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00章 冲出重围(四)

第一卷 第100章 冲出重围(四)

人数少了,行军的速度反而快了许多。他没有选择偏僻的地方行走,直奔日军重地或者兵营。这种赤·裸裸的挑衅日军很无奈,他们在这一地区兵力太少根本不敢围剿。

然而,敌人不会死心,更不会放虎归山留后患。畑俊六下令:“调动机械化部队两个联队,配合当地驻军合围这股该死的敌人!”

“嗨!”

日军下了狠心,长江出动了军舰,又派出海军陆战队渡江北上。加上两个联队的机械化部队,足有两个旅团的武装云聚过来。孟达好像没有发觉日军的阴谋似的,大踏步朝长江边上行进。

“少爷,警卫营和特务营哪里去了?”鲁世杰感到奇怪了,走着走着两支部队不见了,难道扔下他们不管了吗?

“钓鱼。”

“钓鱼?”鲁世杰瞪大眼睛看着孟达:“咱们是鱼饵吧?”

“对,他们已经埋伏好,要对付日军两个联队的机械化部队。停下来吧,抓紧时间休息、吃饭、喂马,我们很快就有战斗!”孟达看到反应敏捷的鲁世杰,忍不住欢笑起来。他们好比生死弟兄,二十年的生活不分彼此。

“哇,是块肥肉!”

鲁世杰说的没错,日本很少有这样的精兵装备。他们花出巨大的代价从d国购买回来的样品,因为制造代价太大,并没有模仿生产。畑俊六为了准备第三次长沙会战,特意要求从国内把这些装备调了过来。

这些情报是朱家骅在三天前通报给孟达,他眼睛一眨巴就有了主意,故意挑衅日军,要把这股敌人吸引出来消灭掉!骑兵正在休整的时候,第九战区指挥部里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我的妈呀,自己一生大战无数,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臭小子,几乎让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了!”罗卓英终于憋不住,骂骂咧咧再吼着。

“朱老,你见过这种装甲运输车?”

“没有。我只是听咱们的特工做过描述,这是d国原装货,半履带车加上防护装甲,动力装置为6缸汽油发动机,可载运10名士兵。车上通常装有机枪,有的装有小口径机关炮。”

朱家骅在详细的描述着,众人更加心惊。像这种乌龟壳子和坦克差不多,好像更难对付。两个联队装备数量一百辆,再加上摩托化和汽车运载的全机械化,简直是要把孟达的部队除之为快!

“薛司令,你有办法对付没有?”罗卓英心急如焚,忍不住对薛岳讨教。

“最好的办法是设置雷场,真要在战场上遇到,只能拼命用炸药包!”薛岳不住摇头叹息,他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这些。

“完了,这次他们真的完了!”罗卓英捶胸跺脚在房间里转着,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

休息了五个钟头,孟达还没有下达行动命令。鲁世杰走到孟达身边说道:“司令,天已经快黑了,我们要在这里过夜?”

“是夜间行动!告诉大家继续休息,恶战很快就会打响!”孟达闭着眼睛养神,懒洋洋的回答着。

“机械化部队是啥样子?”

“偏三轮、运兵车、装甲运输车混编而成,特点是速度快,增强机动能力,加强防护和打击能力。你在欧洲见识过。”

“哇,好东西!”鲁世杰想起来,他和少爷确实见识过,而且还蹬车详细的观察过。

孟达不想毁掉这些宝贝,但他也没有应对办法。幸亏走到这一带让他灵机一动,一个完美的方案产生了。他在心中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内心也是十分紧张。天已经黑下来了,警卫营还没有消息传来。难道计划失败了?

“报告,警卫营电报!”

孟达接过去一看,忽的一下站起来;“鲁世杰,准备出发。”

“是!”

马占河、张大彪都是在煎熬中度过这一天。幸好,小鬼子按照孟达设计好的地方停下来扎营。张大彪轻轻地跑到马占河身边趴下说道:“老马,咱们司令是不是诸葛亮转世?”

“噗,我也奇怪呢,能把日军驻扎营地提前计划出来,孔明恐怕也做不到。”

“小鬼子只要下了王八车,收拾起来麻烦不大。我从北边压过去,你从南边堵住,咱们不恋战,先抢了东西再说。”张大彪不等马占河回答,弯着腰快步溜走。

“贪财不要命,谁让咱是穷人出身。”马占河自言自语,身边的战士无声的笑了。

开饭时间,成了小鬼子送命的忌日。孟达带着鲁世杰一千多人徒步走了回来,从东西两侧悄悄地运动着。马占河知道总攻时间快到了,看了下手表说道:“机枪准备!”

两千人对付三千多鬼子,谁都会认为是疯子。鲁世杰看着小鬼子在等待开饭时的丑态,恨不得抱起机枪搂上一梭子。他的钢牙在咯咯吱吱响着,扳机被手指紧紧地扣着。

“呯!”

“哒哒哒——”

“轰,轰,轰——”

机枪、冲锋枪和手雷在孟达打响第一枪后,狂风暴雨般的朝鬼子头上撒过去。狙击手在应对警戒的日军,主力部队不要命的用武器招呼着开饭的小鬼子。被打懵了的日军扔掉饭碗跑进当地农民的住房里,瞪着惊恐的眼睛朝外看。

“八嘎!”日军联队长江藤差一点把肺气炸,这群人太狡猾了,故意用疯狂的攻击驱散他们,分出一部分兵力开始抢劫他们的装备。他只能干看着,武器都在装甲运输车上,赤手空拳无法和敌人搏斗。

马占河带领人登上了装甲运输车,调转机关炮和机枪开始射击。司机慌忙发动车辆,按照顺序朝外撤退。三十辆装甲运输车,一百二十辆运兵车和十几辆弹药运输车已经完好无损的夺到手,孟达下令把偏三轮全部炸掉。

“可惜了!”马占河心有不忍,可他知道自己人手不多,更何况为了节省汽油必须这么做。

“部队全速朝西,骑兵殿后!”

“是!”

东西到手后,民军再也不和敌人纠缠。孟达已经准备了下一个战场——巢湖!

天刚蒙蒙亮,巢湖防守的伪军就发现大量的日军朝这里开来。他们不敢怠慢,慌忙打开城门迎接。身穿中佐日军服装的张大彪叽里咕噜和城内的日军交谈着,孟达暗中把部队分散朝各个重要目标扑过去。

伪军师长范三吃惊了,这些人在夺取着他们的武器、弹药和所有物资,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他结结巴巴对马占河问道:“太君,这是干啥?”

“你的不明白?”马占河忍住笑,板着脸不肖的问道。

“我的不明白。”

“八嘎,集中你的队伍,我要训话!”

“嗨!”范三挨了一顿臭骂,慌忙把部队集中起来。一个伪军师八千多人整齐的站在广场上,赤手空拳看着四周架起的机枪直哆嗦。

“所有军官站出来。”

“嗨!”

“所有真心当汉奸的站出来!”

伪军们慌了,这不像皇军的口气。他们相互看着,都不知应该站出去还是留在当地。马占河下巴微微一扬,跑过来一群人把伪军所有军官都捆了起来。剩下的人明白了,这是偷袭者,他们已经成了俘虏。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巢湖日军中队已经全部被消灭,你们很荣幸放下了武器。我现在问一句,谁还想做汉奸?”

场地上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都知道说错话的后果。马占河又开口问道:“谁愿意拿起武器打鬼子站出来!”

这句话像一声炸雷,把他们从迷糊中炸醒。一部分人很快跑出了汉奸队伍,自觉地脱掉了身上耻辱的伪军服。其他人一看打了个激灵,不敢有丝毫怠慢跟了出来。一分钟时间,原地站着不动的只有十几个人。

“绑了!”

“别杀我。”

“我们不做汉奸!”

这些人是被吓傻了,当麻绳捆上的时候,这才从噩梦中醒了过来。马占河没时间去搭理他们,对自愿加入抗日队伍的人说道;“记住,你们是自愿抗日,如果逃跑将会受到极刑。现在我命令,把全城所有汽车、马车集中起来,给我装载粮食和物资!”

“嗨!”

“嘿,嗨你娘个球,要答应是!”

“是!”

巢湖是鱼米之乡,在这里生活的有不少日本商人。孟达正在动员全部力量搜缴他们的财产,更是把日军医院抢了个干净。所有中国医生都被带到汽车上,有家属的要把全家带走。

这一天,巢湖在混乱中度过。当夜幕再一次光临时,他们大摇大摆离开了这里。一条路直奔正西,又一次回到了舒城县。张爱萍惊喜坏了,医院设备、医生、护士都有了,这比他得到上万支枪都高兴。

“这五千俘虏交给你了,好好地教育一下,他们会打鬼子的。快,安排我的部队休息,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眨眼了。”孟达说完,靠在椅子上呼呼的响起了鼾声。

“快,安排他们所有人休息,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韦国清忙坏了。猛然增加这么多人,又要接受这么多的物资。长长的汽车队伍他没有去动,骡马车队已经让他手忙脚乱。幸亏孟达很快就睡醒,起来后把最近作战的情况说了一遍。

张爱萍惊叹不已,两次偷袭都是面对超过他们兵力的敌人,可战斗结果是一面倒。韦国清笑道:“鬼子见了你只能倒霉,你的部队越来越强大了!”

“鬼子封锁了长江,我想回家现在也无法回去。没办法,我只能拼命和他们周旋。”孟达有苦难言,苦笑着把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

正在摆弄电台的张爱萍笑道:“好啊,留在这里咱们并肩战斗,我把部队交给你指挥。”

“嘿,我家里的弟兄们怎么办?你喜欢电台?张顺,把最近缴获的十部电台全部送给张旅长。”

“是!”

“哇,这么多!”张爱萍惊喜的看着韦国清:“赶快通知第一师、第二师和总部,让他们派人来领取电台。”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