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95章 匕首行动(五)

第九十五章 匕首行动(五)

孟达朝长沙战场运动,完全是因为生气导致的行动。芜湖以南打下来后,国民党的部队迅速占领了这一地区。在苏州的孟达气坏了,老子舍命相拼,你们却在后边接收。他没有想占领这一地区,但是,你应该和我打声招呼吧?

生气,非常生气!三个小女人捞不到仗打都在埋怨,气闷的年轻人钢牙一咬:“走,咱们去长沙!”

孟达一句话,准备攻打苏州的战役搁浅了。他亲自率领骑兵、坦克兵、特务营、警卫营和猎枪大队风卷残云般冲击过来。薛岳看到这群勇猛的将士们时,发觉他们两眼红肿。他明白了,为了快速支援第九战区,这些人最少有三个昼夜都没有合眼!

“兄弟!”罗卓英猛然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从战马上跳下来的孟达。

“罗大哥,赶快做饭让我们填饱肚子,饿坏了!”孟达摇摇晃晃,要不是被罗卓英抱着,恐怕要摔倒在地上。其他战士滚下马鞍,倒在地上呼呼大睡拉起了鼾声。他忍不住掉泪,对警卫战士喊道:“快,抬他们进帐篷休息!”

“是!”

一天一夜,第一批赶过来的人都在香甜的睡梦中度过。薛岳知道大反攻的时刻到了,只要孟达的后续部队到达,小鬼子等着去死吧!正当他在部署的时候,突然接到前方阵地的电话:“长官,日军开始后退!”

“追,给我狠狠的打!”

罗卓英气的直跺脚,小鬼子太狡猾了,肯定是接到了特高科的侦查电报,他知道民军赶过来也捞不上仗打,但还是喜悦的说道:“没有他们,小鬼子不会这么快退兵。”

累坏了,所有骑兵、坦克兵和汽车司机都磨破了屁股,他们休息过来后,再也无法跨上熟悉的战马。等后续部队赶过来的时候,薛岳已经开始了大反攻。蒋介石听说民军部队增援第九战区后,发电报要求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追击!

“第九战区应乘敌疲惫,果敢追击,乘机占领岳阳,并应积极破坏武岳铁路,分向各路退却敌人沿途袭击、伏击,猛烈打击,使其不能退守原防;并牵制防守,滞其向武汉方面转移,以利第三、第五、第六战区之作战。”

“命令!暂编第2军、第79军各向当面日军跟踪追击;命令位于捞刀河、汨罗江南北地区的第74军、第27集团军所属各军和第99军各依现在位置截击、侧击日军务使其不能安全渡过新墙河。”

“是!”

孟达很想参战,可罗卓英、薛岳都不同意。他们知道,日军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就算知道民军没有参战,也不敢在这里多停留一天。在宜昌周围和城内的日军只有第13师团的第56、第58、第104联队,诸队连日来受中国军队猛攻,伤亡颇重。

守备荆门、当阳的日军第39师团也遭到中国军队围攻,不能向宜昌增援。至10月9日,宜昌东郊的慈云寺、东山寺各要点均被中国军队攻占,宜昌北面的据点也多处被突破。

第13师团一面将伤员和非战斗勤务人员尽行投入作战,一面向武汉第11军告急。10月10日晨,宜昌日军烧毁了军旗和秘密文件,师团长以下军官们准备好了自尽的场地和用具,并写好了绝命书,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但这时,日军返转部队为解宜昌之危,紧急车运,其先头已抵荆门附近,第11军决定将早渊支队及第13师团第103旅团在宜昌以东的部队都归第39师团指挥,全力向宜昌突进。

10月10日上午,中国第32军、第2军及第75军第13师等突击部队又攻占宜昌郊区多处据点,并从东面突入宜昌城,与日军展开巷战。日军以飞机20架向中国军队猛烈轰炸,并施放毒气。突击部队伤亡很大,不得已撤至城外。

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了,薛岳给民军准备了一部分子弹和炮弹。他正在宴请民军中几位官员时,突然接到了朱家骅和宋子文来到的消息。孟达惊吓的蹦了起来,朝外一看喊道:“快,准备汽车,我要赶快溜掉!”

罗卓英惊诧的问道:“你做了亏心事?”

“嘿,我有预感,他们的来意不善。”孟达哀怨的说着。

“哈哈哈哈,你是害怕国舅爷吧?”薛岳很快明白了,这么大的战役刚结束,宋子文是来找孟达寻求帮助的。

“想溜?我已经堵住门槛了!”宋子文站在门口得意的笑着,对朱家骅笑道:“你的学生不欢迎咱。”

“孩子,这次是来贷款,会给你利息的。”朱家骅抿嘴一笑,把来意顺嘴说了出来。

大家坐下,又摆开了宴席。宋子文详细的询问了民军战斗的整个过程,刘大坤奉命把全部经历讲述一遍。大家听得忘记了吃菜,等听完全部战斗经历时,发觉一桌子菜都被鲁世杰等人吃光了。

“哈哈哈哈,咱们上当了!”宋子文狂笑不止,对薛岳说道:“劳驾,再开一席吧。”

预十师没有朝长沙进军,他们押送着三百多辆汽车快速返回。一列军火列车的缴获,让所有人都眼红不已。孟达暗暗偷笑:“如果你知道我抢劫了日军的银行、掠夺了日本商人的所有物资,恐怕你们更吃惊!”

“支援我一批大炮如何?”薛岳再也忍不住,他听说了刘大坤攻打芜湖的经过,心中羡慕不已,国军最紧缺的是大炮,虽然从m国大量购买了军火,但由于僧多粥少,分到他手里还是不够用。

“一个师的炮兵装备都送给你,我带来的三十四辆坦克也给你留下。”

“啊!”罗卓英惊讶的说道:“你不准备过日子了?这么大方?”

“第三次长沙会战很快就会爆发,根据我的情报,最多两个月。薛长官,你要早作准备,这一次日军会更加凶猛,他们是在做垂死挣扎!”孟达的话把在座的都惊吓一跳,不敢相信的把目光对准了他。

“日军把战力的重点放在了对付s联的北方国境,而观察时局、制定政策,注视的目标却向着南方,企图以一部分战力用于火中取栗。”看到大家怀疑的目光,孟达只得继续讲下去。

“这就是你判断日本海军要进攻m国的判断依据吧?”朱家骅忽然想起,孟达曾经发电提醒过这件事。

“不,这不是判断,是我们从日军的电话中窃听到的只言片语。我敢断定,小鬼子要攻打的是珍珠港,想一举摧垮美军的太平洋舰队!”

所有人都震撼了,相互望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孟达叹息道:“希望军统、中统能尽快破译他们的电文,但我最关心的是衢州方向。如果第三战区不早做应对,衢州一带将会丧失,金华、上饶、鹰潭都将不保!”

朱家骅早就听孟达谈论过这件事,他看着宋子文说道:“国舅爷,校长不会相信我等说的话,这件事还需要你多操心。”

薛岳瞪着孟达问道:“既然未来十分凶险,你干嘛还把这么多重武器交给我?”

“很简单。一、开化县、婺源县易守难攻,小鬼子就算有三个师团进攻也占不到丝毫便宜;二、日军已经对民军产生了恐惧,根本不敢派出部队。大家想一想就知道,我们在马鞍山、芜湖一带打的那么热闹,为啥小鬼子不去增援。就连空军也没有派出一架飞机!”

所有人听明白了,孟达已经完全吃透日军的心理,这才把武器交给最需要的第九战区。薛岳冷笑着说道:“你还没有说完!”

“三、我手里足有两个师的炮兵,对于防守来说已经足够用;四、我在等着第三战区战败趁火打劫,要把进攻衢州一线的日军全部吃掉!”孟达声音洪亮,**高昂的语言,让所有人都感到一股萧杀之气。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

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的树林里,

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高高的山冈上,

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

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

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

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抢占去,

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窗外高歌的部队,把孟达刚才说的一切都做了补充。薛岳认真地听完这首令人振奋的歌曲,感叹的说道:“每一句歌词都是民军兄弟真实的写照,他们太了不起了!”

“我们没有弹药来源,只能拿命去拼。我又舍不得让兄弟们伤亡惨重,只得实行大炮去轰。你们谁能知道,我丧失一个兄弟,他们的老人我要抚养,孩子也要抚养到十八周岁。加上埋葬费和安家费,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大家无语了,孟达说的是实情,抗战三年来,夏家和孟达投进去的钱财足有好几个亿。况且,开化县和婺源县接受的难民也是最多的,人口快速增长了两倍多。这种巨大的压力,只有在座的人知道。

宋子文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说道:“我是来借款的,你不会哭穷吧?”

“哈哈哈哈,我可以贷款给你两亿美金,另外再捐购一架飞机。满足了吧?”

“真的?”宋子文大吃一惊,他原来想要一个亿都感到张不开嘴,没有想到孟达这么大方,不仅拿出两亿,嗨自愿捐了架飞机。

“不开玩笑,但我必须清楚还款的日期。这样吧,十年期限,本息到时都得还给我。”

孟达精明的眨巴着眼睛,等待宋子文答复。国舅爷苦笑道:“你给我出了道难题。”

“借款免谈,我送委员长一千万美金,另外再捐赠三架战斗机。但是,你必须给我办成一件事,我要两架中型客机、一架战斗机。”

“啊,你要建立空军?”宋子文吓了一跳,如果蒋介石知道此事,肯定会认为孟达图谋不轨!

“你个笨蛋!我在非洲购买的岛屿你已经知道,难道你要我常年在海上行走?”孟达笑个不停,对宋子文爆出粗口骂了起来。

“你真的要移居国外?”罗卓英和薛岳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惊呼不已看着孟达。

“国内形势复杂,我不得不逃避现实。但是,抗日战争一日不胜利,我孟达决不出国!各位长官,我还有最关紧的事情要做,恕我不奉陪了!”孟达说完站起来就走,宋子文朝朱家骅苦笑一声没了主意。

“嘿,避开他,去找江世麟!”朱家骅眼睛一眨,很快想到了一个高招。

“哈哈哈哈,你们师生俩斗起心眼来了!”罗卓英笑坏了,拔起腿就朝外追:“我去送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