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71章 野训

第一卷 第七十一章 野训

从池州朝南,境内山如驼峰,水如玉龙。放眼四望,满目苍翠。人烟稀少的山区小鬼子不来,国军也没有在这里部署军队。此地“晴日遍地雾、阴雨满云山”,素有中国“亚马逊雨林”之美誉。

目前又没有大的战事,孟达心中一动,这正是让这群小鬼体验野外生存的好时机。有骑兵支队三千多勇士做保镖,他根本不用担心。更何况还有猎枪大队一百多精英,肖猴子带领的一个营,有这些杀神在,就算小鬼子派兵来追赶也要让他有来无回!

孩子们非常兴奋,这些叔叔阿姨是他们的亲人,能和这支令敌人胆寒的民军队伍在一起,他们感觉到非常荣幸。别看这些孩子们岁数不大,他们都是经过生死考验,在小鬼子木村的训练基地,每一天都是把队友当成仇敌,一招一式都是要命的搏击。

鲁世杰服气了,小鬼子是残忍了点,但正是这种残忍的折磨,逼出了这群小鬼的潜能。他紧急下令让骑兵第一大队在前边开路,还要负责一路上的肉食。看着整齐的队伍昂首挺胸出发,他才带领着一个大队在后边严密的防守着尾随过去。

两个钟头走出了十五里地,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鲁世杰追赶过来说道:“少爷,这样走下去,恐怕需要十天半个月。”

“哈哈哈哈!”孟达狂笑起来,指着小家伙们不知疲倦的身影说道:“两天后速度会降下来,二十天,我要他们熟悉在森林里遇到的一切植物、动物,更要让他们知道利用地形作战和潜伏。”

“不走大路,要穿山越林?”鲁世杰惊吓一跳,山中狼虫虎豹和毒蛇无处不在,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未来需要他们这样,必须提前把他们训练出来。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让大姐在佛得角买下了五千多亩田地,等战争结束后,咱们去海外生活。”

“啊!”鲁世杰惊呼起来,急切地问道:“准备去多少人?”

孟达遗憾的说道:“咱们民军不可能都带过去,签证只允许三千人,以后再想想办法,我估计可以过去五千人。去的人一定要有才能,不但要身手好,还要有一定的文化素质。”

鲁世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咱们在海外生活,我将来负责给你做商船运输,咱们去过神仙生活。”

孟达摇摇头道:“别以为在海外就没有战争,人类为了土地和资源,不可能放下武器立地成佛。”

猎枪大队正在教着孩子们烤野味、做饭菜,一群群小家伙们兴高采烈,围着这些强悍的军人喋喋不休的发问。他们拿起弩弓弩箭认真的练着,天真的一面终于显露无疑。看到这群孩子们在悄悄的转变,孟达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虽然是冬季,但在江南温度还在十多度以上。凤蝶走过来说道:“司令,应该给他们设计出一套服装。”

“不是一套,是几套。便装要像夏盈她们穿的一样,军装用咱们的服装样式。人员登记完毕没有?”这些孩子人数太多,他们在行军的路上才开始登记造册。

“已经完成。男孩比女孩人数稍多,但基本持平。”凤蝶非常喜爱这些小家伙们,她也是孤儿,想起自己的过去,她知道应该怎样去训练他们。

“按照军队建制把他们编排好,十个人一个班,班长有猎枪大队战士担任。平时要多注意,把发现的好苗子给我记录下来。”孟达对这群孩子非常上心,他要精心培育,作为未来的特种战士。

“是!”凤蝶答应后离去。

池州境内以九华山、黄山闻名于世。但无人敢在这样险峻的山巅穿越。这群人毕竟是小孩子,很快就被险峻的山崖给吓坏了。孟达站在他们面前说道:“你们是勇士,是未来敢于挑战世界的铁血战士,这山虽然高,但你们终究能攀登上。孩子们,拿出勇气来,我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出发!”作为这群孩子的未来教官,肖猴子一挥手带头朝前走去。

“跌倒了站起来,我不希望看到你们趴下!”孟达看着出发的队伍,大声地在后边喊叫着。

黑压压的原始森林,绿草如茵、繁华点点的高山草甸,各种珍禽异兽出没其间,把山峰渲染得生气勃勃;一路上山清水秀,层峦耸翠,群山泼彩。沿途峡谷幽深、沟壑纵横、飞瀑流泉、连绵不绝。构成一幅铺展在天地之间的硕大无比原始生态画卷。

翻过两道峡谷峭壁,孟达对瘫倒在地的少年表示了赞许:“你们非常棒,用行动证明了你们的能力和实力。为了表示庆贺,每人发一套咱们民军特有的军装。现在,大家都跳到水里去洗个澡。”

“啊!”孩子们惊喜的叫着,再也不知道疲劳,忘乎所以朝浅浅的河水中跑去。

“司令,是不是有点太残忍?”看到孩子们淘气的打着水仗,王勇对这种艰难的丛林跋涉有点不忍心了。

“必须的!只要我们安全方面做得够好,咱们可以慢慢走,我相信经过这一次长途行军,这些孩子们会发生质的变化。”孟达不准备改变主意,就算每天行走十里地,他也要孩子们用两只腿去完成。

自从做了父亲后,孟达对孩子们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认为这些孩子和他亲生的没啥差别,孤儿更需要爱,他要把夏郎中、夏静怡和江世麟三个人对他教育的方法归纳起来,都用在这些少年身上。

洗把澡,孩子们开始领取内衣内裤和新的军服。他们有自己的帐篷,一个排四个班四十个人分成两个帐篷居住。为了鼓舞孩子们的勇气,孟达把各种武器摆在地方,用热情洋溢的话告诉大家:“谁能保证在穿越大森林跋涉中不掉队、不损坏武器,可以自己去挑取。孩子们,不要勉强,但我希望有这种勇敢的人。因为这些武器将会终生陪伴你!”

有几个大一点的孩子跃跃欲试,但他们知道,现在领到武器就是一种负担。孟达微微一笑道:“你们很诚实,不能完成的任务不要勉强,机会有的是。现在解散,吃吧野餐后就地休息。”

往南走是连绵不断的峰峦巍峨、峭壁深渊,行动速度真的慢了下来。十天后他们才穿越了祁门县,眼看就要到达婺源县境内。但是,最后是一片最原始、最古老的原始森林,要比悬崖峭壁更加难行!

猎枪大队在前边开路,骑兵牵着战马,分别在两翼保护着孩子们。部队分成三路前进,在不见天日的森林中遇到了各种罕见的动物和猛兽。孟达告诉大家:“孩子们,在森林里我们没有休息的机会,只有走下去,一旦停下来就会永远都起不来!”

“少爷,不能再走了!”在森林里不停地走,昼夜要迈动两条腿前进。鲁世杰都感到吃力,更何况眼前是十几岁一下的少年。

“实在坚持不住就用战马驮着他们。但我要看看,他们的耐力究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他们走路都在睡觉,要不是手拉着手有猎枪大队在前边领路,恐怕孩子们早已经撞到树干上了。”太疲倦、太困发,鲁世杰害怕孩子们真的会坚持不住倒下。

“没有坚强的意志,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铁血军人。走吧,咱们在后边收容那些掉队者,我是医生,知道他们是否能坚持下去。”孟达不为所动,抬头朝南看看,嘿嘿一笑道:“最多再有半天,咱们就能走出这片林区。”

黎明,对于孩子们在这几天来说不知道是什么概念。当他们走出森林看到星空万里,又看到东方的启明星已经高高的升起时,他们倒在草地上香甜的睡了过去。等他们醒过来的时候,一个个都躺在搭好的帐篷里。远处飘来令人垂涎的香味,少年们顾不得洗脸跑过去,发现是一笼又一笼的肉包子。

看到孩子们起来,青蝶知道他们已经饿坏了。她指着河道说道:“快,洗把脸就开饭,为了这一餐,我们一百多人忙了半天。”

“发现没有?他们已经变了!”山坡上,孟达对身边的王勇和鲁世杰等人说道。

“这与他们练习两年的泰拳有关。”王勇从开始就欣赏这群孩子,也对木村能有这样的眼光感到佩服。

“其实,天雷掌也是一种简单实用的拳法,抡起近身杀敌,任何拳法都不如它更具有威力。可惜,这种拳法需要天生的神力,又是一种不允许外传的臭规矩!”孟达想起了夏盈,更想起五胞胎只会一招,却能面对敌人时狂虐对手。

“少爷,少夫人难道连你也不传授?”鲁世杰嘿嘿笑着,故意拿少爷寻开心。

“我嘛。”孟达没有说下去,挥起一掌朝一颗大树击去,只见树杆一阵摇晃,咔嚓一声断裂树冠轰然倒下。他微笑着说道:“算是我偷学的吧,不知道老道士看到后会不会认为是他的功夫。”

“太吓人了!”鲁世杰伸伸舌头惊呼着。

“我不相信。”王勇观看树干后摇摇头,他知道司令是在逗鲁世杰。可他也不明白,这不是兵刃割断树干,明知有点古怪却说不出来。

“哈哈哈哈,这和惊弓之鸟的故事一个道理。”看到王勇也迷惑不解的样子,孟达自己揭穿了他的小把戏。

“嘿,原来如此。”王勇明白了,这棵树好像受过损伤,平常人只要轻轻一推就会轰然倒下。但他十分佩服孟达的观察力。

“你骗我!”鲁世杰此时才知道少爷给他开了个玩笑。

“走,咱们吃饭去。在这里驻扎两天,等孩子们的体力彻底恢复咱们再出发!”孟达不做解释,微微一笑带头朝野餐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