪毙!”

“是!”

“警卫营、猎枪大队!”

“到!”

“出击!”

“疯子,真是疯子!”看着孟达带领不足一千人去和日军两个联队开战,50师师长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样的战斗他想都不敢想,兵力悬殊太大!他心中暗暗地咒道:“小鬼子,给你的天皇争口气,别让老子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