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11章 进攻,进攻!(一)

第一卷 第111章 进攻,进攻!(一)

薛岳真的上当了,一个第六师团在岳阳牵制,让他不得不把主力放在西线,一旦这里出了问题,将会引起云南和四川的惊慌。为了确保大西南的安全,他宁愿小鬼子在东线任意折腾,也不敢放一兵一卒去东线增援。

日军于31日22时开始行动,分3路进攻进贤及临川。第34师团从谢埠附近乘工兵舟秘密渡过抚河后沿浙赣路东进。守军第75师第223团一触即溃,日军于3日拂晓占领进贤。

日军第3师团从沙埠潭附近渡过沙埠潭河,在抚河及沙埠河之间南下,2日拂晓进至三江口附近,再渡过抚河,沿东岸南进,于3日午到达临川以北的云山。今井支队及井手支队从万舍街附近并列南下,击退当面的保安第1团和第9团后分别到达集贤峰及三江口,3日下午到达临川以西的展坪以北高地。

孟达在不停地命令着:“进攻,进攻,我们要昼夜不停地进攻!”

刘泰苦笑不已,一旦战役打响,从来没有让部队休息的机会。哪一次大战都是累的只想趴下,美美的睡上一觉才能恢复过来。这一次他们出征最晚,虽然说是坐着汽车,可颠簸的道路几乎领所有人的骨头散架,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上了。

南昌距离x港大约在一千公里以上,他们每小时二十五公里的速度,需要两天两夜才能到达指定位置。岩永支队于5日击退第75师后占领了将军岭,6日傍晚以一部兵力袭占东乡。

第75师集中兵力组织反击,7日收复东乡。9日,第75师的第225团在东乡以东王尾山、马子岭之线阻击东进日军。经战斗后,日军进至白塔河西岸。守军炸毁铁路桥,与日军隔河对峙。

此时,浙赣路中段日军攻占常山、江山,玉山、上饶一带,兵力空虚,第三战区已将第100军的第19师调去沙溪、铅山,防守鹰潭地区的部队主要为第147师。1942年6月9日,日军第3师团从宜黄向梨溪第79军进攻,第79军向南城转移,日军跟踪追击。

“呯呯呯!”

散发红色信号弹升空,一下子把交战的双方吓了一跳。小鬼子突然发现,道路两旁埋伏着无数身穿美式军装的部队,一个个怪模怪样,分明是欧洲人和美洲人。他们吃惊了,难道m国朝支那派出了部队?

“打!”洋鬼子罗斯唯一学会的一句汉语,在紧要关头喊了出来。

“哒哒哒!”

“轰,轰。轰——”

机枪、手雷和冲锋枪不停的欢叫着,小鬼子无处躲藏,只能趴在地上反抗。可手雷扔进人群里爆炸,一阵阵撕裂心肺的哭叫声在不断地响着。远处一阵咣当咣当的声音传来,小鬼抬头一看,差一点把眼睛珠子给瞪出来!

“坦克!”

“唔——”

小鬼子想跑,可路两边的人正等着他们直起身子。趴在地上不动,自己国家造的乌龟壳子是钢铁,他的肉身子经得起碰撞吗?进退两难在犹豫的时刻,坦克和装甲运兵车已经压了过来。

“八嘎!”

1941年后大量甲类师团均调东南亚与美英盟军作战,唯一留下一个甲类师团第三师团在中国战场,日本统帅部给第三师团的任务是占领中国临时首都重庆,逼中国投降。第三师团在随栆会战仅离重庆300公里,但却止步在湖北宜昌。因战争的形势,一渡与华中方面军后撤。

太平洋战争开战后, 第三师团继续在华中方面军第11军属下作战,藤田进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眼皮子底下埋伏了两万多人,并且还有坦克等重武器。参谋长田员利雄大佐部队损失惨重,低声吼道:“师团长,必须撤兵,你看,远处有大量的骑兵赶了过来!”

“该死的民军,该死的x港部队!”藤田进明白了,自己掉进了人家的包围圈,能逃出一条命就算不错了:“撤,快撤!”

“想逃?没门!”刘泰看到鬼子要撤退,下令部队追击:“干掉他们,没有命令不准撤军!”

“是!”

第79军军长夏楚中吃惊了,x港部队埋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都没有发觉,如果不是他们,恐怕一场血战避免不掉。小鬼在逃跑,他该怎么办?看着留下来打扫战场的洋鬼子们,他奋力一挥手:“跟上去,杀光小鬼子!”

x港部队是机械化,鬼子一看不妙只得放着大路不走,朝农田里跑去。79军追了过来,正好来个痛打落水狗。六七万人和第三师团展开了厮杀,藤田进只得焚烧了密码本、战旗,砸坏电台坐上战马放弃部队逃窜。

鬼子四散逃窜,追击的部队一直杀到夜里,一天时间谁都没有吃一口干粮。看到大局已定,孟达对刘泰说道:“该出发了,咱们去会会竹原支队!”

“是,部队蹬车出发!”

孟达没有想到,预十师和日军第34师团在临川相遇,战斗异常惨烈。骑兵和特务营、警卫营正巧从南路进军发现了这种情况,急忙把战况报告给司令。孟达一听笑了:“好,又是一条大鱼,全部部队朝临川出发!”

“是!”

薛岳在指挥部里焦急的走动着,罗卓英闷着头在抽烟,79军被日军包围,眼看就要被歼灭。第149师师长郭礼伯竟放弃指挥,率领特务连向东逃走,守城各团发现师长及指挥所已带头逃走,便各自突围退走。

他非常愤怒,部队联系不上已经失去控制,最坏的结果就是这支部队被歼灭!可是,电报员送过来的电报让他猛然一惊,愣愣的问道:“第三师团溃散了?”

“是,我们的部队正在追击逃亡的残敌!”

“好,79军终于打出了漂亮的一仗,我要给他们请功!”

“老薛,你看完再说。”罗卓英早已把电报夺走,听到薛岳激动不已,冷笑着把电报还给了他。

“咦,又是这臭小子!”薛岳哈哈大笑:“小兄弟对咱第九战区没说的。快,准备肉类、白馒头,准备弹药让他们补给!”

“报告,日军第34师团被包围,日军不敢恋战,朝丰城一带逃窜。x港部队和开化县部队全力追击,已经到达沙河镇附近。孟司令来电,请准备大量的弹药送到李村一带,后勤运输团很快就会赶过来装载!”

“好,命令我的部队把弹药集中起来,一定要快速送到!”

薛岳双手激动地在颤抖,两个师团都被年轻人打败,下一步他会干啥呢?要这么多弹药肯定有用途,这件事还真的透着诡异。罗卓英走到地图跟前,瞧着正北方向说道:“疯子,他真是疯子,部队连续作战他都不休息一下,说不定是要攻打南昌!”

“啊!”薛岳愣住了,仔细一想说道:“对呀,南昌空虚,这小子肯定早就想到了!”

重庆蒋介石的官邸,朱家骅拿着电报不停地嘟囔着:“进攻,进攻,这小子要朝那里进攻?”

陈诚走过来一看电文,乐呵呵的说道:“他和谁的关系最好?”

“他要到第九战区参战?”

“报告,薛岳长官来电,孟司令率领部队配合79军歼灭第三师团,紧接着又包围了日军第34师团。小鬼子拼命逃跑,目前他们正在全力追击!”

“快,把电报给我!”老蒋坐不住了,这么大战果,他将在m国佬面前好好的炫耀一下。

“进攻,进攻,这小子不会放过34师团,说不定有更大的计划!命令薛岳时刻把情况汇报上来,我要去好好的慰劳他一下!”陈诚不住的挥动拳头,声音洪亮在老蒋面前喊着。

“是!”

白宫,马歇尔正在和罗s福交谈着。中国南方的战场又有了新的消息,孟达正在追击日军。精明的罗s福说道:“如果咱们分出一部分武器支援他,亚洲战场会不会形势大变?”

马歇尔笑了,非常认真的说道:“如果再给他三个师的武器、一个装甲师的坦克、二十四架飞机,我相信他敢攻打上海!”

“好,和重庆通话,我给他这些武器,看看他的胆量有多大!”

“真的要给他这么多?”马歇尔吃了一惊,罗s福这么大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打下上海,我国生产的粮食、棉花、烟草和其它商品都能销售在中国。抢占了中国市场,经济复苏大有希望。”

马歇尔明白了,罗s福不愧是政治家,利用微弱的投资,将会换取巨大的利益。但他又担心起来:“如果他不朝上海进攻,我们的投资岂不是打了水漂?”

“他会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发电报吧,一定要把武器交到他手里!”

“yes!”

重庆,所有高管都失眠了。已经是深夜,都在等待着前方的电报。电讯处终于送过来一封电报,戴笠接到手中一看,脸色顿时变得发白。所有人都愣住了,难道前线出了大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