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73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十三)

第173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 十三

六月十二日,东北迎来了国民党两个重要人物。孟达笑呵呵的站起来,对宋子文和陈诚说道:“两位贵人冒险来此,不知有何指教。”

“想知道你和R本人有何勾结。”宋子文坦白的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我们做成了一笔生意,达成了一个协议。这与国民政府毫无关系,恕我不能告诉你。”孟达爆发出得意的笑声,亲自站起来给两位客人倒茶。

“真的是生意?”陈诚是个老实人,追着孟达的话题发问。

“真的!是十万吨钢铁、五万桶汽油和八千匹布匹,还有三十万吨粮食。”孟达很认真的回答。

“你这不是资敌吗?”陈诚不高兴的埋怨。

“R本军队现在对我们的国土进攻没有?你们真的认为M国就是我们的朋友?应该说国舅爷才是把敌人朝我们的国土上引诱外敌!”孟达眼中发出刺人的冷光,毫不客气驳斥了陈诚。

宋子文哭笑不得说道:“我知道你把M国人当成了最大的对手,可眼下M国毕竟和咱们是统一战线。”

“如果只考虑眼前的一切,你不配做一个大国的官员。你们是真心抗日吗?不,是为了权力!如果你们真心抗日,把部队交给我,我会在一个月内把华夏大地所有日军全部赶走!”

陈诚无法回答,看着宋子文摇摇头。国舅爷尴尬的说道:“我相信你能做到,可你却没有去做。”

“华夏四万万人民养活了你们,而你们空有四百万部队却不主动去寻找战机。我是农民,是一个不拿军饷、不吃俸禄的人,而我消灭的日军还少吗?如果所有事都要我干,还要你们这些官员干啥?”

“说得好!”随着一声怒吼,从门外走进来宋庆龄、何香凝和张治中三个人。孟达急忙站起来迎接,陈诚和宋子文也慌忙和她们问候。宋庆龄不等坐下来就开始发话:“你们常常拿先总理的遗训做文章,可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三民主义的民族、民权、民生你们做到了吗?权利被你们霸占着,却干些令人不齿的勾当。有多少百姓死在你们手里?你们统计过来吗?你们的良心在哪里?是谁帮助你们赶走了江南的日军、又是谁带领部队收复了上海、南京、T湾、X港、远东、M古和东北?”

孟达微笑着让宋庆龄坐下,笑容满面的说道:“宋妈妈别生气,他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

“他们都是混蛋,是不知道羞耻的混蛋!你曾经送给他们那么多粮食,也曾经送出了大量的武器和俘虏,而他们何时记得起你的恩情?来这里是找麻烦的!”宋庆龄把指头狠狠地捣着宋子文的额头,恨不得把自己的弟弟痛打一顿。

陈诚冷汗淋漓倒在沙发上,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宋子文苦笑着说道:“你也知道,我们都是不能做主的人。”

“既然不能做主,何不放下手中的权力让位?孟司令说的没错,你们贪恋官位,百姓们养活了你们,而你们这群官员并没有为民生做过考虑。你出去走走看看,看一下现在的东北是多么的热闹。他为东北的发展带来了几十万人,不仅没有捞到一点好处,反而在这里投资了上千亿!”

“啊!”陈诚惊叫起来。

“他在东北创建了多少学校?而小学、中学教育全部免费,还拿出十个亿的资金作为救助穷人的医疗费用。文白是这里的政府主席,孟司令并没有在这里担任任何职务。他是怎样做的?而你们端着百姓的饭碗又干了些什么?”

孟达笑呵呵的送过去一杯茶,对发怒而不停地呵斥着的宋庆龄说道:“我们这里并没有大小官员之分,今日的司令,也可能是明天的小兵。张治中将军也不是铁打的饭碗,干不好照样要丢掉手中的饭碗。”

“他们舍得吗?争权夺利一个比一个厉害,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整个民族的兴衰。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主动放弃了在T湾的职位,是我主动要求来东北主管这里的教育。何香凝女士是孟司令请来的,她已经担任了这里的妇女会部长。”

宋子文不停地摇头,他已经说不出任何理由。陈诚尴尬的说道:“我们的士兵素质太差,武器装备也不如日军。”

“这是理由吗?如果你认为是理由,可以把部队交给孟司令去试一试。你敢答应吗?”宋庆龄忍不住又发起火来。

“这”陈诚难过的说道:“我可以辞职,但我做不了校长的主。”

“他是一个独裁者,完全控制整个国家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社会领域,完全限制公民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信仰自由、新闻自由等自由权利,将所有国家权力独揽的个人,发表的抗战宣言成了一通屁话!

八路军拿下来了石家庄、保定等十几个城市,也完全把内蒙的日军驱赶和消灭,你们坐不住了,认为他们已经在不断地壮大。可他们是用手中的武器收复了国土,难道你们认为不公平吗?中原还有R本鬼子,你们手中难道没有武器?”

宋子文被大姐骂得抬不起头,哂笑着说道:“大姐,咱们今日不谈政治可好?”

“哼,你来的目的难道是参观的?惠州、X港、上海你难道没有去过?难道你们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评价当前的一切?国民党的腐败令人痛心,在河南竟然出现了被农民把国军的武装给解决掉的可耻行为。

河南有成千上万的人正以树皮、野草维持着可怜的生命,蒋J石看到大公报的报道后不仅没有重视,反而勃然大怒,下令把报馆给关闭。M国不少报刊也登载了这些事情,宋美龄却恼羞成怒逼着人家解雇白修德。你宋子文又做了些什么?拿着孟达给你的粮食去救灾了吗?是填饱了你的私囊!”

宋子文耸耸肩膀说道:“你冤枉了我,这次的粮食生意我真的没有中饱私囊,是委员长挪用做了军费。”

“不顾百姓的死活,换成了武器又不去打鬼子,这难道就是你们的真理?”

孟达再也听不下去,对宋庆龄笑着说道:“宋妈妈,你对他们说这些简直是对牛弹琴。算了,他们的脸皮非常厚,你就是骂破了喉咙也不会有结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他们终究会明白。委员长的固执会把国民政府葬送,只有失去了才会知道珍惜。来,咱们先去吃饭,吃把饭我还有事和你老商量。”

宋庆龄倔强的抬起头,狠狠地剜了眼陈诚、宋子文说道:“我不和他们一起吃饭,像他们这样的官员,不配你去宴请他。走,我和何香凝去找王芸儿姑娘去。”

“哈哈哈哈,好,让我的夫人带你们去,我的义妹陈巧玲正在她那里,你可以尝尝她的宫廷菜。宋部长、陈长官,咱们请!”孟达乐不可禁的笑着,送宋庆龄、何香凝离开。

张治中看到这里叹了口气,对陈诚说道:“你是清廉的,但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的情况。在东北,贪污、腐败、无作为都会被免职而追究责任,每一个官员都是尽责尽职去努力工作。”

陈诚恐慌的说道:“我也不想这样,明知道第三战区在江南没有作用,可委员长害怕别的势力趁机进入。”

孟达走过来冷笑道:“如果我要占领江南,你认为谁能挡得住?罗卓英、薛岳、黄维都还是国民党的军政要员,难道他们发现我在江南多占领一寸土地了吗?”

宋子文笑着解释:“他不是怕你,而是害怕共和党。”

“害怕他们?如果你们能有清廉的政府,能有英勇善战的军队,何必害怕别人?我在鸭绿江都没有放置部队,小鬼子也不敢进入到东北来捣乱。E国人有十几万侨民在东北,他们遵纪守法老老实实地用劳动来创造财富。

常言说打铁还需自身硬,疑神疑鬼能解决问题吗?一个国家有几个党派很正常,难道执政者必须把别人都往死里打?从一九二四年到如今,你们不停地打击他们,难道他们没有壮大和发展?

军队应该是国家的,执政者应该是受拥护、有能力的政党。每一个党派里都有人才,难道他们不该受到重用?华夏民族是大家庭,是一个个人民结合起来的。只要有能力,都应该欢迎他们。委员长抱着权利不松手,难道这样就能让中国繁荣富强?”

宋子文被质问的目瞪口呆,冷笑着说道:“你现在也热衷于权利吧?”

“你错了!我孟达曾经说过,只要国家统一,我会把手中的掌握的一切都交出去。我有马里亚纳,也有X港和唐人岛。有这么多地方足够我和我的兄弟们幸福地活着!远东也是我从斯D林手里夺回来的,M古也是如此,如果国家真正的统一,我会毫不犹豫的献出去!”

孟达义正词严呵斥着,陈诚点头说道:“孟司令这番话我相信。”

张治中摇摇头说道:“就算孟司令热衷于政治,我认为也没有错。难道他的能力不值得我们称赞吗?”

宋子文试探着问道:“如果美国人支持国民政府,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任何外国势力只要敢于靠近中国的领土,我会毫不犹豫的干掉他!”孟达眼露凶光,咬牙切齿喊道。

“啊!”宋子文傻了眼,这小子从来都是说到做到,万一M国人支援国民政府,派出军队和海军过来,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想到这里他又问道:“你认为M国人会害怕你?”

“哈哈哈哈,罗S福心里明似镜,你不是刚从M国回来?恳求贷款、恳求武器有结果?我不怕和M国人决战,他如果真的敢来,我会联合R本打到他们的国土上!你可以把这句话说给M国人,中国,不欢迎M国佬来这里挥舞刀枪!”

“好!”张治中大声喊着站了起来,双手抱着对孟达说道:“我会和你一起去和他们战斗,这样死了也值得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