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04章 唇枪舌战

第一卷 第104章 唇枪舌战

坐上m国的专机,王芸儿、张雯琪、夏盈不住的朝窗外看着。这一切太好奇了,她们想不到能飞到天上去。宋子文正在和孟达交谈,磋商着这次谈判的一切事宜。菲律宾被日军占领,他们只得通过新德里机场多次转机朝m国去。

马歇尔、霍普金斯、教授特格韦尔、阿道夫·伯利等一群智囊都在静静的听着军情局的情报,他们非常震撼,这次要谈判的对手竟然是一个21岁的年轻人。罗s福叹口气说道:“我们非常被动,希望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马歇尔精明的说道:“这件事并不是很难解决,他加入了我们的国籍,应该为国家着想。从经济利益角度考虑,我们只要用市场价把他十年的销售额买断就行。”

特格韦尔是经济学家,忧虑重重说道:“这可能是最低谈判结果,但也让我们损失惨重!”

智囊团分析了轴心集团各国的战争潜力、战略地位以后,认为d国是轴心集团主力,击败了d国,r本就必败无疑。于是提出了“先欧后亚”的建议。罗s福看看表说道:“他已经来了,咱们去见他吧。”

中国的元旦,孟达带着三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走进了白宫。宋子文低声说道:“我对m国很熟悉,来这里也没有几次。他们非常重视这次谈判,我希望你牢记利益两个字。”

“呵呵,你已经啰嗦多次了。”孟达消闲的喝着茶,满不在乎的打量着罗s福的招待处。

马歇尔带着谈判人员走进来的时候,孟达微微有点失望。但他知道,罗s福不可能亲自谈判,会在有结果的时候出来会见一次。双方很快开始实质性接触,把m国需要孟达手里的一切资源真诚的说了出来。

“马歇尔将军,你可以报出你们的底线。”孟达听他们啰嗦了半天,单刀直入说了出来。

“这——”马歇尔没有想到年轻人回来这招,张口结舌回答不上来。

“我是一个商人,但我也是个痛恨侵略者的爱国人士。我有双重国籍你们都清楚,所以,m国和中国的利益都应该考虑进去。马歇尔将军,你应该拿出底线,这是谈判的基本要求。”

特格韦尔和马歇尔低声交谈了几句,对孟达点点头说道:“你很直爽,我们也不希望耽误时间。我们的底线是,你把十年的七成股份转交给我们,m国政府会以销售价给你利润。”

“如果我不同意呢?”

“哦?”大家都愣住了,孟达这句话说的太直白了。

“请大家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把所有股份无代价转送m国政府,但我有个要求,也希望你们能答应我!”

所有人都吃惊了,孟达愿意舍去这么大的利益,只是一个要求。他们都在暗暗的思索着,要求恐怕不会太简单吧?马歇尔慎重的问道:“孟司令,你可以把要求说出来咱们磋商。”

“很简单,我要出兵x港!”

“啊!”宋子文惊叫出声,孟达没有和他通气,原来准备的都被他打乱。更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年轻人竟然要对日军占领的x港动手。

“我很感兴趣,请继续说下去!”马歇尔不愧是智囊高参,很快知道这是很划算的买卖。

“我出动所有兵力,m国政府保证给我提供弹药物资。另外,我把x港机场借给美军使用,这对轰炸菲律宾、t湾和r本都有巨大的战略意义。关于弹药和物资应该如何供应,请m国朋友拿出一个谈判方案。”

孟达用流利的英语说完,得意的朝宋子文看了一眼。马歇尔眼睛一亮说道:“ok,我们暂且休会,等我们拿出具体方案后咱们再谈。”

“且慢!”孟达站了起来,他盯着马歇尔说道:“x港是我们的领土,既然被小鬼子占领就应该废除不平等条约归还于中国。这是我的唯一底线,其它问题都可以磋商。马歇尔将军,x港机场对亚洲战场有非常大的作用,你们应该明白。”

“这——”马歇尔难为情的说道:“x港是y国人的占领区,我们无权横加干涉。”

“这很简单,罗s福将军可以和挑明。但我希望m国不插手此事,如果y国人强行来争夺,我会像对付小鬼子一样对付他!”孟达铿锵有力的话语,让会谈场地充满了杀气。都为年轻人这种爱国的思想感动,不住的点头表示会慎重考虑。

罗s福听完了马歇尔的汇报,精明的说道:“这对我们非常有利!我建议,在战后把十二架飞机移交给他,报答他没有让我们遭受重大损失。关于武器弹药援助问题,可以考虑提供给他两个师。”

“总统先生,x港他真的能打下来?你对他能否守住抱有信心?”马歇尔非常疑惑,罗s福竟然同意孟达的一切条件!

“你对此人太不了解了!这是我们的调查,他在和日军交战中屡屡取胜,绝对不是单凭运气。根据我们在上海的特工詹姆斯提供的情报,此人有很高的武功,手下有一支令日军胆寒的特战队!”

“我从他的语气中,好像他更喜欢和我们合作占领x港。现在y国人自顾不假,恐怕战后又会惹出大麻烦!”马歇尔忧心忡忡,这是唯一难以解决的难题。

“中国艰苦持久抗战,已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广泛同情和钦佩。中国的大国地位也得到反法西斯盟国的公认。但是,在清朝末年强加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仍未废除,这就大大妨碍了中国与反法西斯盟国之间的合作。

废除领事裁判权及其他特权的要求,能让国民政府牵制大量的日军,这对y国和我们来说都是一件意义深刻的事情。宋子文来这里的目的恐怕就是为此,我们何不借机还孟达一个人情?”

“总统先生高明!”马歇尔恍然大悟,这件事容不得y国人不同意,只要用军火去卡住他们的脖子,再用东南亚的损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来说服y国,他们只得答应。况且,x港已经被日本占领,孟达强行夺回来他还能要走吗?

通过伟大的抗日战争,废除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种种不平等条约。孟达对宋子文说道:“中国进行伟大抗日战争的根本动力与目标,就是为了捍卫中国的领土、政治、经济、军事等国家主权而战。

随着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结成,中国作为盟国的重要成员,是东方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主战场,为此,与盟国关系发生历史性的根本转变,主权独立、废除陈旧过时的不平等条约因而顺理成章地事情。”

宋子文感叹的说道;“你的提议很好,想不到为我们国家争取到了这么好的机会。可惜,你这次损失太大了,到手的利益转眼就没了。”

“可惜吗?我一点都不惋惜!我的财产足够我丰衣足食,为国家和民族做点事是应该的。”

“我不明白,你为何不把x港交给国家来处理?”宋子文困惑的问道。

“中国正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坚持抗战,y国担心一旦做出撤守香港的决定,可能向中国政府传递错误的政治信息,倘若中国因此而软化了对日作战的决心的话,将对英美的利益造成不利影响。

而台面下的忧虑恐怕就更大了,假设y国不经一战就放弃了x港的话,一旦中国在战后提出收回x港的要求,则y国从道德角度而言,将处于无话可说的尴尬境地。于是y国决定尽可能久的守卫香港,但又不准备投入任何新的军事资源。

不仅如此,驻港英军中富有经验的军官和老兵们,开始被一批批地抽调到新加坡、印度各地,代之以预备役的官兵。这一方面固然是由于y国对x港被攻击的紧迫性估计不足,但同时也非常清楚的表明了一种微妙心态:英军准备以尽可能小的军事资本来完成这一场政治战役。

x港作为孤悬在南中国的城市,在日本的包围之下不单止缺乏了长期防守所需要的纵深,亦没有战略上的实质作用。因此,委员长不可能派兵夺取x港。就算他由此决心,也没有可用的将领确保能守得住!”

孟达的长篇大论,让宋子文见识了年轻人不同凡响的智慧和战略思想。他俯伏在地说道:“都说你是个疯子,其实你比白崇禧更有头脑。我相信,如果你都守不住x港,恐怕再也没有人能承担如此重担。”

“我的苦心还不止如此。罗s福一旦答应我的条件,这将对广州战场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出海口对我们未来的军事援助非常重要,也对打击日本利用t湾海峡运输物资起到毁灭性打击!”

宋子文听懂了孟达的意思,点点说道:“接下来将会是唇枪舌战,你可要有所准备。”

“下边的戏交给你了!”

“啊!”

“总方针你已经明白,细节问题有你全权处理。国舅爷,这是你的强项,用不着推辞吧?”孟达狡黠的笑着,把所有问题推给了宋子文。

“你的,狡猾大大滴!”宋子文苦笑不已,只得闭目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