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88章 猎人与豺狼

第八十八章 猎人与豺狼

战斗经验丰富的人,能从枪声中了解对方的人数和装备。木村二郎不是笨蛋,很快就知道自己已经吸引了三万民军。他知道自己玩得过火了,要想从二十倍的敌人包围中冲出去逃条活路比登天都难!

但是,他只有拼死一战,在最可怕的猎枪大队没有赶来之前,杀出一条血路才能有生还的可能。他知道,自己的部队只有形成一只拳头冲击一处,唯一的希望在东边。

“花子、幸子、木子、良子,让部队朝东冲。快!”木村不敢有丝毫犹豫,拿定主意后急忙下达了命令。

“嗨!”

东边枪声大作,鲁世杰很快判断了日军的进攻方向。他急忙带领骑兵赶了过来,正巧和冲破防线的日军遇上。三千骑兵用密集的火力压制着敌人,等待四周包围的部队赶过来。

木村二郎在密林中用望远镜一看瘫倒在地,靠在树干上拧开酒壶不停地喝着。幸子焦急的问道:“少佐,四周的部队已经围了过来。”

“逃不出去了。我们在金村杀了几百乡民,这笔血债他们不会忘记。打吧,记住给自己留一粒子弹,被活捉下场更惨!”木村再也没有趾高气扬的勇气,两眼失神说出了他们的处境。

“既然一定要战死,咱们和他们同归于尽!”幸子也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他指着密林说道:“放火烧!”

“对,放火烧,咱们与他们同归于尽!”木村蹭的一下蹦了起来,面露凶狠下达了命令。

围击的部队正在收缩包围圈,想不到敌人开始防火。刘泰惊吓一跳,小鬼子这是要和他们同归于尽。眉头一皱他拿起了步话机:“围攻的部队,用手榴弹、手雷朝火堆里扔!”

“是!”

火光里,日军狞笑着在高歌。可是,当他们自以为阴谋得逞的时候,四周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刘泰下令用手榴弹轰击,而外围的炮兵发现了火光,在炮兵师长刘大坤的命令下,所有重炮朝这里开火。

“打,把他们炸上天!”好不容易捕捉了目标,刘大坤意气风发开始了最有力的打击。

“狗日的,快退!”鲁世杰吓坏了,密集的炮弹从骑兵头顶上飞过,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几乎把他给震倒。他知道小鬼子完了,急忙下令骑兵朝后退,所有目光盯着被炮击的小鬼子无声的看着。

一阵凌厉的打击火光熄灭后,刘大坤通知步兵部队可以出击了。退回去的部队从新合围,借着树干慢慢的压了过去。鲁世杰拿着望远镜纳闷的喊道:“奇怪,小鬼子都被炸死了?”

“哈哈哈哈,我刘大坤的大炮下想活命很难。告诉你吧,不被炸死也会被震死!”刘大坤带着警卫连过来,走到鲁世杰跟前卖弄着。

“刘大坤,你这是抢功啊!”刘泰也跑了过来,气的哼哼道:“小鬼子并没有死,都被炸昏了!”

“啊,好啊,咱们活捉俘虏。”

“好个屁!金村死了多少人?好几百口啊!我们活捉俘虏有个球用,我要他们血债血偿!”刘泰瞪着眼睛,十分不满的对刘大坤发泄着。

“这这这——”刘大坤无语了,树林密度太大,炮弹被树枝挡住后直接爆炸。但他还是笑了:“小鬼子要和你们同归于尽,是我救了你们。”

“放屁。老子已经下令用手雷、手榴弹轰击,我两三万人的部队,手榴弹的爆炸足能把大火熄灭!”刘泰双手掐腰,不依不饶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你骂我也没用了,走吧,咱们进去看看。”刘大坤无语了,讪讪笑着朝林子里走去。

木村二郎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阴谋没有实现,反而变成了一群半死不活的伤残者。他们不是被对手打败了,而是自己放的大火烧成了黑炭头,没有一个人还有完整的皮肤。

花子、幸子、木子、良子四个昔日最漂亮的女人站在身边,此时此刻他已经分辨不出任何一个人的模样。他在仰天怒吼,啊啊的声音在林子里像野兽一样发泄着。

“少佐,杀了我们吧!”四个女人齐齐的跪下,她们再也不想活下去,这样的活着还不如去死。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告诉你小鬼子,侵略者终究要灭亡。两国交战,而你们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屠杀民众,这笔血债我们一定要清算。不甘心是吧?我送你们滚回去,让土肥原贤二继续派人来捣乱。参谋长!”

“到!”

“用步兵的汽车把他们送到长江边,再写一封信告诉日本人,民军严阵以待,欢迎侵略者来送死。豺狼敢于横行,猎人会用猎枪欢迎!”

“是!”

“押他们走!”

“是!”

鲁世杰没有和刘泰等人商量,私自决定放这些人走。在林子里的人没有任何人提出反对,都知道鲁世杰这样的决定是对的。留下这些小鬼子没有一点用途,放他们走反而会打击小鬼子挑衅的阴谋。

汽车启动不久,孟达带着人赶了过来。当鲁世杰汇报了战斗经过后,他点点头说道:“对,你这样做很对。各部队回到原来的防区,骑兵和猎枪大队到长江一线,严密监视日军的动态。”

“是!”

孟达走到江世麟跟前,检查了伤势后又把静心和尚做的事说了出来。江世麟叹口气说道:“马长青弟兄有野心我知道,正因为知道,我才没有留在雄狮岩。方振山师父也知道他们弟兄在千方百计寻找那批宝藏,他不愿同流合污才去到夏府做了护院的武师。”

“静心死了,我估计马长青会把仇恨记在我的头上。五百护陵军又不堪大用,我认为把他们送给第九战区做士兵更合适。必须消除一切隐患,这件事交给你处理吧。”孟达非常惋惜,当年他曾经到达过雄狮岩,从那时他就看出了马长青弟兄不是善良之辈。

“雄狮岩你真的准备放弃?”江世麟点头答应着,但还是忍不住发问。

“必须放弃!战争打不了几年,国内混战的局面也会很快平定。姐夫,我认为把出口给毁掉最合适,马长青不是还在里边吗?就让他永远留在里边吧。”孟达决心已定,蹲下身子详细的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好,你把护陵军送走,我带领你的警卫营去完成这项任务。”江世麟心有不忍,但他知道马长青不能留下。

“好吧,千万记住,行动要迅速!”孟达交代完毕站了起来,对护陵军的人一招手朝开化县走去。

南京城,新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见到了被送回来的七百多日本影子部队。他知道这些人再也不能走上战场,送回国会给国民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思考良久,他暗暗下令把这些人全部清理掉。

木村二郎知道死期到了。他对圣战产生了怀疑,在走进被处决的院子里时疯狂的笑着:“哈哈哈哈,杀吧。我的现在就是你们的未来,圣战?去他妈的!我一家十三口人死在中国五个,留下的女人还在用身体做婊`子给狗屁的圣战献身。老子活够了,开枪吧!”

“八嘎,他的在煽动,在妖言惑众,开枪,杀死这些无耻的叛徒!”执行枪决命令的日军中作抽出佩刀,狠狠的劈到了木村二郎的头顶。被开了瓢的木村死不瞑目的瞪着眼睛,片刻之间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

“哒哒哒——”尖利的子弹呼啸着,七百多没有死在中国军人手里的小鬼子,竟然在日军的屠刀和机枪下尸骨无存消失了。

1941年初,世界形势继续蕴酿着巨大的变化,日本乘英、美忙于应付欧洲战争之机,积极谋求南进,与英、美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m国也希望利用中国抗战拖住和消耗r本,因而加强了对中国的援助。

坐镇开化县的孟达,对处理了马长青事件后的江世麟吩咐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精明的人万分不解的问道:“你要我放弃香港的生意?”

“对,要在十月前把所有生意结束,要把所有财产转移到m国。生意店铺所有物品可以运回来销售,把香港的房产保留下来。”

“小莲、小菊、小红、小芳、小雨他们几个怎么办?”

“先把他们留下继续上学。”

江世麟吃惊的看着孟达:“你不怕她们有危险?”

“我相信她们有自卫能力,万一不行我会派人把她们接回来。姐夫,十月前你要全力以赴朝大陆运送粮食、棉花、钢铁、石油等物资,时不我待,请你赶快出发。”

“好吧。”江世麟半信半疑,但孟达说的他必须照做。

“未来的日子会非常难过,我也会去到上海。汉斯已经提前回去,租界也会发生很大变故。但我相信,有d国人的招牌小鬼子不敢动他,所以,从香港朝上海的运输行业转交给他更合适!”

江世麟笑了,乐呵呵的说道:“对,让小莲她们留在汉斯的公司里。”

上海法租界的贸易虽远不及公共租界繁盛,但是在零售商业方面,则具有可与之抗衡的地位。在法租界发展的早期,这是由于较之公共租界,法租界更为接近华人居住的旧城区,而且很早就有众多的华人居民入住,消费人口众多。

法租界的独特位置,造成日后各国难民大批涌至,如俄国大革命及日本攻占东三省以后,就有数以千计的白俄侨民途经虹桥涌入法租界,他们在霞飞路开设面包店、服装店、咖啡馆,其中更有许多舞蹈家、音乐家和画家,带动了上海芭蕾舞、歌剧及西方艺术的潮流,还培养了许多本地音乐家。

想到这里孟达心中一动,站起来笑道:“张雯琪、夏盈、王芸儿。”

“到!”

“挑选三十个身材好的少女,送她们去法租界学舞蹈、学音乐。”

“啊!”三个女孩惊叫起来,现在是战争年代,竟然要她们去学习这些东西。

“笨蛋,我的疯杀令又该发威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