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48章 特战团出击

第248章 特战团出击

朝鲜的紧张形势让中央领导万分紧张,一旦李承晚和美军联合部队越过三八线,他们必须派志愿军过江。走上孟达的加长汽车坐下,李克农叹口气说道:“形势紧张,我们必须商量出一个统一行动的方案!”

“是啊!政府十分顾虑麦克阿瑟是否有可能在取得整个朝鲜半岛后继续向北进军,威胁到在中国大陆的政权。即使美军不袭击中国,一个与中国有长达1000多公里边界线的国家落入资本主义阵营,对中国也是很大的威胁。

而如果朝鲜亡国,势必要让金日成在中国的东北设立流亡政府,但这对咱们十分不利,因为将为美军侵犯中国东北提供了强有力的借口。由于币制不同,东北境内的部队物资补给十分困难。再加上我们没有防空武器,又没有足够的空军,所以,上级请求和你的民军共同出兵!”

“哈哈哈哈,两位将军是有目的而来吧?共同出兵?如果我预料的不错,是要我的炮兵和步兵武器吧?我是商人,想和我做交易不是不可以。”孟达伸手指着车窗外的绸缎岛笑道:“所有物资都可以从这里购买。”

“我明白!”李克农凝聚着眉头,他刚毅的面色上非常庄重:“孟司令,我知道你说的意思。”

洪学智叹口气道:“谁不想过上好日子?谁不想吃好点、穿好点?可我们党内意见不统一,有些人主张学习苏联老大哥!”

“学他?如果你们能再活四十多年,就能看到苏维埃联邦政府要分崩瓦解!”孟达心直口快,不知不觉把历史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不可能吧?”李克农惊诧的看着孟达,几十年后的事情他都知道?

“不仅仅政府解体,而且还解散了执政党!所以,你们必须要寻找出一条可行的道路。无论哪一个党执政,应该考虑的万民百姓过上好日子。你们共和党人难道没有去德国、英国学习过?古为今用、西为中用,凡是好的都要学习,凡是错的都要反对。

真理是什么?是从局部到整体、从相对走向绝对的不断深化的发展过程。任何真理都是全面的、具体的。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社会实践。真理同谬误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

你们认为是敌人的,而我都和他们做了朋友。德国,给我输送了三千五百多科学家,日本,到现在还有一千三百多人留在远东给我研究新产品、创造财富。没有这些人的努力,也不会有我如今的新气象!

而你们的认为是朋友的国家又给你们带来了什么?难道我们要为他们的战争而牺牲几十万同胞、消耗大量的物资而养出一头忘恩负义的狼崽吗?等他们举起枪口对准我们的国人时,你们又会有何感想?”

孟达越说越激动,声音忍不住大了许多。两个人都在沉思他说的每一句话,李克农看他激动异常的样子苦笑道:“你跑题了!”

“江南的一切就是证明,你们给我的保证:秩序不能乱,发展计划不能变!有江南的大发展,将会给我们国家带来提前几十年的机遇,如果全国都像江南一样,我们中国会提前几十年过上好日子,好生活!”

洪学智长叹一口气说道:“朝鲜人民曾经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帮过我们。”

“这是屁话!金胖子是真心帮我们?他们是为了不做日本人的狗,为了活的有点尊严才拿起枪的。不是他帮了我们,而是我们的土地和父老养育了他们。难道我们没有帮助朝鲜?我在两个月前就给他派出了一个装甲师,还把我最精锐的特战团暗地里送往敌占区。

我们出兵他会拿出粮食和给养?我们的人为他们的国家而战流血牺牲能博得他们的感激?你们最担心的是美国佬吧?告诉你,我在这里等的就是他!打吧,美国人有我来对付,我要他们双方都付出沉重的代价!”

“难怪都说你是疯子!”洪学智忍不住大笑。

“你以为我真的疯了?不,我十分清醒。对于周边国家必须要结交,这点道理我非常明白。但是,朋友不是用施舍换来的,也不是用金钱买来的。恩威并重才会让他记忆犹新。”

“我现在才明白,你把部队安插在丹东是害怕我们出兵。”洪学智苦笑着摇摇头,孟达做事常常出人意料,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无法知道他的目的。

“不完全对,我在警告美国人,别打破我的底线。”

“哦?”洪学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美国人能看透你的目的?”

“哈哈哈哈,朝鲜已经成了烫手的山芋!”

“报告!特战团的汉生团长来电报,南韩部队有三个师越过了洪川,他们要求斩首行动,配合方虎山的部队吃掉他们。”孟达的警卫在车箱里的电报跟前站了起来,大声汇报着前线的情况。

“告诉汉生团长,任何行动都要保证不造成人员伤亡,否则我会枪毙他!”

“是!”

洪学智眼角急速的跳动,不以为然的说道:“打仗能不死人?”

“难道打仗就一定的要死人?”

“这——”

“流血牺牲谁也无法避免,但我要求他们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培养一个特战精英要比训练一个连的士兵代价都高,这些宝贝我一个都舍不得。他们要用三个营去对付李承晚三个师的师部做斩首行动,我必须让他计划周全!”

“啊,这就是他们的斩首行动?”洪学智大吃一惊,这些人是不是都疯了?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用担心,他们能做的很好。小李。”

“到!”

“通知高浩司令官,要装甲师在斩首行动结束后发起总攻,一口气吃掉李承晚的三个师。”

“是!”

“你派出了多少部队?”洪学智惊呼不已,在丹东的部队好像只少了一万多人,用一个师去对付李承晚的两万多人,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一个师,还有一个特战团。”

“金日成已经和你进行了磋商?”李克农惊讶的问道。

“他?我不会和这样的人进行会晤,更不会拿出一分一厘去支持他的战争。”孟达很坚定的回答。

“可你和美国人对持总要花费代价。”洪学智笑着道。

“哈哈哈哈,如果我告诉你,我会把美军在朝鲜进行战争的所有物资、食品、机械、车辆给包揽下来,你还认为我没有利益?”

“啊!”两个人惊呆了,孟达竟然会给美军提供战略物资!

“很吃惊是吧?美国人支持朝鲜战争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对抗红色政权!他害怕苏联、中国、朝鲜联合起来,更害怕未来有共和党占领世界。可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共和党很可怕吗?他只是一个执政党,是一个主张不同、信仰不同的党派。

无论那一个党派能统治一个国家,只有时间才能检验它是否是真心为这个民族的。真理不是用炮火打出来的,而是要看看它的发展思路,看看他能给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洪学智幽怨的说道:“但你现在是支持敌人!”

“不,我是在消耗我们的两个敌人!”

“哦?”李克农惊讶的问道:“你能说的明白一点吗?”

“战争需要庞大的粮食、物资和车辆,这些东西美国人不会全部从他们的本土运送过来,他们怎么解决?会就地购买。他们会选择和日本做交易,一旦他们达成协议,日本会迅速从二战后的困境中走出来!”

李克农似乎想到了什么:“你不愿意让日本的经济复苏?”

“对。国家之间的战争会是很大的消耗,如果美国拿出几百亿去支持了日本,他们不仅工业制造得到了发展,还会从东南亚购买到大量的资源。”

“可你这样支持美国,北朝鲜岂不是更加困难?”洪学智十分不解的问道。

“难道我不支持美国,他们就会停止战争的步伐吗?”

“这——”洪学智无语了。

“我明白了!”李克农恍然大悟,孟达要把战争的时间拖延下去,即消耗了美国,又能在这里阻挡住韩国超越三八线。他哈哈大笑道:“高,你这一招没人能明白。”

“原来是一箭双雕!”洪学智也想清楚了,忍不住夸赞着。

“不,是一箭三雕。”

“啊!”

“也可以说是一箭四雕。我要金日成完蛋,扶持方虎山走上朝鲜的统治权力。我要苏联不停地给朝鲜提供武器,既然战火是他挑起来的,我要他鸡飞蛋打。”孟达眼中闪烁着寒光,杀气腾腾的说出了心里话。

洪学智惊吓不已,站起来恐惧的喊道:“如果苏联不再支持朝鲜,你的计划岂不是完蛋了?”

“他们也许会,但最后的胜利者还是我!”

“哦?”李克农感兴趣的笑道:“你会扶持朝鲜?”

“我要让斯大林暴露出肮脏的嘴脸,要让你们和朝鲜都看清楚自己最信任的国家是个什么样子。”

李克农、洪学智感慨万千,孟达这招非常高明,苏联怎么做都会掉进他设计的圈套中。唯一可怜的是朝鲜人民,在各种势力的争斗中成了牺牲品。孟达冷笑道:“你们考虑到了别人,为自己的同胞想过没有?一旦我们国家卷入战争,又会消耗多少物资和多少生命?”

李克农浑身一震,脑子顿时清醒起来。但他还是说道:“你派一个师出兵是不是太少了?”

“哈哈哈哈,他们不是为了打仗出兵。”

“哦?”洪学智苦笑道:“难道是为了游山玩水?”

“为了救人!”