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17章 进攻,进攻!(七)

第117章 进攻,进攻! 七

孟达不愿卷入政治纷争,但有的时候却让他非常无奈。朱家骅出于师生之情提醒他,而他却有说不出的苦衷。思考半天他懦弱的开口;“我谁都不想得罪,国共两党的事情与我无关。当初你们也知道,我是为了打鬼子。”

朱家骅叹口气:“绝对的中间派根本无法生存,我当然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帮了他们就是拆了委员长的台,他能高兴吗?”

“这不是逼我造反嘛。”

“啊!”朱家骅大吃一惊,盯着孟达问道:“你也要造反?”

“哈哈哈哈!”孟达喷然大笑,摇摇头说道:“我不再出山总行吧?”

“不行!”王芸儿蹦了起来,指着孟达的鼻子说道:“你必须把黄梅县的日军赶走!”

“我去!黄梅县地处九江和武汉之间,牵一发而动全身,小鬼子一旦拼命,我一支六万人的部队岂能抵挡住!不是我诉苦,如果国军真心抗战,我一定出尽全力!”

朱家骅难过的说道:“我知道苏杭的事情你非常伤心,可他们也付出了代价,第三战区死伤好几万,抵挡不住日军的进攻终于撤退。孩子,委屈,有的时候必须承受,古代的英雄哪一个不是包受委屈?”

孟达眯缝着眼睛在不住的挠头,他是浪子,是混世魔王,如果要做大英雄,还不如像祖先那样快马恩仇自己打天下。可是,这些话能说出口吗?恩师听到后会不会气得半死?

“你想占据X港一地偏安吗?”

孟达身子一震,委屈的说道:“我想让这片土地回归祖国,我想为未来的民族储备人才和技术,我更想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让X港再次发生人吃人的惨景。东莞、惠州让我治理,难道我花费的代价和心血还小吗?”

朱家骅重重的点点头,肯定的说道:“这一切世人都看在眼里。但是,日本鬼子不赶出中国,受苦受难的人更多!你治理X港我不反对,必须像从前那样,进攻,进攻!”

“噗嗤。”王芸儿忍不住偷笑,他知道孟达一定会动心。

“好,恩师可以回去告诉委员长,我把九江一带拿下来,希望他的部队能守住!”孟达热血沸腾,终于决定重新带领部队出征。

“你错了!委员长不会听我的,但你有能力,何不把武汉也给拿下来?”

孟达幽幽的说道:“我把小日本全部杀光,恐怕委员长也不会停下来战争的脚步。谁敢保证赶走了小鬼子就没了战火?”

“这”朱家骅无语了,老将不会容让别的武装,更害怕其他人夺取自己的政权。

“恩师,我劝你急流勇退,到X港来教书吧。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投资两个亿给办一所最漂亮的大学!”

“嘎嘎嘎嘎。”王芸儿突然大笑,淘气的说道:“你们师徒是谁劝谁?”

戴季陶曾公开说“中国只有一个半人才”,半个指易培基,一个即朱家骅。是年他为南京国民政府奔走游说、邀请德国陆军上校马克斯.鲍尔来华评估投资可能性,为最初的中德接触贡献良多。

12月初介绍鲍尔到上海晤蒋介石,提出了对中国工业和军队的现代化,为以后中德合作奠定了基础,从1926年至1944年间几乎所有中德合约都经过骝公之手,小到钢盔、大到飞机,大量的德制装备开始运到中国,一些研究所在D国的支援下设立,部分飞机在中国组装,政府在不到十年间,于长江流域初步整建起国防工业与新式陆军,为日后爆发的中日大战奠下了一个能持久抗战的军事基础。

朱家骅笑了,摇摇头说道:“你有很多想法和我一样,也想让中国强大起来。你说的没错,目前的国民党蛀虫很多,但为了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复兴,有些事急不得。贪婪和虚伪是人的本性,你小子难道不是这样?”

孟达激灵打了个寒颤,为了钱财他抢劫、玩弄手段。现在提倡新女性,自己却自私的娶了这么多女人。想打这里他哭笑不得,金无赤金、人无完人,富兰克林说过:“宝贝放错了地方,它便是废物。”难道前世自己不正是废物一个吗?

“先把小鬼子打跑再说!”

“这就对了嘛。”朱家骅很惊讶,他劝了半天不起作用,一眨眼他的学生却忽然明白起来。世事无常,谁能管得了后来的事。

“出兵!”

孟达一句话,喜坏了刘泰。邱清泉一听孟达要带领装甲师去进攻九江的日军,一拍巴掌笑道;“这才是真疯子,我喜欢!”

部队在迅速集结,刘泰率领三个师做先锋,紧跟着邱清泉的装甲师,后边是骑兵部队,浩浩荡荡朝南昌开去。沿途的国军都知道,疯子司令又要对小鬼子下狠手了。

薛岳和罗卓英非常惊讶,小兄弟又开始发疯了,当部队全部开过来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些部队要攻打九江!罗卓英神采飞扬的说道:“好,我还担任你的后勤部长,薛长官给你做后续部队!”

南昌距离九江只有一百三十公里,孟达并没有急于攻击,命令邱清泉带着装甲师绕道瑞昌南:“一天一夜急行军,必须在拂晓到达!”

“是!”邱清泉厚着脸皮说道:“我是军长,你让我带领一个师这不公平!”

“公平?好,我把我的一个军交给你,作为进攻九江的主力!”

邱清泉缩缩脖子后退一步:“算了,我是你的徒弟,老老实实听你的命令吧。”

“哈哈哈哈!”指挥部里没有一丝威严,好像朋友之间聊天一样。

“刘泰!”

“到!”

“第一师掩护炮兵缓缓前进,先对日军阵地进行炮击,把敌人的士气给压下去!”

“第二师轻装前进,携带迫击炮、掷弹筒潜伏到魏家镇。”

“是!”

“第三师开动全部坦克、装甲运输车和汽车,作为主攻部队出发!”

“是!”

第三师一万多人浩浩荡荡吸引了日军,六个钟头就到达了九江南门的狮子镇。炮战终于打响,和日军展开了你来我往的炮火大战。孟达冷静的听着侦察部队的回报,拿起话筒喊道:“轰炸机、战斗机起飞!”

“是!”

约翰亲自驾驶着战斗机,他的后边跟着僚机,按照地面部队指示的目标开始轰炸。日军悲哀的发现,自己的空军不见,地面的部队却没有装备防控的武器。轰炸机肆无忌惮的轰炸,一下子把日军的防线给打乱。

薛岳坐在孟达身边,他很惊讶,小鬼子竟然不装备高射炮!

“陆军没有,但海军有。海军舰艇装备的高射机关炮根本不适合防空作战,即使装备有一百多门高射炮的战列舰,也无法应对空军的轰炸!”

“是不是该进攻了?”看到日军前沿阵地成了一片火海,薛岳谨慎的问道。

“不急,我要吸引他的海军,必须先把它干掉!”九江日军只有一个混成旅,打这点小鬼子孟达根本不肖一顾。他正在沉稳的等待日军上钩时,空军大声呼叫着地面说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

“101,九江日军很多,不只是一个旅团。”

“情报属实?”

“千真万确,最少有两万多人!”

“好,这是一条大鱼,命令四个师齐头并进,开火!”

“开火!”

开火的声音在不断的传递着,邱清泉坐在指挥车上,拿着送话器一遍一遍的喊着。指挥这样的部队太爽了,让他情不自禁高兴地大喊大叫。民军三个师的素质的确不简单,在邱清泉命令含糊的情况下,旅长详细的分派了出击路线。

日军惨了,四个师齐头并进,三百多辆坦克根本不畏惧他们的掷弹筒打击,机关枪不停的欢叫着,却挡不住彪悍的中型坦克威武的身躯。装甲运输车跟在后边,机枪嘟嘟叫的射击着。

潜伏在魏家镇的部队迎来了强大的榴弹炮群,士兵们听着震耳欲聋的轰击,张着嘴巴在高呼不停。后边的车队及时补充着弹药,准备应付日军海军的到来。九江日军防守部队58师团悲催了,面对这样凶猛的军队他们的武士道精神再也不能施展出来。

“撤!”

日军要逃,这给机械化部队很好的打击时机。稻田里、水洼里挡不住它们的矫健的身影,装甲运输车却不得不停了下来。薛岳一看机会来了,对第九战区的部队喊道:“痛打落水狗,杀!”

“杀!”

薛岳真的拼命了,下令全线反击,对岳阳一带驻守的第六师团猛烈的扑过去。他的炮火打的猛烈,让日军惊惧不已不断的后腿。罗卓英好像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嘻嘻哈哈笑道:“防守是挨打,只有进攻才能占据主动。难怪你喜欢进攻,我也喜欢。”

“哈哈哈哈!”指挥部里哄然大笑,这根本不像一个将军说的话。

“薛长官,我给你派过去一个师,你给我调过来一个军。”

“好啊,老子的部队打得非常辛苦,我同意。快,把你的坦克装甲团调过去就行,我给你一个军。”

“拿下岳阳后一定要停下来!”孟达严肃的看着薛岳。

“明白,我一定不贸然行动。”薛岳感激地看着孟达,指着地图说道:“最关键的是马当要塞,只要夺取这里,我们就能封锁长江航线。”

“不,我要困死他们,要他们自动走出来被我干掉!”孟达面露杀气,指着地图说道:“长江防线日军必有防备,咱们不能急于冒进,一定要想个好办法!”

58师团逃过长江,X港部队和装甲师只吃掉了日军四五千人。反而是薛岳的部队打得最激烈,和日军第六师团展开了硬拼。然而,当孟达的坦克装甲团和骑兵过去后,日军不得不溃逃而去。

长江,成了一道天险,孟达在急剧的思考着,忽然眼睛一亮,对新上任的通讯科长凤蝶说道:“快,给我发封电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