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3章 千里大转移(二)

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 千里大转移(二)

骑兵的出现,吓得小鬼子急忙撤走逃得无影无踪。孟达把金银财宝收拾带走,其他物品留给了田富贵:“这里是非常好的基地,你们可以以此为大本营,但不能守在这里,要主动出击去消灭鬼子。我希望下次见到你不会像这次一样,别让我失望!”

田富贵非常感激孟达对他的信任,尤其是土匪东西全送给了他,还把莲花峰所有粮食和布匹交给了游击队。他感激的说道:“司令,我们党的宗旨就是发动民众抗日,我会记住你的恩情,也会把你的一切汇报给我的上级。”

“别,别,你这不是让我难看吗?”孟达急忙摆手制止:“我只知道你是我派出来的游击队,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告辞!”

“司令,这样步行走到何年何月?”鲁世杰跨步走了过来,他面对这么多女人发愁了。

“每个战士抱着一个,一马双驮。”

“啊!”鲁世杰脸色难看的傻了:“这,这,这——”

“嘎嘎嘎嘎!”小雨嘎嘎大笑,对鲁世杰说道:“你还没抱过女人吧?等你抱过后恐怕夜里睡觉做梦都忘不掉!”

“哈哈哈哈!”战士们哄然大笑,这丫头直来直去的性格,肯定是被司令抱过后心有所思。

“别墨迹了,出发!”

“是!”

从青阳县到达黄山,再从黄山直奔正南才是开化县。一个战士抱着一个女人,在崎岖的山路上行动十分缓慢。可是,前方已经被日军增援的部队封锁,要想通过就得经过一番血战。孟达不愿在这个时候和日军纠缠,指挥着部队朝祁门县撤退。

这是一场千里大转移,女人的事情本来就多,不是拉屎撒尿,就是大姨妈来了要收拾。每天只能行走一百多里地,让孟达也急的嘴角长满了水泡。沿途的百姓都用怪怪的目光看着他们,鲁世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七天后,迎接他们的独立师出现在泸溪,等目送着这群女人爬上汽车,松了口气的孟达呼出一口:“骑兵回去,猎枪大队搭好帐篷,我要好好地在这里休息几天。”

“司令,你是想打猎改善生活吧?”王勇知道这多天来他操心太多,如今麻烦的女人被送走,他们留在这里肯定是要打猎。

“不,我是在等一位老朋友!”孟达把朋友两个字说得很重,王勇自然吃了一惊。

“你是说——”

他感到奇怪,自己已经够小心了,难道日军跟上来能不知道?孟达看他疑惑的样子笑了:“我也是有一种预感,这股敌人是从安庆过来的。如果我预料不错,是咱们的老对手影子!”

“哦?”王勇两眼放光:“好啊,能把他们调出来,说明日军对咱们这次行动非常恼火。”

“他们不是为了那群女子,是为了他们本国的女子而来。”孟达心里明白,如果这群女子无故失踪,恐怕南京日军司令部都无法向国民交代。

“他们还怕无法交代?拿自己的同胞去做肉体买卖,简直是人类的耻辱!”王勇愤恨不已,他已经了解到,这些女子都是被骗来的。在岛国生活很艰苦,他们招募的时候说上海生活条件好,待遇高,等来到华夏大地,又把这群女孩子控制起来,说是为了大东亚圣战要她们给大和勇士献身。

“欺骗和死亡、失踪不是同一概念。”孟达摇摇头叹息道:“战争不仅让我们国家家破人亡,他们的国家也一样。”

“报告,第一中队在西北方向发现不明身份的人,他们在注视咱们,看到咱们搭建帐篷,绕过咱们的警戒朝西南而去。”青蝶走进来汇报。

“他们还要追踪下去?好,咱们来个反跟踪!告诉大家,准备出发!”

“是!”

孟达判断的不错,带领这股影子部队的正是他的老朋友松本。芜湖船只被洗劫,震动了岛国的军政高层和天皇。那群女子是为了圣战而迫使青帮暗中绑架、收买的,自己国内的女子一旦失踪,他们卑鄙的用心不仅会被揭露,恐怕很多家庭都会对圣战产生怀疑。

东条英机不得不动用影子部队,就算不能解救这群本国女子,也要做到毁尸灭迹消除罪证。这时候孟达也猜透了日军的用心,他本来就是穿越者,当然明白在现代社会从网络上了解到的一切。想到这里他暗暗狞笑着:“好!你给我来这一招,我要你鸡飞蛋打不说,还要趁机把你的罪恶用心揭穿!”

松本非常狡猾,把自己的中队八十多人分散化装成本地的百姓,不直接朝婺源县进发,而是一直朝南。猎枪大队骑着战马在后边吊着,经过五天后到达鹰潭。王勇对日军的行动产生了动摇:“司令,他们不会是想逃跑到南昌吧?”

“不会。我们没有暴露,如果他们要逃回去,在长江岂不是更加安全?敌人是在迷惑我们,有可能从上饶转向开化县。”孟达知道松本差一点死在婺源县,吃过亏的人当然知道那里不容易混进去,想从衢州进入开化县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贵溪市地处低山丘陵地带。武夷山脉绵亘于南部,怀玉山蜿蜒于北境。塔桥镇附近的树林里,突然枪声大作。孟达举起望远镜一看吓坏了:“快,包围敌人,赶快去救黄维将军!”

1938年,升调第十八军军长。1939年,日军攻占越南后,在滇越边境集结兵力,企图进攻云南,严重威胁我国西南各省。黄维奉命继任第五十四军军长,由于和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有矛盾。蒋介石调黄维任军事委员会中将高参。

黄维不愿让妻子老小去到重庆,遂由昆明偕妻子儿女回故乡江西贵溪。他们正在塔桥镇外树林子里休息时,发现一行人鬼鬼祟祟很可疑。松本一看行迹败露,准备绑架这位中将。可黄维的警卫排也不是好惹的,由于人数少,又担心将军的安全,只得边走边打朝林子里退去。

“打!”警卫排在日军狙击手射击下很快不剩几个,黄维正感到绝望之际,忽然听到外围响起了枪声。只见一个个日军被爆头倒下,又看到一群少年女子飞奔而来,和敌人展开了短兵相接的厮杀。

“厉害!”黄维是久经战阵的铁血军人,看到这群少女虐杀鬼子的手段忍不住变了脸色。尤其是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孩,一掌下去血迹四溅,小鬼子的头颅像西瓜一样被开了瓢。

“不是她们厉害,是我厉害!”黄维正在惊惧的观看时,身边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我已经想到是你,可做梦都猜不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嫂夫人吧?”

国军中将黄维的妻子,比同时代的许多明星还要美得耀目。蔡若曙出身大家,和黄维是自由恋爱。孟达不怀好意的目光让大户出身的女人脸蛋发烧,微微一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黄维哈哈笑道:“你嫂子漂亮吧?她们也不错,你不是来救我的,是和我比老婆的。”

“呸,我对你非常不满!你知道我在麒麟峰驻守,干吗不去看我?”孟达看到蔡若曙娇羞认生的样子忍不住开心大笑,故意责怪在武汉会战时离的很近却没有见到的黄维。

“哈哈哈哈,我在西线离你可不近。但我听说你干的很漂亮,消灭了好几千日军。来,这是我的夫人蔡若曙,这是我常常提起的孟达兄弟。他在德国没少照顾我,我们是好兄弟!”黄维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虽然自己的警卫排几乎死光,但见到孟达让他忘掉了一切。

“嫂夫人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你不带到身边送回家干啥?”孟达故意和黄维开玩笑,但心中也感到好奇。

“我不想让孩子老婆跟着我担惊受怕。这是我的女儿,这是我的小姨子,今年才十一岁。”黄维在一个个介绍着他的家人,看着孟达身边围着一群女人,狡黠的笑道:“好家伙,她们不会都是你的老婆吧?”

“哈哈哈哈!”孟达喷嚏大笑,指着在场的女人介绍一遍,风趣的说道:“嫂夫人非常漂亮,但我的女人也不差。”

“你这是造孽啊!”黄维不停地摇头,唉声叹气道:“你这样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嫉妒你,好女子都被你一个人霸占了。”

“哈哈哈哈!”群女被黄维的说笑逗得开心不已,她们微笑着走到黄维的女儿和小姨子面前,一群人在树林里玩的不亦乐乎。

“报告,日军被消灭掉六十多个,松本带着十多个人逃掉!”王勇走了过来,把现场清查后的发现汇报给孟达。

“他们不会再去咱们家乡了!”孟达知道这场偶遇战已经让松本发觉被跟踪,对王勇说道:“准备出发,咱们回家!”

“你要把我扔到这里?”黄维吃惊了。

“哈哈哈哈,不是扔在这里,是绑架到我家里去。姑娘们,抱着他的女儿,搀扶着嫂夫人,咱们走!”

“你个混小子!”黄维一看,知道自己回家乡的愿望再也不能实现。他高兴地对妻子说道:“若曙,我把你托付给小兄弟,有他照看你我非常放心!”

“麻烦兄弟了!”蔡若曙已经知道两个人的交情,看到孟达这样豪爽、这样爱开玩笑,十分开心的感谢。

大家上了战马,孟达这才说出了他们来到这里的经过。黄维吃惊的说道:“你们抢回来了她们两千多女子?”

“不是抢,是救!这些女子真心实意不愿回去。”

“好,好,这次你立大功了!”黄维哈哈大笑,把女儿塞给孟达:“做你的干女儿吧。等回到开化县,我让你看一场好戏!”

孟达接过小女孩,亲吻一口笑道:“好戏?你要拿岛国女子演一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