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97章 冲出重围(一)

第九十七章 冲出重围(一)

庐江县的不明武装,谁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戴笠看到孟达这样焦急,而且冒着生命危险发兵去救这些人,困惑的把目光盯向朱家骅。他叹口气说道:“戴局长多虑了,我敢肯定,这支部队于开化县民军无关。”

“听说他们拿下了整个庐江县、桐城一部、舒城一部和无为县一部分,咋会被日军包围呢?”罗卓英在沉思,不知不觉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正因为他们是农民武装,所以才没有良好的军事素质。我估计他们都被巨大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如果是孟达的队伍,绝对不会是这种处境。他去救人很明显,是在帮我们!”薛岳头头是道的分析着,也有给孟达开拓的意思。

戴笠释然了,如果真是孟达的部下,他不会把一万多人交给一个蠢材去指挥。江北有几支小武装属于孟达管理,这件事他心里早已清楚。但他明白,年轻人这样全力去救那些人,不久的将来这些人就会归附财大气粗的民军部队。

特务营走了,警卫营出发了,孟达正在和鲁世杰安排着,要骑兵尽量多携带迫击炮、掷弹筒和机枪之类,加快速度撕开日军的包围圈。鲁世杰惊讶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不突围,要和小鬼子好好地较量一下?”

“日军只有一个师团,而且他们刚从战场上退回去非常疲惫。我们四千多人只要及时赶到,这场战役还值得一打。突围是肯定的,但不是现在。因为,日军认为我们急于突围,我偏偏和他们较量一下!”

众多将星闪烁的围观下,孟达把自己的计划很自然的说了出来。他们都在思考,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如何处理。罗卓英忍不住开口道:“说你的疯子一点都不假,做事太反常了!”

“必须的!我们必须让日军摸不透,只有出其不意,才能反败为胜。出发吧!”

“是!”

看到孟达也要出征,罗卓英大惊失色道:“你也要去?难道他们去你还不放心?”

“这是非常凶险的一仗。大家都明白,庐江县南边是安庆、九江、西边是武汉,北边是合肥,四周全部是日军重兵把守之地。冲出包围圈并不太难,难的是冲出来后朝那里去。”

“是啊,在铜墙铁壁的日军占领区还真的很难!”朱家骅承认孟达所说的,发愁的问道:“你有办法?”

“没有。”

“啊!”所有人惊叫起来,没有办法却还要前去,这不是去送死吗?

“正因为我都没有办法,所以我必须去见机行事。一万多为抗战出过力的人,难道不值得我们救吗?”孟达扔下这句话,反身上马带四个女娃和张顺快马飞奔向北而去。

“快,让运输队给他们送些弹药!”薛岳心中非常震撼,孟达每一句像重锤一样敲在他心窝里,让他惭愧不已。

彭泽慌了,庐江县一个师,其中有他们的人上千。而这支部队正是他的未来,一旦被鬼子剿灭将会比皖南事变损失都大。他在四处求救,上级也在紧急的开会商讨此事。

“孟达兄弟,我只能靠你了!”彭泽在心中暗暗祈祷,他已经从保安部队从新挑出精兵一千多人,又准备了两百条渔船。他心中感到绝望,这支部队一旦丧失,他在第五区多年的心血将会付之东流!

“报告!开化县民军特务营奉命来到!”张大彪风尘仆仆从汽车上跳下来,快步如飞跑到彭泽面前。

“快!轮船已经准备好,你们马上过江,必须抢占先机占领江岸一线守住阵地!”

“是,出发!”

长江边上,彭泽早已安排好的渔船载着特务营战士朝对岸冲过去。他们利用夜空掩护,利用日军还不知道消息,在最薄弱的铜陵南边沙滩上偷渡。张大彪让每一艘渔船上都安排了一挺机枪,其余的部队都在后边陆续出发。

哗哗的江水在咆哮着,狂风巨浪和夜幕掩护了他们。等第一批战士登上江岸时,紧张的彭泽终于呼出了一口气。他指挥着自己的一个团开始渡江,特务团要千里奔袭,保安部队要留在江边防守日军。

警卫营赶了过来,骑兵也赶了过来,正当大家全力以赴紧张的渡江将要完成时,孟达带着四个女孩和张顺赶了过来。彭泽大吃一惊,把孟达拉到一边说道:“我不能让你去冒险,回去吧。”

“放屁!我这四千多兄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能去冒险,我必须跟过去。记住我的话,不要紧张,不要把这件事声张出去。我会想尽办法带着他们脱险,保证你的部队不会被日军吃掉!”

彭泽被骂的狗血淋头,心里却万分感激。他明白特务营、警卫营和骑兵支队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这些人能亲自出征说明了孟达的心意。他感叹的说道:“和你交朋友是人生一大幸事,我谢谢你了。”

“我不明白,你的部队怎会被包围呢?难道带领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是头猪?”孟达眉头紧皱,他和彭泽早些时候就提醒过,想不到不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你认识这个人。”彭泽苦笑不已道:“我们党精通军事者很少,他叫刘奇,是上海地下党行动小队长。”

“发电报给他,部队交给我指挥。告辞!”孟达非常武断,说完此话大踏步朝江边走去。

紧张的渡江工作很快就完成,孟达渡过长江,把江边的一个团带在身边让凤蝶指挥。部队在夜幕中快速的朝北行进,很快就和包围的日军遇上。特务营、警卫营首先开火,没有防备的日军一下子乱了起来。

“杀!”骑兵冲了过来,分开在撕开的包围圈中继续扩大着缺口,掩护着后边的步兵朝里冲。在冶父山苦战后坚守阵地的刘奇听到了喊杀声,正要派出侦查人员时,发现大股的骑兵和步兵冲了过来。

“援兵来了!”刘奇兴奋的跳起来,挥着胳膊喊叫不停。他已经接到彭泽的电话,可他想不到,这些人一次冲击就打破了日军囚笼般的包围。

“郭胜。”

“到!”

“接过刘奇师长的职务,让他配合你指挥队伍。”

“我?”郭胜惊吓的后退一步。

“我没时间啰嗦,执行命令!”

“是!”

郭胜在麒麟峰交战时还是个新兵,一年多时光,很快升任到中队长的职务。他正为猎枪大队执行任务把他扔到家里沮丧时,想不到这么快就让他担任了师长。刘奇一看是个铁塔般的年轻大汉,心中不舒服的直皱眉头。

“他是你的同志,虽然军事不算过硬,但比你要强出百倍。别不服气,好好跟着他学学吧。现在我要知道你们的弹药、人员和粮食等问题,汇报吧。”孟达教训着刘奇,坐在山坡的石头后面等待着。

“弹药充足,我们的人损失了一千多个。其它东西非常多,这也是我们在这里坚持的原因。”刘奇一听说郭胜是他的同志,心中非常高兴。郭胜却脸色大变,无声的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马占河!”

“到!”

“检查一下保安师的弹药储备、粮食储备和其他物资!”

“是!”

马占山和刘奇走后,孟达看着郭声说道:“我的猎枪大队没有外人,唯一的机会却让你钻了进来。我们是无党无派的民军,这支部队更适合你。来,咱们开会,研究一下未来的行动方案。”

上海事变之后,日军第13师团转战于南京、徐州。在武汉会战中,第13师团在富金山前举足不前,成就了国军71军、36师和宋希濂、陈瑞河的辉煌。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第13师团还是在华中驻屯。

内山英太郎是个充满野心的人,带领着四个联队,一心要吃掉这股农民武装。早渊支队刚在长沙第二次会战中建立功勋,想不到这么快又要消灭后方的捣乱分子一万多人。他认为派出一个师团是小题大做,正在准备第二天就发动攻势的时刻,却被当头一棒打在了头顶!

“八嘎,从哪里出现这么多援军?”

日本的联队长、大队长没有一个人回答,被打的丢盔卸甲的早渊低头说道:“能拥有这么多骑兵,肯定是正规军。”

“区区六千人前来增援,简直是螳螂挡车不自量力!吩咐下去,五点开饭,六点整发起冲锋。”

“嗨!”

警卫营长马占河和刘奇检查了弹药储备,回来后兴冲冲的说道:“司令,他们弹药充沛,粮食和其它物资都不少。估计前期作战消耗不大,又从汉奸的队伍里得到了一部分。”

“来,都坐下,我现在就发布第一道作战命令。”

冶父山最高峰为兜率峰,海拔375米。欧峰是这座山的主峰,它险竣多姿,高耸入云。日军从四面包围,如果孟达的部队再迟来一天,恐怕保安师将会被战火吞没。

刘奇正在感到庆幸,听着孟达布置的命令惊惧的满头大汗。他非常吃惊,能守住冶父山已经是万难,可他竟在安排进攻。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所有指挥官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按照司令官的计划带领着部队消失在夜幕中。

“郭胜、刘奇!”

“到!”

“把用不上的物资全部掩埋起来,你们还会回来的。”

“是!”

“所有武器弹药,给战士们补充足,把炮兵交给特务营一连,你的部队各团营指挥官有特务营接任。安排去吧。”

“是!”

天还未亮,日军的宿营地灯火通明开始忙碌起来。当日军吹响开饭的哨声围在火堆前的时候,狂风暴雨般的子弹撒了过去。日军一批批倒下,剩余的日军鬼哭狼嚎朝帐篷里去拿武器准备反击。

“扔手榴弹!”

“轰,轰,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